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天下第一

作者:玉紫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你还好吗……”霍克斯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面容担忧的问道:“阿姨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可琳娜说。“但一直没醒。”
      
      她的神色极为茫然,有一种走失在陌生街道小孩的那种慌张和失落感,胸口闷闷的难受,说不上来的别扭。
      
      “那就是没事,身体怎么样?”霍克斯没因为她的冷淡而败退,反而十分鼓励她继续说着。
      
      可琳娜泄气般的将头靠在霍克斯的肩膀上,望着前方的白墙,只觉得浑身没有力气。
      
      她很少会做出这么示弱的动作,在霍克斯的印象中,可琳娜就是铁血的代名词,就算训练时累到昏厥,她都不会出声喊出一句停止,这让他有些诧异,没想到母亲的受伤会给可琳娜带来这么大的打击。
      
      也是,她从小就喜欢把一切都扛在肩上什么都不说,如果不是无意中发现她经常被袭击,霍克斯估计到现在都还以为这世界岁月静好呢。
      
      这其中,作为宠爱着她的母亲,中村雪所扮演的角色在她心目中要重很多。
      
      霍克斯抬手放在她的后背,轻轻拍了拍,安慰道:“我下午翘课和你一起去看阿姨吧。”
      
      可琳娜在昨天去医院看了中村雪后,就出现了短暂的失联状态,霍克斯联系不上她,只能在她家里等着,没想到等了快一天,才看到回家拿东西的可琳娜,这才拽着她询问了几句。
      
      “霍克斯,我下午不会去医院。”可琳娜抿了抿嘴唇,她想要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又有些犹豫。
      
      “发生了什么事情?”霍克斯略歪了歪头,他蹭了蹭可琳娜的脸颊,声音十分温柔的问道:“可以告诉我吗?”
      
      可琳娜几次欲言又止,在心中反复斟酌着语言,才开口说道:“我看到他了。”
      
      她知道霍克斯会明白的。
      
      昨天中村雪做完手术都已经到了凌晨三四点钟,中村佑树托人给她安排了个床位让她休息,自己则一直陪伴在妻子身边。
      
      可琳娜本来没想睡觉的,但不知怎地,还是睡着了。
      
      也就是在梦里,她看到了那个人。
      
      All·for·One。
      
      这是一个真名未知,长相未知,年龄未知,实力未知的超强敌人,就算是英雄安理会,对于他的情报也不多,只知道是欧尔麦特必须要打到的宿敌,暗地里掌控着无数犯罪团伙,拥有一种能够夺取别人个性的个性,也就是他,这些年一直安排着敌人对可琳娜进行袭击。
      
      现在,更是让她母亲成为废人。
      
      见到他的瞬间,可琳娜立刻就要动手将他杀死。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动手。”把脸隐藏于黑暗中的男人开口,他的声音有着难以掩饰的愉悦,似乎对于可琳娜的行为表示满意。
      
      “你应该很清楚,这里是在梦中,而你的个性也不足以伤到我。”
      
      可琳娜当作没听到,她决定的事情从不会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停止,梦境中的地面被她的个性砸的破碎,AfO却毫发无伤的呆在原处,他看着可琳娜一点点的走过来,既不攻击也不躲避,任由她将他的衣袍抓住。
      
      “这是你母亲的个性。”AFO轻易就从她手中挣脱,半飘在空中,居高的看着可琳娜说:“这些年我一直在注视着你,看着你的成长,不知道你对我安排的人满不满意?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收你做我的弟子。”
      
      可琳娜没有说话,反而静止不动,如果这是她母亲的个性,那就说明AFO是在她的梦境中,作为梦境的主人,可琳娜想给他一份大礼。
      
      AFO对此却误以为可琳娜听了进去,他一直在强调自己实力近乎无敌,只要追随着他,这个世界都会是他的囊中之物,到了那个时候,可琳娜就不仅仅只是一名普通英雄,而是可以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大人物。
      
      他说的话非常具有煽动性,如果可琳娜是一个普通人,早就已经被蛊惑的当场发誓追随他。
      
      但她不是。
      
      “空口无凭。”可琳娜对此表示出质疑,她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得到整个梦境的控制权,现在只能拖延时间。
      
      AFO猖狂笑道:“你想要看看我的实力吗?我曾经就呆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你们的教科书上还有着我的信息,如果不信,就去问问欧尔麦特我到底是谁吧!”
      
