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话 猫神的封印

      博雅跟随在晴明身后,穿过了外堂,缓缓进入了内室,站在寝室的门前。
      晴明随手拉开了寝室的扇门,示意博雅进来。博雅红着脸,心却跳得更快。
      晴明的寝室中,洁净而一尘染。地榻前摆放着一个妆镜,却用轻纱蒙着。
      窗外的风很轻,晴明站在窗前,雪白的狩衣随风拂动。
      晴明随手关上窗,回身端坐在地蹋前,面上带着柔和的轻笑。
      “博雅,请将门拉上,坐下来吧。”
      博雅轻轻拉上门,倒身坐在晴明身边,心中倒有万分不解。
      “晴明突然叫我到他的寝室中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
      “原来这就是晴明的寝室啊!到处都是那样清雅脱俗一尘不染的样子,有时我真怀疑晴明他到底是不是这尘世间的人?为什么他有时真让人难以……”
      博雅望着晴明,仍在冥想。
      晴明没有言语,低垂着双目,缓缓举起双手,轻轻解开了狩衣的蜻蛉和受绪,露出了雪白的胫项。
      博雅心是大吃一惊,直视着晴明。
      “晴明……你……你在做什么?”
      晴明没有回答,却摆了摆手,示意博雅不要出声。
      晴明已解开了狩衣的蜻蛉和受绪,却始终没有抬头,只是缓缓地将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博雅。
      望着晴明极至优雅的动作,博雅不由已看得痴了,一颗心却又沉醉起来……
      “晴明……我真不知你到底想做什么啊?难道是……你已经知道我心里对你的这份依恋吗?虽然在平安时代,男子之间相互交往也是件很平常的事情,甚至那些重臣家里都卷养男宠。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晴明……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明明知道我是个直心直肠不会绕弯的人,为什么……你总是让我心存幻想呢?晴明……”
      博雅的双眼已开始迷茫,思絮仍在胡乱的飘浮……
      突然“啪”地一声,晴明的狩衣已轻轻落在了地上。
      晴明雪白如玉的脊背已全然裸露在博雅的面前。
      “天啊!晴明的背部竟然是如此美妙啊!那雪白的肌肤如凝脂般光滑,从脖胫上滑落的一滴香汗犹如清晨的朝露从新叶上划过,幽幽地散发着清香。”
      眼前的一切使得博雅的心亦随之沉醉。
      口中却忍不住喃喃自语……
      “晴明……”
      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抚摸晴明那光滑的肌肤。
      博雅的指尖刚刚触到晴明那如玉的肌肤……
      “博雅!”
      晴明却忽然叫道,这一声呼唤虽然不大,却如震雷般唤回博雅的意识。
      博雅猛地缩回手,想起刚才的情景,不觉已羞愧得面红耳赤。
      “看到我背上有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
      博雅低着头,声音很轻。
      “博雅,你这样低着头,怎么能看到呢?况且,我又不是女子,你我都是男人,难道你还会难为情吗?”
      晴明不由轻轻笑了起来,博雅急忙解释起来。
      “什么啊?晴明?不是的……我……才没有难为情,你的背上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嘛。”
      博雅抬起了头,脸却羞得更红……
      晴明呵呵地笑了起来,柔声道。
      “博雅,那你可要睁大了眼睛看个清楚啊。”
      博雅抬起头来,双眼死死地盯着晴明的背部,眨也不眨一下。
      晴明朱唇轻启,口中已默念咒语。
      “如是束缚,封印浮现。(咒)”
      随着咒语声落,晴明皙白脊背的肌肤上慢慢地浮现出了一个白色的图腾。
      图腾逐渐变得清晰,隐约可以看出像是个白色的猫形,却将利爪伸向左边,并不停延伸……
      博雅瞪着双眼张大了嘴巴大叫起来。
      “晴明!这个……是什么?”
      晴明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穿上狩衣,纤纤十指微翘,系着蜻蛉和受绪。
      晴明突然转过身来,笑望着博雅。
      “博雅!你看到了吗?”
      “嗯!可是晴明,那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就是猫神的封印。”
      “可是晴明,这个猫神的封印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一种咒吧!总之是束缚人的东西。”
      “可是,晴明。你为什么不将那个什么封印去除呢?你可是平安京最好的阴阳师啊。”
      晴明笑了笑,摇了摇头。
      “这个可是猫神的封印!所以,除了猫神,谁也无法去除。”
      “难道晴明要一辈子都带着这个古怪的东西吗?”
      博雅嘟囔着,将身子挪了挪。
      “我想那到也一定,不过一定要找到另外一个拥有封印的人。只要找到另外一个封印,就一定有办法将这个封印解除。”
      “另外一个封印?难道这个封印还不止一个?可是那另外一个封印会在什么人的身上呢?那个人又会在哪里呢?”
      “嗯,猫神的封印是两个,另外一个封印就在猫灵的身上。”
      “猫灵?”
      “是的,只要找到了另外一个封印,也就找到了猫灵。”
      博雅摸着脑袋,像是在思考。
      晴明笑了笑,望着博雅。
      “走吧,我们到外廊去吧!蜜虫已准备好了美酒和水果。我们坐在月光下,边饮酒边谈吧。”
      博雅才发觉自己就这样坐在晴明的寝室里还真是很失礼,不由讪笑起来。
      “是啊,我还真是很想和晴明喝杯酒呢!”
      
