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府

      经过一番彻谈,宁澄江倒是知道了个大概,“所以说,你和你娘是千里迢迢从恽城赶来的,金大人之前从未见过你这个女儿?”
      
      玉琂点点头,“对。”
      
      宁澄江心头不禁犯起了嘀咕:那金昀晖若真是重情重义之人,怎会任由她们流落在外?再者,金昀晖走时玉琂尚未出世,如今时过境迁,他认不认这个女儿又是一说,保不齐这对母女贪图荣华富贵,故意捏造这些事情也说不定。
      
      玉琂看出他的疑心,微笑道:“王爷若是不信,大可遣人去恽城查证,虽然时隔多年,但当年人尚有健在,定可问出究竟。”
      
      宁澄江道:“我自然是相信的。”谅你也不敢说这样的假话。
      
      “既然王爷已经相信,那么就请王爷好人做到底,再帮我一个忙。”
      
      宁澄江眉毛一挑,“什么忙?”
      
      “请王爷修书一封,送至我爹府上。”
      
      宁澄江一眼看出她的心思,“你倒打得一手好算盘,救了你娘不说,还得本王帮你们证明身份。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帮你?”
      
      玉琂闲闲地拨弄着一缕头发,“王爷与我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王爷图的是名,我图的是利。况且人皆有舐犊之情,我爹也不例外,您救了我们母女,这般大恩大德,我爹自然欠了您一个人情,往后自然得偏着您一点。如今朝中形势未明,王爷最需要的就是人脉,我爹他虽然只是一个吏部侍郎,却有掌管官吏之职,或者能对王爷您有所裨益。”
      
      宁澄江没想到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心思竟如此之深,他不禁疑惑地看着玉琂:“你真只有十一二岁吗?”
      
      “怎么,看着不像吗?”玉琂面上仍旧含着宁和的笑意,“王爷,须知您年岁也不大,不是照样贤名在外、为人所道吗?可见一个人的聪明与才干,与年岁并无太大干系。”
      
      正说着,忽听里间又传来喘嗽之声。玉琂忙走过去,只见苏氏已经醒了。
      
      苏氏支撑着坐起身来:“玉琂,这里是……”
      
      玉琂忙上前搀扶住她,“娘,这里是容王殿下府上。您方才晕倒了,多亏殿下救了您。”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殿下了。”苏氏一脸感激地望着容王,倒叫他有些不太自在。
      
      玉琂在一旁附和道:“容王殿下真是个大好人,他不仅请了大夫为您治病,还答应去书一封通知我爹呢,娘,这下你可高兴了吧。”
      
      宁澄江颇为无语,他还没答应下来呢,这小丫头就已经一锤定音了,硬叫人难以辩驳。不过看那苏氏连连致谢,他也只好应承下来。
      
      次日,容王果然如她所求,不仅亲手写了书信,还用王府内的马车送他们去金府。
      
      苏氏坐在豪华的车厢内,喟叹不已:“容王殿下对我们这么大的恩情,回去后可得让你爹好好答谢一番。”
      
      玉琂但笑不语,宁澄江需要的并不是谢礼,而是一颗效忠之心。自然了,金昀晖在政见上如何偏向,不是她一介女子所能左右的,也根本不关她的事。说到底,她向宁澄江提供的也只是一种说法,而非一个保证。
      
      论起来,她需要宁澄江的地方更多。她之所以大张旗鼓地让他修书,不仅是为了更好地通知金昀晖,也是要将事情扩大,弄得人尽皆知,到时梁氏下手也会多些顾忌。
      
      当然,宁澄江是个谨慎的人,他一定会派人去恽城查访。好在玉琂说的并不是假话,因此并不怕他调查。正好,他搜罗到的证据将会成为她身份的有力证明,指不定能在日后派上用场。
      
      倏忽行至一所大宅门前,玉琂搀扶着苏氏下车,便欲长驱直入,却被两个护卫拦住。其中一个喝道:“你是什么人?”
      
      玉琂浅浅含笑,昂然道:“怎么,我要进自己的家也不行吗?”
      
      叫徐贵的护卫轻嗤一声,“原来是个疯子!你也不睁大眼瞧瞧这是什么地方,竟敢胡言乱语!还不趁早从这里滚开!”
      
      玉琂道:“我是府里的小姐。”
      
      那护卫愈发笑得前仰后合,“这年头的人假话也编的越来越离谱了,我倒不曾听说金府里有这么一位小姐,打秋风也该找个好点的理由,别胡乱认亲呀!”
      
      苏氏听他说的不堪,忍住气道:“这位大哥,我女儿的确是金大人的亲女,她还这么小,哪里会撒谎呢。”
      
      “那可说不准,保不齐是有人教的。”那人斜睨了苏氏一眼,“你既然自称她娘,若此话不假,那你是金大人的夫人,还是姨娘?”
      
