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成谋

      “据他们说来,你还颇通文墨,怎么,你娘这般开明,还肯为你请先生吗?”
      
      “爹爹谬赞了,女儿只些微识得几个字而已。至于请先生,此事也是凑巧。当日有一落魄人物来到我们村子,投宿无路,还是我外祖家见他可怜,请他来家暂住。那人感激之余,便教我念书识字以作回报。”
      
      金昀晖笑容可掬,“想来你学得了不少东西?”
      
      玉言一脸懵懂,“女儿资质愚钝,况且所学未久,谈不上多少收获。不过听他们私下说起,那位先生大约真是位高人,学识渊博不说,听闻他还曾在朝为官,不知是出于什么事故获了罪,才被赶了出来,潦倒至此。”
      
      “他可曾跟你说起朝中的形势?”金昀晖急不可耐地问道。
      
      “爹爹又说笑了,我是个女孩儿,他跟我讲这个作甚?”她见金昀晖露出失望的脸色,想了想,又道:“对了,有几回他确曾漫不经心地提起过,女儿虽听不大懂,也模模糊糊地记得几句。”
      
      “噢?他说了些什么?”
      
      玉言努力地撑着头,慢慢道:“他仿佛说,当今圣上膝下原有十三子,如今只得九人,且其中不肖者居多,真正贤能者,唯二人而已。”
      
      金昀晖忙道:“是哪二人?”
      
      玉言想了想,“我也记不大清了,依稀是说容王……还有雍王来着。”
      
      金昀晖听着,与自己素日所知似也相吻合。皇后之子早夭,不存在夺嫡之患。余下诸子之中,或庸碌无为,或暴戾乖张,或怯懦少勇,能有希望角逐皇位的,的确也只剩下雍王与容王了。论起来,他这些年在朝中从不站队,总以明哲保身为上,从前或许是求全之道,可如今局势这般动荡,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拉拢他,也不知有多少人将他视为眼中钉,他想全身而退显然是不可能了,因此不能不为自己找一个靠山。只是,他该投靠谁呢?
      
      想到这里,他便又笑问道:“玉言,那位先生有没有说谁最有希望登上皇位?爹只是随便问问,你若记得便说,记不得便算了。”
      
      玉言摇了摇头,“那位先生之说,帝位乃天命所定,非人力所能更改。不过他倒是说了,容王殿下心性仁厚,是明君之才,至于成或不成,那就看天意如何施为了。他自己后来也坦承自己得罪了当朝权贵,才落得如此下场。后来也是容王接了他出去,赠他金银,与他谋生之资,他才不至于穷困至死。女儿也是从那时起得知容王贤名,因此初来时才贸贸然请其施救,换做寻常的达官贵人,女儿是万万不敢上前的。”
      
      她这番话半真半假,苏家确曾接待过一个穷酸秀才,也曾教她识字,可不是什么朝廷命官,更不会与她说起朝政大事。宁澄江做下的善事也不止这一件,拉拢一个小小官吏也是寻常——且不论他是何图谋。
      
      玉言将两件事杂糅在一起,使人半信半疑;加之她以稚子声口缓缓道出,旁人也只当她转述的话都是真事,万万想不到这些都是她一早设计好的。
      
      只有最天真的孩子,才能骗过最老成的大人。她可不想这么早便暴露自己的本性,因此便将宁澄江的计划稍稍做了改变,既能使自己置身事外,又能在维持自己纯良外表的同时达到目的,何乐而不为呢?或许她这一招也是跟宁澄江学的,论起伪装的本事,那人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或许有一天,他会骗过天下人呢。玉言脑海里陡然闪过这个念头。
      
      金昀晖陷入了沉思:论起聪明才干,雍王与容王实平分秋色;论家世背景,两人也是旗鼓相当。论起年庚,雍王排行第六,如今已经十八,容王才得十五。如此看来,似是雍王更占优势,不过本朝并无立长之说,也难十分断定。
      
      他又想起玉言方才的话,的确,雍王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着实难以相处;反观容王,谦和得体,却是平易近人得多。况且容王虽年幼,羽翼未丰,但正因如此,自己的加入才显得更有分量,他日若大业得成,功劳簿上必定少不了自己这一笔。
      
      想到这里,金昀晖心上那杆秤便向容王倾斜了许多。但他终究为人谨慎,因此只掩饰着笑了一笑,道:“好了,爹知道了,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歇息吧。”
      
      玉言便起身告退,同时悄悄捺下嘴角一抹得意的浅笑: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而且完成得很不错呢。她知道,金昀晖今夜必定会辗转难眠了,但不管怎样,他最终一定会投入宁澄江阵营的。至于他选择用多大的真心来辅佐这位容王,那就不得而知了。
      
      走过苍苔露冷的小径,文墨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这大冷的天,老爷也不知起了什么稀奇的念头,非得把小姐您叫去谈话,真是苦了我们做下人的!”
      
