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难

      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偷偷溜出去和宁澄江见面,虽然是为了公事。宁澄江告诉她:“……忠义伯一纸诉状呈上去,告发你父亲贪污受贿之事,圣上龙颜大怒,下令彻查,金大人现已被拘禁刑部审问,估计不日就有结果出来。”
      
      玉言冷笑道:“贪污,朝中但凡一个有头有脸的官员,谁人不曾贪污?我不是为他辩驳,只是觉得好笑,为何不找别人,偏偏要找我金家的麻烦?”
      
      宁澄江沉默,“人人都有贪污,只是你父亲的数额过于庞大,据称有几百万两之巨。”
      
      “这我不信,”玉言决然摇头,“我承认他不是个好人,可是他的胆子太小了,他不敢做这样的事,更不会拿命去冒险,其中一定有别的缘故。”
      
      宁澄江慢慢道:“我怀疑忠义伯怕是把自己府里的赃物也按在了金大人头上……”
      
      “凭他一个怕是还不够吧,是否有人从旁暗助?”玉言紧紧地盯着他。
      
      “是雍王,”宁澄江终于道,“据我所知,雍王仿佛也参与了这件事。”
      
      “难怪!”玉言轻轻笑起来,“他两个沆瀣一气,难怪金府会败在这件事上。可是我很奇怪,雍王如何愿意跟忠义伯合作?”
      
      “以利相交,利尽而散,不都是这样吗?再者……”宁澄江踌躇着,“听闻王妃最近很受宠幸,连带着雍王和忠义伯府也走得更近了。”
      
      “大姐?想不到是她,哈!我起先以为她不过是恨我和我娘,顶多再加上一个梅夫人,如今看来她是把全府的人都恨上了,定要致我们于死地!”
      
      “你如今打算怎么办呢?”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玉言反问道,“逃走吗?不,我是不会逃走的,与其成为逃犯四处流离,还不如安安稳稳地死去,反正我如今大仇已报,心事已了了。”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宁澄江急急道,“我不许你死!”
      
      “逗你玩呢!”玉言的手轻轻抚上他的面颊,感受着指腹传来的温度,“我不会死的,至少得保住这条命好好地活下去,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是么?”
      
      宁澄江反手拥她入怀,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拢著她的发丝,“我会救你的,就算拼尽全力,我也一定会救你。”
      
      “我相信你。”玉言含笑拥抱住他。
      
      玉言得到的消息怕是最早的,此刻金府诸人恐怕都还蒙在鼓里,虽然知道了也不见得有用。金昀晖迟迟不见人影,此刻府中都已闹翻天了,玉言暗中遣人递了消息过去,一面叫了文墨过来。
      
      文墨起先不知何意,以为有什么旁的吩咐,及至听明白了,原来是要打发她走,她便大哭大闹起来。
      
      玉言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傻子!出了这样的事,还留在我身边做什么呢?我并不是要赶你走,只是不想你受到牵连。况且你并不是家生子儿,原是府里买进来的,如今可以重获自由之身,何乐而不为呢?”
      
      文墨抽抽噎噎地道:“奴婢不怕死,奴婢不想离开小姐!”
      
      “这便是糊涂话了!”玉言嗔道,“谁说我要死?我照样要活的好好的。我放你走,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将来若是流落在外,穷愁潦倒,怕是还得找你帮忙,你连这点希望都不肯给我吗?”
      
      文墨信以为真,方止住泪:“小姐的话可当真吗?”
      
      “自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玉言含笑道。
      
      经过她一番费尽口舌的劝说,文墨终于答应下来。她跪倒在地,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随即带着玉言给的一大包银子及一些散碎头面首饰离去。
      
      玉言看着她萧索的背影,心中隐隐有落寞浮上心头。今后她们怕是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文墨说不定也隐隐猜到这一点,可是她没有回头,她知道玉言希望她过好自己的生活,她将尽力做好这最后的差事。
      
      玉言感伤了一回,信步朝阆苑中走去,人在离别之时,总是希望尽可能安排好每一件事,因为知道这些终将逝去。
      
      她轻轻推开静宜的房门,却见她木呆呆地坐在椅上,手里拿着一封信纸。
      
      “怎么了,静宜?”玉言心头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退婚了。”静宜的声音十分平静,她含笑抬起头来,眼里却殊无笑意。
      
      玉言忽然觉得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她轻轻上前搂住那悲伤的小姑娘,抚着她的背,哽咽道:“静宜,别太难过了,事已至此,没办法的!”
      
      静宜依旧决然,可是她的声音却颤抖起来,像衔着一块滚热的烙铁,“我知道他不想连累我,可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肯让我一同分担,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玉言更紧地拥抱住她,柔声道:“所以你才更要体谅他,因为你过得安好是他最大的心愿,你总不希望在这种关头还让他为难吧?你放心,这些都只是暂时的,还有以后呢,咱们有的是以后!”
      
      静宜紧紧地抿着嘴,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她终于泣不成声。
      
      ——————
      
      安顿好这边的事情后,玉言便去向温夫人请辞,说准备回家暂居。
      
      温夫人当然知道她这一去就再不会回来,可是她没有拦阻,只道:“我知道你终究要回去的,你不是肯逃避现实的人,我也不打算劝你。”
      
      玉言惊奇地发现,原来温夫人才是她的知己,她那双淡漠的眼睛洞若观火,早已看透一切。玉言心悦诚服地屈膝下去,“多谢夫人。”
      
      温夫人温柔地将她搀起,“可是有一句话我得告诉你,刚强固然是一件好事,可是身为一个女人,太过刚强了也不好,有时候,适当的自私与圆柔反而会过得更好,不要让自己的脾性苦了自己,知道吗?”
      
      玉言恭谨地垂头下去,“夫人睿智,玉言受教了。”
      
      坐着一辆破旧的不显眼的马车,她终于回到金府。
      
      金珪在门前站着,见到她过来,脸上也并不显出惊诧,仿佛他们两个天天见面,早就习以为常。
      
      玉言沉默地走近,道:“她很难过。”
      
      金珪知道她指的是谁,他苦笑了一声,只道:“难过是暂时的,过些日子就好了。现在难过,总比以后受罪的好。”
      
      “府里现在怎么样了?”沉默半晌后,玉言终于开口。
      
      “不过就是那样,能跑路的都跑了,只剩下咱们这些,横竖都是走不了的,少不得在这儿候着。”金珪自嘲地笑笑,随即将目光挪开,望着远处高渺的天际。
      
      玉言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铅灰色的云一层一层地堆叠着,是山雨欲来前阴霾的天象。太阳早已隐没了身影,狂风骤起,吹扬得街上飞沙走石,远处有得得的马蹄声响起,一听就是训练有素的官兵。
      
      终于来了。
      
      她忽然有一种抑制不住的依恋之情,上前拉住金珪的衣袖,在上面轻轻蹭着,柔声道:“大哥,我依旧是你的好妹妹,是么?”
      
      金珪使出一只手揽住她的头,声音十分疲倦,可是透出绵绵的暖意:“是,我们终究是一家人,哪怕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句话令玉言觉得十分安慰,她忽然觉得自己心中隐隐的畏惧消失不见了,现在她真的什么也不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