      “败家之犬。”可琳娜不屑的哼了一声,她仰起头,看着那位还不肯接受现实的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嘲讽,“当年已经过去,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躲在阴沟里的老鼠。”
      
      这不是她的心里话,自从知道自己察觉不到AFO的位置,她对他的危险评估就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她心目中,AFO实力强大诡谜,除非他自己愿意出来,否则她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他。
      
      “我会杀了你。”可琳娜抬起双手,四周荒芜的景象渐渐涌现出绿色的生机,植被生长速度肉眼可见,蔚蓝的天空迅速被乌云笼罩,黑压压的像是沉重的幕布,即将落下。
      
      “可惜了,我是真的很看好你当我的接班人。”AFO轻声一叹,忍不住又说:“这种天赋,在那边浪费了。”
      
      一直派人杀她,夺取她母亲的个性,害她母亲瘫痪,无法再当一个医生——上述种种,早就已经让他们变成死敌,现在他竟然还有脸说要收她当弟子?
      
      谁给他的勇气?
      
      可琳娜杀气更甚,她决定动手时从来都是不讲情面,不留余地,对此AFO心中一惊,迅速切断整个梦境的联系,只留下一句,“我还会再来。”
      
      “然后呢?”霍克斯听的入神,他忍不住催促可琳娜再继续讲下去。
      
      “然后我就醒了。”
      
      “这么说……这些年的敌人全是AFO的特别安排,如果你没有实力,就会被杀,他可以在千钧一发之际出手救你,让你对他拥有好感而追随他,但是他没想到你的实力高天赋强,这些年干掉的敌人原来越多,渐渐地,他就真的动了收你当弟子的心思。”霍克斯总结了下可琳娜的话语,他摸着下巴,想了想,接着说道:“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如果中村阿姨的受伤是他做的,他完全没必要在当天就进你的梦里啊……这不是有病吗?谁会好声好气和让母亲受伤的敌人说话啊?还要拜他为师?”
      
      “也有可能不是他做的。”可琳娜碰了碰霍克斯的翅膀,手指顺着它的纹路一点点往下滑,找出藏在肉翅下柔软的绒毛,“我大概遇到一个假的AFO,有些对话……很弱智,不像他那个年龄和身份会说的,更重要的是……”
      
      “我抓住他了。”
      
      在梦中,她轻而易举的抓住他了。
      
      敌意,嫉妒,不甘,羡慕,渴望。
      
      种种情感经过彼此触碰被无限放大,她甚至能感受到不应存在的焦躁。
      
      他在焦躁什么?
      
      谁能让他焦躁?
      
      他可是被列为传奇的犯罪者,已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妖怪,哪里需要如此起伏的情绪?
      
      他应该是自大的,傲慢的,充满血腥与暴虐,而不是像一个……心智不健全的弱智一样。
      
      霍克斯的绒羽掉落在可琳娜的手中,她攥在手心,黑色的液体慢慢包裹住整只手掌,几分钟后,当她再松开手时,羽毛自己飘在了空中。
      
      “这是什么?”霍克斯轻轻触碰了下,他的个性能够控制自己的羽毛,但是这一根却不一样,被可琳娜抓住之后,他就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了。
      
      “坐标。”
      
      霍克斯立刻反应过来,“那个冒牌AFO的坐标?你在梦里都可以知道吗?”
      
      “嗯。”
      
      在最初的幼稚园袭击事件后,中村雪就因为担心,会用个性入梦来帮助可琳娜疏导情绪,放松心情,也不知道是不可琳娜的情绪波动极少,效果不是很好。每次中村雪用入梦她都能感知到,为了不让她担心,可琳娜干脆有意识的训练如何去做清醒梦。
      
      冒牌AFO用的是她母亲的个性,也正因此,她才能借助触碰的机会留下标记,清醒之后,就用媒介来寻找他。
      
      “哈哈,这还真是……”霍克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的双眼发亮,盯着飘散在空中的绒羽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表情一变,犹豫的问道:“你……你要什么时候动手?AFO你打的过吗?”
      
