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的假面

作者:长歌幻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甜蜜的开端(五)

      终究温莎还是没能忍耐住翻白眼的冲动,如果早知道这名属于钢铁玫瑰骑士团的圣骑士,竟然还有这样幼稚可笑的一面,他怎么还会暗恋对方半年多时间?但现在,温莎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轻轻在莱昂内尔额头上留下一个轻吻。
      
      “太敷衍了。”莱昂内尔睁开双眼,目光灼灼地盯着温莎。“既然你这样勉强,那么,可以由我来吻你吗?”
      
      “如你所愿。”
      
      话音未落,温莎被一个凶肆的吻夺走呼吸。莱昂内尔把他抵在门上,如同野兽一般撕咬他的嘴唇。比起来昨天晚上那个点到为止的亲吻,这样的吻,丝毫不受理性控制,纯粹到几乎只剩本能。
      
      在温莎背后,那个男人还在敲门,嘴里骂骂咧咧的声音伴随着大力敲击门板的响动,把温莎震得脊背发麻。
      
      就在温莎快要被莱昂内尔给亲出来的时,莱昂内尔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他,捧住他的来到脸蛋,轻柔地舔舐了一番他的嘴唇。
      
      “我不会再放开你,艾德里安。”莱昂内尔说,“我已经让你离开了我这么久,如果你现在不愿意,我可以等到你愿意为止,但是我不会放开你。我总是梦见你的眼睛,那漂亮的淡紫色,稀有又高贵。”
      
      被吻得晕晕乎乎的温莎抬起眼睛——他有着一双不甚明亮的淡紫色双眼,这十分少见。他动了动嘴唇,想要说点什么时,门突然被大力踹开。
      
      温莎没站稳,倒在了莱昂内尔怀里,门板在移动,似乎是在被人强行挤开。
      
      这下完了,今天整个学院都会知道他一大早就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接吻,更要命的是——他没穿衣服!
      
      全身的血液都在剧烈燃烧,温莎想他可能是尖叫了,这刺耳的叫声让他羞愧难当,让他难过地把脸埋进莱昂内尔脖颈里。
      
      这下全完了,很快,学院里就会传满他的八卦。那些不和善的,向来喜欢对他指指点点的人,也会对他挖苦讽刺,而他要进入创造者实验室,也会显得更加艰难。
      
      想到今后可能的境遇,温莎被抽空力量一般靠在莱昂内尔怀里。然而,他预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莱昂内尔抱着他侧身一脚把门踹关上,用身体抵住门板,对着外面的男人大声呵斥:“谁允许你这样无礼的,兰德尔!”
      
      “真他妈够了,格瑞斯听说我们离开朱诺斯,现在正闹呢。”门外的男人说,“她指名要见你,在钢铁玫瑰骑士团离开之前。”
      
      “等我一会儿。”莱昂内尔说,“别撞门。”
      
      他抱住温莎,快步走到床前。温莎从他身上跳下来,不自在地钻进被单,坐在床上。莱昂内尔抓起丢在床上被揉得乱糟糟的法袍,披到温莎身上。
      
      “我现在有点事情,晚些时间我们再谈。”莱昂内尔轻轻拨弄温莎乱糟糟的额发,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你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我处理好骑士团的事,就来找你。”
      
      温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如果他现在拒绝,他无法保证莱昂内尔还能像现在这样温和。至少刚刚他被抵在门上的时候,莱昂内尔看上去真的像是会做出那种事情的样子。
      
      咬着嘴唇,温莎识趣地点了点头。他的内衬昨天已经被莱昂内尔撕成破布,他只能在没有穿内衬的情况下穿空心法袍,这样让他十分没有安全感,可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
      
      同属钢铁玫瑰骑士团的兰德尔站在门外,被突然从门里冲出来的法师撞了个趔趄。还未等看清楚那人的模样,莱昂内尔就从屋内走了出来,一边扣皮带一边望着远去的背影,脸上餍足的表情是个男人都会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那是谁?”兰德尔瞥了一眼莱昂内尔的手指,原本戴着守贞戒的地方,只剩下一个深刻的印痕,“这里的酒吧招待吗?”
      
      “不,是他。”莱昂内尔脸上的笑容几乎都可以说得上是幸福了,“就是他。”
      
      “他?谁?”兰德尔一头雾水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是你的‘小天使’?就是他吗,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莱昂内尔低下头,轻轻摩挲手指上的戒指痕迹,“他叫艾德里安,是白百合夫人的儿子,他长得很像他母亲,我可以确定就是他。”
      
      “哦——!”兰德尔挑高眉毛,脸上挂着轻挑的笑容,“滋味怎么样?”
      
