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恶念

      宁澄江忍不住开口:“我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如此自苦,为何一定要执著于过去的事情不放,好不容易重来一回,何不让自己过得快活一点?”
      
      “可是他毁了我的一切,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玉言深深地看着他,“你不曾亲身经历过死亡。死亡,就像只有你一个人,沉入无边的黑暗。”
      
      宁澄江默然,“我大概真是不懂,我只知道你如今活得并不开心。”
      
      “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我已经万劫不复了。”玉言摘下一片叶子,在鼻端用力地嗅着,努力闻见一点淡薄的香气,“即便我没有重生,我也会在地狱里等他,讨回他该还的债。”
      
      她旋即将那片柳叶抛进河里,让它随水流载浮载沉,逐渐远去。她拍了拍手心,掸去看不见的灰尘,刻意将语气放轻松一些,“不说这个了,我们聊一点别的事吧,你如今过得怎样?”
      
      “无非是那样,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宁澄江有些回避。
      
      “我问你,你想当皇帝吗?”玉言突兀地问道。
      
      宁澄江皱起眉头,“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不为什么,我只想知道殿下胸中到底有多大的野心,或者说得好听点,雄心壮志。”
      
      她这一声殿下无疑又将两人的距离拉远,宁澄江有些不满,几乎粗鲁地问道:“你希望我有多大的野心?”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今朝野之中,殿下是最合适的即位人选,雍王殿下虽然能力也不容小觑,但为人过于阴狠,将来若是侥幸荣登大宝,恐怕不是百姓之福,而是百姓之祸。”
      
      “说得好像我很善良一样。”宁澄江气鼓鼓地道。
      
      玉言轻轻笑了一声,“你虽然圆融机变,为人却还好,你不妨问问自己,可曾做过一件真正的坏事?”
      
      宁澄江气馁下来,忽道:“你希望我做这个皇帝吗?”
      
      “你难道没有这样的心思吗?”玉言反问道,“哪个男子没有这样的野心,盼着有朝一日执掌天下、权倾朝野?更何况身在皇家,本身就担负重责,我相信你也不例外。”
      
      “可是我想知道你的意见。”宁澄江固执地道。
      
      “我的意见就是,希望你尽情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给别的人、别的事绊住脚步,那样就不是你了。”她看得出宁澄江眸子里燃烧的光焰,这样的人,终究是要在九天之上展翅高飞的,她不希望自己成为他的负累。
      
      “我只想得到你。”
      
      这一句话立刻又把玉言噎住,她不用抬头,也知道宁澄江一定又在定定地看着她。这个人!
      
      她脸上的红晕渐渐弥漫开来,一直延伸到耳朵根去,整张脸似一块刚染好的红布。
      
      宁澄江的唇又凑过来,玉言忽然变作了一个傻子,完全不知该如何动作。她下意识地闭上眼。就在两人的唇即将触到的一刹那,河边忽然传来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玉言醒过神来,忙将宁澄江推开,低声道:“有人!”
      
      宁澄江抬眼望去,原来是一个酒气熏天的醉汉,在河滩上踉踉跄跄地行走,时不时还跌倒一两下。他觉得很不舒服,只好耐心地站着,等那人过去之后,再来进行之前的举动。
      
      那人却径自朝这边过来,仿佛没看到眼前有人似的,兀自从他们中间撞过去,结果自然是他绊了一跤。那醉汉跌坐在地上,反破口大骂:“你两个走路没长眼睛的啊!没看到大爷在这里吗?”
      
      真会倒打一耙,宁澄江又好气又好笑,拉着玉言打算避开。那醉汉却不依不饶,竟然一把抓住玉言的绣鞋,嘴里喃喃地咒骂着,还冒出许多不干不净的话。
      
      宁澄江也生气了,他一脚将那人的手踹开,一面走上前去,扯着那人的领襟道:“这位兄台,你好不讲道理,我们在这里站得好好的,是你自己不问好歹冲上来,怎么还赖上了我们?”
      
      有道是宁与无赖动手,莫跟醉汉讲理。喝醉了的人哪管青红皂白,兀自嚷嚷起来,一句比一句难听。
      
      玉言在旁边看得难受,索性也走到跟前,欲将两人分开。那醉汉一抬头间,玉言看清那人的面容,不觉惊呼出声:“温飞衡!”
      
      原来温飞衡今日在赌场大输了一场,心中不爽,本想去倚翠阁寻欢,谁想身上银钱所剩无几,被老鸨赶了出来,只好去酒肆买醉,直闹到深夜才回。
      
      他听着这声音异常熟悉,酒意不觉醒了几分,他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凑到玉言跟前,想看清她的面容,玉言虽然极力遮掩,哪里避得开,仍被他瞧了去。温飞衡使劲揉了揉眼眶,结结巴巴地道:“娘……娘子,你怎么在这里?”
      
