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往事

作者:长宇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霍皙这天捅了个大篓子。
      
      而且这个篓子她捅的不声不响,还不自知。那天她一上班,脚刚迈进办公室,就感受到阵阵诡异气氛,所有同事都抬眼望着她,脸上情绪各异。
      
      拐角组长办公室里,有很大的争吵声。
      
      霍皙脚步一滞,茫然地问同事:“怎么了?”
      
      快两个月相处,她和组里同事关系还算不错,没有以前初来乍到那股敌意,大家对她也渐渐熟悉,友好很多。
      
      沈晏丽率先站起来,一反常态的严肃:“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们怎么了,霍皙,网站专栏的事情交给你,是组里信任你的工作能力,可你怎么能这么自作主张!!”
      
      沈晏丽平常是最会见风使舵的,之前她见霍皙很受老杜器重,心里也知道她一个空降兵估计背景不浅,待她一直非常热情,一口一个小霍叫着,没想到这时候变脸比翻书还快。
      
      霍皙一头雾水,看向自己对桌的小何,小何推推眼镜,跟她低声说道:“你那个关于环保方面的稿子,出麻烦了,组长正在挨骂呢。”
      
      “霍皙姐,你这次可能……真惹事儿了。”
      
      霍皙想起来了,她说的是周五自己在报社网站专栏上写的那篇稿子。那天半夜,严靳打电话交代下来的工作。
      
      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严靳面如冰霜的站在门口:“霍皙,沈晏丽,跟我进来。”
      
      沈晏丽瞪了霍皙一眼,一副触霉头的表情,霍皙也跟进去,把门关上。人还没等站定,严靳一把把桌上的电脑扭转进来,按住霍皙肩膀逼着她看。
      
      “是不是你写的。”
      
      屏幕上是京联报社对外办的新闻网站,最右侧生活组的头条上放着一张巨型烟囱的照片,烟囱正在往外冒着浓滚滚的黑烟,标题是加粗的黑色字体。
      
      ——雾霾隐形帮凶,关于金能集团化工排污真相。
      
      他问的口气很不好,霍皙承认,一点也没有认识到问题严重性:“是。”
      
      严靳一口气憋在心里,话从牙缝中挤出来:“你还有脸说是!!!”
      
      他转而看向沈晏丽:“她稿子之前跟你报备过吗?非报社采访为什么同意刊登!!!她是新人不知道轻重你也是吗!!!”
      
      沈晏丽跟严靳共事三年,从来没见过他生这么大气,赶紧撇清自己:“是跟我报备过,但是周五见稿她周四晚上才送过来,她当时给我的就是张环保选题表,连工厂的名字都没提,我问她也不说,当时情况又急,我哪知道问题这么严重。”
      
      身为霍皙直管的副组长,沈晏丽第一时间就撇清了责任关系。
      
      霍皙皱眉看着她,很不可思议:“你再说一遍。”
      
      沈晏丽翻了翻眼皮:“我说错了吗,你给我的资料上就说你要做环保题材,我以为你是要讲最新可应用于生活的降解材料,谁知道你要说这个。”
      
      霍皙不跟她争辩,很理智找到问题关键:“你把选题表拿来。”
      
      沈晏丽心虚,故作镇静:“那天报纸下厂,我加大夜班,带到印刷厂去了,落在那了。”
      
      印刷厂每天下厂印刷的东西数不胜数,遍地都是纸张文件,现在回过头去找,如大海捞针。
      
      霍皙紧紧抿着嘴唇,眼底冷然一片:“那天到底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
      
      她给她送选题表,让她审核,沈晏丽着急下班跟老公过周年纪念日,连看都没看,直接签字就走人了。
      
      “行了!”严靳冷斥一声,深吸口气:“霍皙,现在不是说谁的责任问题,关键在于,你知道你自己惹了多大的祸吗?”
      
