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寡妇

      她原本阴损柔和的计划已经落败,如今只能直来直去了,她一定不可以错过这最后一次机会。
      
      玉言咬一咬牙,上前抱住温飞衡的头颅,宁澄江自发自动地帮她抬脚。两人慢慢挪到御河边,玉言稍稍停滞了一刹,继而果决地道:“动手吧!”
      
      两人同时一扔,只听扑通一声水响,温飞衡的身体落入御河中。此处地势陡峻,水流甚急,温飞衡不一会儿就随水而去,颅中冒出的血迹染红了一大片河水,但终究也被冲刷得无影无踪。水流重又变得澄澈干净,仿佛从未有过任何渣滓。
      
      玉言极目远眺,只看到渐渐远去的一个小点。她曾经深爱过、也深恨过的人,终于从她的生命里远去,从此再也不能回到世间。
      
      她忽然觉得心中从未有过的松快,仿佛喝多了美酒飘飘欲仙,尽管她的舌头仍微微发颤:“我们走吧。”
      
      宁澄江握住她的手:“你放心。”他温柔沉静的目光总能给人力量。
      
      玉言微笑起来,“是,我终于放心了。”
      
      她悄无声息地回到温府,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她也相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她不过杀了一个人,仅此而已。
      
      温飞衡三五日不归家乃是常事,再长一些就有些可疑了。府里的人都泛起嘀咕,不知又出了什么事。温平候早已铁了心不理会这个儿子,只做不知。
      
      他不找儿子,儿子却自己找上门来。下游河滩上有人发现一具尸身,虽然在礁石上冲撞得面目全非,衣裳依稀还可辨认。有跟温飞衡一起赌过的人认出那身衣裳,觉得是个邀功的好机会,便主动把人送过来。
      
      温平候赏了那人一大笔银子,打发他走了。他看着地上白布裹着的尸体,这是他的儿子,他的骨肉,他曾经的骄傲和珍宝,后来却成为他胸腔里堵着的一根刺,让他寝食难安,现在这根刺终于拔除了,却留下了一个血窟窿,再难愈合。
      
      有一滴泪将要从他眼里滑落,却终被他硬生生地收回。温飞衡微微闭上眼,声音有一丝哽咽:“抬进去吧。”
      
      玉言闻讯赶来,抱着丈夫哭得梨花带雨,人人都觉得不忍卒睹。众人千劝万劝才将她劝回屋去,不敢再见到这副悲惨景象。
      
      温夫人却比她镇定得多,她得了消息后只问一句:“可知是什么缘故?”
      
      温平候叹了一口气,“我细细问过那日的人,并不曾听说他与何人起挣扎。只怕是喝得烂醉才跌进河里,头上的伤怕也是在礁石上撞的。”他转过头去,恨恨地道:“我劝过这逆子多少回,只是不听,现在是老天爷不肯放过他!”
      
      温夫人默然,只道:“老夫人又病倒了。”
      
      “这又是哪个没眼色的走漏的消息,罢了,罢了,少不得我过去看看。”温平候忧心忡忡地望荣福堂而去。
      
      这里温夫人却轻轻蹲下身子,将头挨在白布上。那白布经过腐水的浸润,已然脏污不堪,她却浑不在意,仍旧轻轻蹭着。她的脸上仿佛有水光闪耀,像洗漱后没擦干的脸——仔细一瞧,那水迹原来是从眼里流下来的,冲刷得脂粉透出一道一道的印痕,像大雨后泥泞的车辙印。谁说她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老夫人的病虽然凶险,慢慢地也就挽救过来了,她终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连丈夫都死过了,死一个孙子又算得什么呢?她虽然很疼爱他,如今没有了,大可以把心思放在另外两个孙子身上。这下可高兴了胡氏,因为温飞衍不在家,只好她的丈夫温飞衢过去侍奉。老夫人虽然讨厌这个孙媳,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时间是抚平一切伤口的良药,任何事情都可以逐渐淡忘。温平候两口子伤心难过自不必提,可他们都是刚强有决断的人,哪怕再难受,也要将一切不快压在心底,况且生活终究是要往前看的,偌大的一个温府,总不至于围着温飞衡一个人转,日子总得慢慢过下去。
      
      只有玉言终日把自己关在房里,以泪洗面,那份儿凄凉就不用提了。众人虽然看着不舒服,却也很能体谅:她才死了娘亲,转眼又没了丈夫,叫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如何支撑下去呢?
      
