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胭脂劫

      玉言紧紧握着手里那只薄胎瓷茶杯,许是握得太紧了,反而抓不住,竟掉在地上。咣当一声,将她从迷蒙中惊醒。
      
      她忙伏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将那些碎瓷片捡起。
      
      温飞衡却已闻得动静,径直朝这边走来,温柔地俯下身子,“姑娘,你没事吧?”
      
      还好,他不认得她。玉言低低地说了声:“没有什么。”她垂着头,仍去拾那些碎瓷,破碎的瓷片薄而脆,尖端锋锐,她一个晃神,手上便被割开了一道口子,不觉轻轻啊了一声。
      
      温飞衡忙道:“你快别弄了。小春,你来收拾一下。”他执住玉言的手,只见白皙的手指上已经有鲜红的血珠洇出,忙又命一个小童去取纱布和伤药来。温飞衡柔声道:“姑娘,疼吗?”
      
      他大概对谁都是这么的亲切。鬼使神差般的,玉言楚楚抬起头来,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像砚池里的一滴清水,非常柔弱无依。
      
      温飞衡心中蓦然一动,再问了一遍:“很疼么?”
      
      “我没事,有劳三公子了。”玉言的声音像远远传来的歌声,很轻,但是足够动人。
      
      温飞衡亲手替她包扎好,又亲自扶她到一旁软椅上坐下,吩咐文墨好好照看她,这才慢慢走开,临走还恋恋不舍地望了她一眼。
      
      他一走,玉言便止住了泪,眼眶也干涸了,仿佛春水结成了冰。她的面容变得非常的冷冽,目光如刀般刺向温飞衡的背影,仿佛带着千秋万载的恨意——好在别人没有留意。
      
      玉言慢慢平静下来,这才觉出指尖的刺痛,正待低头检查一下伤势,忽然觉得有人走到她身前来。
      
      却是宁澄江。
      
      宁澄江蹲下身子,利落地拆开她手上的白布,玉言吃痛,惊呼道:“你做什么?”
      
      宁澄江淡淡道:“这位温公子真是个雅人,却不懂得包扎伤口,大约也是没受过伤的缘故,还是得我这个粗人来效劳。”他随身掏出一个小瓶,倒了些白色细粉在她手上,说不出的清凉之感,玉言觉得刺痛果然减轻了不少。宁澄江重新替她包扎好,方道:“这一瓶是我请太医院的院判专门为我配的,效果想必会好一些。”
      
      他虽然是一片好心,玉言看着却深觉不妥,她正要找文墨来,却见文墨已不见人影,不知到哪里耍去了。
      
      宁澄江做完这些,方直起身来,看着玉言道:“你方才那样都是装的吧?”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波澜。
      
      “什么?”玉言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还在装糊涂么?我可不认为你是那种受一点小伤就会流泪的姑娘。”
      
      玉言看着他抿紧的嘴唇,敏锐地从中觉察到一丝薄薄的愠怒,原来是为这个,她不觉失笑:“王爷也太看得起我了,我是个女孩子,又不是在战场上阵杀敌的将军,受个伤还得忍着憋着么?”
      
      “可是我总觉得,你跟温飞衡仿佛渊源颇深,你看他的眼神跟其他人很不一样。”
      
      玉言笑道:“王爷,我觉得您可以去学学相面之术了,说得这样玄乎,没准还能成为一代宗师呢!”
      
      “我可没开玩笑,你看他的眼神都是楚楚动人的,你莫以为我没见着,我虽尚未婚娶,也曾遇着几个姑娘,她们就是这样吸引我的注意的。”
      
      玉言冷不丁站起身来,欲拂袖而去:“王爷,纵然你身份高贵,手眼通天,也不应这样毁谤一个女子的名誉。我虽出身不高,也绝不容人如此污蔑!”
      
      宁澄江拽住她的衣袖:“你敢说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清清白白一个女儿家,为什么要听你这些诨话。王爷你且想想,我与温公子今日不过是初次相见,为何要对他另眼相待,还是您多心了。不过话说回来,您也没有多心的资本,我爹虽暗中在您麾下效命,也不代表一家子都该由您管着。王爷您也是个大忙人,还是少操心这些闲事罢!”
      
