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道回府

      玉言整理了一下脸色,辩道:“那是缓兵之计,你听不出来么?我不过拖延一些时候,等他们松懈了,我自然有办法脱身。”
      
      “是么?”宁澄江笑道:“怎么我听着,你仿佛对那些秦楼楚馆格外熟悉,连价钱都说得头头是道,倒像是亲身经历过似的!”
      
      他这句话不过是玩话,却恰恰戳中了玉言心头伤处,她不由想起自己在倚翠阁度过的那些日子,黏腻的脂粉香,放荡的调笑声,肥白的皮肉上灼灼闪耀着的油汗,无不让人恶心得翻肠倒胃——那是她最不愿回想的一段时光。
      
      玉言绷着脸不说话了,宁澄江不知是哪里得罪了她,也不敢细问,只得讪讪地拾起前面的话题:“既然你不愿到我府里,不若我们到山上走走?山上风清气朗,草木气味清冽,也算个怡人去处。”
      
      他这样殷勤小心,不知者无罪,玉言也不好太怪罪他,只好勉强笑道:“才从山上下来,又叫我上去吗?这黑灯瞎火的,山路坎坷,万一失足崴了脚,叫我如何回去?”
      
      宁澄江笑道:“你若行走不便,我背你便是了……”他隐约觉得自己又造次了,便不再往下说。
      
      玉言也懒得计较了,仍旧笑道:“不必了,终究麻烦。咱们就在这街上走走便好,且说说话,也是一桩清净事。”
      
      这条街约是因为临山,形制古朴,全用青石板拼铺而成,也未刻意打磨平整,少了些人工痕迹,反多了些天然意趣。融融的暖黄色的光晕照射在泠泠的石板路上,反射出幽幽的冷光,冷热交织,别是一番风味。
      
      玉言忽然闻到一阵奇异的香味,浓郁,平实,是尘俗烟火中最朴素的依托。她凝神望去,惊喜道:“想不到这家面馆还没关门,真是意外之喜!”
      
      宁澄江奇道:“你从山上下来,没在庙里用斋饭吗?”
      
      玉言脸上一红,小声辩解道:“用了,可是没用多少。”说罢眼巴巴地望着宁澄江。
      
      她的眼光里含着热切的渴望,宁澄江觉得自己都快烫化了,只得缴械投降。
      
      两人走进面馆,宁澄江问道:“你想吃什么?”
      
      玉言毫不犹豫地答道:“牛肉面。”庙里的斋饭吃得她都快吐了,不要说肉沫,就连一点油星子都看不见。
      
      宁澄江颔首,不以为怪,他吩咐店小二道:“来两碗牛肉面,一大碗,一小碗。”
      
      玉言急急道:“我也可以吃大碗的。”
      
      “我知道,大碗的就是给你吃的,我吃小碗。”
      
      “……”
      
      吃饱喝足后,他们又回到街上消食。宁澄江瞟了眼她微微胀起的小腹,好不容易把嘴角的笑意给藏住,“这间店的东西做得很好吗?我看你一整碗都吃光了。”
      
      玉言不理会他语中暗藏的讽刺语气,点头道:“是很好。”雪白光亮的面条,酥烂喷香的牛肉,还有上头碧绿晶莹的葱花——她几乎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碗。
      
      “你一个名门小姐,怎么会对平民的食物这么热衷?”还吃得这么多,当然这句话宁澄江并不敢说出来。
      
      玉言笑道:“王爷您似乎忘了,我成为名门小姐不过是近几个月的事,在此之前的十几年我都是平民呢!”前世她不知饿了多少回,不过那时她受到的磋磨太多,却也顾不上这个。今生境况稍稍好转,她便觉得自己的食欲明显提高,每一顿都像吃不到下一顿似的,分外卖力,莫非她是饿死鬼投胎?
      
      宁澄江悠悠道:“你好像也忘了什么,方才的面钱是谁付的呀?”
      
      这人还真是,总喜欢口头上沾点便宜!玉言也不含糊,利落地施了一礼:“小女子腹中饥馁,得蒙王爷赐饭,不胜感激。”
      
      宁澄江这才眉开眼笑:“算你还有点眼力劲儿。”
      
      玉言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将至三更,估摸着府里的人都该睡下了,宁澄江便套上车驾,将玉言送至金府后院门前。
      
      玉言侧耳听了一听,夜无人声,万籁俱寂,略觉放心。
      
      “里头看门的人不会拦住你么?”宁澄江关切地问道。
      
      “不打紧,今儿值夜的是个熟人,想来没什么大碍。”她事先打听过了,今晚是张勇执更。
      
      玉言站在高高的围墙前犯了难,这堵围墙足有一人多高,她两只手高高举起,勉强可以碰到墙的顶部,可是要攀爬乃至翻越过去,那是千难万难。
      
      宁澄江饶有兴致地在一旁看着她,满心期盼着她来求救。谁知玉言咬一咬牙,牢牢扳住上头,两腿用力一蹬,想要凭一己之力挣上去。奈何她人小力弱,够是够着了,却吊在了上头——像一只悬空的壁虎。
      
      饶是玉言一向自持,此刻也不由着急起来。宁澄江到底看不过眼,他上前一步,抱住玉言的腰,便要将她往上送。
      
      玉言下意识地以为他要占便宜,喊道:“你放开!”
      