      “我是让你去采访他们的新钢化应用技术,不是让你控诉他们!”他按住她肩膀强迫她坐在椅子上,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
      
      “而且金能集团是招商办下了大工夫才来的,市值几十个亿,不仅承担着市里几个重要工厂的化钢生产,还有周边村县冬季供暖的煤炭。我不说后果,你自己估量。”
      
      经由她手的,整整三千六百字的稿件,将金能集团在郊区违法排污,简化处理污染物过程,严重影响周边村落生态环境的事实阐述的极尽详实,还有那些照片,张张控诉。
      
      “所以我做错了是吗。”霍皙盯着严靳的眼睛,反问他:“因为它承担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因为它是市里招商来的大集团,对于那些污染,对周围百姓的伤害,我们就可以视而不见。”
      
      严靳骤然避开她的眼神,直起身来:“我不是这个意思。”
      
      “霍皙,你要知道,你的正义感不能拯救苍生,你要面对的远远不止这些。”
      
      新闻背后,更是利益操纵。
      
      短短一夜之间,京联报社被推到风口浪尖,网络报刊媒体纷纷转载,同金能集团竞争的几家公司见此契机雇买水军发起噱头,抓住污染这个热词挑起轩然大波,被无数网友讨论热议,金能股价一度下跌。
      
      这其中牵扯的利益关系,人情往来,错综复杂。
      
      霍皙很轴,有点一根筋,她认为对的事情很难被人说服:“严靳,我不是一个有多崇高品格的人,我也没想拯救苍生,其实别人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怕事儿,可是我看见了,就该说出来。不说,心里过不去。”
      
      她望着屏幕上那些照片,最醒目的一张,是一个穿着红色衣裳的小女孩,站在家里被污水淹没的庄稼地里,捧着一块煤炭在啃,脸蛋儿,衣裳,全都是黑的,唯独那双眼睛,是明亮渴望的。
      
      霍皙指着她。
      
      “她才四岁,母亲得了乳腺癌,家里存款只有一千两百块钱,就指着那几亩地活着,我去的时候,她手里拿着烧废了的煤块,问她爸爸,庄稼里还能长出菜来吗,她爸爸什么也不说,蹲在墙角一直叹气,严靳,你说,还能吗?”
      
      严靳不再说话了。
      
      霍皙嘲讽笑着,在严靳的注视中站起来,推门出去。她手放到门把手上,半晌又低头道:“写它的时候热血上头,确实没考虑那么多,可是一切后果我会自己承担,不会连累你们。”
      
      严靳气的脸色发白,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说的容易!”
      
      ……
      
      事情闹得很大,连一向乐观的主编老杜都犯难了。
      
      他在办公室里不停叹气,愁眉苦脸的。一口一个小霍啊……
      
      “小霍,干这事儿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霍皙杵在屋里,就一个原则,坚持认错,死不悔改:“主编,我干都干了。”
      
      “那你干完,后悔不?”
      
      “不后悔。”
      
      “现在也不后悔?”
      
      “不后悔。”
      
      老杜叉着腰,深呼吸,摆摆手:“你快走,今天别让我看见你。”
      
      霍皙关门出去,老杜想了一会儿,又给气乐了,从业这么多年,刺头兵没少见,但是出了事儿这么理直气壮软话都不说一句的,真就她一个。
      
      严靳跟他承认错误,率先揽过责任:“主编,稿子之前我是看过的,我求功心切,以为会是个重磅新闻,没想到给报社带来这么大麻烦。”
      
      老杜是个人精,冷哼:“你严靳会犯这样的错误?”
      
      说完,老杜坐下来,开始沉思:“一个上午,咱们集团已经有三位高层给我打过电话了,就不说那些政/府办公室给咱们的施压了,这件事影响很大,听说都已经惊动了环保部门,我看这样吧,这几天小霍先停职,等待后续处理。”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严靳迟疑,斟酌再三,问老杜:“要不让她写一个错误报道的声明,或者致歉信,把影响降到最低?”
      
      老杜摇头:“她那个脾气,能愿意?再说了,干咱们新闻这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报道的本身也是实情,你这么做,太伤人自尊。”
      
      “现在网络有多发达你我不是不知道,倒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儿,民众们一旦引发热议,被推到那个位置上,我就不信它一个金能集团还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成?”
      
      京联成立这么多年,一直在主流媒体中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位置上,这次被霍皙这件新闻这么一闹,反倒被很多人关注起来,一个上午,报社官方微博多了几十万粉丝。
      
      老杜身为主编,也不得不权衡利弊。关起门来,他和严靳说小话。
      
      “先让她停职,看看情况,如果实在平息不了,让她引咎辞职也算对上头有个交代,如果闹大了,我们干脆来个硬性跟踪报道,破釜沉舟。”
      
