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嫡谋

      穆氏雪白的面颊上闪过一丝惊慌失措,她下意识地后退半步,“不,这不可能,我明明下的是泻药……”她惊觉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闭口不言。
      
      “哦,原来姨娘本来是想下泻药来着,可是看这样子,汤里分明是砒石之毒呢!莫不是你嫉妒五姨娘得宠,起了歹心,索性用毒-药毒死她?”玉言步步紧逼。
      
      “不,我没有!”穆氏扑到苏氏裙边,满脸是泪,张皇失措,“姐姐,你相信我,这事真不是我做的!”
      
      玉言逼视着她,“四姨娘,既然你力证清白,那就请你把你的所作所为原原本本地讲出来,要不然,我只好让父亲来评理了。”
      
      穆氏忍住啜泣道:“是,我承认,我是嫉妒五姨娘得宠,所以派人去外面药铺里抓一服泻药。可是我只想给她点教训,绝没胆子杀人哪!”她再三抓住苏氏的手,“姐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可是我真不是有心的,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氏为难地看着玉言,“玉言,这……”
      
      玉言冷笑道:“四姨娘,你说了这么多,却没有真凭实据啊,叫我们如何相信你呢?”
      
      穆氏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忙道:“有的,我让穆升抓的药,你们可以问他,再不然,你们可以到铺子里去查,想必还有记档。”
      
      她面上的神情不似作伪,苏氏先信了三分。玉言道:“好吧,四姨娘,纵然我们相信你说的话,可这泻药好端端的怎会变成砒-霜,这其中又是什么缘故?”
      
      穆氏为难道,“这我如何知晓……”
      
      “既然你答不出,我便替你答了罢。依我看,此事乃母亲所为。”
      
      “夫人?”穆氏恍如闻听晴天霹雳,惊讶得合不拢嘴,“你如何断定是夫人所为?”
      
      玉言笑道,“事情明摆着的,只消看这件事谁得利最大,就知道是谁做的了。倘若我娘中毒身亡,老爷追究起来,立刻就会疑心到你身上。那时人证物证俱在,姨娘你纵使生了千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夫人一箭双雕,一下子除掉两个宿敌,不是她得利最大还能有谁呢?”
      
      “这碗汤是在厨房里做了端上来的,中途不知要经过多少人手,夫人要做点手脚是再容易不过了。”玉言侃侃道,“且你想,天下毒-药千千万,她为何偏要选用砒-霜,只因此种毒-药性子猛烈,又易被发现,等事成之后,她随便找人一验,四姨娘你便百口莫辩了!就连这桌上的杯盘碗盏也都是设计好的,并无一点银器,这样好的谋划,除了她旁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穆氏听得冷汗涔涔而下,她喃喃道:“想不到,想不到……夫人还真是厉害!”
      
      “如今姨娘已经得知真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罢?”
      
      穆氏猛地掉过头来,“你想谈什么,不会是让我替你告发夫人吧?”她眼里闪过一丝难言的畏惧,显然并没有跟梁氏对抗的底气。
      
      玉言鄙夷地瞅了她一眼,嗤笑道:“姨娘多思了,夫人根基稳固,扳倒她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我想要的无非是一个保证,还望姨娘以后不要再与我们作对,必要的时候,或者还可以小小地拉我们一把,这就行了。”
      
      “原来是这个,”穆氏松了一口气,“我答应就是了。”至于日后她是否真会照做,那却不一定了。
      
      “口说无凭,还请姨娘立一张字据才好。”
      
      穆氏恼怒道:“你不相信我?”
      
      “自然不信,四姨娘这般聪明能干,我娘和我胆子都小,总得防着万一。”玉言悠然道。
      
      “可是……我不会写字。”穆氏仍旧推脱。
      
      “无妨,我这里有一份立好的字据,姨娘按个手印即可。”她招手示意,文墨便拿了一方白色绢布过来,上面墨迹斑斑,工工整整地写了几行字。
      
      穆氏看到这里也明白过来,敢情今日种种都在金玉言这丫头预料之中,她故意不早些阻止,而在这时候才出来,就是为了拉自己下水。此刻她纵有千般恼恨亦无可奈何,只能就此屈服。
      
      穆氏让心腹丫头先念了一遍,她听了听,果与今日之事相符。穆氏这才服气,规规矩矩地取了印泥,按了手印上去。
      
      玉言接过穆氏递回的绢布,笑道:“可好,从此姨娘与我们便是同一条道上的人了。往后姨娘若是安分守己呢,我们便也不再追究;如若不然,这方绢布就会送到老爷手上,到时就请姨娘好自为之吧!”
      