      宁澄江懒洋洋地望了她一眼,便要松开手,玉言只觉腰间一软,止不住地往下坠,她也顾不得体面了,喊道:“抓着我!”
      
      宁澄江无奈,只得又抱住她,却不敢抱得太紧,免得又让人觉得有揩油的嫌疑。但这样如何使得上力道,玉言只得红着脸道:“你抓紧一点!”
      
      “这可是你说的啊!”宁澄江笑着,果然搂紧了些,手上再一用劲,顺顺利利地将玉言送上了墙头。
      
      玉言正欲松一口气,谁知一个不稳,直直地朝那头坠下去。好在挨着围墙的原是一副花坛,里头布满了柔润的泥土,人是没摔伤,衣服却铁定毁了。
      
      宁澄江听得围墙里头的重物坠地之声并不十分清脆,便知没什么大碍,他故作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玉言吃了一嘴土,心头郁闷至极,她呸呸两声将嘴里的污物吐出,瓮声瓮气地答道:“我没事,王爷请早些回去歇息吧。”
      
      宁澄江朗声说道:“既如此,那我就先走啦。”随即便听到离去的脚步声,以及努力压抑着的吃吃的暗笑。
      
      虽然宁澄江站在围墙那头,什么也瞧不见,可是玉言敢打赌,凭借他丰富的想象力,他一定把她这副狼狈模样完完全全推测出来了,不然他也不会笑得那么开心。于是玉言更加郁闷了。
      
      她在原地愣了一回神,才快步朝后院走去,同时保证不发出太大的动静。守门的果然是张勇,他看了玉言这副模样,虽觉惊讶,却知趣地没问什么,安静地放她进去。玉言感激地冲他点一点头,便快步朝自己所住的碧梧院跑去,深感自己当初提拔此人是一件明智之举。
      
      文墨已经侯在房内。她手上擎着一根红烛,看见玉言一身泥污,头发也散乱了,不觉讶异道:“小姐,您这是……”
      
      玉言顺手薅了一把头发,一面斩截地打断她的疑问,“我后面再与你说,你且去找一件干净衣裳来给我换上,再打一盆清水给我匀一匀面,这副样子可见不了人。”
      
      文墨手脚麻溜,很快就将东西备齐。玉言简短地阐述了经过,继而问道:“太太有没有遣人过来查看?你有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文墨郑重道:“小姐放心,太太仍旧蒙在鼓里呢,想必仍以为小姐在外头。”
      
      玉言冷笑道,“太太的算盘真是精刮,就算那两人没能成事,只要我彻夜未归,她就有办法给我安一个淫奔无耻的罪名。这回要不是有贵人相助,我还真要着了她的道。”梳洗完毕,她向文墨道:“咱们也早些休息吧,明儿还有一场好戏等着看呢!”
      
      文墨嗯了一声,吹灭了烛火。
      
      梁氏几番遣了小丫头去查看碧梧院的动向,回来的人只道:“并没有看到二小姐人影,只有文墨姐姐在,她虽然强作欢笑,眉目间却显出着急来。旁人问起,她只说二小姐的马车误了,待会就会回来。可这都快三更了,奴婢担心,二小姐怕是回不来了。”
      
      “回不来才好,文墨那蹄子倒是走运,侥幸逃过一劫,她家小姐未必有这样的好运气。”梁氏私心忖度着,自己派去的那两个人看来派上了用场,这下金玉言不死也会脱层皮了。
      
      梁氏睡了一个安稳觉,觉得神清气爽,一早就去给婆婆请安,顺便把玉言彻夜未归的消息告诉她。
      
      古氏的面色却没有多大变化,只淡淡地抬了抬眼皮:“哦?”
      
      梁氏巴不得天下大乱,忙道:“娘,我是说真的。昨儿我领着她们去普陀山进香,回程路上,我让她去给我取一样东西,谁知眼错就不见了人影。我让她们把山上山下都寻遍了,也没找出个人样来。看看天色晚了,我和玉璃只好先回来。原以为玉言就落在我们后头,谁知这一夜过去了,还是没见到这丫头,我现在真担心她出什么事,那我可如何跟老爷交代呀!”说着便淌眼抹泪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原来我的女主是个吃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