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重生

      玉颜缓缓睁开眼眸,脑中一片混沌。奇怪,她怎么还有意识,莫非她没被火烧死?还是说,这里是阴曹地府?
      
      她正在胡思乱想,一张温柔的妇人面孔忽然凑过来:“你醒了。”
      
      这声音听着却很熟悉。
      
      玉颜仔细一瞧,险些唬了一跳,这个人不是自己的母亲苏氏吗?看来她真的到了地府了,不然焉能母女团聚。玉颜喃喃道:“我死了吗?”
      
      苏氏拍了她一下,嗔道:“傻孩子,说话也没个忌讳,咱娘儿俩都活得好好的呢!”
      
      玉颜愈发困惑,她看着自己的手,小而幼弱,不盈一握,这分明是一双孩童的手。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出来:她重生了。
      
      玉颜试探着问道:“娘,我们这是在哪儿呀?”
      
      “你这孩子,烧糊涂了不成?咱们这是在医馆里呢。前几日你发高热,晕倒在路上,娘可急坏了,急急忙忙地把你送到这里来。却也是,你这么小的年纪,随着我千里奔波,也难怪会生病。”
      
      果然如此,看样子她重生回了十几年前,还在寻亲路上。玉颜——不,应该说玉琂了——不免觉得好笑:莫非老天爷听到了她死前的遗愿,才大发慈悲又给她一次机会?但不管怎样,今生她的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决不能再为人鱼肉。
      
      苏氏犹在絮絮:“说来也得怪你爹,说好了来接我们的,却迁延了这么多年。过些时日咱找到了他,得好好跟他算这笔账。”
      
      听着她娘这些话,玉琂不禁有些莫名的悲哀:哪怕经过这些年风霜锉磨,苏氏还是和从前一样单纯,她还当金昀晖是从前那个与她两情相悦的白面书生呢。殊不知岁月催人老,人情也易变,纵然金昀晖当年确是一片真心,如今也剩不下几分了。
      
      玉琂又想到自己,细算起来,她自己不是一样的愚蠢吗?在红尘中摸爬滚打多年,还是轻而易举地叫温飞衡诓骗了去。但,这一世,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她决不让真心成为自己的软肋。
      
      现在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劝服苏氏,两人一起回恽城安生度日,省却日后种种辛苦;要么,仍旧去往金府,想办法立足,再伺机报复梁氏等人。
      
      从私心来讲,玉琂自然是愿意复仇的,若非梁氏等人对她的逼迫残害,她也不至于流落烟花,经历此后种种,这份恨意经过数年积淀,实在难以抹去;可若是执意复仇,势必会将苏氏牵连在内,这是她不忍、也不愿的。
      
      思及此处,玉琂开口道:“娘,不如我们仍旧回恽城去吧,爹若是有心,早就接我们回家了,何必还要我们找上门去?此去颖都路程艰辛,纵然见着了父亲,也不知还会生出什么风波。倒是回恽城来得自在。”
      
      “那可不成,咱们都走了这么远了,怎可半途而废?况且如今你外祖双双亡故,你我母女相依为命,又没个依靠,那才叫难过呢!娘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他到底是你的亲生父亲,又是这些年没见的,疼你还来不及呢,没人敢欺负了你去。”
      
      苏氏态度如此坚决,玉琂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嘴上答应下来,心里却暗暗有一番计较。
      
      玉琂高热既解,将养两日后,便又随苏氏出发了。两人一路紧赶慢赶,终于行至颖都地带。
      
      颖都固然繁华,但时值隆冬,人皆畏寒而不出,商户也多半门窗紧闭,整条大街不见人影,只闻犬吠,显得格外荒凉。
      
      寒风呼啸,玉琂与苏氏相互搀扶着蹒跚而行,纵然穿了厚厚的棉衣,还是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苏氏一边走着,一边轻轻咳嗽起来,玉琂不免有些担心:“娘,昨儿就听您咳了两声,这会子又发作了,干脆歇几日再走吧。”
      
      苏氏摆了摆手,“哪里就这样娇贵了,还是快点找到你爹是正经。”许是因为雪天路滑,才一说完,她便跌了一跤。
      
      玉琂上去推了推她,却是一动不动,玉琂不觉慌了神,试着探了下鼻息,还好,还有气。看来只是晕倒,玉琂稍稍放下心来。
      
      只是,她该找何人求助呢?玉琂看着萧条的大道,不禁蹙起眉头。
      
      远处一辆马车辚辚驶来,玉琂不及细想,立马上前拦住。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厉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知道这是谁的车驾吗?”
      
