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

作者:霜雪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由而无用

      为什么没有把苏湖打死?
      
      当然不是因为截教弟子们都转了性。
      
      事实上,好勇斗狠之风,就和截教弟子们的根行浅薄一样,是根本不能解决的问题。
      
      最确切的原因,是有话语权的人在辟谷之后都默认了这个做法的合理性并且成为了该做法的铁杆支持者,甚至明令禁止还未辟谷的弟子因为这件事去找苏湖“切磋”。
      
      明面上的理由,当然是“人家小师妹(师叔)出了这个主意之后自己也没有违反哟,她也在努力辟谷哟,并且她绝对是为了大家好哟,早点辟谷真的有很多很多的好处呢!大家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修炼反而找她寻仇?”
      
      冠冕堂皇吧?
      
      有理有据吧?
      
      简直没法反驳吧?
      
      但是实际的原因是——“心理”实在是一个相当神奇的东西,若自己还在被食堂恶心着当然不会说这是个好政策,但是自己摆脱了之后看别人倒霉,那当然令人心情愉快幸灾乐祸。
      
      不然大学生的军训怎么会年年出现“大一鲜肉求下雨,老腊肉们求晴天,龙王爷表示我很为难啊,看在大二大三大四的人数比较多那我们还是不下雨好了”的奇景?
      
      和军训的局面一样的是——很不巧,辟谷的弟子们的战斗力,比没有辟谷的强大。
      
      所以苏湖才根本就不害怕大家知道是她提出的“建设食堂”这一建议。
      
      所谓“人类”的劣根性,大抵如是。
      
      而“劣根性”的正确使用办法本来就应当是在实践中利用之,而不是用来逼高中生做阅读理解,然后让人家脑补出“晚安!”的三层意思。
      
      至于利用劣根性会不会有精神上的负担……
      
      技术无罪,工具有理,错误的从来都是人。
      
      用的对了就是好的技术。
      
      金灵圣母能够领会苏湖之所以不害怕弟子们围殴她的内容所在,更能理解苏湖理直气壮利用人性的正当性问题,但是在洪荒这个各种理论都不成熟的年代,她解释得确实很艰难。
      
      还是感谢教主强大的理解能力,在金灵圣母解释完了之后,通天摩挲着下巴,笑的很是开怀:“没看出来啊?这从来安安静静修炼的小苏,还有这种百转心思。”
      
      ——嗯,通天虽然在闭关炼丹,但偶尔也会放出神识来瞅瞅碧游宫之内有没有出什么大事,每次看到在偏殿住着的苏湖不是在打坐练气疗伤,就是在碧游宫中洒扫庭院,所以通天大概也知道苏湖到底是宅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当然,通天教主可不是后世那种女儿不出门社交就总是担心她嫁不出去的操心父母,针对于苏湖的沉(si)静(zhai)不多事干完活就认真修炼,通天还是相当满意的。
      
      毕竟大弟子们太能搞事。
      
      很久很久以前……
      
      刚刚学炼器的多宝常年炸房子,无当圣母炼丹习惯性炸鼎,赵公明找人干架捅娄子无数,龟灵圣母一个温温吞吞的性子搞的和她交流的人都十分崩溃,金灵圣母一个心思过于深沉心思百转山路十八弯连收的徒弟都不好对付的政治家……
      
      甚至最省心的云霄平时那是相当的温柔腼腆,但只要搞事就一定是搞一个大新闻——她和多宝合炼金蛟剪的时候那绝对是天地变色,用的龙族尸骨好险没被龙族发现,要发现了那又是一番扯皮。
      
      那些年的通天……给弟子们收拾残局……
      
      简直人干事!
      
