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惑心

      金昀晖听他如此问,先是愣了一愣,随即笑道:“这几位也是我的闺女,只不是我夫人所生。”他一一介绍过,又道:“王爷您瞧瞧,我这些女儿里头,哪一个最为出色?”这番话却有几分试探的意味。
      
      玉言见她爹这老鸨般的架势,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在她及时抑制住。她微垂着头,文文静静地站着,一副静若处子的模样,心里却也在寻思:不知宁澄江会如何作答。
      
      宁澄江仍旧微笑,眼里却殊无笑意,“本王瞧着,个个都是好的。金大人大约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气,才能有这么些温柔美丽、又乖巧懂事的女儿们伴在身侧,旁人羡慕都来不及呢。”
      
      “话虽如此,可女儿们一个个大了,做父亲的也得为她们操心,担心许不着好人家,反害得女儿受苦。话说回来,若是天下男子都像王爷这般才貌人品,我也用不着发愁了。”金昀晖意有所指。
      
      宁澄江抿了一口茶,闲闲道:“大人您多虑了。”
      
      金昀晖见他不接茬,却也无法。玉璃等人听他谈起终身大事,早面红过耳。玉璃轻轻咳了一声,金昀晖便顺势找台阶下,“瞧我这记性!光顾着说这个,都忘了她们几个还站在这里呢!罢了,你们先下去吧,我与王爷还有正事要谈。”
      
      既如此,玉璃等人便告辞离去。在转身的一刹那,她悄悄抛给宁澄江一个媚眼——然而她平日过于沉重,那眼风里很难说有几分妩媚的滋味——但终究是媚眼,可惜宁澄江没有瞧见。
      
      玉言瞧着她们一个个魂不守舍的,心里暗暗发笑。她回到自己屋里,先补了一个觉,又起来临了一回字——写字能静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隐隐发乱——也许是因为知道宁澄江将要找她的缘故。
      
      到了午后,果然就见前厅里伺候茶水的小丫头蓉儿跑来找她,说是容王想见一见五姨娘母女。
      
      玉言转头问文墨:“五姨娘呢?”
      
      “小姐您忘了,五姨娘在后院伺候老太太抹骨牌呢,可要派人唤一声?”
      
      玉言想了想,“罢了,没的扫了老太太的兴,想必也没什么大事。”初来的时候,老太太是不大待见苏氏的,好在苏氏温柔妥帖,日子久了,便渐渐看得入眼了。
      
      她换了一身衣裳,便带着文墨往前边书房里来。宁澄江已然候在这里,他轻轻笑了起来,“二小姐。”
      
      玉言恭谨地行了一礼,“见过王爷。”
      
      一时两下无言,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宁澄江又笑了起来,他真的很喜欢笑。或许是因为前世上过温飞衡的当,玉言对爱笑的男人总含着几分警惕,她只淡淡道:“不知王爷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想看看你们如今过得怎样?”他细细打量着玉言,觉得她的气色比初见的时候好了许多,那时冻恼奔波,人是瘦骨伶仃的,现在她应该过得很好了——他相信她是有本事让自己过好的。也不知为何,自从第一次见面,这女孩子的身影就在他头脑里萦绕不去,也许因为她实在不像个女孩子,因为她长着一双大人的眼睛。
      
      “我很好,我娘也很好,王爷就不必费心了。”
      
      她的语气淡泊至极,倒让宁澄江凭空生出几分气恼,他挑了挑眉毛,“说得果真轻巧!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们娘俩从冰天雪地里救上来的吗?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玉言故作惊诧道:“自古圣人都是施恩不望报的,怎么王爷一向自诩贤明,做这么一件小小的善事还巴巴地等着人来报答,这可不是君子之风呀?”
      
      宁澄江被她说得脸微微红了一下,索性耍赖道:“本王从没说过自己是君子,纵然往日是君子,今儿我偏要当一回小人,你且说说,你准备怎么报答本王的恩情?”
      
      十五岁,到底是个孩子,三两句就上劲了。玉言暗暗失笑,嘴上却道:“若我没记错的话,一月前我爹也曾遣人带了礼物去王府致谢,王爷您你礼也收了,怎么还好意思来,莫非是嫌不够?若是如此,您看这府里的东西,什么值钱只管带走,想来我爹也不敢怪罪。”
      
      “把你带走可以吗?”宁澄江本想说句顽话,话一出口就自悔失言,这句话怎么听都有调戏的嫌疑。
      
      玉言的脸果然黑了,她看着宁澄江一脸的自恼,心里蓦地软了下来:罢了,前世今生的年纪加起来,她都可算是宁澄江的长辈了,何必去跟小孩子计较呢?玉言只得又回转过来,她自嘲地笑笑,“在这府里我却不值钱呢……”
      
      “嗯?”宁澄江原没听清,玉言又道:“算了,不跟你闹了。说实话吧,你找我到底是要干什么?”
      
