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穆春瑰

      查是一定会查的,金昀晖已然吩咐将冬梅等几个丫头拘来审问,她们吃不住吓,自然得招认。只是,查清之后却待如何?
      
      文墨道:“这回的事罪证确凿,太太便是手眼通天也逃不脱罢。她也真是大胆,竟想到自己动手,可巧叫人捉住了把柄。”
      
      “她也许是太相信自己的本事,也许是信不过底下人,不得已而为之,这想头原是好的,只瞧六姨娘便知,从前对太太那般恭敬,不是一样叛变了么?”玉言道。
      
      “说来我也奇怪,夏荷不像是这样大胆的人,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真是怪事。”
      
      这也是玉言的疑惑之处:夏荷不过是从奴婢提拔上来的,根基浅薄,便是扳倒了梁氏,她也不见得能升上去,也许是有人指使?若真如此,这个人又是谁呢?她将这些疑惑沉在心底,暂且不去想它。
      
      许是因为春水寒气过重,小产之后的穆氏说是捡回了一条命,身子却一日日坏下去,终日缠绵病榻。每日采玫伺候她服药,她也总是恹恹的,全无生志。采玫看着心中忧闷,也派人回禀过金昀晖,金昀晖却只吩咐请最好的大夫,开最好的药,其余的并不理会。
      
      这便是男人,男人总比女人心志坚定,不会任由感情将自己消耗。在经历过最初的伤感与怜惜后,金昀晖也懒去穆氏的迎春堂了,一则,穆氏终日苦着脸,暮气沉沉,竟是个活死人,谁见了能好受?二则,每次见到她,金昀晖总会想到那个死去的孩子,说不定还隐隐怪她没能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尽管凶手仍逍遥法外。
      
      也许在男人看来,她失去的不过是腹中一块未成形的肉,可是对穆氏而言,那是她全部的希望和寄托——现在这些全都没有了。她对金昀晖也是同样的怪责:她的孩子死得那样凄惨,可是梁氏仍旧好端端的待在屋里,尽管不能出来,过得照样如意呢。
      
      抱着身上的病痛和心内的不甘,在不足一月的时间里,穆氏就迅速地枯萎下去,下去陪她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了。穆春瑰,春天里最瑰丽的花朵,终于也在这个春天瓣瓣飘落,零落成尘。
      
      得知这个消息时,玉言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她依旧十分平静,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可是那天她的字忽然写不下去,手里很用力地握紧了狼毫笔,笔端只是落不下去。她狠一狠心,用力一划,只有一大滩墨落在宣纸上,渐渐晕开,成为漆黑模糊的一团,像极了闭眼时无措的状态。
      
      她想起她曾经有过的一个孩子,她没有问过大夫,不知道那是男孩还是女孩,然而假如她能生下来,她相信那会是一个很好的孩子,会在她怀中发出柔和的呢喃。
      
      她的眼睛忽然有一点疼,忍不住用手去拭,手指不小心沾到纸上的墨汁,她也不去管它,仍旧去拭。及至文墨回来,看到她眼眶周围一团墨黑,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姐,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咦,你是在哭吗?”
      
      玉言手忙脚乱地去擦,哪里擦得干净,反将整张脸都糊成黑炭,一面眼里却落下泪来,冲得黑一道白一道。文墨取来铜镜供她自照,玉言自己也笑,脸上皱成一团,眼眶仍是湿润的清亮,黑泥滚滚,白水滔滔,她笑得更加用力,仿佛镜中人不是她自己。
      
      穆氏的葬礼不算寒酸,可谓风光大葬。她到底是陪伴金昀晖多年的枕边人,金昀晖不会在这种小事上亏待她。至于她那些名义上的姐妹,虽比不得娥皇女英之流,甚至或多或少有些嫌隙,然而人已死,什么也都风流云散了,一个个想起她往日的好处,都有些兔死狐悲之感,悲戚之致。
      
      梁氏也表现出适当的哀痛,尽管她不承认自己实质上是害死穆春瑰的凶手,众人却都如此想。梁氏也不在意,只要金昀晖没有发话,她仍是这金府实至名归的当家太太,谁也不能将她的地位撼动分毫。
      
      金昀晖将梁氏关了将近一月,丧仪时放出来,过后仍旧宣告禁闭。玉言看出他内心的矛盾之处,显然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她决定帮他一把。
      
      这一晚,玉言悄无声息地来到梅氏所居的梅香院。这院子的布置很合梅氏的为人身份,一样的大方稳妥,朴素雅致。
      
      梅氏笑盈盈地唤她:“二小姐,今儿怎么贵步临贱地,这等雅兴?”
      
