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飞衡

      靖国公府金氏,睦国公府古氏,忠义伯府梁氏,还有温平候府温氏,这四家向来同气连枝,相从甚密,至而互通婚姻。温家虽是新贵,却是如今的家主温平候靠军功实打实挣来的爵位,比起其他三家仰仗祖宗余荫,却显得更有底气。金府当初算得最鼎盛的,自靖国公及其长子相继去世后,便渐趋没落,地位已大不如前了。
      
      玉言站在温家恢弘的府邸门前,心中感慨万千。她曾一心想嫁进这里,终究未能如愿,可后来发生的种种,却让她对这个地方恨之入骨。但那又如何,温家照样显赫,里头的人照样活得好好的,只有她,经历了世事的摧残,经历了轮回的辗转,早已不是从前的自己了。
      
      玉璃提着裙子,袅袅婷婷地从马车上走下,经过玉言身侧时轻轻道:“妹妹怎么站在这里发愣,不进去么?”
      
      当着众人的面,她又变成那个温柔体贴的淑女了,玉言也懒得戳破她,含笑道:“姐姐先进去吧,我随后就来。”
      
      前头梁氏搀着老夫人早就进去了,玉言正要进去,忽然瞥见一张陌生的女子面孔,却是从金家的马车上下来的。犹令她惊骇的是,那人的面目与温飞衡竟有几分相似。她不由悄悄探头道:“那人是谁?”
      
      文墨瞅了一眼,道:“那是先头大老爷的遗孀,论起来也是温府出来的,原是侯爷的庶妹。自大老爷过世后,温夫人一向闭门不出,这回大约也是因为温老夫人过寿,却不过情面才来的。”
      
      原来如此,难怪今日人人都穿红着绿,独她一人穿得那样素淡。大概也是怕太素了,特意在裙边绣上了几朵淡紫色的小花,聊以彰喜。
      
      玉言偷眼瞧着,这位温夫人恐怕还十分年轻,怕是比梁氏要年轻许多,只是脸上气色却不甚好,虽然施了浓浓的脂粉,仍掩不住憔悴之色。她悄悄问道:“大老爷应是在我爹前头娶亲吧,怎么这位温夫人年纪却似比我母亲还小?”
      
      文墨看了看四周,见旁人不甚在意,方放心道:“小姐您不知道,这位温夫人不是原配,乃是续弦。大老爷前头那位过世得早,温府才送了这位姑娘进来。温夫人也是可怜,嫁给大老爷没几年,好容易得了个儿子,大老爷却过身了;原以为能守着儿子勉强过活,谁知小儿难养,前几年也发痘疫去了。这样多舛,温夫人没发疯都还算好的了!”
      
      这样的人家,进来就没有出去的道理,哪怕无夫无子,也不会容她改嫁,纵然往后从族里过继一个,终究不是自己的骨肉,难以交心。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以后的日子还有她熬呢!这样想着,玉言望向温夫人的眼不由多了一分同情之色。
      
      温府这样的盛宴,来了不少高门大户的朋友亲眷,当然,也少不了众多美貌贤淑的名门小姐。玉璃早就与忠义伯府乃至睦国公府的几位小姐笑成一堆,组就了自己的小团体,玉瑁偏也要凑过去,众人虽不愿理她,却也不好就此撇开——大家都是顾及身份的人,场面便显得有些尴尬,只有玉瑁浑然不觉——或者装作浑然不觉。
      
      玉言站在一株西番进贡的盆景下,远远地看着众人笑语喧阗,横竖旁人懒得招呼她,她也懒得凑那份热闹。文墨也陪在她身侧,为她指点江山:“……这一位是忠义伯府的三小姐梁慕云,也就是大小姐的表妹;那两位来自睦国公府,是一对同胞姊妹,一个叫古梦雪,一个叫古幼薇……”
      
      玉言自来这里便有些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忽见玉珞端着一杯茶款款走来,玉言便笑道:“怎么不与你姐姐在一处?”
      
      “你不就是我姐姐么?”玉珞朝那边瞅一眼,笑道:“那般热闹我却无福消受,还是你这里清静自在。有时候我还真佩服三姐姐,旁人摆明了没把她放在眼里,难为她还能腆着脸站在那里,也不觉得难受?”
      
      “难受的只会是别人,她为什么难受?”玉言忽然发觉自己这话略刻薄了些,玉瑁到底是玉珞的同胞姐姐,便转换了话题道:“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倒也罢了,你呢,也没几个玩得好的密友吗?”
      