      玉言以袖掩面,不发一语。
      
      温飞衡似有所了悟,立刻转过身去,只见宁澄江神色淡然地望着他,并不躲避。温飞衡的脸立刻涨得通红——这几年愈发糜烂的生活早就破坏了他俊美的面相,如今更显得丑态毕露——抬手指着宁澄江,一忽儿又指着玉言,指来指去,竟不知指谁好。他气得浑身发抖,“你们……你们两个……”
      
      玉言干笑着走上前来,“相公,你听我解释……”说完这句她就卡住了,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温飞衡劈手给了她一耳光,“你还想狡辩!”他大概怒极,这一掌格外用力,玉言刚刚苍白的脸色立刻又红了半边。
      
      宁澄江忙搀住她,他待要上前理论,玉言却捂着脸,扯了扯他的衣袖,让他不要多事。
      
      温飞衡看到他们这般亲昵的举动,更加怒火中烧,他破口大骂起来:“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想必早就有了苟且,亏得老天有眼,叫我今日撞见此事,不然还叫你们瞒在鼓里!”
      
      他忽然想到些什么,快步上前,一把按住玉言的肩膀,像一只狗那样上下嗅来嗅去,一面疯狂地摇撼着她:“你身上的味道呢?那些恶臭,为什么全都没有了?”
      
      他看着玉言湛湛的面容,恍悟过来:“我知道了,你故意使这些手段,就是为了不让我碰你!你留着这副清清白白的身子,都是为了他,对吗?”他恶狠狠地瞟着宁澄江。
      
      宁澄江在一旁听见,也十分惊诧,显然他也没有想到。
      
      玉言满面羞惭,她深吸一口气,决然看着温飞衡的眼睛:“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就不瞒你了,的确,我一直在骗你,打从我嫁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我和容王却并非你所想的那样……”
      
      “是吗?”温飞衡癫狂地大笑起来,连眼泪都快笑出来,“你都已经作出这种不堪之事,还有脸说自己清白无辜?”他大步上前,紧紧地捉住玉言,一面疯狂地撕扯她身上的衣物,嘴里发出狼嚎般的嘶吼:“好,既然你说你们没有关系,那你就仍是我温飞衡的妻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疯了,这个人一定是疯了!玉言怀着深切的恐惧望着他,只在他眼里看到野兽的狂怒,她试图挣扎,却哪里挣脱得开,不一会儿,只听呲的一声,半幅衣裳已被撕下来,半边雪白的肩膀露在外面。
      
      宁澄江再也忍耐不得,怒气冲冲地挥拳相向,想将玉言解救出来。温飞衡喝醉了的人,知觉早已麻木,且正在气头上,任凭宁澄江拳脚-交加,他全当没事人似的,只是不肯放手,定要在玉言身上发泄一通才甘心。
      
      宁澄江急中生智,看了看脚边,正好睡着一块石头,他也顾不得许多,搬起石头就往温飞衡头上砸去。
      
      这一着确实立竿见影。有汩汩的鲜血从头上冒出,温飞衡翻了个白眼,瘫软地倒在地上。
      
      玉言匆匆忙忙地穿好衣裳,也顾不得哭泣,立刻先蹲下来查看温飞衡的情况,只见他一动也不动,眼睛也阖上了。玉言不觉惊诧地叫起来,“他死了么?”
      
      宁澄江探了探他的鼻息,道:“还没死,只是昏过去了。”
      
      玉言舒了一口气,“他伤得这么重,咱们还是先将他抬到附近的医馆里去吧。”说罢伸手出来,托住温飞衡的头颅,便要动身。
      
      宁澄江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语声冰冷:“你真要救他吗?”
      
      “什么意思?”玉言皱起眉毛。
      
      “你如今的事情已被他知晓,想来已是圆不过去。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醒来后又岂会轻易放过你,你该如何自处呢?”
      
      “那依你该怎样?”玉言茫然地开口。
      
      “不如……杀了他。”宁澄江比了一个咔擦的手势,他眼里有着难得的狠厉,声音却甜蜜得如罂粟一般,充满诱惑,“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你的仇也报了,从此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不是很好么?”
      
      玉言心中激烈地打鼓:的确,温飞衡不是傻瓜,看过今天这幕,一定会追根摸底,探出她的真实用心。她要报仇,看来这已是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了。不过,她从没杀过人,心中到底有些畏惧,不免向宁澄江投去不安的目光。
      
      宁澄江温柔地看着她,将一只手覆在她柔荑之上。他的手几乎比玉言大出一倍,紧紧地包覆着她,令她觉得莫名安心。
      
      宁澄江掌心传递的暖意给了她力量,玉言渐渐定下神来,停止了颤动。
      
      她眯起眼睛坚定地打量着地上的温飞衡,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杀人的勇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