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提亲

      又过了半个多月,梁氏终于静悄悄地死去,除了几个贴身侍奉她的丫头,几乎人人心底称愿——可见她做人还不到家。
      
      葬礼自然是风光而体面的。忠义伯府的人脸色虽然难看,倒也没说什么——梁氏那些脏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只不曾明说,若是闹起来,谁都落不了好处——因此他们虽然隐隐猜到其中有蹊跷,也只好隐忍不言。
      
      玉璃也从王府赶回来送葬。她的装饰比从前华贵了十分,排场更是大得厉害,脸色却也憔悴得厉害,敷了很厚的粉,还是掩不住眼角深沉的倦意——才嫁过去半年,她似乎已经老了十岁。
      
      足可见她过得并不如意。
      
      早前玉言就已听人说起,这位大姐在雍王府并不受宠,雍王虽然给了她正妻的名分,却终日宿在两个妾室那里,当这王妃是个摆设。至于玉璃,她一贯受到梁氏端庄谨肃的教导,叫她撇下身段去争宠,也实在难做出来,况且也不定争得过,只好任由自己做个高高在上的冰美人,活观音,供人瞻仰。
      
      雍王这次也没陪她前来,说是公事繁忙,不得抽身,落在有心人眼里,不免又是一番揣测。难怪玉璃的脸色更要难看,眼睛高高吊起,嘴角却深深撇下,活像有人欠她几百钱似的。
      
      经过玉言身侧时,她冷冷道:“母亲的死,与你脱不了干系吧?”
      
      玉言装作不懂,“大姐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少装糊涂!”玉璃冷哼一声,“母亲身子一向强健,怎会在短短数月内病成这个样子,定是你从中捣鬼!”
      
      “我真不明白,大姐为什么什么事都喜欢赖在我头上,”玉言叹道,“你不妨去问问冬梅她们几个,看看母亲到底是如何病的,不要自己做了魑魅,还诬赖别人是鬼怪。”
      
      玉璃自然是问过的,就是问不出什么,才跑来这里敲打敲打。梁氏的性子她知道得很清楚,也许她的确行事不端,但她绝不是会轻易倒下的人,可想而知是金玉言从中作梗。因此玉璃咬牙切齿道:“哪怕你把所有人都哄得服服帖帖,我也得劝你一句,别太得意忘形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悉听尊便。”
      
      玉璃拂袖而去。
      
      玉言平静地看着她的背影,不以为意。一个不得宠的王妃,能有多大的手段,她连自己都顾不上呢!
      
      雍王她是指望不上的,玉璃大约去找过忠义伯府的人,求他们为梁氏报仇,她那位世子表哥倒是很有心帮她的忙,却被忠义伯狠狠地申斥了一顿——没头没影的事,一没占住理,二也不值得为这种事大动干戈,逮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玉璃只好含悲忍怯地去了。
      
      梁氏这个宿敌故去,玉言自是心头大快,自重生回来,她还是第一次这样快活。眼下要紧的敌人只有一个,便是温飞衡。
      
      温飞衡也来吊唁过,不消说,他又被玉言迷了一遭。女要俏,一身孝。席间玉言一身素服,不施脂粉,如梨花带雪,看得温飞衡眼睛都直了。反正玉言是不在乎名声的,便是在嫡母的葬礼上勾搭男人又如何?横竖她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别人抓不着把柄,爱这么说怎么说好了。
      
      梁氏这一死,玉言少不得得为她守孝三年。她说不准自己是该高兴还是难过,理智上讲,她是该难过的,这三年变数太多,若是温飞衡飞离了她的手掌心,她的复仇大业岂不更要遥遥无期?但是内心深处,她却隐隐感到庆幸,也许潜意识里,她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急着嫁入温府。
      
      温飞衡显然比她着急得多。
      
      葬礼才过去一月,温府就派人过来提亲。那人前脚刚走,晚上金昀晖就叫了玉言过去,令她十分意外——金昀晖何时这般温厚体贴,竟肯听子女的意思了?
      
      金昀晖先说起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件令她意外的事。他面容沉肃地开口:“前儿忠义伯与我商量,想将你母亲的一位庶妹嫁与我为继室。”
      
      梁氏一死,金府的主母位子便空缺了,不知有多少人家眼巴巴地望着,忠义伯自然不甘落后。但他们若真得逞,玉言以后的日子只怕就要难过了——玉璃必然在那儿狠狠地告了她一状,忠义伯府的人若进来,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她。玉言呆了一呆,勉强道:“他们也太心急了些,父亲答应了么?”
      
