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个狗血的小小的短篇文,讲述一个亲爱的小受报复渣攻的故事。
解气指数:☆☆☆☆☆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少宁顾远霖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32959   总书评数:664 当前被收藏数:996 文章积分:76,168,67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短篇
    之 一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34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男朋友以为我死了

作者:阿辞姑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文

      chapter 1
      
      我的男朋友以为我死了。
      
      且深信不疑。
      无论我和他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我还活着。
      
      这事得从三天前他出差时说起。
      
      那天是白色.情人节,我们正在家里享受大学毕业后难得的一顿烛光晚餐。餐具蜡烛玫瑰都是我摆的,因为我不会做饭,所以这个重任就交给他了,而他也不负我所望,做出了一桌能让五星级饭店里的大厨羞愧到自杀的美食。
      按照套路,吃完这顿饭之后我们应该是能甜甜蜜蜜地滚到一块去,在床上度过一个美好的情人节的。
      
      但吃到一半,他的手机响了。
      
      黑色爱疯在桌上震动个不同,屏幕亮堂堂的。
      他装作听不见,我却不能装瞎,即使我有点近视,那天为了让烛光更好的衬托我俊美的容颜没带眼镜,看不清他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人是谁,但我还是特地提醒他:“你手机响了。”
      
      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后悔的事。哪怕是我和他在一起的事被我爸妈发现了,被痛打一顿赶出家门这件事也没让我后悔过。
      然而那天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我后悔了。
      那应该是我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吧?
      
      假如时光能够重来,我那天一定不会嘴贱地提醒他这句话。
      
      我甚至会祈祷他把这个手机砸了,叫他和外界所有人都断绝关系,让他的世界从此只剩下我一个人就够了。
      
      但我知道这样不行,他不是做,做不到我这个样子。所以我没逼他,也从来没和他提过什么恋人间要平等之类话。
      
      我在他面前可以卑躬屈膝,可以奴颜婢色,把他当做高高在上的帝王崇拜和深爱,而我只期望他把我当做他的爱妃,拥有无尽的宠爱就可以了。
      现在想想我就是个傻逼。
      
      因为他只把我当个太监。
      还白长了那根东西,反正不能生,只能被他插。
      
      他个贱人。
      
      chapter 2
      
      那个贱人接了他妈妈的妹妹,也就是他姨姨打来的电话,然后被骂了半个小时。
      
      他姨姨骂他的声音很大,遣词造句无一不体现出了她堪忧的素质水平,直到那桌精心准备的饭菜都凉了,他才回到桌边。
      
      说实话,那一刻我有点心疼他。
      
      我小心翼翼地问他:“姨姨又骂你啦?”
      
      他答:“嗯。”
      
      我又问:“她骂了你什么?”
      
      他皱着眉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嚼了嚼艰难地咽下去,然后起身开始收拾碗筷,不耐烦道:“还不就是那几句,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问那么多?你烦不烦?”
      
      妈的贱人。
      
      我只是关心他,想安慰一下他而已。
      这事要是我们热恋那会,我早上问他穿什么内裤,吃饭问他中午和别的女人说了几句话,晚上问他今天想我了几次他都不会嫌烦,怎么换到这时他就要这样迁怒我?
      
      活该被骂那么久,白心疼你了。
      
      我夹了一注小白菜喂进嘴里,又扒了口凉了的米饭不说话。
      好吧,我承认了,他今天做的菜很难吃很敷衍,我们大学时吃的食堂都比这个美味一百倍,真是浪费了我那束99朵玫瑰。而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为他小姨这事吵架冷战了。
      