      宁澄江看了一眼她身后,玉言会意,吩咐道:“文墨,去泡壶好茶来,做得细致些,慢慢来,迟一点也不要紧。”
      
      文墨本就机警,答应着去了。这里宁澄江方正色道:“实不相瞒,此番我的确是来找金大人的。”
      
      玉言笑道:“让我猜一猜,你来找他,想必是要我爹加入你的阵营?”
      
      “正是如此,金大人在朝政上一向持中立态度,左右逢源,实力不浅。若能说服他成为本王的助力,那是再好不过了。不过我冷眼瞧着,金大人的态度似乎很不明确。方才我与他聊了半天,言语中诸多试探,终究没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那个老狐狸一向如此,没什么可奇怪的。”
      
      做女儿的这么说自己的父亲,宁澄江不觉瞪大了眼。玉言冲他笑笑,满不在乎的说:“怎么,我说的不对么?”
      
      “我本以为你很尊敬他呢!”
      
      “我为什么要尊敬他?他虽生了我,又没养我,若不是他,我和我娘也不用受这么多年的苦!”
      
      “他如今也算对你们很好了。”
      
      “那也是他应该的,欠下的债总得还。罢了,不扯这些有的没的了,还是说回正事吧。”玉言道,“依你方才的话,我爹他既没答应你,也没明确拒绝你,所以你希望有人拉他一把。”
      
      宁澄江满面笑容,“你真聪明,这不,我来找你帮忙来了。”
      
      “您太高估我了!”玉言嗤笑道,“我不过一小小女子,哪有那样的本事!”
      
      “你可以的,从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很有心计。”
      
      很有……心计,这真是在夸她吗?玉言干笑了两声,“你这么想,我爹可不一定这么认为。”
      
      “他会相信的,我已经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了他,连理由我都替你想好了,就说你从前曾师从一位异人,颇有些识见,头脑胸襟实非寻常女子可比。”
      
      这才像句人话,玉言稍稍舒服了些,“所以,你是要我在你爹面前狠狠地推荐你啰?”
      
      “也不必做得如此明显,你只要稍稍偏向我一点就好了。若我料得不错,金大人恐怕不日就会找你谈话,到时就全仗你见机行事了。这次的事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往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派人来找我,我决不推辞。”宁澄江语气诚恳,颇令人动容。
      
      宁澄江本不该她什么,可是他自发自愿地愿意欠她这个人情,玉言便也乐得坐享其成。当下她微笑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出乎她意料的是,金昀晖当晚便叫了她过去。这老狐狸这么多年一直摆出一副淡泊名利的模样,如今终于也坐不住了。
      
      金昀晖坐在书桌旁那张红木躺椅上,面容慈蔼。他招手示意玉言过去,“来,过来挨着爹坐下,咱们父女之间用不着这么拘束。”
      
      玉言只好照做,同时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脸孔,“爹找我有什么事?”
      
      “没有什么,只是你回来这些日子,爹也没陪你好好说说话,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他沉吟片刻,方和煦笑道:“告诉爹,你们娘俩在恽城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
      
      他如此问,大约是有补偿她们的意思。玉言也不夸大,只拣那最平凡不过的事徐徐道来,因为知道最平实的语言才是最打动人的。她并没刻意诉苦,反而努力营造出一种坚强的假象,越是这样越招人同情。
      
      金昀晖的眼眶仿佛有一点微红,他拍着玉言的手背,“好孩子,你受苦了。你放心,爹以后一定会尽力对你们好的,绝不会让你们吃亏。”
      
      玉言忙道:“爹,女儿并不是在要求什么,只求爹看在娘多年辛苦的份上,往后好好疼顾她,别辜负了她对您的情义就是了。”
      
      金昀晖颔首,“这是自然。”
      
      她知道,经过此番彻谈,苏氏至少是没有冷落之忧了。苏氏终究看重与金昀晖之间的情分,玉言也只能为她做到这一步了。她在心底微微地叹息了一声,随即摆出正襟危坐的架势,等着金昀晖后面的话。
      
      叙过了情,接下来就该谈利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