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往事

作者:长宇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今天是周五,各大高校门前格外热闹。盼着过周末的学生们下了课,都一窝蜂的往外跑。
      
      要说这儿为什么车这么多,大家都会心一笑,都等着军艺放学呢呗。
      
      你就坐在车里往外看,不一会儿,各种各样的年轻面孔就笑着背着书包,怀里捧着书,从校门外喜气洋洋的走出来了,到底是部队院校训出来的,那些女孩子的身条儿,气质,和外面那些庸脂俗粉不同,骨子里,就有部队里练出来的英姿飒爽。
      
      她们换下军装,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脸上笑的像花儿,都为了这难得的休息日。她们三五结伴,讨论着晚饭,讨论着最新上映的电影,她们被自己的男朋友接走,上车,一块去约会,总之这是一个比往常都要多姿多彩的日子。
      
      沈斯亮等在车里,百无聊赖地抽烟,一抬眼,就看见了尤梦。
      
      她今天穿了条针织白裙子,化着淡妆,提着只戴妃包,那是之前她缠着自己买的,站在新光天地的橱窗外头,直勾勾盯着那只包不走,他说要进去看看,她挽着自己手臂摇头,临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那眼神儿有着不舍,很容易让他和之前某个眼神重合。
      
      他心念一动,当场买下送给她,看她带着少女特有的娇羞,又怀揣忐忑。
      
      尤梦是军艺大三舞蹈系的学生,因为长期练舞,气质很好,她站在人群中,正在朝路边左右张望,大概是没看到自己熟悉的车,她低头等了一会儿,又从包里摸出手机,似乎是想打电话。
      
      沈斯亮不疾不徐的把烟抽完,才按了按喇叭。
      
      尤梦迅速望过去,他坐在车里看她,然后她朝他微笑着跑来。
      
      沈斯亮今天开了辆略张扬的白色跑车,这车是小诚的,尤梦站在副驾驶门前,摆弄了一会儿,又茫然的敲了敲玻璃,沈斯亮醒悟,倾身过去给她把门打开。
      
      AMG的车门设计的很拉风,车门是朝上通过液压慢慢张开的,引得很多人侧目,尤梦坐上来,惊喜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换车了呀!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沈斯亮淡淡一笑,没说话。
      
      尤梦依然笑意盈盈,新奇的打量着车里的摆设。
      
      他大了她七岁,深谙她那点小女生的心思。
      
      平常来接她,都是他下了班直接过来,这儿容易碰见熟人,沈斯亮向来低调,每次都把车停在拐角,她每回出来几乎都是跟着自己的室友和同学,难免想在这个时候炫耀一下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奈何怕他不高兴,从来都是隔得很远就先跟同伴告别。
      
      说来也是巧合,今天总后礼堂里有一场慰问演出,尤梦恰好和系里几个同学代表学校出了节目,她之前给他发信息问能不能来接她,他想着反正也是回去一趟,就答应了。
      
      接她的时候他把车直接嚣张顶到门口,尤梦那点小小的虚荣心顿时被满足,高兴地忍不住直哼歌儿。
      
      南边小地方出来的姑娘,辛辛苦苦考到北京,从来都没跟他提什么过分要求,偶尔沈斯亮也想顺着她一回。
      
      听着她哼歌儿的轻快声音,一时沈斯亮也觉着自己心情不错。
      
      他问她:“这周排练很忙?”
      
      尤梦乖巧点头:“是很忙呀,下周有个艺术院校的舞技大赛,我们周老师盯的特别紧,你瞧,我脚都有点肿了。”
      
      沈斯亮认真低头看了一眼:“还真是。”
      
      他坏笑道:“要不咱不参加了?也不遭这份儿罪。你们周老师就在前头那车里,要不我去跟她说一声儿,今天这演出也不去了,我带你干点别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周老师在前面的车里?”
      
      “她那男朋友跟我算熟,以前办事儿的时候打过几次交道。”沈斯亮说的满不在意,尤梦却是一惊。
      
      “男朋友?”
      