      他和我不同,他是个孤儿,直到成年工作后才有个名为“姨姨”的亲人找上门来。
      
      我和他说让他仔细确认一下,最后做个鉴定什么的,毕竟现在骗子这么多。然后他骂我疑心病重。
      
      我和他说你小姨恐怕不是真心爱你,她不然她为什么要等你有了工作后才来找你。然后他就说我是个贵公子不知人间疾苦,我从小有亲人疼着爱着,他可什么都没有。
      
      这个贱人显然已经忘了我现在为了他也什么都没有了,大学在外面住的房子也是用我炒股的钱租的。
      
      过了一会,贱人显然意识到自己说话重了,但他也没道歉,僵硬地转移了话题:“明天我要出差。”
      
      我抬起头看着他,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一些愧疚:“可你两周前才出差过。”
      
      可我看到只有躲闪和疲倦。
      
      也许真是七年之痒到了吧,即便我还是如此貌美如花,他应该也已经腻了。
      毕竟这具肉体他都上了好几年了,我身上有几颗痣他都一清二楚,没什么新鲜了。
      
      一盘新鲜的猪肉和猪大肠灌的腊肠肉放你面前,你选哪个?
      
      chapter 3
      
      贱人走了,带走了抽屉里的5000块现金。
      好在他收拾的行李不多,不然我会以为他是要和我分手,卷光我的财产逃跑了。
      
      说实话我有点方,毕竟为了证明我对他的爱,房产证上写的可是他的名字。
      
      但我还是太年轻了吧,我没想到他做出了一件令我更方的事。
      
      我的好友兼眼线告诉我,他其实是听他小姨的话,回去相亲了。
      
      “顾远霖这个渣滓,他和那女的看电影去了,还是午夜鬼片场,少宁你原谅我我不敢进去,天知道他们两个会不会搞些事……”
      
      “他就是个贱人!”好友兼眼线以这句话结尾。
      
      我无比赞成。
      
      你们能想象我接到这个电话时的感觉吗?
      我以为我会怒骂,会嘶吼,甚至会像个娘炮那样哭唧唧,但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平静地挂了电话。
      
      在那张我们曾经翻滚了无数次的大床上坐了一夜。
      天亮时,我算着时间,在早上9点时给他打了个电话。
      
      “少宁?”
      
      “顾远霖,你到南京了吗?”
      
      “到了。”
      
      “我看了天气预报,南京这几天要下雨,有点冷,你记得要多加衣服。”
      
      “嗯,我会的。”
      
      “顾远霖……”我咽了唾沫,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耳朵里响亮的耳鸣,“你昨晚没给我打电话呢。”
      
      耳朵里的轰鸣还在继续,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除了它什么也听不见,我拼命祈祷着它赶紧停止尖叫,让我听听顾远霖的声音,听听我离不开,仿佛长成了我的五脏六腑,深藏在骨骼血液里,扎在心尖上极度深爱着的这个人的声音。
      
      上帝是眷恋我的。
      
      他如我所愿,让我听到了顾远霖沉默了一会后,好听到令人心醉的声音:“我昨天到酒店时已经很晚了,所以洗个澡就睡了,抱歉。”
      
      “轰”的一声,耳鸣重新充斥了我的耳膜。
      扎在心尖上堵住伤口的那个塞子也被重新拔开,我听到了我血液沸腾的声音,它冒的热泡炸烫了我整个脑袋,以至于鼻血流出来时,我还以为是伴随着眼泪而出的鼻涕。
      我不小心舔到一口,咸咸的。
      
      吓得我赶紧拿纸擦了擦,才发现是血。
      
      我看着那一手鲜红笑了笑:“顾远霖,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我被一个贱人爱着。
      我也深深地爱着这个贱人。
      
      真是被狗.日了。
      
      chapter 4
      
      我男朋友兼贱人整天搞事,我觉得我也不能去轻易放过他。
      
      以前总听到一句话:“我以前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当时觉得这句话就是放屁,现在闻来简直就是天下只异香——撩人心扉,动人心魄。
      