      今年的年关过得格外没精打采,连最俏皮的胡氏也不敢说笑,一顿团圆饭也吃得静悄悄的。玉言勉强啜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垂着头告退。众人都很明白:再好的饭菜,对失意人而言也是没有滋味的,因此也无人怪罪她。
      
      玉言回到房里,才舒了一口气,老实说,成天装出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也是蛮累的。虽然她成了寡妇,其实她一点也不在意,但若她表现得像没事人一般,难免旁人会疑心到她头上,毕竟她亲手杀了自己的丈夫。
      
      说也奇怪,虽然她做了这样一件恶事,心上却没有任何不安的感觉,睡梦里也不曾有恶鬼前来索命。大仇得报,她只觉得痛快,也许连阎王爷也站在她这边,将温飞衡紧紧拘在地狱里,不许他的魂魄前来滋扰。
      
      转眼春天又至了,总是春天。这样草长莺飞的天气,是最适合踏青的,玉言却仍旧把自己闷在屋里——她这一生仿佛都将与冬天为邻了。
      
      静宜却偏偏要来找她。也许在这栋大宅子里,她是最关心她的人。她支着下巴坐在玉言对面,百无聊赖地道:“玉言姐,你真的不打算出去吗?”
      
      玉言微笑了一下——在静宜看来却是非常苦涩的笑,“外面有什么好的?”
      
      “有很多呀!”静宜掰着指头数起来,“有柔嫩的青草,烂漫的春花,冰雪初融时清澈的湖水,还有山脚下热闹的集市,数不胜数。当然啦,你现在出去是有点不大合适,可是我想要是跟娘说明白了,她会同意的,毕竟她也巴不得你出去散散心。”
      
      “你在作诗呢。”玉言仍旧只笑了一下,再无下文。
      
      静宜便有些讪讪,别人不领她这番好意,她再热情也是枉然。她终究忍不住道:“其实你这样难过做什么呢?依我看,三哥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他如今实在太不成个样子,你看家里哪个愿意提起他?照他这样闹下去,迟早会惹出大祸来,亏得老天有眼,单收了他一个人去,不至于牵连到我们家。”
      
      “他是你三哥!”玉言吃惊地道。
      
      “那又如何呢?”静宜坦诚地道,“老实说,从前我对于他还有几分敬佩,可是这几年他的行事越来越不像话,我都羞于出口了。其实照我而言,玉言姐,他对你好像也不曾多上心,不然也不肯去倚翠阁那种地方了。”
      
      玉言无话可说。
      
      静宜拉着她的手,恳切地说:“所以啊,你也无需这样伤心。往事已去不可追,倒不如好好琢磨未来。将来若是有机会,就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即便没有,留在我们家,爹娘他们也不会亏待你,反而可以活得更自在,不是很好么?”
      
      真是傻丫头,改嫁哪有那么容易!玉言扑哧一声被她逗笑了,“你还真是,开口闭口就是嫁不嫁的,我看是你自己想嫁人了吧?”
      
      静宜脸红起来,“人家同你说认真的,你反倒取笑起来!”
      
      “我也同你说认真的,”玉言盯着她道,“听说爹娘打算在近日替你俩完婚,可有此事吗?”
      
      静宜忸怩不肯作答,玉言却执意扳着她的肩膀,不许她转过头去,静宜只好含羞点了点头,“因他下半年该去应举,所以父亲的意思是让我俩尽快成……成亲,想来也就这几个月的事了。”
      
      “那敢情好!”玉言抚掌而笑,“你俩早该在一起了。只可惜我这样的身份,不能亲自去观礼,不过还好,玉珞是我的耳报神,她一定会一字不落地向我汇报的,说不定连闹房的细节都一清二楚。”
      
      静宜含笑往地上啐了一口,不肯再搭理她。
      
      玉言看着她幸福的模样,心上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想来应该是高兴罢:她真的很少遇到一件真正的喜事了。
      
      她这愿望终究落了空,事情要来的时候,是什么也无法阻挡的,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有多么微弱。
      
      问题不在于温府,而出在金家,就连金昀晖也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危难。
      
      这是真正的灭族之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