      “啊,她老公几年前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耐不住寂寞呗,俩人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碍着岁数大,不好意思谈对象,总偷偷摸摸的。”
      
      那人认识沈斯亮,俩人有时候在军艺门口碰上,总是心照不宣的闪闪车灯就算打过了招呼。
      
      沈斯亮问:“怎么样,用不用我去跟她说?”
      
      “不行的。”尤梦没想到平日里气质那么娴淑温柔的老师还有这样一面,心里震惊,赶紧摇摇头,“我是班里的骨干,周老师特别看重我,遭这点儿罪没什么,只要你心疼我就行。”
      
      这是跟自己撒娇呢。
      
      尤梦虽然长得漂亮,气质也不错,但是骨子里始终有点自卑,对于自己能攀上沈斯亮这么号儿人物一直是慌张的,忐忑的,所以总是逮住一切机会跟他表明自己的心意。
      
      沈斯亮闻言笑了笑,并没接话。
      
      “跟你说的话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跟你们那些同学传,周伶是个命蛮苦的女人,以前还给我堂妹教过课,人不错。”
      
      尤梦没想到沈斯亮猜到自己的小心思,脸色微红,十分尴尬,低头很轻地哦了一声。
      
      跟沈斯亮独处的时候,尤梦总是小心翼翼的,她也不敢主动找什么话题,就这样一路沉默着,直到车开到了礼堂门前,尤梦才惊讶出声。
      
      “怎么小诚哥他们也在?”
      
      宁小诚和程聪几个人站在礼堂的台阶上,正勾着笑朝他们招手。
      
      “知道今天你演出,小诚他们反正也是顺路,就来捧个场,不用紧张。”
      
      尤梦没想到他能主动带朋友来给自己撑门面,关于他们男人那个圈子,她从来都是带着点崇拜的,短短二十几分分钟,尤梦心里就像坐个过山车似的,一下子低落,又一下子亢奋。
      
      她娇俏的搂住沈斯亮脖子,自信道:“你放心,我肯定不给你丢人!”
      
      …………
      
      这头霍皙下了班,开车载着陶蓓蓓往家走。
      
      陶蓓蓓喜欢吃辣,俩人在簋街买了小龙虾,又去了超市买了一大桶冰镇的德国啤酒,眼看着入了四月份,气温回暖,折腾了一路,回家的时候两个姑娘都热了个大红脸。
      
      霍皙这老房子很少来人,今天陶蓓蓓咋咋呼呼这么一折腾,屋里显得有了人气儿,霍皙特别开心。
      
      她把南北两个朝向的窗户打开,拖出一张矮方四角的楠木小几,原来是许怀勐给她预备着在窗下练字用的,霍皙仔细擦干净摆到电视前,又铺了一块桌布,从橱柜里拿出两只长脖子玻璃杯,倒上满满的黑啤。
      
      女排五点半开始,打开电视的时候,第一局已经进行到一半了,中国对日本,十二比十。
      
      陶蓓蓓一看比赛就兴奋,一会儿拍拍大腿一会儿嚷嚷两声,霍皙也不说话,就坐在旁边给她剥小龙虾,时不时□□一下手指,看到比赛激动处,两个姑娘就会很有默契的撞一下杯,喝一大口啤酒。
      
      这样的日子很久很久不曾有过了。
      
      霍皙记得那年夏天,她刚搬来这边,高三每晚需要上晚自习,她刚转学过来,进度跟不上,就每天四点半放了学回家,在院里遇上同样刚放学的蓓蓓,俩人一起结伴而行,她一个人住,相对于陶家严苛的环境轻松很多,蓓蓓愿意粘着她,常常背着书包来她这里做作业。
      
      霍皙给她拿阿姨准备好的新鲜水果,给她找她喜欢看的漫画书,盛夏的晚风一吹,吹进屋里一室丁香花的气息,窗帘浮动,到了晚上,两个人就一起躺在整洁的床单上说悄悄话。
      
      那个晚风习习的夏天,是霍皙为数不多值得回忆的青春岁月里,最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
      