      帝王有着无数的宠妃,深宫之外还有无数的秀女在翘首以盼,而我只是他身边一个无足轻重的太监,就算权倾朝野也不可能谋朝篡位,也没有退路——毕竟我是为了和他在一起,才亲手把自己变成太监的。
      
      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好友兼眼线更是痛心疾首,就差以泪洗面。
      
      所以我约了他来家里看片。
      
      当楚濂心痛地对着绿萍低吼“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而紫菱呢?她失去的是爱情”时,我终于知道今天早上我为什么哭了。
      
      因为我也失去了爱情!
      我曾经以为我有的,或者我曾经有过的爱情。
      狗屁的我也爱你,他在说谎,这个贱人他都去找别的女人了。
      
      我赶走了好友兼眼线,好友兼眼线也迫不及待地落荒而逃——他万万没想到我是约他看《一帘幽梦》。
      
      走之前我先上了个厕所,出来后递给好友兼眼线一个盒子,让他交给席远霖。
      
      好友兼眼线问我:“这是什么?”
      
      我微笑着:“我刚刚拉的屎。”
      
      好友兼眼线瞪大眼睛,对我竖起大拇指:“牛逼啊!”
      
      我笑着点点头,给他递了个眼色让他快点走,然后好友兼眼线就变成了好友兼信差。
      
      好友兼信差给我男朋友寄了顺丰,还是□□——希望那5000块他没花完,起码留个20块付快递费。
      
      鼻子一痒,没一会又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了,一滴一滴地砸到地板上,和我背在背后的左手腕上翻开的刀痕中流出液体交杂在一起,成断续的直线般滴在浅色的地毯上,洇出点点渲染开来的血色圆圈。
      
      我的男朋友不仅贱,他还蠢。
      他恐怕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一向只放存折的柜子里,怎么忽然多了5000块现金。他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到他小姨那里,去和另一个女的相亲,做个丧尽天良的骗婚死基佬。
      
      基佬怎么了?
      基佬也是有尊严的!
      他是贱人他不要脸。
      
      但我誓死捍卫我的尊严。
      
      chapter 5
      
      第一天我男朋友被他小姨骂了半个小时。
      
      第二天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他也爱我。
      
      第三天我约了好友来家里看《一帘幽梦》,而好友给我男朋友寄了一个货到.付款的顺丰快递。
      
      第四天……
      
      第四天,我男朋友就回来了。
      他收到了那个货到.付款的顺丰快递,里面装的不是我新拉的屎。
      
      而是一个承载了我的爱情,和屎一样烂臭的刀片。
      
      我的男朋友进门后就抱着哭得稀里哗啦,把前三天他干得蠢事一股脑地全说出来了。
      
      我皇太后似地坐在沙发上,电视里同恩幽幽地在唱:“我有一帘幽梦,不知与谁能共。多少秘密在其中,欲诉无人能懂……”
      
      而外面顾远霖痛不欲生地哭着,喊着我的名字,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他是真的很爱我。
      
      我用那只包扎好了伤口的手摸摸他的头:“行了,别哭了。”
      
      顾远霖还是哭,还是喊。
      
      我问他:“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他哭道:“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
      
      他的哭声都快盖过电视剧的声音了,今天《一帘幽梦》大结局,我不能错过,不耐烦地推了推他埋在我腰间的大头,没推开,我便用遥控机调大了点电视的声音。
      
      里面紫菱已经找到了费云帆。
      
      紫菱问他:[你一早就跟着我,知道我到处找你?你还狠心地不露面?]
      
