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事录

作者:持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甲 [1-3]

      题:甲,始也。
      
      一最开始都是一张白纸
      
      少年醒过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他的头发有点湿,不知是浸了露水还是因为昨夜有雨。
      他有点迷茫,舒展开蜷缩成一团的身体,四下张望;心里觉得自己本该认得这个地方,但是不知为什么,有很多本该早已熟悉的东西多多少少又显得有些不那么一样。
      侧头凝视了一会儿眼前不远处不知道是谁安置的一个纸箱,他把视线聚焦在纸箱里那个看似柔软的圆型的小棉垫子上,良久,抬手在眼角边蹭了蹭。一股懒意在同时袭了上来,他张开嘴,在伸懒腰的同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后一个翻身从公园的长椅上站起身来,双脚落地的瞬间心里又冒出一种不清不楚的疑问;但他也没多想就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一条他似乎挺熟悉的路,很多年了,他几乎每天都在这里往复。
      
      心里是有着这么一个极其明确的意识的,少年脚步犹疑着,同时尝试回想那很多年究竟应该是多少年。没多久他突然又厌倦了思考,晃了晃脑袋抖落一头水汽,心思也一下子就跑到了千里之外。
      他的步伐不快,但也算不上慢,不久之后就走到了那条记忆中的老街。街道也刚渐渐苏醒过来,泊油路上吸附着的水汽提升了整条街的对比度,使得路口支煎饼摊子的阿姨看起来瘦削了几许。
      少年路过她摊子的时候有些迟疑地慢了慢脚步,然后对入眼的一盆异味扑鼻的韭菜和香菜瞥了撇嘴,快步跑开。那个时常早起在公园里打拳的白头发老爷爷正好从屋里转出来,蓦然地相遇惊得少年头皮猛然一炸,逃命似的朝着老街对面一排飞檐下头跑去。
      看来昨夜是真的下了点雨——飞檐下头“滴答”一声,冰凉的水滴倏地落进少年敞开的衣领。他惊得几乎跳起来,一时间连方向也辨不清了,稀里糊涂地一头扎进旁边一扇半掩着的木质边框上镶着几块玻璃窗格的门里。
      
      门里是一间有点昏暗的屋子,看起来像是个做生意的地方,左边靠墙摆着一条老旧木质长柜台,虽然老旧,却又厚重得颇具韵味。长柜台顶上有一盏水晶玻璃吊灯,柜台里空无一人,背后干净的浅色墙面上错落地挂着些大大小小的照片。正对着大门的墙面上孤零零挂着个古旧的老式挂钟,钟摆悠悠闲闲却又规规矩矩地摆动着,发出深沉的机械声响,反而衬得屋里有种特别的宁静。
      这种宁静令少年觉得心安。他长舒一口气,伸手在刚才被水滴溅到的后颈上挠了挠,背过身去透过门上的玻璃向外看——彻底苏醒的街道开始显得车水马龙起来,幸好,他已经先一步离开。
      身后很远的地方在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少年警觉地回头,又等了一会儿才看见有人推开了长柜台尾端的一扇小木门。
      那是个戴着副古早样式的圆墨镜的男人,个头高到出门的时候需要稍微颔首才能避免磕上门框。
      ——好像在哪里见过。
      少年稍稍偏头,杏圆的眼睛眯了眯,鼻头微皱。
      男人看见他先也愣了一下,接着微微一笑:“原来是你。”
      “你认识我?”少年杏圆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些,紧接着却又眯了起来,显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警惕与怀疑。他说话之前感觉这个简单的句子在唇齿间含糊了一阵,但真说出口时却似乎比他暗自担忧得要顺利。
      男人闻言剔了剔眉梢,不承认也不否认,慢条斯理地走到柜台后面,拿起一个相机打开镜头盖。
      那个瞬间少年下意识地想躲,但很快又顿住了,心里疑惑:为什么要躲?
      男人这时才又咕哝了一句,却更加令少年感到迷惑不解:“居然自己找来了,那就……取个名字?唔……就叫晨早吧。”
      “晨早?”少年重复了一遍。男人肯定地点头。
      “你的名字,别忘记了。早晨的晨,早晨的早。”
      少年又跟着念了一遍,迟疑着尝试去记住,末了想起什么,抬头看向男人问:“你的名字?”
      男人仍旧微笑地看着他,学着他的样子微微侧头,像在看一件新奇的艺术品。
      许久之后他见少年脸上显出不耐烦,这才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声音里透出几分安抚的意味:“莫晋。”
      “你住在这儿?”少年有点放松下来,似乎听出了男人语调的不同,心里感到有点满意。
      “嗯,”男人点头,“你也住吧。包伙食,时薪。”
      “时薪?”
      “对,我正在找一个帮手,帮我一起打理这间照相馆。”
      “我?”
      “对啊,好不好?”
      ——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二沉默的人显得有点怪
      