      严靳听明白了,这事儿如果碍于种种关系不能平息,把霍皙拉出去,当靶子。
      
      如果被民众和官方重视,掀起了波澜,他们继续报道,名气和荣誉都是报社的功劳。
      
      严靳沉默,想到霍皙之前反问自己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
      
      今天晚上艳势人来的很多。
      
      乌泱泱一大帮,有些平日里很久没见的都被点了名,老板站在门口,拿着对讲机迎来送往,笑脸相逢。
      
      这地界在八大胡同后面的一条巷子里,早先是个破四合院,地皮还没被炒起来的时候被人相中买下扩建开了私人会所,在原有基础上修了个二层小楼,整体采用中式晚清的建筑结构,古色古香中又带了那么点洋风格。
      
      说起八大胡同,老北京都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推开艳势两扇对开的院门,入眼的先是两只釉里红的瓷缸,一汪养着莲花锦鲤,绕过庭院进了正房,屋里挂着旖旎的大红帐子,墙角的唱机放的是老上海时期的唱片,东边的墙上铺着两米长的手工苏绣,南边挂着风流雅仕的名画,一幅一幅,大红的国色牡丹,描金撒银的凤凰,潋滟的美人儿出浴,屏风错综复杂的隔开一个又一个格间,保证了客人绝对的隐/私空间。
      
      你走过去,偏偏又能从那缝隙里望见一二。
      
      一张张罗汉床上,摞着锦缎,堆着丝绸,有人在里面正儿八经的低声谈事,也有人在里头鬓影凌乱,美人娇/喘。
      
      那种欲语还休,那种潋滟无边,人来人往早就见怪不怪,似乎习以为常。
      
      老板给这地方取名叫艳势,要的就是一个艳字。虽然打着高级会所的名号,可是也从来不见对外营业,要的就是讨这些子弟欢心,由着他们性子,怎么高兴怎么来。
      
      二楼拐弯第三个包厢,那是宁小诚他们这伙人的据点。
      
      用小时候的话说,那是老窝,孩子们的背着家长聚众开小会的地方。专门出坏主意的地方。
      
      可是今天,那几个常客都没在,就宁小诚一个人。
      
      他坐在电视前,两只手支在沙发椅背上,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里的走势图。
      
      他最近在跟进一支国外的风险证劵,瞅准了涨势一口气往里投了不少钱,想着狠捞一把,这几天一直盯着,就住在这地方没动,眼前正是收线的最好时机。
      
      宁小诚是做风投起家的,但是干风投这一行都知道,赢的多,输的也惨,最初那几年他年轻,刚入行,心态不好,有时候一个晚上能赚几千万,可输的时候也就那几分钟,几次大起大落,人就颓了,每天窝在艳势这个销金窟里醉生梦死。
      
      最后还是沈斯亮看不下去了,踢门进来,拎起镇着红酒的冰桶顺着他头发往下浇,那冰凉的水惊了宁小诚怀中衣衫半褪的美人儿,也清醒了他头脑几分。
      
      他说,小诚,输就输了,再惨还能惨到哪去,大街上要饭?
      
      宁小诚睁开迷迷瞪瞪的眼睛。
      
      沈斯亮坐在地上,屈起一支腿,笑着看他,他一笑,宁小诚也笑了,沈斯亮说,真要饭,带上武杨,哥们儿拿着咱以前上食堂吃饭用的搪瓷缸子,从东三环走到西四环,边敲边唱,一圈下来,还是条好汉。
      
      宁小诚不禁脑子里想了下那幅画面,一下就想明白了。
      
      像沈斯亮说的,再惨还能惨到哪儿去?钱算个屁,赚的再多,不过是个数字,再怎么着,也抵不上这些兄弟情谊。
      
      从此以后,他把这事儿看淡了,手也稳了,还真靠这个养活了不少生意。现在他玩儿的这些投资,还真就是玩,玩个运气,玩个高兴。
      
      干这行,想的太杂,考虑的也太多,有时候小诚拿不准主意,就让沈斯亮选,两个代码,紧着他挑,他选什么他就跟着买什么。
      
      沈斯亮问:“不怕我给你弄赔了?”
      
