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往事

作者:长宇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中午有经验的人都自备午餐,包里背着饭盒,像霍皙他们这样没经验的,只能大眼瞪小眼,会场三公里以外都戒严了,连个买东西的地方都没有,摄像老王是个聪明人,从包里拿出仨面包。
      
      他憨厚挠头:“本来想着下午饿了的时候填补填补,得,中午咱分了得了。”
      
      毕桐没意见,一个人拿了去后座吃。
      
      霍皙瞅瞅膀大腰圆的老王,一脸憨厚相,有点不忍心,她特能理解饿肚子的感觉。
      
      她偷偷把鸡蛋放回老王的摄像包里。
      
      老王发现,朝霍皙嘿嘿一笑,很不好意思:“该减肥了,该减肥了。”
      
      毕桐为了下午能精力充沛做采访中午得睡午觉,老王也得趁着午休修片,霍皙是个闲人,不想影响他们工作,便自己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啃面包。
      
      她是个在吃上面特别马虎的人,什么都行,就是填个肚子,不计较那些,早上六点从家出发,一直到现在,她是真有点饿了。
      
      她大口大口咬着面包,身边放了瓶矿泉水,高跟鞋被她脱了搁在一边,吃的狼吞虎咽没心没肺。
      
      她眼神放空的盯住路边某个点,样子有点蠢,连有人盯着她都没发现。
      
      中午太阳大,这几天气温骤升,温度很高。
      
      沈斯亮把外套扔在车后座,摘了会场的胸牌,胳膊懒洋洋搭在街边的防护栏上,手里夹了根烟。
      
      他盯着对面矮台阶上那个身影,被太阳晒得眯起眼睛。
      
      得,三年没见,吃相还是那个吃相。甭管什么好东西给她,搁到嘴里就往下咽,饿死鬼托生似的。
      
      但是说她吃的凶,偏偏那个模样又很好看,很干净,她一只手拿着面包,一只手垫在下巴上,不大张旗鼓的嚼,没掉一点渣儿,吃完了,把包装纸和垃圾叠好了放在手里,也不乱扔。那面包不大,没两分钟的功夫她就吃干净了,喝了两口水,可能是灌风了,她又轻轻揉了揉肚子。
      
      沈斯亮知道,那是吃急了,胃难受呢。
      
      他记着以前,很久很久以前,俩人还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这副模样。
      
      城里新街口有个三儿,是个老北京,因为心智有点问题,没什么收入来源,一直靠卖报纸为生,三儿人很善良,总是对过往行人时不时吆喝一句,别掉东西提防小偷,周边商铺也很照顾他,时不时给他送点吃的,但是难免有疏忽的时候,老头儿也常常过着饥一段饱一顿的日子。
      
      那时候他还和她在一起,俩人开着车从新街口过,总停一停去路边买点吃的给三儿,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大晚上。
      
      她嘴馋,每次给三儿买了以后也给自己买一份,俩人在车里远远地看着,她就在副驾驶狼吞虎咽的咬煎饼。
      
      有时候吃急了,吃不动了,她就把剩下的给他,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看着他。
      
      中午起风了,霍皙胃里有点硌得慌,又仰头喝了两口水,然后慢慢把头埋在膝盖里,打了个呵欠。
      
      那道身影小小的,瘦瘦的,靠在石柱子的后头,几乎没人注意。
      
      一根烟抽的差不多了,沈斯亮不轻不重按灭烟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
      
      霍皙迷迷瞪瞪的打着盹儿,忽然感觉有人踢了她一下,力气不大,她以为做梦呢,恍惚中又听见有人喊她。
      
      “二朵儿?”
      
      霍皙一个激灵醒了。
      
      只见武杨一身武/装作战服,带着头盔,肩上别着对讲机,正挑着眉毛看着她。
      
      霍皙惊喜,揉立刻站起来:“你怎么在这儿啊!”
      
      武杨也笑:“来执勤,保卫你们安全呗。”
      
      今天国内国外来的军/政/要员,数都数不清,卫戍区担负着保卫工作,维护秩序保证安全,他们自然要抢在前头。
      
      “执勤你还来开小差?”
      
      “嘿,要不是看见你,别人我还不来呢!”说完武杨踢了踢那根石柱子:“怎么来这儿了,采访啊?”
      
      “去了家新报社,今天跟同事一起来的,他们在忙呢,我一个人出来溜达溜达。”
      
      武杨问她:“吃饭了吗?”
      
      “吃了。”
      
      “吃的什么?”
      
      “反正吃饱了。”
      
      武杨撇着嘴看她手里那个面包袋,扬着眉毛:“真吃饱了?”
      
      “以前一顿可得吃两碗饭呐!”
      
      他嗓门大,霍皙赶紧去捂他的嘴:“行了行了!知道我饭量大,给留点脸行吗!”
      
      武杨哈哈乐,用武装带敲了一下霍皙的脑袋瓜。“跟我走!”
      
      “嘛去?”
      
      “给你吃点好的。”
      
      霍皙被武杨带着上了那辆拉风的大吉普,车窗都升着,后座有两个兵正在休息,门一拉开,武杨一皱眉,上去就踢了他们两脚。
      
      “把鞋都给爷穿上!闻闻车里这味儿!!!”
      
