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赖救美

      高个子正要动手,那一个矮点的嚷道:“老高,你这莽夫,怎么好对这两个小姑娘下手?”玉言不意他如此善心,正要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瞥,矮个子接着道:“总得让兄弟先发泄一番再说呀!”
      
      玉言差点晕过去,她定一定神,赔笑道:“两位大哥,你们杀了我也没什么好处,白白污了你们的刀,况且,堂堂男子汉对孱弱妇人下手,说出去也不好听呀!”
      
      老高不耐道:“我们本来就是匪徒,小姑娘,你这道理却不该与我们讲。”
      
      玉言仍旧笑着:“是了,你们无非是为求财。不若这样,你将我卖到那等风月之所,这样,你还可以得一笔卖身钱,我也没脸再回去了,你正好可以完成那位夫人交代的任务,不是皆大欢喜吗?”
      
      老高吃惊地瞪大了眼,全然想不到天底下竟会有女子主动提出这种事,他吃吃道:“你……你……”
      
      玉言含笑注视着他:“如何?”文墨在后头悄悄扯了她袖子好几下:“小姐……”玉言只作不理。
      
      老高镇定,脑中飞快地运转着:不错,这小娘这般美貌,想必能卖个好价钱,杀了的确可惜。他正要点头答应,矮个子提议道:“大哥,咱反正要将她卖到窑子里,不如破了身子再说,也好尝个新鲜。”
      
      玉言忙道:“不可,破瓜之身哪有完璧之身值钱,两位切莫冲动,何必与钱银过不去呢?”
      
      老高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天哪,这真是个未出闺阁的女孩子吗?这般涎皮赖脸,不会是山中的妖精变的吧?不过她说的话倒是句句在理,老高定一定神,道:“老李,天下哪里找不到女人?等赚了这笔银子,我带你去那极好的地方,那里漂亮姑娘要多少有多少,包你满意。”
      
      老李却不肯罢休,这回他盯上了文墨:“大哥,那一个不行,这个呢?她姿色平平,是不是处子也无所谓吧!”
      
      文墨吓得惊叫:“你别过来!”
      
      玉言忙将文墨护在身后,冲老李喊道:“你们别这样,你……”她想找出点理由阻止,急切间却想不出,急得满头大汗。
      
      老李凶神恶煞地瞪着她:“你这小娘别不识抬举!把老子脾气激上来了,老子连你也不放过!”
      
      玉言见他凶恶,心中也有几分畏惧,但她仍旧拦着,不为别的,只为文墨与她情谊深厚,名为主仆,实已情同姊妹,论起来,却是比家中那几个名义上的姐妹还要亲近得多。
      
      但,此番就无路可走了吗?
      
      且不言玉言心中焦急,只见那老李狞笑着渐渐逼近,忽然哎哟一声,捂住鼻子,他怪声怪气地叫道:“是谁扔的石头,有胆子站出来!”话一出口他才想起:这么晚了,山上一个人影也无,难道说……对方不是人?想到这里,他不由畏惧地看了一下四周,却是黑黢黢的,什么也瞧不见。
      
      回答他的是一阵阴测测的笑声,在寂静的山中听来分外诡异。
      
      老李不由一阵胆寒,他抖抖索索道:“大哥,早就听说这山中有精怪,该不会,该不会……”
      
      老高的胆子仿佛比他大上少许,他喝道:“胡说什么!若是信这些,咱们什么也做不成了!”他慢慢举起那把短刀,冲虚空喝道:“谁在那里装神弄鬼,有胆子就站出来!”
      
      没有人回答他,只听到一阵暗器的破空之声。老高心中一惊,正要闪避,无奈已来不及了。他的右臂一阵酸麻,软绵绵地垂下来,那把短刀也咣当一声掉到地上。
      
      老李的脸色已经惨白了:“真有……鬼!”
      
      老高不似他那般傻气,已经察觉有高人暗中出手,他也懒得与老李分辨,只道:“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咱们快走吧,今儿算是不成了!”
      
      “啊,那这两个人呢?要不要把她们带回去?”
      
      玉言与文墨抱成一团,心惊胆战地望着他们。
      
      老高正在沉吟,忽然又是一道寒光射来,却是一把雪亮的匕首,笔直地插在他左肩上。老高不敢再拖延了,忙道:“不管她们了,咱们快走吧!”
      
      “哦。”老李几乎吓傻了,方回过神来,便要逃走。
      
      老高怒斥道:“你这没义气的,准备扔下我一个人走吗?还不快过来扶我!”他现在两条胳膊都使不上力,委实算得上半个废人。
      
      老李只得过来搀扶住他:“大哥,这匕首要不要给你拔-出来?”
      
      “你这傻子,你想我的血流干而死吗?”老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两人互相扶持着走了,老李一回头,忽然瞥见一样东西躺在地上,“大哥,那把短刀不用拿回来吗?那可是你最心爱的刀啊。”
      
      “不用管它,就扔那儿,咱们快走吧!”
      