      这些年,通天其实没少死脑细胞来着。
      
      养了一窝不那么省心,三千大道都通,全方面多角度作死的徒弟的通天,在自己都差不多准备不收徒弟等着徒孙进来过养老生活的时候,得了个听话乖巧不闹事,狐狸原型还特别会卖萌特别招人疼,惹了事自己会把事情解决掉的小弟子,那感觉……只能用“老怀安慰”来描述了。
      
      虽然他并不老。
      
      “师妹还是出来过的,一共两次。”金灵圣母在食堂事件之后对这只小狐狸算是相当的关心,一提起苏湖在干什么以及是怎么修炼的简直如数家珍,通天一提便能自然而然地回应,“第一次是肚子饿了出门找云霄问哪里能吃东西,才去了饭堂便与一条好色到不行的蛇打了起来,被公明师兄罚了思过,除了第一天云霄去看过之后,再之后就没见过别人了。”
      
      “罚个闭门思过倒也没什么,只是没见过人……你们居然都没去送饭?她才多大你们就逼她辟谷?”通天想起自己见到苏湖的时候她还在吃血食,浑身是伤眼中迷茫隐隐对整个世界都有些戒备的可怜模样,又自己脑补了那个饿着肚子却因为禁足不能出门觅食,只能一边打坐一边流口水摸肚子的惨兮兮的形象,突然有点心疼这个在乖巧修炼的小弟子,又想起大弟子们的黑历史乃至于连送饭都没有的德行……
      
      当年给弟子们善后的头疼感好像又回来了呢!
      
      “弟子们才没有做那么没谱的事情……”多宝道人赶紧辩解,“云霄第一次过去就是去送饭来着,哪里想得到她居然说什么她本来资质就不行,仙道都走的步步坎坷,为了得证大道,她一定得尽快辟谷,禁足是个好机会她不能浪费。”
      
      通天一时无语。
      
      跟脚虽然不行,但在魅术上的造诣也能看出这是只挺努力的狐狸,这样的努力能很大程度上弥补掉跟脚上的不好,而辟谷这种极其需要意志力的事情她居然也敢在年纪轻轻修为不行的时候强行熬,还能耐住寂寞……这小狐狸前途无量啊。
      
      只是小小年纪就这样,难免招人疼些。
      
      半晌,通天寻找到了另一个心疼点:“她身上还有伤呢……在饭堂与人大打出手,不要命了么!”
      
      “也没有大打出手,她虽说有千年修为但自己废了九百年的,剩下一百年的维持化形都够呛,哪里有那个余力和人好好打一场。”多宝道人那也是相当心疼萌萌哒小师妹人设的崩坏,表情极其微妙,“不过是魅惑了那条蛇妖,逼他当场脱光了衣服然后自己划伤了手臂而已,下手相当的有分寸,那条蛇妖就是破了点皮,公明让人抽鞭子造成的伤都比她造成的轻些。”
      
      通天放心了,又多问一句:“那第二次出门是为了什么?”
      
      “因为石矶挺好奇那魅惑之术到底有多大威力,和她约战,她本来不想答应,但石矶那石头脑袋认死理,干脆在她屋子里缠了她三天死活不让她入定,她还没法自发的吞天地灵气以绝口腹之欲,一不能入定就饿的不行,实在不耐纠缠,便去和石矶做了一场。”
      
      解释一下,做了一场,洪荒常用语,不是那些羞羞的事情,就是字面上的干一架的意思。
      
      “石矶……还好么……”想起苏湖进金鳌岛那天,在千钧一发之际撂倒龟灵圣母的情节,乃至于身上有伤还能教那条蛇做人,通天突然就不想担心苏湖了——魅术幻术花费的法力不多,但是效果着实不错,虽然对于龟灵圣母不过是片刻的晃神,但在和别人干架的时候有那么一时半会的晃神,那简直就是作弊神器。
      
      苏湖,自保无虞。
      
      虽然不担心苏湖了,但是对于被魅惑的石矶……要是一不小心石矶被苏湖整太惨了,那还是要问候一声,如果有必要再点个蜡的。
      
      “石矶跟脚是顽石,心思最为沉静不过,没那么容易被魅惑。而小苏师妹实在是年纪太小,除了魅术上天赋不错之外别的方面根本没法与石矶比。”金灵圣母回道,“所以她也没真和石矶打起来,而是托多宝师兄炼了两个器具,拉了网打了一个叫羽毛球的东西。”
      
      “羽毛球?”
      
