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雨

作者:非木非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后来她就更不去深圳了。

      公司景气之后他也提过几次,让她有空过去,她只觉得他虚伪。

      家里这边日渐好转。

      余母身体硬朗,也是过惯好日子的,生活富足了又开始参加歌舞团。吴念也大概知道余母整天忙着干这干那也是因为伤心落寞。

      再后来吴母身体就不行了,吴念把她从老家接了来,那时候吴念的两个儿子都没有了,只剩下个老母亲是她在世上的牵绊。

      吴母老伴儿去的早,一辈子也就熬着吴念一个闺女,吴念伤心欲绝但理智尚存,她觉得自己就算是要死了也得死在她妈妈后面,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她舍不得做。

      老太太因为吴念头发都愁白了,常常搬着小板凳坐在小区花园里等她下班,她回来了就扶着吴母回家做饭,那段日子对吴念来说还算安稳平静。

      吴母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不问。

      有一回余行钧突然从深圳回来了,两人闹了一次,也不算厉害,他对着她一直都很混账,床上是这样,一旦吵架也是这样。

      只怪吴念家教好,有些太好,很多时候都是被他气的流泪。不过余行钧怕她哭,每次一哭他就住嘴了,就不敢横了。

      可惜经过这么多磋磨就算是个有棱角的石头也从方的变成圆的了,更何况性格这种变幻无常的东西。

      不过,相互之间还留着面子,没有撕破脸皮,想来是双方都顾忌着多年的情意。

      他第二天一早就走了,原本打算留一周,结果匆匆忙忙就走了,飞机票还是费了不少劲儿让秘书弄的。

      吴念觉得他是怕了,心虚了,无地自容了。

      她心里头有些痛快,痛快完又觉得是在跟自己较劲儿,好生没有意思。

      余行钧走后,她一直愁眉不展,做事情也丢三落四心不在焉。

      吴母头一次开口问她,问他们到底怎么个意思,日子是过还是不过。

      吴念沉默许久,她打心眼里觉得感情这种事不应该告诉老人,毕竟夫妻几年,又不是新婚燕尔动不动就跑到爸妈那里告状,可是如今岌岌可危的婚姻,总有一天要闹到明面上,这才老实交代:“我问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他说没有,我说我俩离婚吧,他说他不离……还说我是疯子……”

      吴母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厨房。

      吴念低下头继续刷碗,刚才的话显得特别儿戏,她平铺直叙没有太多感情,其实远远不是这样——

      她冷眼看着余行钧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还在滴水。

      脑子里满是吕小雨说的话,什么“大家都知道”,什么“余总在外面有女人了”。

      吴念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她甚至有点后悔,她不该故意疏远他,故意不去深圳,不该每次他打来电话的时候都找借口躲得远远的。

      可是她又觉得和这个没关系,早晚都会走到这一步。

      失去孩子之后,夫妻不是更加亲密无间就是变得形同陌路。

      吴念不得不承认,他才三十来岁,有点小钱就招蜂引蝶不稀罕。

      他解开浴袍就那么赤身裸体地掀开被子躺进来,不等她反应就压了上来,手钻进她的衣服里。

      吴念皱着眉说:“我很累。”

      “我很想你。”

      她突然觉得有点恶心,恶心他这个人以及他说的话。

      在她失神的时候他的嘴凑上来,带着湿热的呼吸,烫的她耳垂发红。

      “我在深圳接了笔大生意,以后都有好日子过了……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你恨我成成到最后了才回来……我不是狠心……我再混账那也是我儿子……我错了,你别跟我怄气了……”

      他停下来断断续续地说。

      吴念愣愣地看天花板,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后,他又说:“我不该提孩子刺激你,以后再也不提过去的事儿了……念念,这次我专门接你过去的,你把工作辞了,跟着我去深圳怎么样?”

      吴念想也没想,斩钉截铁地说:“不去。”

      她不能斩断自己的退路,得为以后离婚做打算,指不定就靠这份工作养家糊口。

      “那算我求你去成不成?家里面不用你操心,我安排妥当咱们再走?”

      “我去那边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

      “你在外面不是有人了吗?”
      他当时身子僵了一下,皱着眉头说:“你听谁说的?”

      “……别人都这么说。”吴念闭上眼,把他的手从衣服里拿出来。

      “你信吗?”

      “那要问问你才知道……”

      “没有。”

      吴念扯着嘴角嘲笑他,理好衣服坐起来,平淡地说:“我想离婚,你在家这几天我们紧着把这事办了吧?”

      “为什么啊?”

      “我以后再生还是那样,你想找别人也是理所当然,我本来也觉得会有这天……我一直等你提离婚,你又何必偷偷摸摸呢……”

      “胡说什么呢,又犯病了?”

      “我什么也不要,我就想离婚。”

      “你离了我能活吗?”

      “谁离了谁不能活?”

      余行钧站起身看了她半天,低骂了句:“他妈的烦不烦。”

      吴念的心像被车碾压了一般,说不出到底是怎么个滋味,默默握紧双手,提声又说:“你再好好想想……”

      “想什么想,我他妈不用想,我不离,你少整这些幺蛾子!你说我在外面有,我他妈还说你给我戴了绿帽子!不然对我不理不睬?让你去深圳你死活不去?你说你在家是不是有姘头?我告诉你,你最好藏掖好了别他妈让我逮着,不然饶不了你!”

      吴念被气的嘴唇发青,撇过头不理他。心想:他真是会泼脏水!不得理也能说出三分歪理,越是这样越说明心虚。

      他去外面打电话,不知道是打给谁,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吴念就忍不住总往那方面想,越想越觉得是深圳那位。

      好半天他才回来,收拾行李要走,见她眼眶红肿地靠在床头冷眼看他,忍不住又气她:“你真是个疯子!神经病!我今天要是走了以后别指望我会回来,还当自己是大学那会儿一堆男人围着你转呢?也不看看自己现在这鬼模样。深圳你爱去不去当我稀罕你!”

      吴念只觉他欺人太甚,情绪抑制不住流泪抽噎,骂人比不过他,诬赖人更不如他,憋了半天也只是咬牙让他滚。

      却听他说:“哭什么,以后有你哭的……这是我家,该滚也是你滚,赶紧带着你妈……”

      不知怎么回事,他说到这突然停下来,眼神凌厉地看了她一眼,提着行李就出了门。

      她婆婆一开始就听见动静,直到儿子要走才赶紧跑出来拉住他不让走,余行钧说了一句真的开门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yunyun 一枚地雷
    ~屋后那条河~ 一枚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