      “很美味……”莱昂内尔垂下眼帘,有些难为情地红了脸。但还未等兰德尔再说出什么露骨问题之前,他抬起头不满地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种事情!他是我的,你可不许对他动什么歪心思,别让他去参加你的派对什么的。”
      
      “得了吧!”狠狠地锤了莱昂内尔肩膀一拳,兰德尔毫不掩饰脸上的不满,“昨天的聚会他也没去啊!如果他去了,还轮得到你把人叼在嘴里,早就被人叼跑了好吗?你肖想了二十年这位‘小天使’,在梅迪瑞兹魔法学院里可是个另类,我昨天听说了他的一些事情。是叫温莎·肯·艾德里安·牛顿吗?”
      
      “没错,你听说了什么?”听见关于温莎的事情,莱昂内尔兴趣盎然地搭上兰德尔的肩膀,“都说给我听听,边走边说。”
      
      “说真的,他在梅迪瑞兹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了。”兰德尔瞥了莱昂内尔一眼,“既然你都吃到嘴,也满足了愿望,就不要再招惹麻烦上身。我敢肯定如果你们成为了情人,他必定会对你索取无度。你能让一只饥饿的老鼠钻进厨房,而不偷东西吃吗?”
      
      “我会不让他挨饿。”莱昂内尔说。
      
      ********************************
      
      温莎感觉不到自己的腰,或许它已经断掉了。不过二十分钟,他就有了上百次通过扶腰来确认身体部位是否还存在的举动。
      
      将黄色颜料倒装有蓝色进桶里,温莎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不同的色泽变换。黄色如同光影一般在蓝色当中流动,丝丝缕缕的线条,好似被拖长的晚霞。他在一名叫做里昂那多的画匠那里打工,这位画匠正在翻修大法师们会议厅的壁画。
      
      温莎单手扶着腰,用一根长棍搅动颜料,那桶按照一定比例兑出来的颜料,呈现出如同新雨之后草地的色泽。温莎的动作没有逃过画匠的眼睛,画匠从梯子上下来,围裙上落满了各种颜色,五彩斑斓得好似有无数光点在他身上跳动。
      
      “你还好吗?牛顿先生。”里昂那多把两支笔叠在一起,用大拇指扣在调色盘上,“你脸色看上去很差,昨天晚上又没休息?”
      
      “啊?!”正在愣神的温莎抬起头,茫然地看着画匠。午后的阳光透过穹顶上的玻璃窗,洒在他们脚下,温莎抬头望向穹顶壁画,低声说,“确实,没休息。我有些不舒服,今天我可以请假吗?里昂那多。”
      
      “不舒服?”里昂那多疑惑地上下打量着温莎,目光最终落上他手腕上刺目的红痕,那痕迹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明显。
      
      里昂那多动作迅捷,一把捉住温莎的手腕,厉声问:“这是什么?你被人强行……做了那种事情?”
      
      温莎猛地一愣,当场身体僵硬,不知所措。他别过脸,咬住嘴唇吞下所有委屈,颤声说:“不,我……我是自愿的。”
      
      “自愿……”里昂那多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说你品行好,为人正直端正,我才让你来当我的助手。好吧,好吧,我不是要反对你恋爱,但是……但是你就算是自愿,要出去乱搞,也不要耽误工作!我们的进度还得加快一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对不起,里昂那多。”温莎抽了抽鼻子,略显委屈地说,“我会注意的。”
      
      “别有下次。”里昂那多说,“你那戒指,是你情人的?”
      
      温莎慌忙地把手藏到袖子里,拽住袖口低声说:“算,算是吧……”
      
      里昂那多无奈地摇摇头,单手提着温莎调配好的绿色颜料又爬上了梯子。
      
      “想不到你看起来这样清纯,却什么花样都玩过了。”
      
      他并没有可以压低声音,反而那话听起来像是给温莎说的。
      
      在他们的工作场地,还有其他系的法师或者是大法师们会路过,有时候他们会穿过还在装修的大厅,从温莎身边走过。里昂那多这些话,肯定有人听见了,同行在路过温莎身边的时候,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甚至还有人在窃笑,但里昂那多坐得很高,涂上一层色彩之后,静静地观察,等待颜料干掉。
      
      “法师们的外表不可靠。”里昂那多补充道,“如果你还能工作,继续弄一些颜色来。注意填补一下配色表,上面有我们需要的色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歪,有人吗?
    歪歪!动了我的点击的,理一下我啊!
    真的不收藏评论一下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