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雨

作者:非木非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余母已经猜到,听了也没动气。

      再来说说这个于姐,到底是有经验有眼色的人,虽然没人给她说其中的是非,但是她看也能看出来余母心里不舒坦,于是更加小心谨慎细致入微,在家里做了几天也没让人寻到错处。

      余母又不是难相处性格怪癖的老太太,年纪大了很多事只会通透豁达,一点儿没有上纲上线非要小刘回来的意思。

      小刘倒是找过余母,直言自己无缘无故被辞有些委屈,余母有些为难,不过态度也坚决,她可不想余行钧真买房子搬出去住,年纪大了总是怕寂寞,就想儿女围在跟前。

      况且,她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一个保姆换了就换了,再换回来只会惹是生非,为了外人自家人生分总归不值当。

      不过自己儿子肯定不会真怨上,旁的人就不好说了。

      总之这个事就算这么翻篇了。

      余行钧接了余母的电话就去深圳了,在那边忙了四五天才回来。

      这晚于姐给他开门,他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眼,相貌普通,从眼神看人确实老实巴交的。

      没等余行钧问她就主动汇报:“于太太醒了。”

      这个醒指的是清醒,不糊涂了。

      余行钧笑了笑,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从我来她就不言不语的,今天主动对我说话,问我是不是新来的佣人,还说外面天气不错适合晒太阳,我就扶她出去溜达了溜达。”

      “哦。”余行钧虽然只说了一句,不过表情还算是满意,眼角带上喜色,不知道是因为吴念清醒了还是对这个保姆格外满意。

      他又问:“这几天徐医生来了吗?”

      “来了来了,”她忙不迭地点头回答,犹豫几秒才又说:“不过余太太还是不爱开口说话,徐医生说没进展,因为太太不配合……又说这种病本来就急不得,还得慢慢引导,循序渐进。”

      她是照着原话学的,毕竟一个普通保姆也说不上来这番话。

      余行钧点了点头说:“那你赶紧去休息吧,没你事了。”

      他说完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就瞧见吴念歪在床头开着灯看书,窗户来了半扇,有些凉风正对着床头吹进来。

      余行钧觉得身上烟酒气味有点重,脱了衣服去浴室洗了个澡才裹着浴袍走到她歪着的这侧床沿坐下。

      吴念默不作声地偏到另一边,似乎是嫌弃他挡光。

      余行钧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书,名儿叫《含英咀华》,不知道又是讲些什么。

      他清了清嗓子,问她:“你为什么不配合徐医生?咋想的?觉得自己这样浑浑噩噩的也不错?”

      她手上顿了顿,抬头看他,又听他继续说。

      “一直养着你我也没意见,毕竟你是我老婆嘛,其实你总是这种郁郁不乐的心态也活不了几年,等你死了我大不了再婚嘛。”

      他说着把窗户关上又拿了挑毯子盖在她腿上。

      吴念垂下眼,半天才淡淡地说:“再婚只会拘束你,我死了你不如一直单着。”

      余行钧听她开口忍不住嘲讽:“今天我还真有面子,您又开尊口了?不过这话说的不怎么受听,什么叫拘束我?”

      “听不懂就罢了……”她轻轻叹了口气,不屑跟他争一时口舌之快。

      余行钧可能是因为今天喝了点酒,有些往事浮上心头,见她又握着书看不说话人就开始烦躁,躲过她的书反手扔到地上,絮絮叨叨地说:“你花我的钱还给我摆莲子?街上那些卖的还知道拿谁的钱看谁的眼色呢……你当我的钱好赚?生意哪有那么好做,不然大家都成老板了……很多事说是咬咬牙过去了,谁不知道咬牙到挨过去有多难呢……”