      她这番话语气并没有比方才好多少,宁澄江听了却觉得舒服好些:也许真是他想多了也不一定。
      
      玉言小心地将袖子从他手心里抽出,又道:“王爷往后还是放尊重点吧,咱们是熟惯了的,落在旁人眼里,还不定怎么想呢!”说到这里,她不觉悄悄望了望四周,好在众人都忙着应酬,没十分留意,她正要放心,忽然瞥见一个红色的身影,待要细看,那影子却已经缩到廊柱后面去了,只微微露出一角红裙。
      
      那红裙的样式与玉璃所着一模一样。
      
      ——————
      
      宁澄江走后,文墨便又出人意料地现身,玉言戳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骂道:“你这小鬼头跑到哪里去了?半天没看到你人影。”
      
      文墨笑道:“小姐,我是个活人,又不是菩萨,站了这半天,腿也酸了,脚也麻了,总得找个地方歇歇脚,喝几口水,吃两块糕。”
      
      “你这小蹄子唱谣呢!问了你一句,就扯出这么一串子来,你去得也巧,赶着容王来,你就不见了,全不把你家小姐的名誉放在心上。”
      
      文墨道:“我这不是给你创造良机嘛,况且容王不是那等不尊重的人,当众也不敢对小姐动手动脚的。”她又小声补上一句:“私底下就不好说了。”
      
      玉言耳聪目明,早听见了,两颊绯红:“你这小蹄子越来越没嘴道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多少人瞧着呢,别把我金府的体面给丢了!”
      
      文墨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说了。
      
      宴会已毕,一行人便又浩浩荡荡地回去。玉言先去应月堂见过苏氏,苏氏知道她受伤,不免又担心一阵,及至玉言给她看过伤处,知道伤得不重,方放下心来。因金昀晖出去好些日子,苏氏不免有些郁郁之色,玉言又着意劝慰一番,方回到自己院里休息。
      
      因温府那一幕被玉璃瞧去,玉言便有些不安——虽然隔得远,不一定能听到什么,但光看到拉拉扯扯的,也许更添误会。及至过了几日,玉璃神色仍是如常,并没显出些什么,玉言心下便揣度着:或许是自己看错了也说不定。
      
      自那日见过面之后,温静宜对她很有些兴趣。温静宜性子活泼,时常邀玉珞过去耍,玉珞一向沉静,不喜出门,却不过情面,偶尔也去个一两回。如今温静宜连玉言也邀上了,玉珞且喜有人作伴,更是一力鼓动,无奈玉言总找借口推辞。不是她愿意辜负别人的好意,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应对——若去温家,少不得有见到温飞衡的风险,而她尚未想到很好的对策。
      
      重生回来的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十分平静,虽然身处步步杀机之中,她也从未畏缩过。梁氏毕竟是一个内宅妇人,彼此有很多机会见面,要谋算她虽然不容易,却也未必十分艰难,天长日久,总能拉她下来。可温飞衡却是一个男子,单这一层男女之防就是天然的屏障,她该如何伺机报复?她身为一介弱女子,该如何对付这样一个有着强大家族势力支撑的男子?
      
      玉言感到不知所措。
      
      尚未等她理出一个清晰的头绪,那位久不相往来的大姐又来找她了,这回她打算送她一盒胭脂。
      
      玉璃言笑晏晏:“妹妹,这是我向如意坊的师傅讨教后亲自做的。将如意坊买回的上好胭脂淘澄干净,再配以各色香花蒸出的花露,香气扑鼻,且抹上后颜色鲜嫩。我用的都是园中现摘的新鲜花朵,自己试着果然好,因此特意送一盒过来与妹妹。”
      
      玉言往常总觉得,大多数女子笑起来都比不笑好看,现在看来这位大姐却是个例外。她笑得很努力,可惜眼睛里的奸诈没完全藏住,全暴露出来,像一只修炼不过关的狐狸。
      
      玉言也笑:“三妹妹四妹妹她们都有么,还是大姐单送了我一人?”
      
      “今年园里的花开得不多,这东西弄起来也费事,总共才制了两盒,”玉璃笑得很勉强,“好在她们往年得我的东西也不少了,你却不同,想来便是先赠了你,她们也没有什么话说。”
      
      “如此,就多谢大姐的好意了。”
      
      玉璃带着满足的笑意离去,文墨却有些忧心忡忡:“小姐,你真要收下这盒胭脂吗?”
      
      “怎么,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玉言反问道。
      
      文墨摇头,“婢子只是觉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大小姐一向对您不冷不热的,现下突然跑来送东西,变得这样快,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这胭脂用了也不知会不会出什么毛病。”
      
      “是啊,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找人替我试一试好了。”
      
      “嗯?”文墨疑惑地望向她,却见玉言笑意深深,如云蒸雾绕,竟让人觉出一种莫名的寒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