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天下第一

作者:玉紫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让父母和好这件事情比想象中要顺利。他们之间并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分开,所以只要有人先跨出了那个坎,一切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中村雪看着中村佑树,多年的夫妻生活让她很了解自己的丈夫,即使现在他表现的很镇定,但从微颤的指尖上还是看出他的紧张。
      
      轻声哼了哼,她捏了捏可琳娜的脸颊,倒是没有生气。“你们两个合伙骗我?”
      
      如果是中村佑树单独约她,那她肯定不会出现,但现在是可琳娜提出要跟妈妈一起吃饭,所以中村雪硬是挤出了一天的时间来陪伴她,发现被骗,她忍不住撇了撇嘴。
      
      “我确实在和妈妈一起吃饭啊。”可琳娜想着霍克斯教的语气,用着一种柔软绵长的音调说:“妈妈不开心吗?”
      
      她这种样子让父母都呆住了,中村雪直接摸了摸她的额头,在确认她没事之后,语重心长的说:“以后不要这样了……没有哪个女生面无表情的卖萌。”
      
      “有点吓人。”中村佑树补充。
      
      可琳娜:“…………”
      
      她扭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我催上菜。”
      
      说着也不等中村雪的问话,径自离开,把多余的空间让给这对夫妇。
      
      这个饭店是可琳娜特地找的中式餐馆,有着可以谈话的密闭包厢,中村佑树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紧张的不行,他在结婚后就一直对中村雪多有迁就,不管什么事,都是他的错,时间一长他自觉就在家中降了一级,就算再有理,也底气不足。
      
      更何况现在他们之间的矛盾在于理念的对抗。
      
      “阿雪,我……我想和你和好。”中村佑树还是说了出来,这些天他自己一个人回家,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总是担心老婆孩子受委屈,他也不敢去看她们,可琳娜的感知很敏锐,万一被发现,老婆一定会非常生气,和好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我错了,我不该说你不适合当医生,也不该跟你吵架,可琳娜那个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我让你失望了,一定会改,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中村佑树把想的东西一口气全说了。
      
      中村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背书吗?”
      
      她愿意笑,那就是成功了一大半,中村佑树精神一震,还要再说些什么,被中村雪制止住了。
      
      “等可琳娜来了再说,我们之间的争吵因她而起,也要因她结束,对吗?”
      
      “对对对!”中村佑树猛点头。
      
      可琳娜对服务员说要上菜后,又躲在角落给霍克斯打了个电话,谴责他误人子弟,妈妈根本不吃她撒娇那一套。
      
      这让霍克斯大喊冤枉,不过最后他还是又出了别的办法。
      
      “撒娇不行,你就多说两句好话哄着她不就行了?”
      
      “妈妈不需要我哄。”
      
      “那怎么办?要不我过去帮你当说客?”霍克斯说道。
      
      “不要。”可琳娜没再说什么,她把电话挂断,径自回到包厢。
      
      在那里父母都在等着她。
      
      “你知道可琳娜从小到大受过多少次袭击吗?”刚坐好,就听到中村雪这么发问,可琳娜脸色平静,仿佛他们提到的人并不是她。
      
      中村佑树的脸上的血色一下褪得干干净净,他知道这句话另外的意思是在指责他作为父亲的失职。
      
      女儿从小到大受过多次袭击,如果不是正巧被他遇到,也许直到事情解决或可琳娜死亡才会被告知。
      
      为什么不和他说?
      
      这个问题再去探究已经没有必要,中村佑树也明白这不是重点,他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下心情,说道:“183起。”
      
      “我在袭击事件发生后,调查了所有莫名失踪的恐怖分子,他们在可琳娜用出个性笼罩半个东京后,都曾先后来到我们居住的局域,但在此之后都不见踪影。之前我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很常见,也许是敌人换了个身份,也许是改心革面,也许是死掉了,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对我们有利。”
      
      “现在看来,他们会消失,全都是可琳娜的功劳。”
      
      这一点即使是坚持人性本善的中村佑树都不得不承认可琳娜做的好,她的手段粗暴有力,所有敢于挑衅她的敌人不管大小全部消灭,这也让后来者知道这里的守备严密,极少出现个性□□的情况,或间接或直接的毁灭掉敌人数个的后续计划,拯救了很多无辜的平民。
      
      可琳娜是一位真正的幕后英雄。
      
      如果她能不杀人就更好了。
      
      中村佑树自己都没察觉,他对可琳娜的要求已经非常低了,低到底线只有不杀人,甚至她以前杀过的人,他都打算当过眼云烟,就那么散了,不再追究。
      
      “183起?”中村雪猛地拔高了音量,不可置信的说:“可琳娜,你告诉我,你遇到过183起袭击?!”
      