      那个中年男人进来照相馆的时候,晨早刚刚打完一个哈欠。从大门的玻璃窗格里透进来的阳光照得他浑身懒洋洋的,从指尖到趾尖都有点罢工的意思。但他还是抬手拨了拨面前柜台上的一排纸袋,凭着记忆从里面扒拉出来一个,上面的编号正与男人递过来的取片回单一致。
      中年男人似乎觉得有些意外,接过纸袋的时候抬头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忍住了没说。
      倒是晨早团了团那张收据,身子半歪不斜地伏在柜台上,一只手捣着腮帮子,没精打采地说了一声:“谢谢惠顾。”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匆匆忙忙地把纸袋打开,一张一张地点数里面的照片。他的动作机械而重复,却不知为何竟渐渐吸引了晨早的注意。
      晨早的脑袋忽然转了过来,原本一直隔着大门上的窗格玻璃看向门外的眼睛随着男人点数照片的动作机敏地转动,似乎在瞬间一扫先前的没精打采。紧接着他突地抬手,飞快地按住了男人手里的一张照片。
      男人显然被吓了一跳,手上一抖,原本数好的照片散落一桌,有一些还掉在了地上。
      晨早一下子也惊醒了过来,嘴里一边道着歉,一边赶紧从柜台里转出来,帮忙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照片。
      中年男人竟然到这时也没有抱怨一句,反而慌慌张张地草草收拾好照片就走;出门的时候正撞上从外面进来的一个年轻人却也没顾上道歉,而是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从玻璃窗格望出去看不见的地方。
      
      “怎么回事,那人怎么了?”进来的青年人晨早是认识的,名字叫林丹,是个神神秘秘的警察。说是警察,但晨早从来没见他穿过警服,隶属的片区也不清不楚,只知道有时候去香港,有时候在台湾,常常一出差就十天半个月不见踪影,回来的时候还往往灰头土脸。
      “不知道,怪人一个,这几个月来十好几趟了,每次都一句话不说,搁下储存卡就付钱,取照片的时候也不吭声儿。”晨早似乎是被刚才那一下惊得睡意全无,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一张嘴口齿顺溜得像个土生土长的胡同串子。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伶俐的口齿听在林丹耳朵里却是十分不是滋味,所以对于他连连眨巴了好几下眼睛,然后颇有些烦恼似的摆了个古怪的脸色很是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着?”晨早问着,眼睛同时瞄见柜台地下似乎压着张照片,附身把它捡起来。
      “没事儿,莫晋人呢?”林丹却不说,而是岔开话题反问了一句。
      好在晨早也不是个较真的性格,所以只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就捏着那张照片重新走回柜台后面,往那个可以看见门外的熟悉角落一窝,心不在焉回了一句:“不在,早上出去了。”
      “那……这个给你吧,自个儿收好咯。”林丹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跟什么妥协了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棕红色的小本本递过去。晨早不明所以地接过来打开,只见是一个户口本,户主是莫晋,第二页是晨早。除此之外里面还夹着一张身份证,端端正正地印着晨早的名字。
      脸上一瞬间显出一种戏谑的神色,晨早拈着那张身份证,歪着脑袋看向林丹:“不是……怎么着?警察也□□啊?”
      “什么假证!正儿八经局里发的!”林丹的表情又一次被那种古怪的不适应占据了,大概是完全接受不了晨早清澈懵懂的美少年面孔与吊儿郎当的语气反差,“我说你好好一孩子,才多久啊怎么就跟莫瞎子学得这么油腔滑调的?”
      “说谁瞎呢?”大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外头大半的光线。
      “你瞎。”屋里的两人异口同声,不过晨早依旧窝着没动,而林丹则把脸转过去看向来人——正是他之前还在找的莫晋。
      “我□□俩挤兑我是不是也先看看站着谁的地儿?”说着话儿莫晋已经走了进来,脸上戴着副古早款式的圆墨镜,身上一套考究的洋服,半长微卷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在屋子里昏黄的光线中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民国时期留洋归来的富家子弟。
      “你的地儿啊。”又是异口同声,语气中更是满满的你奈我何的意味。
      “我操,胆儿肥了是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莫晋抬手在晨早躲开之前飞快地在他发顶上揉了两把,转而看向林丹:“你说谁教坏谁啊?有你在还用得着我教?”
      “别,这锅我可不背。”林丹摆摆手,看了晨早一眼,示意莫晋到里面说话。
      “那谁背?”莫晋点点头,跟着林丹走进去的同时也回头看了晨早一眼,却见他已经完全趴在柜台上,闭着眼睛让外面的阳光穿过门上的玻璃窗格绒绒地罩住全身,很明显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你啊。”林丹在这时凑了过来,顺着莫晋的目光向晨早看过去,嘴里嘀咕了一句。
      “凭什么?”莫晋不服,只可惜墨镜遮眼,没人能看见他翻着的眼皮。
      “不凭什么,就凭建国后不准随便成精……”再后面说了什么晨早就听不清了,因为莫晋进去之后随手关上了那扇小木门。
      