      “那可是个有趣的玩意儿。”金灵圣母笑道,“石矶本来相当不愿意,但小苏说了羽毛球都打不赢她,她便不对石矶用魅术,石矶只能答应了。谁知道……打完了之后石矶都不想关心魅术的事情了。”
      
      “是个什么东西,连石矶那顽石都能感兴趣?”作为一枚实心眼的石头,教石矶修仙的经历……通天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脑仁疼。
      
      “说不明白,总之是挺有意思的。”多宝笑,“那一日,她打一局便说自己饿死了,看哪个师侄都想逮了吃掉,为了不同门相残还是回去入定的好。她人虽走了,但围观的师兄弟们又觉得这东西有点意思,于是渐渐的,修炼之余也会偶尔来一局松泛松泛,这球打起来不如斗法阵势大,不为切磋只为放松的话,着实比斗法让人省心,于是弟子们一合计,便辟了个地方专门打球,今日虬首仙与灵牙仙二人对阵,对拼的好生精彩。老师不如去看看?”
      
      通天来了兴致,愉快地下座,走出大殿,便看到正拿着把扫帚在扫地的苏湖。
      
      正在扫院子的苏湖放下扫帚倒身下拜,口中道:“弟子拜见师父,师父圣寿无疆。”
      
      通天笑呵呵地让苏湖起来:“这些杂事不必忙,陪我看球去。”话音刚落,然后便抬手一捞,苏湖直接便化回了原形扑入通天怀里,通天捋了捋苏湖的毛,却感觉到了苏湖身上的僵硬,不由道,“怎么了?”
      
      苏湖小心翼翼问:“师父……没有生弟子气?”
      
      “生气?”通天笑道:“生什么气?”
      
      “打球终究是玩物,耽误了师兄师姐们的修行。”苏湖低低道。
      
      通天一边挠着苏湖的肚皮,一边随口说着:“你自己说的,修行是个人的事情。怎么,敢说不敢做啊?”
      
      苏湖眨眨眼,在通天怀里,以一个近距离接触的角度看着通天。
      
      是哦……
      
      现代社会里面混久了,似乎已经习惯了口中说着素质教育,实际上谁都在题海战术的人生。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然而说得上话的高等院校却……其实挺政治不正确的,比如在复旦学生们之间有相当大认同度的“培养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又比如北大干脆就没有校训也没有校歌,把曾经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丢到了一边,甚至“北京大学渣”还被玩成了梗,最近还在玩什么“我拿着全a的成绩单,戴上耳机,放一曲god father waltz,感慨万千”的表情包。
      
      截教其实……挺有那种自由散漫自己做主的味道的。
      
      说到底,爱打球爱打架或者是爱修炼爱悟道,这都是你个人的事情。
      
      你做了什么,要承担什么后果,不要连累别人,也不要自怨自艾,自己的因果自己承担,如此而已。
      
      “哦。”苏湖甜甜一笑,往通天怀里蹭了蹭,不说话了。
      
      一个能好好说话的地方,一个弟子只要有道理就能顶撞老师的地方,一个哪怕没资历没修为,也能说清楚道理的地方。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截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苏湖!你老实说你在现代社会的时候阅读理解能拿几分?“晚安!”这句话到底有几层意思?换了你你会怎么回答?
    苏湖:二十……左右?“晚安”按着标准答题方式一般写三点,“晚安”中“晚”字点明了时间,令人联想到天色已暗,象征着当时社会的黑暗。而在这黑色的天空下人们却感到“安”,侧面反映出人民的麻木。而句末的感叹号体现出了鲁迅对人民麻木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导演:……满分只有二十二没错吧。
    苏湖:对啊。
    导演:你等着我虐死你吧!咱俩友尽!
    ——
    咳咳……
    作者对高等教育的评论是瞎掰的,“自由而无用”的梗来自我高中时候校报上复旦师姐的文章,“北京大学渣”和“god father waltz”梗来自我北大同学的朋友圈,不管观点对不对都不接受撕逼哈。
    ps既然应了情墨小天使周六日连更,那明天同一时间再会喽~~~
    这章小小过渡一下,再来两段截教的日常,然后也该走走封神的事情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