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雨

作者:非木非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吴念呆楞着,眼里死气沉沉,看不出悲喜。

      余行钧去阳台边抽烟边打电话,后半夜又开车出去。

      余行钧几天都没回去,余母打电话问缘由,他或出差或公司太忙总有理由不回。

      派去何厂长那边的人没进展,余行钧坐在办公桌前听那人抱怨:“余总,我也想拿着公司的钱给公司做事,可是何厂长一直防着……偶尔叫几个人过去也是陪他打扑克,实在是看不起人……”

      “打扑克?”余行钧抬眼看他。

      对方有几分胆怯,话说到这里也没有什么隐瞒,只好把这几天的事都说了。

      一个高级技术员带薪去那边学习竟然天天陪人打扑克,这事的确是说不过去,不过余行钧经历过得事多了去了,也没见生气,只问:“老何喜欢打扑克?”

      “是啊,还喜欢玩大的,比如说炸金花这种吧,一局用不到两分钟,输得快赢得快,不瞒您说,我这都砸了十几万了……起初我还想输几个钱没什么,输钱能学东西也不赖……没想到根本就是拿着高昂学费混吃等死……”

      余行钧忍不住乐了,反而是安慰他:“是我没搞清楚状况,这么着,花的钱尽管去财务部报销。”

      对方愣了愣,看着他问:“余总,您意思是?”

      “扑克打的好也是本事,你看看有个叫高俅的古人还不是球踢得好才得宋徽宗青睐,你要是能用扑克把何厂长哄开心了那也是个契机。往后上上心,学着点吧。”

      技术员有些不甘心,抿着嘴也没说话。想他一个高校高材生,要学历有学历要阅历有阅历,老板竟然让他陪着个土老板打扑克,他不免心高气傲不服气。

      余行钧又说:“你在这个位置几年了?”

      “七年。”

      “七年也该提一提了,不过你毕竟没有过硬的本事,要是你手里能握几个专利项目直接升副总工也不是问题。现在开始研究没个十年八年也成不了事……成不成还不一定,毕竟现在竞争太大。再说你年纪不小了,赌得起吗?”

      余行钧句句戳中要害,让他不服不行,不低头也不行。

      “余总有什么指示尽管说!”他还算上道儿,赶紧表忠心。

      余行钧看了眼刘秘书,垂下眼说:“刘秘书,出去沏杯茶送进来,我跟李凯文有话说。”

      刘秘书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有事不能让他听,故意把他支出去。

      刘秘书心想,他是又想刷什么“阴招”吧。

      李凯文从总办公室出来,心头还惊疑未定,瞧见刘秘书似笑非笑地看他,一时有些心虚,不由地又想起来余总最后说的话。

      “……听说何厂长手里有个地膜方子的专利保护年限快到了……你听过伟哥事件吧?”

      余行钧靠在椅背上,心里特别痛快,几年前的一幕不禁浮在眼前——

      “曲总,求求您高抬贵手,孩子还在医院治病特别需要这笔钱……以后做牛做马只要您一句话,我知道,我知道您为难……别介,您听我说……”那边丝毫不给机会,他使劲搓了一把脸,呆楞良久,像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想起点什么就赶紧打开手机播出去。

      “孙哥……我实在没办法才求你,你知道兄弟我一般不向朋友张口借钱,您看能不能……”

      那边说:“兄弟,这事要怪就怪你粗心大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种东西再亲的兄弟也不能信,还是握在自己手里安全……真是监守自盗,你这是血淋淋的例子……”

      “孙总,谁没有为难的时候,您能不能搭把手,等这个难关过了,我一定感恩戴德地谢你……”

      “抱歉,我这无能为力啊,你那厂子夸了我这边股票也动荡……唉,别觉得人家对不起你,你要知道,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你要是还有雄心壮志想从头再来,哥哥我这句话你记心里……”

      那边挂了电话,余行钧半句话还在嘴边,他满脸颓然,闭眼蹲到墙根,手一松,把手机扔到地上。

      他眼窝湿了湿,赶紧双手捂住脸。

      到了晚上,外面黑漆漆的,又黑又冷。

      余行钧回到病房,吴念怀里抱着小儿子拉着他泪眼婆娑:“行钧,他们说覃覃不行了。我不信我不信……你赶紧找最好的医院给孩子治……”

      余行钧沉默好半天才说:“念念,咱们得回国了。”

      “你不是说这里医疗条件比国内好,现在这个关键时候,为什么回去?”

      “我,我实在借不着钱了……公司出了点事,我一直没给你说……我破产了,那套房子也没卖几个钱,在这种医院花不了几天……必须得先回去才能想办法……”

      吴念消化了半天,松开他的手愣愣地说:“向来都是墙倒众人推的,我理解……”又抱紧怀里的孩子,自言自语:“怎么办怎么办……”

      他收回记忆,急惶惶地去兜里摸香烟,点燃狠狠抽了两口才平复,心里得意地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除之后快!

      余行钧好几天没回家,家里差点炸锅,这天路过花园里的凉亭,就瞧见吴念膝头搭了条毯子,靠在躺椅上乘凉。

      她脸上一点妆也没带,白白净净的,眉毛略微有些淡,嘴唇却红润饱满。

      她似乎听见动静,睁开眼逆光往余行钧这边瞧,余行钧公司还有事,原本想回来拿个东西就走却看见吴念抿着嘴对他柔柔一笑,他突然有些兴致,走近小亭子坐下。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吴念盯着他一直看,半天,问他:“你干嘛去?”

      他听了这话心情有些愉悦,笑说:“我刚从外面出差回来,回来拿文件再回趟公司……那边靠南,最近天儿热的不行,我遭了老大罪,你在家里倒是挺会享受。”

      她垂下头,眨了眨眼,又对他温柔地笑了笑。

      余行钧端起桌子上给她准备的咖啡,慢悠悠喝了一口。

      小刘见状又倒了一杯,递给余行钧。他还没开口,吴念突然看着小刘笑。

      余行钧说:“你今天心情不错。”

      吴念看也没看他,直勾勾地盯着保姆。

      保姆刚退了两步想回屋添咖啡,她便用刚才与余行钧搭讪的语气问:“你干嘛去?”

      小刘愣了愣,没觉出什么,细声细气地说:“我不去干嘛啊,我在这伺候你。”

      余行钧的脸色已经沉下来,猛灌了一口咖啡,扔下杯子甩手要走,就听她转过头笑吟吟地又问他:“你干嘛去?”

      余行钧僵住,盯着她看了半晌,咬了咬牙说:“你没吃药啊,神经病!”

      吴念脸上还是那副表情,不瘟不火地对着他笑,他觉得无趣,转身便走,只听后头仍是问:“你干嘛去?”

      余行钧指着吴念问小保姆:“她怎么回事?”

      “最近爱说胡话……从那晚开始就这个样子了,徐医生说说话总比什么也不说好,说明治疗还是有效果。”

      余行钧急步下了台阶这次头也没回。

      余行钧晚上照例不回,没想到余母把电话追到了秘书那里,说炖了不少汤,让他也补一补,不管怎么说都得回去。

      他有些无奈却不敢不听,不管他在外面如何,在家里还算是个孝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不是一部女主雄起的言情小说,且,大家对精神病有误区,精神病并不能根治,只能控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