      “大哥……”
      
      “快走!”
      
      ……
      
      直到那两人走远了,玉言主仆俩才松了一口气。文墨捂着胸口道:“好险,亏得这山有些古怪,才把他们吓走了。”
      
      玉言嗤笑道:“你真相信这山里有鬼怪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这山上庙宇众多,纵然真有精怪,也全让神明给镇住了!况且,你见过会使暗器、会使刀子的鬼怪吗?”
      
      “那可难说,”文墨撑着头道,“你又没见过鬼怪,你怎么知道鬼怪不会用这些东西呢?说不定他们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呢。”
      
      “你……”玉言语塞。
      
      玉言在地上找了一找,想看看那暗器是何物,好不容易找见了,原来是几枚小石子,她不觉失笑,回头冲着身后一片浓密的草丛喊道:“不知是哪位恩公救了我们性命,还请出来一见,容小女子致谢一番。”
      
      又是一阵笑声,却不似方才那般阴沉,反而平添几分爽朗。这声音似乎有点熟悉呢,玉言敛声屏气,只见一人缓缓走出。长身玉立,面容俊朗,原来是宁澄江。
      
      果然是他。玉言不知为何,心中忽然一热,仿佛一股暖流灌透四肢百骸,驱散夜间的寒意。
      
      宁澄江笑道:“你总算肯叫我一声恩公了,我还以为你这人从不知感恩呢!”
      
      玉言脸上一红,随即想到些什么,又变得硬气起来:“你是不是一直在这里?为什么非要看着我们受辱,到最后关头才肯出手?”
      
      宁澄江答得理直气壮,“我若是出手太早,不就错过方才的好戏了吗?你临危不乱的表现真是比戏曲还精彩呢!”
      
      玉言听他如此说,便知那些话已经全部叫他听去。她面上更红,索性扭过头去。
      
      文墨适时地插嘴道:“小姐,我们该回去了吧。”
      
      “走吧,我送你们一程。”宁澄江自告奋勇道。
      
      玉言客气地拒绝:“不必劳烦王爷了,我们能照顾自己的。”
      
      “你就不怕那两个歹人去而复返?”宁澄江眼里含着一丝促狭的笑意,“还是你真想去那种地方见识一下?”
      
      玉言对他的轻佻态度颇为恼恨,可是转念一想,的确存在这样的危险,她可不想再回倚翠阁受罪了。想到这里,她索性拉着文墨含含糊糊地跟在宁澄江身后,算是默认了他来保护。
      
      到了山下,宁澄江指着客栈门前一辆马车道:“文墨,你坐上我府里的马车先回去吧,有阿魏照应,不会出什么事的。”
      
      “那小姐呢?”文墨忙道。
      
      “你们小姐要在外头多呆一会。”宁澄江说得理所应当。
      
      玉言不满地挑起眉头:“为什么?”
      
      宁澄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金夫人这么设计你,你不想给她一点颜色瞧瞧吗?”
      
      玉言会过意来,暗骂自己迟钝,转头朝文墨道:“对,你先回去吧,记着,要摆出一副焦灼的神情来,但也不要过于明显,旁人问起我的下落,你故意找借口推脱就是了,明白了吗?”
      
      文墨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小姐你自己保重。”她暗暗看了宁澄江一眼,心道:容王对自家小姐还真是殷勤,小姐往日也算得温厚沉着,一碰上这个人仿佛就有点本性暴露,还真是怪事。不过,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横竖不与她相干就是了。文墨轻巧地钻进马车,把头往后一仰,舒舒服服地靠在靠座上,不去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了。
      
      送走文墨后,空荡荡的街道上就只剩玉言和宁澄江两人。有几家店铺还点着灯,黄色的火光透过洁白的窗纸放射出来,给清街添上一点融融的暖意。
      
      两人对立着,玉言竟有些缩手缩脚起来,她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直觉宁澄江的目光投注在她身上,于是更不好意思起来,这可真是稀奇的事呀!况且这样的情景,总是容易让人想起孤男寡女、干柴烈火、郎情妾意……甚至狼狈为奸。
      
      宁澄江忽道:“现在我们去哪儿?要不,回我府里?”
      
      玉言一时触动心中所想,不觉脱口而出:“你这个无赖!”
      
      宁澄江一脸无辜,“无赖?我不过是怕你走累了,让你去我那里歇歇脚,怎么就成了无赖?”他忽然领会过来,“哦,你不会以为我要对你行不轨之事吧?你还真是满脑子邪念,要说无赖,你比我更无赖,你方才对匪贼说的那些话,换做任何一个大家小姐都说不出口呢!”
      
      “你……”玉言的脸又红了,且喜有灯光的晕黄罩着,红得不那么明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赖,其实是一个褒义词……对吧?对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