      玉言也笑眯眯地回她,“姨娘说笑了,我一向对您有敬慕之心,早想着过来看看您,只可惜不得闲,可巧今儿想起来了,想着姨娘应该还没睡下,便乘兴而来了,姨娘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怎会?二小姐只管进来坐,我求之不得呢!”
      
      两人进去坐定,装模作样地说了会闲话,玉言便顺理成章地将话题扯到穆氏身上:“说来四姨娘真是可怜,孩子保不住也罢了,竟连自己的性命也没保全,我和五姨娘每每说起,都觉得十分惋惜。”
      
      “可不是嘛!”梅氏以帕拭泪,那眼睛却干涸得像西北的沙漠,怎么也挤不出一滴水来,“一想到四姨娘的事,连我这个不相干的人都哭了好几回了!说来那凶手也真是狠心,身上背着两条人命,还能活得这样自在,真是怪事!”
      
      玉言心照不宣地与她对望一眼,自然明白她说的是梁氏。玉言亦叹道:“可不是嘛,往常我以为母亲虽严格了些,心底总不会太坏,谁想她作出这样事来!虽说子女不该道父母之过,可是自己行事不端,怎么能叫别人敬服呢!”
      
      “老爷还真是宽宏大量,太太做下这样的事,也只让她在屋内静心,毫无惩罚之举,我都替四姨娘不值呢!”梅氏的失望溢于言表。
      
      “父亲总得顾及梁家,再说,主母迫害妾室虽然不仁,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更算不上稀奇的罪过。”
      
      “但那是老爷的亲生骨肉呀!”梅氏愤愤道。
      
      “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谁知道生出来是什么样子,今后养不养得活,父亲再上心也有限,”玉言极有含蓄地看了她一眼,“但是自小在父亲身边养大的就不一样了,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再与母亲有什么牵扯,那他才真要震怒呢!”
      
      她的眼睛里有着丰富的暗示意味,梅氏心中一凛,面上仍不露声色地道:“谁知道呢,且看看再说吧。”
      
      玉言话已说到这份上,不好再向前施展,点到为止便是了,她微微一笑,起身告辞。
      
      玉言很快得到了想要的答复,隔不得几日,就听说大少爷金珪中了毒,而那毒物的来源,是梁氏派人送来的一盅补药。
      
      “太太也真是胆大,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这样不安分!”文墨啧啧叹道。
      
      “你真以为是她做的吗?”玉言闲闲道。
      
      “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梁氏虽然失与急躁,还不至于蠢到这种程度,亲自在自己送的东西里下毒。此事可想而知是梅氏所为,也正因是她所为,才能很好地掌握住分寸——金珪那盅补药饮用的不多,发现的也够及时,因而中毒并不深,很快就救治过来了。为了彻底打垮自己的夙敌,这一点小小的牺牲算得了什么呢?
      
      自然,这其中也少不了玉言的推波助澜——梅氏终究是个灵透人,听懂她那晚的暗示——或者也不算暗示,几乎是赤-裸裸的明示了。
      
      但,事情的幕后推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金昀晖的确震怒了。他大发雷霆,吩咐将梁氏身边亲近之人一一拘来过问,甚至不惜动用私刑。在这样的严厉逼供下,她们几乎个个不打自招——那盅补药里的确是梁氏下的毒,甚至于连她在哪里买的毒-药,何时下毒,几许分量都招得一清二楚,有鼻子有眼,由不得人不信。
      
      除了谋害大公子与未出世的小公子这两件,她们还供认出许多别的事情——都是些陈年旧恶,梁氏本来劣迹斑斑,这回算是掀了她的老底。
      
      文墨咋舌不已:“老爷一向宽大为怀,这回怎这般雷厉风行,全不似以往的作风。”
      
      玉言淡淡道:“大哥如今是金府的独苗,母亲已经害死了一个孩子,如今还要对大哥下手,几乎害得金府断子绝孙,你以为父亲会轻易放过她吗?”
      
      “可是,纵然夫人恶贯满盈,她终究是金府的嫡妻,老伯爷的嫡女,老爷会如何处置?又该如何向忠义伯府那边交代呢?”
      
      这恐怕也正是金昀晖思虑的问题,顶好是找到一个两全的法子,既能处置了梁氏,也能让梁府挑不出岔子。
      
      似曾相识的情境,玉言心念一动,笑道:“父亲这样操劳,做女儿的很该为他分忧才是,我们去瞧瞧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