      晨早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听见林丹说这句话,半年多前,当他第一次在这里见到林丹的时候,就曾经听见他这么低声嘀咕过。但他一直也没搞清楚这句话的确切意味,因为他的注意力太容易被分散了,常常刚想起来要追问就被什么事情打了个岔,再转回头就忘记了。
      就像现在,当他的注意力刚刚再度关注到这个句子的时候,他手边的另一样东西却更深地引起了他的好奇——那张之前被压在柜台下又被他捡起来的照片在他挪动着想要换个更舒服的姿势的时候被他不经意的动作带到了眼前。
      照片里拍的是那个沉默的中年男人,摆着个稀奇古怪的姿势,像是正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被迅速记录的。很像是被偷拍的记录,但这照片又分明是中年男人自己拿来冲洗的,如此明显的矛盾让这张照片显得颇有几分诡异。
      除此之外晨早还发现这张照片里中年男人的影子似乎改变了位置——起先刚捡起来的时候,他分明记得那影子是在照片的左侧,但是现在它却移到了照片下方偏右一点的位置上,长度似乎也缩短了一些。
      ——难不成……是他记错了?
      他微微蹙眉,鼻尖皱了皱,又肯定地摇头;接着从柜台的抽屉里摸出一支笔,在照片上沿着影子模糊的轮廓勾出一圈边线。
      
      三贪多的人很累,少了又惧怕孤单
      
      下午稍晚一点的时候,晨早睡着了一会儿。醒来时屋里又没了人影,林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但是在后面客厅的沙发上留下了一大包醉鱼和肉干之类的零食。
      晨早知道莫晋是不喜欢这些的,因此毫不客气地把它们拎进了自己的房间;挑了两包吃完之后感觉仍有些犯困,他就跑出去在隔壁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包烟。
      莫晋从暗房里出来半天都没见着晨早,正觉得奇怪就闻见一股烟味从门口的方向飘过来。他循着味道过去一看,只见晨早正蹲在照相馆大门外的台阶上,懒洋洋叼着一支烟,安静地看着路上的人来车往。
      对面美发沙龙的小学徒顶着一头小金毛凑过来跟他聊天,他应得有一搭没一搭的,好像小金毛的话题还不如偶尔飞过天上的小鸟更能引起他的兴趣。好在小金毛认识他早不止一天两天,而这附近也就只有晨早这么一个看起来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儿,所以他从来也不埋怨什么,甚至有时候宁愿就这么陪着他一块儿干耗着。
      莫晋心里对这些情况都没有什么好恶感,他只是一直想不通晨早为什么会抽烟。有一度他曾以为他是跟小金毛学的,但后来一次他无意间看见了晨早抽烟时的表情,才明白自己错怪了小金毛——他的烟龄绝对比小金毛长得多。
      不过这一发现也使得这个问题变得更加高深莫测,并且莫晋不认为自己会有找到答案的一天。好在他自己虽然不抽烟,却也不讨厌在别人身上闻见烟味,尤其晨早自己也近乎洁癖似的爱干净,不会让烟味在自己身上停留太长时间。
      思绪就这么不紧不乱地发散着,莫晋从柜台里掏出一个小塑料盒子,把里面团着的一个个纸团子展开,用回形针别在一起。每一个纸团就是一张取照片的回单,他把上面的金额一一录进账本,又拿出计算器算出一个总和。
      这些原本都应该是晨早的工作,但他对纸团的兴趣明显远远大于记账本身。因此当有那么一天莫晋发现他宁愿花半个小时盘弄那些纸团也不愿在账本上写上一个数字之后,他就决定不再在这件事情上要求晨早了。
      说起来……的确是很累的——总渴望身边能多一个人,但真正多了,却发现他能帮忙的地方很少,很多曾经要自己做的事依旧要自己做,更多的时候,还要比从前做得更多。
      但如果经历的岁月足够漫长,你就会发现很多时候这样的累真的不算什么。因为无论力量与财势有多么强大,人类最终真正惧怕的还是孤单,无论是死后未知的孤寂岁月,还是生前的人与人之间、心与心的莫测距离。
      所以虽然晨早的存在与到来都是一个意外,但莫晋还是想尽力把他留得久一点——即使时间对他来说早已没有太大的意义。
      
      晨早在扔掉烟屁股的同时蓦地打了一个喷嚏。他皱皱鼻子,抬手挥了挥算是跟小金毛道别,转身走回屋里。一进门乍然看见莫晋站在柜台后面,他愣了一下,接着就不爽起来——那种地盘被人占了的感觉糟糕极了。
      因此他默不作声地走过去,招呼也没打就飞快地从账本的扉页间抽走了一张照片,转而就要推门进入里屋。莫晋却先一步叫住了他,因为虽然只是匆匆一扫,那张照片上却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等等,早儿,那是什么?”
      “照片儿啊。”晨早慢下脚步,可能是感觉到莫晋的语调里有种有别于平日的严肃,侧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伸手示意,便迟疑着把照片拿了出来。
      但他并没有立刻就递过去,而是低头先看了一眼自己之前用笔勾画的痕迹,接着就再顾不上在意莫晋还占着他的地盘,快步走过去把照片递在他眼前,眼睛里闪出惊奇的光亮:“你看,这个影子会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