      晚上七点,电视里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中国大获全胜。
      
      陶蓓蓓打了个嗝,舒服的摸了摸肚皮。一脸心满意足地说:霍皙姐,咱俩一会儿出去散散步呗,今天晚上我住你这儿,不走了。”
      
      “吃多了,懒得动。”霍皙把头发随便一挽,收拾着桌上大片狼藉,用脚踢了踢陶蓓蓓。“床上坐着去,地上凉。”
      
      她把垃圾扔到厨房,陶蓓蓓跟屁虫似的跟在她身后,朝她撒娇:“出去溜达溜达嘛,吃了那么多,不消化的。”
      
      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两声轰隆炮响。
      
      这是大院儿里的一个老规矩,但凡这里发生什么大事了,谁家婚丧嫁娶,上级视察下级参观,总是要鸣几声礼炮图个氛围,
      
      陶蓓蓓眼神一亮,蹭的一下跑到阳台去看热闹。
      
      “霍皙姐!今天大礼堂好像有演出,你看,外头好多车。”
      
      霍皙走过来一看,还真是,平常冷冷清清的院子里此时多了好多人,各色车辆穿梭不停,陶蓓蓓央求她:“这么热闹咱俩就出去走走呗,不去礼堂,我刚才看比赛犯球瘾了,打两局就回来。”
      
      陶蓓蓓知道霍皙不愿意出去露面,她死皮赖脸的求着她,也是想让她迈出这一步。
      
      霍皙何尝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她掐了掐陶蓓蓓的脸蛋儿,转身去卧室换衣服。
      
      陶蓓蓓高兴大呼:“霍皙姐万岁!!!!”
      
      两个人换了运动服,穿了球鞋,一起往体育场走。今天这礼堂演出好像还挺隆重,隔着老远就能听见里面奏着的礼乐,陶蓓蓓一边拍着球一边学着今天电视里看到的几个动作,很投入。
      
      在陶蓓蓓二十出头的人生里,她有大半的时间都是与排球为伴的,后来她因为在一次严苛的选拔考试中伤了脚踝,与国家队擦肩而过,从此不能参加任何比赛。她心里苦,也难受,但是却始终没放弃自己的梦想。
      
      她热爱这项运动,也始终用一颗纯真的心去对待它。
      
      霍皙和蓓蓓差了三岁,曾经这个年纪的霍皙,也有很多梦想。
      
      十八岁那年,霍皙的梦想是和沈斯亮一样考到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她想像母亲年轻的时候一样穿上军装,说着流利的外语,做一名出色优秀的翻译官。
      
      后来念了传媒大学。三年熏陶,随遇而安,霍皙放弃曾经的外语梦想,又决定读好新闻系,将来做一名有职业道德的记者,她想以自己的全部正义和尊严,去维护世界上每一条值得被人公知的消息。
      
      可是最后,她眼睁睁看着曾经一起入学的同学论文答辩,穿着漂亮的学士袍在学校大门合影,而自己只能拿着行李默默离校,遭受茫然指点和非议,再与新闻无缘。
      
      ……
      
      体育场人不少,打羽毛球的,乒乓球的,跑步的,换岗的门卫练体能的,吆喝声很大,霍皙和蓓蓓在排球场地极为尽兴的打了两局,两个姑娘身材修长,姿势优美,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最后一局的时候,因为陶蓓蓓用力过猛,球猛的擦着体育场的栅栏飞了出去。
      
      陶蓓蓓往地上一坐,累的喘气:“霍皙姐,我真不行了……你去捡吧。”
      
      “我不去!”
      
      “求你了,晚上让你先洗澡还不行吗”
      
      “说话算话?”
      
