回到六零开网店

作者:竹叶西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找到背人处将扁担挑着的东西收进手机仓库,仓库的容量很大,她问小郭上限是多少,小郭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她就放心用。
      
      手里只剩一包袱的布,李明言觉得轻松无比,先去邮局寄封信,说说家里的情况,说家里正在除四害,给明礼做了裤子,二弟也要相亲了,父母身体都好,最后惯例写上,复员回家务必通知,亲自去接的字样。写了好几页纸,坐在邮局门口写信的先生都不耐,这才结束。
      
      写完信已经身无分文,她决定把背上的布卖出去,以现在的价值观去衡量这块布,一定是最贵重的,二十年之后大家还会以化纤的衣物为荣,任务非天然的就是好的,的确以实用性来说,目前的化纤更适合劳动人民。
      
      她在街上搜寻这些布可能的买主,在包袱上特意露出一截布头,在街上慢悠悠的走着,眼神一直注意着路人,看谁对她的布有兴趣,脸色不能太差,饭都吃不饱的人不会花钱买高价布。
      
      搜寻半天她终于朝看中的目标走去,“同志,要布吗?俺自家织的。”
      
      那人摆摆手,示意不要,然后匆匆走了。
      
      李明言叹气,第一次做投机倒把的生意,还是有些不熟练,衣服不是刚需,一般人家用旧衣服凑合凑合也就过去一年,哪有那么容易大街上找个人就能卖出去?
      
      广撒网吧,还怕哪个人坏心眼的举报了去,一时间李明言竟然陷入了茫然无措中。
      
      她迈步走向供销社,布料柜台前几个妇女在指指点点的,营业员鼻孔朝天,任凭顾客在那里看来看去,自己给其他人算账扯布。她这还算好的,任凭顾客们过过眼瘾,隔壁卖点心的直接骂人:“没粮票看什么看,一群乡巴佬,唾沫星子沾到桃酥上有你赔的。”
      
      卖点心的背后贴着大红的标语“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再下面一点贴着“不要打骂客人”。
      
      “0.465的哔叽6尺,2.79元,当面点清,出门概不负责”卖布的用一米长的木尺子,尺子的一头有一个小刀片,量好六尺布,刀片一划。然后用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布,胳膊一伸开,布就“刺啦”一声,一桩买卖就算是完成了。
      
      这块布就剩二寸,按理说是布头了,排在后头等买布的大娘就问:“同志,这布头咋卖?”
      
      买布的翻了个白眼:“您几年没买布了,还想着不要票的布头呢,现在买手帕都要布票!”
      
      被抢白一顿的大娘就不说话了,这个供销社工作的都是大爷,得罪了她,轮到她扯布的时候手一紧,将一尺的布拉成一尺二的,找谁说理去?
      
      下一个排到的是一位大爷,洗的发白的衣裳上头几块深色的补丁,他小心翼翼的从内衣里掏出一个黑布包。
      
      营业员问他:“你扯几尺?”
      
      大爷将布票和钱递到柜台上,“七尺”
      
      营业员漫不经心的瞅了一眼,“你这是废票。”
      
      大爷急了,“这是今年刚发下来的票,还没用呢咋作废了?”
      
      “你存根呢?没存根就是废票。下一个。”营业员显然没有多少耐心,任凭大爷如何哀求,一口咬定就算把存根拿来这票也已经作废。
      
      大爷仍然小心的用布包包好布票,抹了把眼睛出了队伍。营业员也开始驱赶这些不买瞎看的人,“看够了就赶紧出去啊,人家买布的还挤不进来。”
      
      李明言连忙跟随大爷出去,大爷显然很伤心,连后头跟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拍了拍大爷的肩膀:“大爷,还买布吗?”
      
      “啊?买啊,买。回去粘粘再来试试吧,一家就这七尺布票,老娘八十大寿,一辈子没穿过新衣服,得做一件,你这是?”大爷沟壑纵横的脸上满是疑惑。
      
      李明言掂下包袱,示意自己包里有东西,说:“我可以卖给你一块,不要布票,就是有点贵。”
      
      大爷看看左右的行人,没有几个注意到他俩的,往巷子那里一指。
      
      在背人的巷子里,李明言掏出那块黑红相间的千鸟格,布料有些厚重,给老人做寿穿再合适不过。
      
      果然,大爷一见到这抹鲜亮的色彩,整个眼睛一亮,将手在衣服下摆擦了擦,却怕自己整日扎扫帚的手把它给刮花喽:“闺女,这布咋卖?”
      