      玉珞有些怅然若失,“别人的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哪里瞧得上我们这样出身的人!”她想一想,又道:“倒是有一个,不过今天正好是她家里的喜事,怕是没功夫过来……”
      
      话音未落,就见一年轻女子含笑而来,看着与玉珞年纪相若。她身着一袭粉霞色散花绣裙,眉眼弯弯,小而圆的脸,叫人看着便觉得喜气。她脸上也挂着喜盈盈的笑,与日子十分相合,“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害我找了你半天。”这话显然是对玉珞说的。
      
      玉珞也笑着应她,“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你怎么这般有空?我以为今日你正忙着呢!”
      
      “我有什么可忙的,里头的事自有我两个嫂子操心,哪里用得上我!”她又觑着玉言道,“这就是你那位从恽城来的姐姐吧?早就听说金府多了个女儿,今日可算见着了。”
      
      玉珞不意她这般嘴快,很有些窘,想要阻止,无奈话已出口,也收不回去。
      
      玉言此前已然听文墨说起,知道温府只有一位小姐,虽是庶出,但因生母早逝,自小养在嫡母膝下,颇受娇宠。她冷眼瞧着,这位温小姐虽然心直口快,却不像有什么恶意,她也不便介怀这种小事,便笑道:“早就听说温小姐快人快语,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温静宜睁大了眼,“你认得我?”
      
      真是个傻姑娘,玉言忍着笑道:“你方才话里不是说了吗,什么外头事里头事的,摆明了就是你家的事,且我听闻温平候大人只有一位独女,可不就是你么?”
      
      “噢,原来如此。”温静宜恍然大悟。
      
      彼此道明身份后,玉言便与她叙起话来,这位温小姐果然是直爽可亲的性子,让人一见如故。温静宜也觉得玉言是个好相与的,为人稳健却又平和,是个可交心的玩伴,只听她道:“我最见不得你们那个大姐和那个玉瑁,一个呢成日家假惺惺,跟带着面具似的,另一个却眼睛长在头顶上,不知道狂些什么!要我说呀,金府一窝女儿里头,也只有你们两个像女儿样子。”
      
      玉珞笑得乐不可支,“什么叫一窝女儿?你以为是养兔子吗?”
      
      “难道不是吗?”温静宜眨巴着眼睛,“早前玉言姐姐没来的时候,她们就把金府称作瓦罐,如今又多了一个,我看该改叫瓦窑了!”
      
      玉言也不禁笑了,“那这么说来,你们温府岂不是该叫玉石铺子?”
      
      “什么意思?”温静宜不解。
      
      玉珞指着她笑道:“可不是嘛!古来有弄璋弄瓦之别,我们金府一窝女儿,便称作瓦窑,你们温府一屋子男将,可不得叫做玉石铺子了!”
      
      一群人都掌不住笑了。温静宜笑了一阵,抚着脸道:“哎呀,我脸上的粉有些浮了,玉珞,你陪我进去补一补吧。”
      
      玉言知她们有些心事要谈,也不强留。玉珞抱歉地冲她笑笑,“二姐姐,那我去去就回。对了,这杯茶你替我拿着,若是渴了,便喝了也不打紧,放心,我还没碰过呢。”
      
      “去吧。”
      
      玉言百无聊赖,便扶着文墨四处转一转,专拣那避着人的地方走。忽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夫人与古氏谈笑甚欢:“怎么劳动你亲自过来?”
      
      古氏道:“晖儿出远门了,我们金家也不能没了礼数,少不得我这个老婆子来充充场面。还有柔嘉,她这些时总不大出门,要不是为了你的寿辰,大约还不肯出来。她也是命苦,嫁到我们家也没享什么福,我一想到我那可怜的时儿,就……”她越说越伤心,竟滚滚落下泪来。温老夫人忙劝慰她,古氏抹了一把眼泪,强作笑颜道:“原是为了给你道喜,好端端怎么哭起来了,我真是老糊涂了……”
      
      金昀时是先头大老爷的名字,这样看来,柔嘉大概就是她那位婶婶的小字了。玉言又站了一会,只听得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只是低声的絮语,却是听不清说些什么了。
      
      玉言四处转了一遭,方又回到那株盆栽旁,正待坐下喝口水,眼光随意一扫,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手凝在了半空中。
      
      那是温飞衡。他比前世玉言所记得的样子更要年轻,衣冠楚楚,眉目如画,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还有两个微涡,带着几分天真的稚气,仿佛谪仙降世、不染凡俗。
      
      这样俊逸出尘的公子呵!
      
      俊逸得叫人从心底生出绵绵恨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