      “我保证!”陶蓓蓓伸出手来装模作样的发誓。
      
      这体育场很大,要是走正门出去,少说得绕一公里。
      
      天已经渐渐的黑了,大院广播站此时放的是小时候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军歌,周围人来人往,三两作伴散步,每个人似乎都很享受这种晚饭后的消遣氛围。
      
      霍皙挣扎着盯了陶蓓蓓一会儿,做贼心虚的爬到栏杆上。
      
      ……
      
      一只蓝黄相间的排球猛地从栅栏里飞出来,吓了宁小诚一跳。
      
      要不是沈斯亮眼疾手快的接住,非得砸到脸上不可!!
      
      晚上在大礼堂看演出,他们都是坐不住的性子,女主持人喊高音的时候震得人耳膜疼,于是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这帮小子溜出来抽烟解乏,正沿着体育场闲聊,就碰上这么个飞来横祸。
      
      沈斯亮漂亮修长的手指转着排球,玩味递给宁小诚看。
      
      有着俄罗斯著名运动员加莫娃签名的排球,全北京,也就陶蓓蓓一人儿有。
      
      宁小诚一笑:“破天荒啊,小姑奶奶出洞了。”
      
      沈斯亮把球扔给旁边的人,懒懒的:“等着吧,不出一分钟,肯定从这儿钻出来。”
      
      他示意众人面前那道两米高的栅栏。
      
      陶蓓蓓算是他们的小妹妹,大家伙都知道她投机取巧的性子,好久没见面了,一帮大男人玩心四起,打算吓唬吓唬她。
      
      果不其然,等了还没到一分钟的功夫,西边栅栏上就冒出一道高挑有致的身影。
      
      她穿着灰色的运动裤,身上是一件运动上衣,绑着马尾,先是鬼鬼祟祟侦查了一番,确认外头没人之后,才手脚利落的爬上去。
      
      躲在大杨树后头的几个男人笑的都弯腰了,天色半黑不黑,看不清楚人脸,但是猴儿似的身手,可不就是陶蓓蓓吗!
      
      霍皙有几年没干过这事儿了,冷不丁爬上来,她有点肝颤,站在栅栏上头想下去,不甘心,跳下去,又害怕。
      
      挺大个姑娘,还跟以前似的爬栏杆,怪臊的慌。
      
      不管了!谁爱看就看吧!
      
      霍皙攥着铁条,一鼓作气踩着低矮的灌木丛就蹦了下来,落地时脚踝被震的生疼。
      
      呲牙咧嘴的揉了揉,她开始扒着树丛找球。那球蓓蓓特别宝贝,霍皙也找的很认真,弓着腰,低着头,仔仔细细地看着。
      
      宁小诚伸手比划了三个手指,
      
      一伙人开始无声无息朝霍皙靠近,宁小诚手往下一落,程聪蹿在最前头,陈泓跟在后面,一跺脚,猛地朝霍皙耳边喊了一嗓子。
      
      “干嘛呢!!!!”
      
      霍皙魂儿都给吓飞了,她浑身一颤,转过身,满脸惊恐,猝不及防撞进几双似笑非笑的眼睛里。
      
      圆滚滚黑漆漆的眼珠儿盯着那人,霍皙只感觉自己脑子嗡的一声。
      
      所有人都愣了。
      
      她讷讷看着众人,众人也脸色各异的看着她,半晌,霍皙才瓮声瓮气的叫人,扯出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
      
      “小诚哥。”
      
      “斯亮……”
      
      最后一个哥字还未说出口,与此同时,又从远处传来一声清亮婉转的女声。
      
      “沈斯亮!!”
      
      这一模一样的称呼!
      
      霍皙茫然扭头去看,将黒的天色中,尤梦穿着白色的演出舞裙,脸上还带着妆,像只黄鹂鸟儿似的朝这边轻巧跑来。
      
      宁小诚无声的骂了一句,丫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错误的判断了形式,我以为今天这章有对手戏的,放了五千多字还没到,姑娘们别心急,保证往后几天俩人会频繁出镜的。
    其实今天戏还是挺足的,你们看在我写了这么多的份儿上,多留留言,拜托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