      “打不过。”
      
      “那……要不再等等?至少要告诉中村叔叔。”说出这话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羞愧。
      
      他了解可琳娜,当她决定告诉他这根绒羽的作用时,就意味着她已经在行动了,更何况可琳娜的母亲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换位思考,霍克斯只恨不得立刻撕了幕后黑手,这也让他明白,可琳娜为什么会说下午不去医院。
      
      “我会睡一觉。”可琳娜伸了个懒腰,她昨晚没有休息好,今天一直不太舒服,在养足精神后,再去找那个人报仇。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要不要准备工具?他们的据点远不远?我还要不要带便当盒?”
      
      霍克斯一连串的发问让可琳娜有些疑惑,她慢慢躺了下来,枕在霍克斯的腿上,平静说道:“你不用去。”
      
      “可琳娜,你知道我的性格,我是那种对于想要的东西怎么都忍不住的人。”霍克斯笑了起来,他垂下眼睑,看着这个容貌秀美的女孩,忍不住揉了揉她栗色的长发,“现在我想帮助你,就算你拒绝,我也会偷偷跟去。”
      
      “我们两个人或许会很不自量力,这个世界上大人们也未必可靠,但是我希望你至少是相信着我的。”
      
      “我也是未来的英雄,不会拖后腿,也不比你差。”
      
      可琳娜的眉头微皱,她知道自己没法去说服霍克斯改变主意,也没有办法让两个人都能全身而退,决定对假的AFO进行报复,是因为她的心脏中有着一股火焰在燃烧,这火焰灼人又炙热,顺着血液流淌在四肢百骸。
      
      她想杀人。
      
      她想要敌人的鲜血来让自己冷静。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她要把所有参与此事的人员脊柱一根根的打断,让他们尝尝这是一种什么滋味。
      
      但她也同样清楚,这种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是不能够被亲近的人看到,尤其不能被霍克斯看到。
      
      她不想让霍克斯恐惧。
      
      “AFO很强,我打不过。”可琳娜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她只是说:“再等等。”
      
      霍克斯没有接话,“睡觉吧,我陪着你。”
      
      闭上眼睛之后,可琳娜的意识顺着她曾经留下的坐标找到那个冒牌AFO,他是个个子高大的少年,面前正站着一群乖乖受训的小孩。
      
      阴影的视野广而清晰,她甚至可以根据这个看到周围的环境。
      
      破败的废墟,贫穷的孩童,以及被洗脑一般狂热赞扬着AFO的敌人。
      
      假的AFO被赋予了她母亲的个性,当他在孩子们面前大声宣扬着自己的动作如何娴熟,计划如何完美,还说差一点就想杀了中村雪但因为AFO的计划而忍住了,望着他自豪的表情,可琳娜忍不住了。
      
      砰。
      
      他的身影瞬间变为齑粉消散于空气中,只留下一群呆滞的孩子。
      
      几秒钟后,尖叫与哭泣声响起,又有大人们过来,但是没有AFO的身影。
      
      杀人者,就要有被人杀的觉悟。
      
      可琳娜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杀人的时候,她早就想到了将来可能会被人虐杀的结局,到那个时候,她谁也不会怨恨。
      
      “霍克斯,做人好难。”可琳娜闭着双眼,神色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
      
      “我不想当人了。”
      
      可琳娜的语气毫无起伏,是她自己的特有的平静语调,但霍克斯却能够感觉到,她是很认真的在考虑这个事情。
      
      现在她是在烧红的火炭上跳舞,每走一步,都要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和煎熬。
      
      无法回头亦无可后退。
      
      唯一能做的,只有往前行进。
      
      在霍克斯的记忆中,与可琳娜第一次说话似乎也是这个话题,那个时候他们才五六岁,还呆在救助所里,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那你想不想当一只鸟?”
      
      霍克斯伸出手,与她握在一起,他背后的翅膀完全张开,遮住了整个沙发,赤色的羽毛在阳光下折射出极为漂亮的色彩,他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鸟,在蛊惑自己的猎物。
      
      他看着可琳娜,笑容明媚又纯净。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当一只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