      小诚笑:“赔就赔了。”
      
      可沈斯亮从来都没失过手,他和小诚不一样,想的没他那么多,痛快,也狠,捞的就是眼前这一片势,从不思前顾后,往往,这样的人才更适合玩儿这个。
      
      有时候小诚开玩笑,要不你干脆转业得了,来我这儿当个顾问,你选的,你挣的,全都是你的,咱俩也是个伴儿。
      
      小诚说这话的时候,沈斯亮穿着拖鞋,正蹲在家门口的台阶上玩儿石头。
      
      他说,这活儿我不干,你们玩钱的人,心思忒深。他说话的时候笑着,笑容纯净,让小诚一下子就想起来很多年前的沈斯亮。
      
      那时候哥几个都还穿着开裆裤,他一跟他商量什么,他也是现在这样,蹲在家门口,弹玻璃球,一颗小脑袋剃成盖头,眼中狡黠,可有自己的主意了。
      
      宁小诚身后有人叫他:“哥?今儿怎么了,兴致不高啊。”
      
      程聪拽住那人:“别烦他,纽交所这时候刚开盘,他正在兴头上。”
      
      那人颓废靠回去,程聪踢了他一脚,问他:“好不容易带你来一趟开开眼,怎么唉声叹气的,晦气。”
      
      那人说:“还不是网上那档子事儿,现在闹得风言风语,我爸快给我骂死了。”
      
      程聪也知道,有点幸灾乐祸:“活该,谁让把你爹给你购进设备的钱都买车了,我都跟你说了,环保排污这块没小事儿,一点钱也不能省,被人捅出来就是个新闻,现在怎么样?东窗事发了吧。”
      
      那人叼着烟,一脸萎靡。
      
      正是金能集团的大公子。
      
      大公子虽然脸上萎靡,可嘴里发着狠:“早晚我要把捅这事儿的人挖出来,听说是什么报社干的,不是能写吗,回头剁了他的爪子,让他写个够。”
      
      大公子和程聪差不多,老家在陕西,仗着这几年家里做出了名堂,来混北京,金能集团其实还真是个干实事的产业,他老爹有意锻炼他,投了资,把买卖交给儿子打理,奈何这小子不争气,一心只想吃喝玩乐,私下里把他老爹进设备的钱扣进自己腰包,厂子建在郊外,肆意排污放废气,说那些人命不值钱,坚持为这城里的雾霾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程聪其实是看不上他这一套的,办事忒损,其实大公子的身价在这些人里并不高,奈何程聪这人圆滑,谁也不得罪,面上过得去也就算了。
      
      恰逢宁小诚收线,把股票挑了个最高点抛出去,短短几分钟,净赚不少,他收起桌上的烟和手机,拿起外套。
      
      一帮人站起来送他,程聪问他:“哥,你要走?”
      
      这艳势本来是宁小诚他们的地方,程聪就是带了几个兄弟来热闹热闹,顺便来跟宁小诚谈个合作,见他要走,反而有点鸠占鹊巢的意思。
      
      宁小诚心情不错,他拍拍程聪肩膀:“你们玩,我还有别的事儿,告诉楼下把账记我身上。”
      
      “哥,那我跟你说的那合作……”
      
      “再说。”
      
      见宁小诚要走,大公子赶紧冲到前头给他拉开门,本来自己惹了祸,是想借着认识宁小诚这个机会在自己老子面前讨个好,没想到打自己进来,他就没搭理自己。
      
      “本来想跟您好好聊聊的,您忙,那就改天,改天。”
      
      刚才他很程聪聊天,宁小诚多少也听了几句,赚那些不入流的钱,没多大出息。这样的人,管他是谁,宁小诚就三个字,不搭理。
      
      他睨了那位大公子一眼,笑着不痛不痒劝:“别给你爹再惹事儿了,网上传不了几天,就这一阵子,回头上了设备,拿点钱对人家周边百姓有个安置,就算完了。”
      
      大公子嘴上答应,德行谦卑,可是能看出来,那是不甘心不服气呢。
      
      门合上,宁小诚敛了脸上客套的笑。
      
      他惆怅往外走,心中感慨,还真是年代不同了,这帮二十出头的孩子,跟当初他们年轻的时候一比,心还真黑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个V,上午双更。
    故事到这里,谢谢大家近二十天来的陪伴和支持,之后的故事会更加用心,更加精彩。
    然后还是要再重复一遍,这个故事不单单写的是沈斯亮和霍皙,之后还要讲讲武杨和蓓蓓,讲讲小诚和对他一往情深执着的姑娘,讲讲很多人,讲讲他们的青春岁月和他们的至死方休。
    我也不会换男主角。
    请大家支持正版的话就不多说啦,整篇文章篇幅不长,二十万字,一章20个币算,大概在六七块钱左右,一直觉得做人要有骨气,吃相得好看,不想每天做防盗章节和盗文斗智斗勇影响大家的阅读体验,用什么样的阅读方式是读者的价值选择,而不是被作者强迫左右,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作者,喜欢一个故事,你们的订阅和支持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尊重。
    鞠躬——
    再次谢谢大家,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