      “我……”苏氏一时语塞,她此时身份未明,更加谈不上名分了。
      
      玉琂见这护卫咄咄逼人,不觉也动了气,她指着来时的车驾,冷然道:“你且看看那边,就知道我们是否有必要撒谎。”
      
      护卫嗤笑道:“不过一辆马车而已,以为谁家没有吗?”
      
      另一个名张勇的护卫却要谨慎得多,他走过去瞧了一瞧,惊叫道:“徐贵,这是容王府的马车!”
      
      “什么?”那侍卫这才慌了神。
      
      正乱着,忽见一人从里面走出,玄色袍服,白面微须,虽年近中旬,仍风姿翩然。此人正是金昀晖,他皱着眉头叱道:“吵什么,乱糟糟的,我在里头都听得见!”
      
      他第一眼瞧见的是苏氏,不觉愣了一愣:“你是……沐月?”苏氏脸上虽有了些许风霜痕迹,但五官轮廓与当年并无二致。
      
      “是我,老爷。”苏氏一面笑着,一面却有泪珠滚滚下来,也不知是悲是喜。
      
      金昀晖迟疑着道:“你这些年过得怎样?”
      
      “说来话长。”苏氏抹了一把眼泪,将玉琂推至身前,“对了,这是我们的女儿,你还没见过吧。”
      
      玉琂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爹”,一副温柔乖顺的模样。她知道,她们母女今后能否在府中安生度日,完全取决于金昀晖的态度,她必须尽可能地唤起金昀晖心中仅存的柔情与慈悲,从而使自身得以保全。
      
      金昀晖果然触动情肠,他一把将玉琂抱起,细细端详了许久才放下。他怜爱地说道:“这孩子挺招人疼的,跟你年轻的时候也很像,你给她取的什么名?”
      
      “玉琂。”苏氏款款道,“也是你当年说的,男从单玉,女从双玉。若生男,则取璟字,若生女,则名玉琂。”
      
      “当年……皇上急召我回京,公务繁忙,我也无暇他顾。闲时我也派人去寻过你们母女,许是那人办事不利,竟毫无消息。这么多年过去,我以为你早已另觅归宿,没想到……罢了,过往种种也不必再提了,如今咱们一家团聚,就是幸事一件。”金昀晖的眼眶仿佛有一点潮润,竟以袖拭面。
      
      玉琂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不止:若真有心去寻,怎么会寻不着,分明是忘却旧爱、另觅新欢的托词。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在她看来,男人的心更是海底的石头,又冷又硬,永远也别指望把它焐热。自然,金昀晖此刻必定有几分真切的情意,毕竟多年未见,不动容是不可能的。只是这情意能持续多久,就不得而知了。至于苏氏,她瞧着却是真心的欢喜,倒叫人觉得可怜。
      
      金昀晖道:“此番还多亏了容王殿下,若不是他来信,我也不知道你们来了。”
      
      苏氏道:“正是呢。前儿我在路上晕倒了,玉琂是个孩子,急得直搓手,也是赶巧遇到了容王,请大夫为我诊病。大人改日得好好答谢人家一番才行。”
      
      金昀晖颔首,“这是自然。”
      
      玉琂瞅了一眼那叫徐贵的护卫,柔柔一笑:“爹,方才娘和我乘了王府的马车过来,这名护卫明明看见,非拦着不让我们进去,还出言羞辱,叫我们吃了不少言语。女儿本算不上什么正头小姐,受些羞辱也是该当。只是这知道的呢,说我们身份不明,原该谨慎;不知道的,还以为金府管教不严,连一个小小的护卫都敢藐视王府呢!”
      
      金昀晖的眸色立刻冷下来,“真有此事?”
      
      徐贵连忙伏在地上,冷汗涔涔而下,“大人,是奴才眼拙,没看清那是王府的车驾,才会……才会……”
      
      金昀晖冷哼一声,“纵然如此,你也理应先禀报于我,而不是自作主站,甚至出言辱骂,自己下去领四十板子吧!”
      
      那侍卫“啊”了一声,几乎瘫倒在地。
      
      玉琂笑道:“爹,女儿才回来,也不想见到打打杀杀的。况且这位徐护卫也是为了府里的安全着想,只是做法有欠妥当。女儿想向爹讨个情,饶他一半,打二十板子就行了罢。”
      
      金昀晖点点头,“好吧,就依你说的办。”徐贵朝两人各磕了一个头,方才千恩万谢地下去领罚。毕竟二十板子虽然难捱,比起四十大板总要好多了,起码不至于伤筋动骨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