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的假面

作者:长歌幻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阳光灿烂的仲夏(三)

      这栋别墅不太大,除了温莎与莱昂内尔之外,只有莱昂内尔的扈从——温莎之前见过他——和四名仆人在这里。
      
      扈从很年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他礼貌向他们行礼,朗声说:“主人,牛顿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你们要用餐吗?”
      
      莱昂内尔点点头,示意扈从带路。其实根本就用不着那名孩子袋子,莱昂内尔自己就抓住温莎的手腕,赶在他前一步来到了餐厅。
      
      看见餐厅里准备的东西时候,温莎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这可真是个惊喜。”他说。
      
      莱昂内尔是如何得知自己的需要,这一点温莎无从得知。但现在,他真的很需要这个。
      
      一件崭新的法袍,淡紫色,价格不菲。紫色染料及其安昂贵,只能从生长在巴贝尔王国首都双潮城北岸的玛尼海螺的内脏内提取。三十磅海螺,只能提取一磅染料。紫色染料昂贵,紫色的衣料自然奇货可居,王公贵族因此对紫色趋之若鹜,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对于法师们来说,法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物品。他不仅是施法道具,也是法师们身份的象征。况且,一件好的法袍,也对集中精神力有莫大的作用。
      
      这件淡紫色法袍,温莎经常在朱诺斯城商业区的裁缝店里见过。它常年挂在橱窗内,让人不去注意它都很难。不过这件昂贵的衣物,一直都因为其超高的价格,没有等到它的主人。
      
      现在这件衣服就在温莎眼前,而且他看得出来,已经根据他的身材进行过二次裁剪。
      
      “怎么会?”温莎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这是买给我的?”
      
      “喜欢吗?”莱昂内尔把受背在背后,眼睛和腰一样弯,“我路过裁缝店,看见这件法袍。觉得很衬你的眼睛,就买了下来。”
      
      如果用在衣料上,紫色是尊贵的色彩,可有着淡紫色眼睛的温莎却不那么尊贵。
      
      “能换上它然后吃晚饭吗?”莱昂内尔说。
      
      在更衣室,温莎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他看起来在和朱诺斯城里有些不一样。他不是那个在沾满污渍的昏花镜子中,那名抑郁的男子。这几天温莎睡得很好,眼下的黑眼圈在这几天完全消失。他看上去精神奕奕,好像换了一个人。
      
      但这只是短暂的,温莎的烦恼依旧存在。如果不能让他进入创造者实验室,那么可能他还会继续烦恼下去。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莱昂内尔还在楼下等着他吃晚餐。
      
      扶着红木楼梯的扶手,温莎款款下了楼。这件法袍确实是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他穿上十分合身。垂坠的布料勾勒出他消瘦的身形,和法袍相配的还有一根穿银丝的腰带。温莎按照朱诺斯法师们常用的方法,打上略显松垮慵懒的结,系在腰间。
      
      当他款款步下楼梯,衣裾悉嗦作响。
      
      莱昂内尔说得没错,这件法袍确实很衬温莎的眼睛。
      
      此刻,温莎就像是一名从远古时代走来的高等精灵,带着超乎人类的绝代风华,一步步步入尘世。
      
      “你很漂亮。”莱昂内尔由衷地称赞道。他站在楼梯尽头,优雅地朝温莎伸出右手,左手则背在背后。
      
      这句话很多人都对温莎说过,但从未有谁能够把这话说得如此诚恳。
      
      温莎不自在地撇了撇嘴唇,说:“能别把我当成女士一样招待吗?”
      
      莱昂内尔收回手,朝温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别误会,我只是在尽地主之谊。”他殷勤地招呼温莎坐下,亲自为他拉开椅子,“我以前做扈从的时候,曾经为白鹿大公、红狼大公以及金花雀大公都拉过椅子。但都没有今天这样高兴。”
      
      “拉椅子能让你高兴吗?”温莎不解地问。
      
      “你能来,我很高兴。”莱昂内尔说。
      
      晚餐十分丰盛。鱼很新鲜,是从湖里刚刚捞出来的。烤鹅外焦里嫩,生蚝滑嫩多汁。度假别墅附近有一片菜园,做沙拉的蔬菜,都是今天下午从菜园内采集而来。香甜可口的水果派作为饭后甜点,温莎的胃口从未有如此好过。
      
      主菜都有二十道,温莎本来就吃得不多,不过五六道菜之后就觉得肚子胀得厉害。甜品他只尝了一口,看见那些剩菜,温莎心里的负罪感别提有多重。
      
      饭后,莱昂内尔和他在书房聊天。作为圣骑士的莱昂内尔,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而温莎本人的事情则显得十分无聊。所以,温莎都是听得多,说得少。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温莎喜欢听莱昂内尔说话。听他用温和的嗓音讲关于古德斯的战争,圣城的温泉,丹古堡的海风……
      
      温莎去过的地方不多,很多都是从书籍上看到。有一名亲历者给他将各地的风俗人情,特产物质,还有那些广为流传的英雄故事背后的故事,以及那些不曾流传出来的故事。
      
      莱昂内尔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让温莎听得津津有味。
      
      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夜已深沉。
      
      这是温莎连续打的第三个哈欠,眼角的泪光挂在红色泪痣上方,在灯光照耀下闪烁着粼粼微光。莱昂内尔发现了温莎的困倦,坐到他身边,柔声问:“现在要去睡吗?”
      
      连日来的舟车劳顿,今天下午又沿河走了一圈。温莎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现在就算是坐在沙发上,他都可能随时睡过去。
      
      “嗯,我想是的。”指尖擦掉眼角的泪水,温莎的声音带上了一些鼻音,“抱歉,我太困了。并不是对你的话题不敢兴趣,如果可能的哈,我还想多听一些。”
      
      “你总是道歉,艾德里安。”仆人和扈从早已睡下,因此莱昂内尔的声音压得很低,“可这没什么好道歉的,要我抱你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