      吴念觉得几天的余行钧有些反常,平常生意场上的事他都不说,只会在她跟前展现自己的风光,自己的能耐。

      他半靠半躺,眯着眼继续说:“我记得有一次,还是在深圳……有一天自以为想通了,就觉得,人吧,不能太为难自己,世界上还是平凡人多,也不一定非要出人头地……我还有力气,力气也值钱啊,所以就去了工地上找活干,人家问我,你有什么要求啊,我说给口吃的给个地方住就成,人家说你这小子还真知足,留下吧……这才刚说好,人家瞧见我的学历又不要了,我问为什么啊,对方一个劲儿摆手,说小伙子你这学问在我们这大材小用,出去怎么混不成啊,你再好好想一想吧……我当时就想,还有嫌弃学历高的?学历高也有罪?不过转念又想,他一个工地上的搬砖头都觉得我不能大材小用,我为什么就觉得自己不行了呢?世界上那么多混的好的,总能算我一个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从头再来嘛……”

      吴念愣愣地看着他,他虽然说的云淡风轻,她却能听出来辛酸来,谁能想到,现在一个堂堂的老板,过去也曾落魄到去工地上搬砖混饭吃呢,她不知道他的这段经历,或许还有很多她更不知道的事……

      余行钧笑了笑,转过头看她,见她盯着自己那眼神好像是在看不认识的人。

      他凑过去问她:“吴念,你想不想从头再来呢?”

      吴念没有回答。

      他又说:“或许你的病治好了我就答应离婚了呢,你不是一直都想跟我离婚吗?”

      吴念不是不信,他总是喜欢给她一巴掌又递过来一个甜枣,她被吊着往前走,总也没见他把自己说过的话当回事过……

      她想起来两三年前——

      余行钧在深圳的事业渐渐起色。以前公司的旧部还有两三个跟着他的,不过也都是因为同学之间的情意。

      董助的前妻跟吴念是室友,那几年来往颇多,尤其是她神智不好而董助因为常年异地跟吕小雨提出离婚,这份情谊多数是惺惺相惜同病相连,如今已经生分的不行了。

      去民政局离婚那天一直不停地下细雨,吕小雨喝了不少,来找她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嘴唇也冻得发青,吴念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吕小雨拉着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吴念知道她离婚心里不痛快,默不作声地帮她擦脸,吕小雨半醉半醒,安静片刻突然拉住她:“嫂子,你对我真好……你知道我这人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我有事从来不瞒你……”

      吴念似有感触,柔声说:“是啊,这段时间要不是你一直陪着我日子不知道怎么过……”她眼眶跟着红了红,转口又说:“喝这么多做什么,难受的是自己,别人又不会心疼。”

      她直摇头,眼泪跟着下来,呜咽道:“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你这么对我,我还跟你家里人串通一气……”

      吴念摇头笑了笑,累出一身汗才帮她换上睡衣,见她还是胡言乱语,随口问:“对不起我什么呀?”

      “……我对不起你,大家怕你受不了就和你家里人合起伙来瞒着你……我其实早就知道余总在外头有女人了……大家都知道,除了你……也不是一个人的错……这几年你死活不愿意去,他也不怎么回来,是个男人都挨不住……你看看姓董的,我去的这么频繁还不行……就该一直守着……”

      吴念抖了一下,茶杯“啪”地摔碎,一杯子热水浇到手上,火辣辣地灼痛,她想可能是十指连心所以才一直痛到心里。

      这种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感觉她以为已经很熟悉了,可临了,还是不适应。

      很多事情你虽然能猜出来不对劲儿可是毕竟没有亲耳听到,没听到没看到就还能自欺欺人就还能装傻充愣。

      那天吕小雨发烧了,她面色平静地守了一晚上,伺候她喝水吃药又不停地帮她擦汗。

      她不是不在乎,是觉得自己必须找点事干,所以不能停下。

      其实心里还有个声音,是解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陌上花开 一枚地雷!
    ~屋后那条河~ 一枚地雷!
    别忘了收藏,谢谢!周四更,明天不更,别刷了。提前祝各位中秋节快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