      费云帆道:[因为……因为我不能确定你找我是因为习惯,还是因为爱我,我必须确定一下。]
      
      紫菱:[那你现在确定了没有]
      
      费云帆:[还是不太能确定。]
      
      紫菱:[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费云帆:[我的天哪,你在说什么?我好像听到最后一句法文是我爱你。]
      
      紫菱:[对,就是我爱你,加上法文的我爱你,一共是10种语言的我爱你,有克利奥尔,塞尔维亚,意大利,缅甸,菲律宾,日语,德语,冰岛语,韩文,法文,我练习了10种语言,要跟你说这三个字,始终没有说出口,现在一口气说了,忘了,还有最重要的中文: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的天哪!
      我情不自禁抽了张白纸摁了摁鼻子,顾远霖要是他妈也能对我主动说那么多句我爱你,而不是每次我主动对他说我爱你,他才回我一句不知真假的我也爱你,我他妈肯定感动死了。
      
      不过看他现在哭成这样,也许他是真的爱我的。
      
      那我就勉为其难原谅这个小贱人好了。
      
      我告诉他:“顾远霖,你听到紫菱刚刚说的话了吗?你快重复一遍,不要哭了,你说一遍,我就原谅你了。”
      
      矮油,我好没原则喔。
      
      然而顾远霖还是在哭,他甚至哭到浑身抽搐,声音都沙哑了也没停下。
      
      我忽然意识到点什么。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哭。
      
      chapter 6
      
      我好像玩大了。
      
      我男朋友真的以为我死了。
      
      顾远霖抱着我哭了一整天,从阳光正好到暮色合围,他都没有把我放开。
      他是这样的伤心,这样的痛苦。
      
      我和他是高中时在一起的。
      他先喜欢上的我。
      
      他是我们班的学霸,而我学习一般,他却经常偷看我,那眼神和其他暗恋我的女人一模一样。
      在遇上他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女人。
      
      后来,为了抄他的作业,我和他在一起了。
      
      这一在就是八年。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们在一起九年的纪念日了。
      
      可我却不知道我们还能继续在一起多少年。
      
      他这次瞒着我去相亲,也许在下一次,就是结婚也说不定呢?
      
      电视里响起了《一帘幽梦》的片尾曲,而看到他哭成这样,我心里也有些难过,我想抱抱他,却蓦然发现我根本抬不起来手,浑身无力,似乎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地压着我,我只知道它不会是顾远霖。
      
      这一天迟早要来,我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大概是从拿到那张诊断书开始吧。
      
      我其实不应该这样伤害他的,我这么爱他,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爱不爱我,却也知道他现在一定很难过。
      
      有多难过呢?
      我问了他,他却没有回答我——他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我曾经以为分手会容易,反正也没人说过它很难。
      
      可顾远霖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难题。
      用代数,用几何,怎么都解不开。
      
      我原本想的是让我再多爱他几天,不用太久,一个月就够了。
      
      让我最后爱完这个我最爱的人,再把他轻轻的放到别人手里——等过完九年的纪念日后。
      
      但也许是生病的脆弱,亦或是那些不甘的委屈,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极度恐惧他会先在那一天离开我。
      
      他是我的空气,比我脑袋里那个东西更为致命,没有他我一刻都活不下去。
      
      他就要离开我了……
      
      可我一点儿也不想离开他……
      
      chapter 7
      
      我和顾远霖又在一起了。
      
      我们很愉快地过完了在一起第九年的纪念日。
      
      在那之前,他把我们的房子卖了。四分之一的钱留给他姨姨,二分之一捐给了慈善机构,最后剩的那一点钱,他用来给我们买了一块墓地。
      这一次署的是我们两个的名字。
      
      他说,不能单独署我的名字他很抱歉,但他想和我在一起,这是唯一的方式。
      
      我没生气,反正只要我们能够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他还主动说了我爱你,抱着我,十指相扣说了一晚上。
      
      我回了他我也爱你,就是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当他和冰凉的我靠在一起时,他又让我感受到了温暖,这股暖意像是环着大西洋终年不绝的暖流,向我奔涌而来。
      
      我终于相信他也是真的爱我了。
      身体越来越暖,原来一直以来我都忘了他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无论何时,我们走到哪里,都要永远在一起。”
      
      好吧,他没食言。
      
      我原谅他了。
      
      -EN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