      俩兵见有外人来,赶紧套上鞋跟武杨认错,偷偷摸摸用眼神瞄着霍皙。
      
      “武爷,您女朋友?”
      
      武杨一挥手,把人撵出去:“替我顶一会儿,我吃个饭。”
      
      俩兵看着霍皙嬉皮笑脸的跳下车,迅速整理仪容,腰板标直地走了。
      
      武杨放下车窗透了点儿空气进来,又从前头拿出两盒盒饭,还有一保温瓶热水递给霍皙。
      
      “为了开这会我们忙了好几天,这帮小子确实累的够呛,能得着机会睡一觉不容易,别介意。”
      
      霍皙接过饭盒,笑眯眯地摇头:“你们比我们辛苦。”
      
      军队伙食就是好,牛肉,小白菜,西红柿,营养那叫一个全,霍皙挑着饭盒里的牛肉,双眼炯炯有神。
      
      她吃饭的时候忒认真,忒专注。
      
      吃完了,不够,她问他:“武杨哥,你车上还有吃的吗,我们有个同事,中午也饿肚子呢。”
      
      武杨不乐意了:“你吃饭还带打包的啊?”
      
      偏偏霍皙又是个实心眼儿的性子,谁对她好,她就能对那人双倍,百倍好。她想起憨厚的老王,笑眯眯:“谁要你盒饭了,巧克力有吗?我们有一摄像大哥,份量挺大的。”
      
      武杨骂骂咧咧从前头翻出几袋压缩饼干和巧克力,扔给她:“给给给。”
      
      霍皙当宝贝似的收起来。
      
      武杨从后视镜瞧着她,忽然就直白问了一句:“今天斯亮也来了,你看见了吗?”
      
      霍皙正仰头喝水,闻言一哆嗦,滚烫的水顺着嗓子眼儿就滑下去了,她扣上水杯,像是谈起一个最平常不过的朋友。
      
      “看见了。”
      
      “跟在刘卫江后头,拎着公文包,帅炸了。”
      
      她说的特别真诚,武杨后脊梁都觉着发凉,看了她一会儿,又觉得霍皙那模样不像撒谎,武杨才默默叹了口气。
      
      心想着这俩人啊,真他妈能作!
      
      武杨是根直肠子,他烦躁从兜里摸出烟来,叼在嘴里,想了想,从前排副驾驶的地方转过头来,一鼓作气。
      
      “二朵儿,你俩就非得这样?非得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谁都不见谁?至于吗,小航那事儿都过去了,走都走了,他回不来了,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呢。”
      
      霍皙慢条斯理扣上饭盒,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她扭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武杨都没了心思再问的时候,霍皙才慢慢弯下腰,把脸埋在手里。
      
      那是一个极为缓慢的动作,似是痛极。
      
      她说武杨哥,不是我放不下,是沈斯亮恨我。
      
      她说你不知道,他恨我恨到巴不得死的那个人是我,你说,这样的人,我还敢再凑上去吗,我跟他,还能回到从前吗。
      
      斯亮是恨你,可到最后,毕竟也没舍得你死不是。
      
      当然,这话,武杨没敢说。
      
      …………
      
      中午刺眼的阳光渐渐被乌云所掩盖,似终是迎来了这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
      
      不过短短几分钟,电闪雷鸣,暴雨如瀑,终于倾盆而下。下午会议结束的时候,整个会场外面都被车堵住了,偏偏今天报社来的这辆面包车是个不省事儿的,往出开的时候卡在了路边的排水井口里。
      
      把人家后面的路挡的死死的。
      
      前后车距又短,司机不敢加油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摄像老王跟着毕桐在后头推车,身上都被浇湿了,来来往往也不见有谁下来帮忙,光顾着在后头按喇叭催。
      
      有同行在车里,甚至降下车窗说起了风凉话。
      
      老王吃了霍皙的给的巧克力,俩人算是统一成一条战壕的战友了,他拉着霍皙,不让她推车费力气,给她出主意:“这样,你去前头,麻烦人家司机把车往前蹭一蹭,腾出距离,咱也好出来。”
      
      霍皙心想能尽快摆脱窘境,点点头,快步往前跑。
      
      雨下的起了白烟,空气中雾蒙蒙的,霍皙冻得浑身直哆嗦,她跑到前头一辆黑色轿车前,也没看人家车牌号,伸手轻轻敲了敲玻璃。
      
      窗户上都是雨,看不清里面,怕人家车里听不清,霍皙又敲了敲。
      
      然后,车窗慢慢降下来。
      
      沈斯亮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露出半张脸,他平静的望着她,似像看陌生人一样。
      
      霍皙顿时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然后,她弯下腰,听见自己的声音,说的还挺真诚:“你能把车稍往前挪一下吗?后头卡住了,出不来,要不大家都走不了。”
      
      沈斯亮真把头往后看了看,他也挺真诚:“我往前挪,撞了算谁的?”
      
      他摊了摊手:“你也看见了,我就是一司机,领导在后头,担不起这责任。”
      
      豆大的雨点儿顺着脸往下打,霍皙抹了把脸,颇为狼狈。她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一下就软了,她说:“求你了,行吗?”
      
      这话一出口,沈斯亮脸色就变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要给霍小姐点拨一首歌。
    歌的名字叫
    冰雨。
    我明天不更新辣,小仙女们不要生气,周一就回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