      玉言奇道:“是我在那儿耐着性子听父亲讲话,怎么成了你受苦呢?”
      
      文墨苦着脸道:“老爷那屋子暖得跟春天似的,我却在外头寒风里站着,都快冻成冰柱子了,能不苦吗?”
      
      玉言笑道:“那你回去之后记得快点灌一个汤婆子捂着,再把火盆烧得旺旺的,若是还不够呢,就去打一盆滚水来,把你那双纤纤玉足放进去,保准你从脚心都暖透了。”
      
      文墨嘻嘻笑道:“小姐就会取笑我,若是烫起了燎泡,我还得向你讨要那獾油炼的烫伤膏子呢,只怕小姐舍不得!”
      
      “就数你能说会道、骄里娇气的,哪里像个丫鬟样子,竟比做主子的还爱娇呢!没见过你这般放肆的!”玉言嗔道。
      
      文墨仍旧嬉皮笑脸,“那也得仗着小姐疼我,我才肯放肆呀!这个呀,就叫做恃宠生娇。”
      
      玉言听她如此说,也掌不住笑了出来,“行了,快回去睡觉吧,再晚些,明儿早起又得嚷嚷着没精神。”她嘴里如此说,心里却不是不触动的:最初的时候,她只想着拉拢一个得力的人手,可相处的日子久了,却也渐渐生出一份感情来。日后文墨走了,这些欢声笑语怕也要离她而去了。
      
      将近玉言所居的碧梧院时,文墨轻轻咦了一声,“这么晚了,小姐屋里怎么还亮着灯呢,敢是出来的时候忘了将油灯罩灭么?”
      
      玉言眯起眼睛打量着前方,她记得清清楚楚,出来的时候天尚未黑透,根本就没点灯。如此看来,大概是有不速之客来访了。
      
      四姨娘穆氏一阵翻箱倒柜,好不容易寻着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止不住地欢喜。她蹑手蹑脚地将箱笼关上,正欲转身离开,忽听身后传来一把清亮的女声:“姨娘好兴致,这么晚了还来造访,玉言真是受宠若惊呢!”
      
      穆氏的笑意凝在了脸上,怎么这丫头走路都没声音的?她将那块绢帕掖进腰里,一面僵硬地转过身来,脸上挂着生硬的笑:“哦,二小姐你回来了。”
      
      玉言悠然道:“不知姨娘来此有何贵干?”
      
      “也没什么,就是那会子路过这里,不小心掉了一个金镶玉的耳坠子,走到半道上才发觉,所以回来寻一寻。”穆氏镇定下来,很快编出了一套说辞。
      
      “姨娘可找着了吗?”
      
      穆氏忙道:“找着了,找着了。”
      
      玉言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怎么姨娘丢了东西,不往外面找去,却往我屋里来寻,且还找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偷了姨娘的东西呢?”
      
      穆氏赔笑道:“原是那会子我想着既然来了,不如就找二小姐说说话,所以就到屋里转了一遭,可巧失落了东西。是我自己不小心,当然不与二小姐相干。”
      
      “我瞧着却是大大相干呢!姨娘想找的怕不是什么耳坠子,而是那方绢布吧!”
      
      “你在说什么呀?我还真听不明白呢!”穆氏强自镇定心神,眼角却不自觉地突突跳着。她暗暗想着:反正东西已经拿到手,纵然金玉言有所怀疑,她便打死不承认,金玉言又能将她怎样?
      
      玉言的神色倏然冷下来,“姨娘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既这般有把握,不如将你腰里藏着的东西取出来瞧瞧,看看究竟是不是你想要的?”
      
      穆氏听她如此说,显然已经全看在眼里,再掩饰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只是金玉言这话颇为古怪,她到底按捺不住,索性将那方绢帕掏出,细细看去,白纸黑字,确是金玉言的笔迹,有什么问题呢?
      
      玉言见她不解,轻轻笑道:“姨娘还没瞧出来吗?这字是我写的不假,上面可还少了一样东西呢!”
      
      穆氏陡然领会过来,她再仔细定睛一瞧,只见那绢帕色-色都与之前那方相同,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自己的手印,那才是最确凿的证据。可想而知,金玉言必定早对她起了防备之心,想必伪造了许多份这样的东西,就是为了引她上当,那真正的状书却不知被她藏在何处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