      是300起。
      
      可琳娜在心里说。
      
      中村雪心内震惊不已,她一直以为这些年敌人的袭击已经逐渐消失,除了最初的那个在幼稚园的袭击外,她只在半年内帮忙做了三起后续处理,那段时间她整天惶惶不可终日,丈夫以为她是在为医院的病人发愁,但实际上她是在担心。
      
      担心再也见不到可琳娜了。
      
      中村雪甚至拿出了所有的积蓄请了两个A级保镖在暗处保护可琳娜,但很快就被他发现,她不喜欢有人看着,任凭中村雪如何劝说都不肯妥协。
      
      中村雪顾虑到女儿的心情,只好取消保镖,这件事又不敢去告诉丈夫,因为她知道,中村佑树并不会在杀人这件事情袒护她们。
      
      他那个时候太正直,又太浪漫,坚信所有人都会和他一样恪守英雄守则,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杀人犯,而且是明明可以不用杀人,却偏偏要用这种血腥手段来处理事情的故意犯罪者,等待她们的,将是永远的分离。
      
      可琳娜的个性强大,年龄又小,所以她不会被公开审判,他们会把她关在一间秘密设施里,在那里有人会监视她,掌控她,洗脑她,让她成为一个对他们言听计从的机器人。
      
      中村雪绝对不要这样的结局。
      
      “你到底受了多少苦?”
      
      183次……
      
      183次游走在生死边缘……
      
      中村雪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忍着不哭,她就这么看着可琳娜,眼睛里盛满了怜爱,心脏处像是被人用刀子剜开一样,疼的直抽气,语气哽咽,“为什么要瞒着妈妈啊……”
      
      “不想说。”可琳娜回道。
      
      那段时间中村雪的精神压力极大,整个人都像是紧绷着一条弦,她每日睡不着觉,隔几个小时就要来看看可琳娜还在不在,甚至一起出去逛街,她都要怀疑周围全是敌人。
      
      这些可琳娜看在眼里,为了让她安心,便不再与她说自己受到袭击的事情。
      
      如果不是后来被霍克斯撞见,她都打算全部自己处理。当时霍克斯的反应和中村雪差不多,也正因为有了共同的秘密,他们的关系才会一直这么亲密。
      
      中村佑树也没想到可琳娜竟然胆大到连中村雪都瞒着,他叹了口气,没有说出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名字,有些名头大到要被称为传奇。
      
      作为父亲,作为丈夫,作为一家之主,他失职了。没有察觉到妻女的困境,没有着手解决,反而让她们自己扛下一切,迟钝的享受着家庭带来的幸福,这些天自责的情绪一直围绕着他,中村佑树都不敢想象妻子在那段时间都是怎么忍受住漫无边际的恐惧。
      
      “你该早一点对我说的。”中村佑树说:“我毕竟是一个男人,我想保护你们,也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
      
      “你不怪她吗?”中村雪红着眼睛问道。
      
      “错的不是可琳娜,错的是那些心怀不轨,动手伤人的混蛋。对于这种人,我并不想给予多余的同情。”中村佑树看着可琳娜,心中混杂着一种微妙的感慨和自豪,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做出她这样的成就。
      
      从183起有预谋的恐怖袭击中生存下来,甚至无伤反杀,就算是欧尔麦特也做不到。
      
      他的女儿,是最优秀的英雄!
      
      “之前的事情没有证据,也无人申辩,我就此不予追究,但从此之后,你不能随意杀人。”怕可琳娜真的会不还手老实挨打,中村佑树又赶紧补充道:“让他们丧失活动能力就可以了,接下来可以找我。”
      
      可琳娜微微颔首,“知道了。”
      
      她没有说出肯定的承诺,对中村佑树却已经足够。他虽然有些圣母,但也不是那种你要杀我,我就任由你杀的脑残,更何况这些混蛋们想要杀的是他的宝贝女儿。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简直是不把他这个英雄安理会的会长放在眼里。
      
      泥人尚有三火气,中村佑树不是泥人,他只是个普通的丈夫和父亲。
      
      对于那些邪恶的犯罪分子,中村佑树用了他上位以来最铁血的政策。
      
      肃清!
      
      不留一点情面,斩草除根。
      
      大部分的犯罪组织直接潜逃到外地,敢于对抗的不是重伤就是失踪,英雄们前所未有的活跃,这也让整个东京的治安比之前好上许多,中村佑树的个人评价与声望在英雄群体中到达了他执政以来的巅峰。
      