      穆氏心中虽有怨言,终是无奈,只得轻言细语地答了声“是”,便带着丫头气冲冲地离去。
      
      玉言待她走远,才转头向苏氏道:“娘,如今您算是看清夫人的真面目了吗?”
      
      苏氏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平复过来,却仍有不解,“我真是不明白,夫人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娘,须知您的存在,本身就对她造成威胁。但凡为人妻室的,有几个能毫无妒忌之心呢?只是夫人心思更深、手段也更狠罢了。我虽来这里不久,也曾听说之前有几个通房丫头无端殒命的事,虽不能断定是夫人所为,总与她脱不了干系。今日您也算见识了,夫人的狠辣实非常人能比。”
      
      “那你为何不把今日之事告诉老爷,也好让他惩治夫人?”
      
      “您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吗?”玉言轻轻笑了一声,“无凭无据的,老爷凭什么惩治夫人?今日虽人证物证俱在,也不能证明是夫人做的呀,若真能闹起来,夫人自会有所打算,早有筹谋,反而坐实了四姨娘的嫌疑。”
      
      “你便这般确定四姨娘是无辜的吗?”苏氏终究过于单纯,难以看到关键之处。
      
      “她当然不无辜,可是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也不至于蠢到那种程度。”玉言道,“人是她请的,菜是她吩咐人做的,您若是中毒身亡,四姨娘首当其冲。可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呢?夫人敢下手,是因为她底气够足,四姨娘有什么呢?她虽然得宠,又没有孩子,自己根基不稳,纵然除掉您也无用。今日的事,咱们虽心中有数,却也只能轻轻揭过,一个不慎,反而会被夫人反告一声污蔑,那时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你纵然让四姨娘立下那张字据,她也未必会与我们一心哪?”
      
      “是啊,这世上最难测的是人心,四姨娘未必会真心帮我们,但有这个把柄在手,她至少不敢再与我们为敌。以咱们娘俩如今的处境,能少一个敌人就少一个吧!”玉言轻轻拉住苏氏的手,“娘,女儿做这么多,是希望您能明白,在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可以真心相信的,咱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苏氏讷讷地点了点头,或许并不十分认同。
      
      玉言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随即展颜笑道:“罢了,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娘,您回去之后还是照常,别露出什么叫人发觉了。您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剩下的就交给女儿来处理吧。”
      
      苏氏看着她脸上灿然的微笑,心中感到十分诧异:自从来到颖都之后,这个女儿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呢,为人行事完全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少女,却似比自己还成熟老辣。若非日日在眼前见着,她还真要疑心女儿叫鬼神捉去换了心窍了!
      
      但不管怎样,这个女儿终究是为自己好的,这一点不会有错。只要知道这个,也就足够了,她自己是个缺心眼的,有个聪明女儿也不是坏事。苏氏想到此处,便笑向玉言道:“方才闹了一阵,饭也没吃着,你这会也饿了吧,走,娘请你吃点心去。”
      
      “好是好,但我要吃娘亲手做的。”玉言撒起娇来。
      
      苏氏笑着戳了一下她的额头,“数你嘴挑!罢了,看在今日你还算乖巧的份上,娘就亲自下厨做给你吃。”
      
      她一壁走一壁想着:到底是小孩子,有点好吃的哄哄也就好了。
      
      穆氏从今日起果然安分了许多,对苏氏既不过分冷待,也不过分殷勤,免得叫人生了疑心。她仍旧颐指气使地做她的宠妾,见了玉言却总是绕道走,也不上前招呼一声,仿佛见了活鬼似的。
      
      文墨笑道:“四姨娘仿佛有些怕您呢!”
      
      “她自己做贼心虚,怨不得旁人。”玉言颐然道,“对了,母亲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
      
      文墨摇摇头,“没有,仍是如常。”
      
      也是,夫人做了多年的主母,自然沉得住气。纵然此计不成,她想必还有后招等着。她是不会罢休的,正如玉言的复仇也不会停止。
      
      在清晨萧瑟的寒意中,她百无聊赖的想到:这个冬天还真是长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