      玉琂偷眼看了下,这马车装饰十分精致,车中人大约非富即贵。她也顾不得许多,仍旧拜倒在地,冲车厢喊道:“请贵人行行好,我娘她晕倒了,请您高抬贵手,帮帮忙吧。”
      
      那侍卫叱道:“谁管你们这些闲事……”话音未落,却见车中人搴帘子出来:“什么事啊?”语声慵懒,却十分好听。
      
      玉琂一见那人面孔,不禁愣了一愣,脱口道:“容王殿下……”她在倚翠阁时,曾远远地见过一面,虽只一面,但那般姿容,谁见了都很难忘怀。眼前人虽然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但形貌并无太大差别,是以她一眼就认出来。
      
      “你认得本王?”宁澄江诧异道:“我们见过面?”
      
      玉琂忙道:“未曾谋面。但民女虽来颖都不久,却早闻得容王殿下大名,仪容端美,言辞清澈。放眼天下,并无二人。”马屁人人都爱听,她相信这个容王也不例外。
      
      “你不是本地人?”
      
      玉琂摇了摇头,“不是。此事容后再向王爷回禀,还请王爷先救治我娘要紧。”
      
      宁澄江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苏氏,吩咐侍卫道:“阿魏,将那位夫人扶上车。”随即淡漠地瞅了玉琂一眼:“你也上来吧。”
      
      玉琂忙行礼道:“多谢王爷。”
      
      车厢内,宁澄江平静地阖目养神,紧紧地抿着嘴,不说一句话。玉琂也不敢作声,她安分守己地坐于另一端,却偷眼打量着这位容王。大庆朝的天子如今已近知天命之年,除却夭折的、病死的,膝下共有十三位皇子。这位容王排行第九,素有贤名,因此未及成年便已开府封王。只是,他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慈悲心肠、扶危济困呢?或许,他那些乐善好施的举动后面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毕竟皇上还没立太子,谁也说不准谁会拔得头筹呢。
      
      玉琂想得出了神,宁澄江却开口了:“你盯着本王做什么?”
      
      玉琂有一瞬间的尴尬,忙掩饰道:“我是在想,该如何报答王爷的恩情?”
      
      “本王救人从来都不是为了回报。”宁澄江哼了一声,轻轻瞟她一眼,“况且,谅你也没什么可以回报的。”
      
      玉琂微微一笑,也不多言。
      
      须臾,马车行至一处别院。这大约是容王的某所宅第,大而清净,的确很适合养病。
      
      阿魏手脚灵便,早领了一位大夫过来,道:“这天寒地冻的,医馆大多也关门了,还是黄大夫与我们素日相熟,才请了他过来。”
      
      黄大夫问了大致情况,诊脉后道是身体虚弱,这几日奔波冻恼找了寒气,才引致晕厥,究竟并无大碍。
      
      一时托人送大夫出去,并按方抓药。这里玉琂便将苏氏牙关撬开,将几粒丸药用开水化开灌进去。过了一会儿,果见苏氏面色红润好些,玉琂也便放心了。
      
      宁澄江看着病榻上的苏氏,淡淡道:“看这样子,明天就可以下床了。”
      
      玉琂听这话倒像是下逐客令的意思,她也不以为忤,笑盈盈道:“王爷放心,等我娘好些了,我们立刻就走,绝不会留在这儿打扰您。”
      
      “我正想问你,你跟你娘究竟要去哪儿?家中的其他亲人呢?你爹是谁?”
      
      宁澄江连珠炮似的提出一大堆问题,玉琂倒不知先回答哪一个,她想了想道:“我爹是吏部侍郎金昀晖。”先拣最重要的回答好了。
      
      “金昀晖?你爹是靖国公之子金昀晖?”宁澄江吃了一惊。
      
      玉琂点了点头。
      
      宁澄江又道:“那你和你娘为何流落在外?”
      
      玉琂看了一眼昏睡着的苏氏,宁澄江会意,道:“好,我们到外间详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