      “你母亲才死,我哪里有心思顾及这些,因此只回他,说那女子与倩柔长相太过相似,怕是触景伤情,这才作罢。”倩柔是梁氏的小字。
      
      还好,看样子金昀晖到底与忠义伯府有了嫌隙,不肯轻易任人摆布。玉言宽一宽心,试探道:“可是府里总得有个主事的人?”
      
      “这个我想过了,既无人掌事,就由二姨娘暂代其职,横竖她以前也协理过府中事务,想来也还应付得来。”
      
      玉言虽对梅氏略具戒心,但比起从外面找来一个不知深浅的,还是府里知根知底的人好对付些。因此她笑了一笑,道:“父亲深谋远虑,下的决定自然是好的。但您找我来,应该不止为了说这个吧?”
      
      终究说到关键上,金昀晖望着她,努力扯出一副慈和的微笑,“所以为父总赞你聪慧,不愧是我的女儿。只可惜,这女儿大了,不能常在爹身边呀!”
      
      “父亲此话何意?我竟不懂。”玉言故作不知。
      
      “我问你,你与那温飞衡是何时相识的?”金昀晖深深地望着她,仿佛要在她脸上刺出个洞来,看到她脑子里去。
      
      玉言两颊飞起红晕,“您在说什么呀?我与那温公子不过是去年在温老夫人的寿宴上见了一面而已,并无来往。”
      
      “那可真是奇了,今儿温平候派人过来提亲,说他儿子温飞衡在那次寿宴上对你一见钟情,非要娶你为妻。”
      
      “父亲,您……”玉言面色更红,恰到好处地作出大家闺秀的娇羞神态。
      
      “这有什么?咱们这样人家,很不该学那小家子气的腼腆模样,况且这又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我就是想问问你的意思,才来找你商量。”金昀晖笑道。
      
      玉言仍旧垂着头,讷声道:“婚姻大事理应父母做主,父亲自己拿主意便是。”
      
      “论理应当如此,可是论情,你是我一向疼爱的女儿,父亲不愿在这种事上让你为难,希望你找到可心的夫婿。”
      
      玉言仍旧道,“女儿没什么可说的。”这便是变相的同意了。
      
      “这么说来,你便是愿意嫁入温府了?”金昀晖微微皱起眉头,“可是我怎么记得,从前你跟容王十分要好?”
      
      玉言不意他突然提起宁澄江,心头蓦地跳了两跳,她勉强镇住心神,道:“容王与我不过是救命之恩,谈不上多么要好,女儿也不敢妄图高攀。”
      
      “那若是我说,愿意将你送入容王府呢?”
      
      玉言猛地抬头,看见金昀晖含笑的眼,陡然会过意来,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有一个女儿笼络雍王还不够,还得再用一个女儿笼络住容王,真是好算计!的确是他一贯的作风。
      
      玉言在心中切齿地将他咒骂了一通,面上仍含笑道:“父亲觉得,我能以什么身份进入容王府?”
      
      “什么?”金昀晖一愣。
      
      “正妻吗?嫡庶尊卑分明,便是容王瞧得上我,皇上和宸妃娘娘也不会同意,更何况容王有登临天子之尊的可能。那么,我只能成为妾室,可是一个小小妾室,能为金家带来怎样的尊荣?”
      
      金昀晖却没想到这层,“你……”
      
      “就女儿自身而言,女儿也不愿为人妾室,纵然有幸博得恩宠,到底名声不雅。”玉言微微屈膝行了一礼,“父亲若真疼惜女儿,就请将女儿嫁入温府吧!女儿是个俗人,比起两情相悦,更在乎夫妻之分,况且,金温两家的联姻也并非一无是处,还请父亲善加考虑。”
      
      她说的不错,与其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妾室,的确是温府的正妻之位更为妥当,对金府的助力也更大。金昀晖思量片刻,笑着将她搀起,“你的意思我知道了,父亲答允你便是。只是,纵然许下这门亲事,成婚也总得三年以后,你可等得吗?”
      
      玉言嗔道:“父亲这是什么意思,急着将女儿往外推吗?女儿才回来父亲身边不久,正好多陪您几年,不是皆大欢喜吗?”
      
      金昀晖乐呵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数你嘴甜!”
      
      玉言看着桌上跳动的烛火,心头有一刹那的失神:方才她本来有可能嫁给宁澄江的,是她自己推掉了,这样好的机会,往后不会再有了。
      
      但愿她不后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