      “每尺五毛,一共七尺,三块五。”这些布头说是布头,其实是制衣厂剩余的尾料,又不够做一件衣服的,每件都有一米五到两米之间,宽幅不定,李明言做惯了衣服,拿眼一看这块布足够给老太太做个上衣的,甚至做个大衣也成。
      
      大爷显然也知道这布比供销社的看起来更鲜亮,他上手摸了摸,软和看起来还挺括,在包袱里窝着拿出来也一点折痕都没有,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小姑娘也不像骗人的,于是他拿出黑色布包,数出三块五毛钱,然后再把剩余的毛票装到黑色布带放到前怀内衣里。
      
      李明言数好三块五毛钱的毛票揣兜里,将布递给大爷。
      
      大爷拿了布,嘿嘿笑:“这是俺卖扫帚的钱,零地很。”将布放在胸前的褡裢里,就鼓鼓囊囊的了。
      
      临走李明言嘱咐大爷:“你那布票粘一粘,去别的乡供销社看看,肯定还能用。”
      
      接着她又如法炮制,排到了想要的布卖完了、好不容易买次布,票证过期、各种各样,总算将剩下的三块布卖掉了,晃到最后供销社的营业员都拿白眼看她。
      
      算下来,一共得了十来块钱,比在网上买还要贵!赚了,买的时候九块九五块布,这还是别人送给她的,到她手里的时候只剩四块了,一样卖了十多块钱。可这十块钱的购买力不可同日而语,比如说网上火柴一盒要五毛钱,而现在只需要两分钱。这倒是一个长久的生意。
      
      接下来就是要买娘交代的火柴煤油酱油醋盐,她还想买块肥皂,家里只有碱面还算是贵重物品,只有衣服实在洗不干净的时候才能拿出来用,还有洗头洗澡,都很不方便。
      
      李明言再次去了供销社,火柴需要票,幸好家里给的有,买了两盒,盐煤油酱油醋不要票,可是限量购买,李明言买了最大的量。
      
      可是肥皂需要票,不给票不让买,加钱都不行。手机上倒是可以买,就是质量和样式肯定和这个年代的不一样,露陷了怎么解释。
      
      “你东西卖完啦?”一个人走到她面前呲着牙笑,是刚才收卫生费的二癞子。
      
      他瘦的跟麻杆似的,见少女愣了一下,还以为已经忘记了他,站在眼前明媚的少女面前有些局促。
      
      他挠挠头:“我是二癞,你忘了?”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看到这个女孩站在路中间,四顾茫然的样子,就想上来问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他知道这个女孩可能并不认识他,只是家里大人交代了遇到事情就提二癞的名号,以躲过市管会。
      
      不知怎么回事雀跃的心有些失落,就像欢快翻腾的气泡突然全部破裂。
      
      李明言笑了,“怎么会忘,我认识你!二癞”
      
      以前除了大伯娘还有二伯娘,帮助她最多的就是新迁来的异乡人二癞,他操着一口蛮蛮的口音问她粮食够不够吃,帮她干自留地里的活儿。可惜现在两人还不认识,没想到他一直都这么热心。
      
      二癞的心又欢快的翻腾起来,一直以来别人都叫他二癞,可他突然不想叫这个名字了,“我大名叫赵成金”问她在这里做什么,东西卖完了怎么不回家。
      
      李明言眨眨眼,二癞作为市管会的人,肯定对暗地里的买卖一清二楚,于是她说:“想买点肥皂,没有票。”
      
      二癞:“我带你去个地方,她那儿啥都卖。”
      
      到了一个巷子口,二癞指点着她进第三个红漆门,“敲门叫陈嫂,我就不进去了,我进去你这买卖做不成。”
      
      李明言按照他说的敲门,来开门的是个七八岁的小孩,打开门先伸头左右看看,然后才叫进。
      
      李明言顺着孩子的目光左右四顾,发现本来站在巷口的二癞已经不见踪影,小孩出来好似是望风,就在门外玩起了玻璃球。
      
      她跨过膝盖高的门槛,首先进入眼中的是青砖红瓦的四间房,廊柱的绳子上挂了两块腊肉。院子里的地都用碎石铺就,一个打扮利落,身上甚少补丁的女人揣着手出来,“妹子是想弄点啥,进屋来。”
      
      陈寡妇早年没了丈夫,自己带着儿子过活有些困难,就做起了小买卖。后来公家不让干,那就偷偷摸摸地,到现在邻居针头线脑的小事还是乐意找她,反正有当年做小卖铺的“余货”,这些“余货”一卖又是好几年,
      
      得知眼前的人需要买肥皂,从里屋里拿出几块淡黄色肥皂,大小都差不多,只是有的干裂,上头长起了白色的小山包,不由让李明言想起外甥女妙妙小的时候玩的圣诞树——一张纸片叠成树的样子,浇上不知道是什么的水,一夜就爬满了白色的东西,就像树枝长满了树叶,上面覆了一层雪。
      
      陈寡妇见明言一直瞅着那块有些变质的,解释道:“那块儿给你便宜点,两分五厘厘。你放心都洗的一样干净,还便宜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没更,今天或者明天补上。
    感谢浇灌营养液的小天使。
    话说为啥只有两三个留言,看起来也是好多收藏呢,真情实意的哭辽/(ㄒo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