      他开始接受媒体采访,主动向民众阐述犯罪者的危害,甚至公开了许多犯罪者的长相,并鼓励民众向官方组织进行举报,举报有奖。
      
      民众热情空前高涨,犯罪者的噩梦也由此到来。
      
      中村佑树非常有望继续蝉联英雄安理会会长职务,在九月份举行的换届选举期间,他甚至都没有多做宣传,票数就领先于别人数倍。
      
      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更多。
      
      藏于暗处的双眼带着阴狠注视着他。
      
      报复,悄然而至。
      
      ※
      
      中村雪下班的时候晚很晚了,她今天做了两起超过五个小时的大型手术,患者的病情十分复杂,这让她感觉身心疲惫。
      
      拒绝了老公过来接人的要求,她开车回家,在即将到达家中小区的时候,突然从路边窜出一个赤·裸上身的男孩,而在他的身后有一个成年男人拿着棍棒追来。
      
      “你想对这个孩子做什么?!”中村雪开了车门,赶紧把孩子护在身后。
      
      那男人神色狰狞的笑了起来,“等你好久了。”
      
      “什……”
      
      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从身后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她的世界颠倒,眼前昏暗,再无意识。
      
      “杀人是不对的。”
      
      中村佑树的双眼充满血丝,看到中村雪那一刻,他瞬间苍老了很多,哪怕此时还是维持着成熟男人的体面,但熟悉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英雄安理会是他的心血,从前任会长的手里,他接过的不仅仅是那名头,还有英雄的理念,英雄是要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他人的职业,而英雄安理会除了监管英雄们的行为,还要保障英雄们的权利义务,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勇往直前,他在位期间就一直采取怀柔政策,减少了许多无故的流血事故。
      
      他做的很好,英雄安理会在他的手中蒸蒸日上。
      
      他也以为自己做的很好,他是安理会的中兴一代,在他之后,安理会会更上一层楼。
      
      但现实给了他一个响亮巴掌。
      
      他执政多年一直采取怀柔政策,哪怕现在突然铁血起来,之前老好人的形象也挥之不去,因此他的实力没有被放在眼中。
      
      竟然有人敢勾结那些被打击的像野狗一样的敌人来对他的家人进行报复。
      
      最重要的是。
      
      中村雪遭遇到了袭击,医生说她的脊柱受了极为严重的伤,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
      
      这是他的妻子,是他发誓要一辈子守护的重要的人。
      
      是他心头挚爱。
      
      “妈妈。”
      
      可琳娜其实还有些发懵,她觉得自己这是在梦中,早上还与母亲互相道别,到了晚上就得到了母亲受伤的消息。
      
      这太突然,也太匪夷所思了。
      
      她的身上还穿着睡衣,父亲接到电话的时候,她也听到了,于是没有多想的跟着一起来到医院,在手术室门口等了三个小时。
      
      相当煎熬的三个小时。
      
      中村雪被推了出来,脸色苍白的可怕,她躺在病床上,麻醉还没过去,依旧在昏睡中。可琳娜握住她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醒醒。”
      
      “妈妈,醒醒。”
      
      “阿雪……可琳娜,妈妈要等到明天才能醒来,我们让她好好休息吧。”
      
      中村佑树摸了摸可琳娜的头发,他的手很凉,比中村雪的手还要凉,触碰到她的时候带来了一股寒气。
      
      “杀人是错误的……”他低声喃喃,又重复了一遍,这语气已经变得十分平静,“但他们竟然敢过来杀人。”
      
      “事实上,中村太太并没有致命伤。”一旁的主治医生神色复杂的解释说道:“除了脊柱上的重伤,她没有遭受过别的袭击,但这种伤如果没有在三个小时内送来,就有可能危及到生命。”
      
      中村雪是他的同事,几个小时前他们还说过话,现在却只能躺在病床上,医生很惋惜的叹了口气。
      
      “拨打救护车电话的人,可能就是袭击者。”和中村佑树相熟的警察安慰了两句,把资料给了他,“我们在录音中听到很奇怪的语句,‘快点过来,不然就真的杀了她’,救护车到来时,在中村太太身旁,并没有其他人,这不符合常理。”
      
      “还有,我们调查了中村太太的行车记录仪,上面有着清晰的景象,一共有两个人,一个大人,一个孩子,他们在袭击完之后,没有理会一旁的汽车,直接离开。”
      
      “挑衅。”可琳娜说。
      
      “对我的挑衅。”中村佑树眼神阴郁的看着资料。
      
      野兽出笼。
      
      可琳娜能够感受到中村佑树身上的血腥味,在他平静的表象下,深埋着惊心动魄的疯狂,她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开口问道:“爸爸想做什么?”
      
      “以牙还牙。”中村佑树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双眼充满血丝,固执的盯着自己夫人。
      
      她还是那么漂亮,这些年,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记。
      
      风风雨雨走过了二十多年,本以为能够白头到老,没想到会败在这里。
      
      他半跪在床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中村雪的脸颊,近乎贪婪的注视着她的全部,然后吻住了她的唇。
      
      ——这是他们最难看的吻,冰凉又苦涩,还有着泪水的咸涩。
      
      他抬起头,抹去眼下的泪水,轻声地说:
      
      “以血还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