      ******************************************************************************
      
      晴明和博雅仍旧坐在外廊下饮酒,晴明将身子靠在廊柱上,眼神望着庭院。
      “博雅,你刚才见到的就是猫神的封印。当时狐神族的族长白狐上仁与猫神族的族长新宝□□联姻时,生怕将来无法履行誓言。于是二人决定请猫神为证,而当时的猫灵新宝□□便请猫神将自己妻子腹中的胎儿和白狐上仁妻子腹中的胎儿同时封印起来。猫神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于是便将猫神权杖上的两个守护神化做两道封印将双方妻子腹中的胎儿封印起来,这样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两人相隔如何遥远,只要凭借着猫神的封印就自然会进行命运的际会,彼此也就可以相认了。”
      “这么说来,封印不就在你母亲身上吗?”
      “不错,很可惜,事与愿违,双方生下的都是公主,因此也就无法举行婚礼,而这猫神的封印也就无法解除了。”
      “可是,晴明。这个封印为什么为在你身上呢?”
      晴明轻轻抿了一口酒,望着博雅,接着道。
      “狐神族的白狐上仁却觉得好像总是欠着猫神族一份恩情,所以就向狐神启愿要将这个封印世代相传,直到了却他们的心愿。所以,这个封印也就会自然地转到下一代身上。也就是说,其实在我出身之时便带着这个封印了。”
      “那么说,如果那个猫灵是个男子,你们不能成亲的话,这个封印还会移至到后代身上吗?”
      “不错!最近这个封印经常会不时的显现,我之所以知道猫灵已经来到了平安京,也正是封印所提示的原故。”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晴明,你带着这样奇怪的封印会不会很痛苦?”
      “那到不会,只是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祭品一样,我想如果猫灵走近时,我的心里应该会有所察觉吧!但是我并不喜欢任何的束缚,更不想受到猫灵的控制,接受猫神所安排的命运,所以我还是要解除它。”
      “好的,晴明。那么,我到底能帮你什么忙呢?”
      博雅望着晴明,一口饮尽浅盏中的美酒。
      “我要你帮我找出另外一个封印。”
      “可是晴明,我要到哪里去找那个封印呢?”
      晴明笑了笑,随手拈起浅盏悠闲地将美酒送入口中。
      “那男子不是让你负责保护那个大唐来的妙姬公主吗?我想请你找个机会偷偷看看,那个妙姬公主的身上是否有和我身上一样,方向却正好相反的封印。”
      博雅听此处,不觉涨红了脸大声叫道。
      “什么?晴明!你疯了吗?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个,绝对不行!”
      晴明用眼稍瞟了博雅一眼,冷冷一笑。
      “怎么?这样不行吗?是不是连看到我的后背也会脸红的博雅,怕自己见到公主的玉体会幸福的晕过去啊?”
      博雅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晴明用扇掩住了口,哈哈大笑起来。
      博雅的脸又红了起来,用埋怨的眼神望着晴明。
      “晴明也真是的。怎么可以让我做也这样失礼的事情?那是多么让人难为情!唉,自己也真是的!明明眼前的晴明也是个男子,为什么自己的心还会狂跳?脸还会发红呢?这下好了!现在却又在被他取笑了。有时看到他那媚人的样子还真想冲过去咬他一口,谁让这家伙总是这样故意戏弄我呢?”
      博雅的心中由暗自责怪着自己,却又忍不住偷窥看着晴明。
      晴明望着博雅的表情又忍不住呵呵一笑。
      “博雅!你心里又在暗自嘀咕些什么呢?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我吗?才让你做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你就这样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博雅还真是个不能相信的人啊。”
      博雅不由着了急,将头凑近晴明,大声保证。
      “什么?我才不是那样的人!我一定会保护晴明的!”
      晴明轻轻挑起了眉稍,眼波仍在流动。
      “真的吗?那么,一切就拜托博雅了。你拿着这个符咒,找个机会就把它贴在那个妙姬公主的背上。如果她身上也有封印的话,那个封印就会自然会现形的。”
      晴明从衣襟中取一个符咒,亲手递交给博雅。
      博雅接过符咒,小心地放入衣襟。
      “晴明,时候不早了,我这就前去打探。请等着我带来的好消息吧!”
      博雅猛地站起身来,急急忙忙冲出门去。
      晴明望着匆忙离去的博雅,摇了摇头,又笑了起来。
      蜜虫望着突然离去的博雅,心中十分好奇。
      “主人,博雅大人他怎么说走就走了?”
      “嗯?是啊。蜜虫,我也要出去一下,请你留在家中吧。”
      蜜虫点了点头,心中暗自思忖。
      “主人和博雅大人他们刚才怎么了呢?真是莫名其妙的!”
      
      ******************************************************************************
      
      此时的天色已全部暗了下来,一弯新月挂在晴空。
      博雅已经来到了妙姬公主下榻的行宫门口,心中还在犹豫不决。
      “中将大人,这么晚了您还没回府吗?”
      门口负责守卫的武士正是博雅的手下。
      “啊?我是……我是因为不放心大唐国妙姬公主殿下的安全嘛!天皇陛下将如此重任交给了我们右卫府,这是何等光荣的事情!所以,你们要一定要谨慎小心。”
      博雅打着官腔,心中仍在盘算。
      “是!我们一定不会让中将大人失望的。请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严格盘查各个出入行宫的人的。”
      武士们向博雅保证着。
      “很好……很好。”
      博雅随意应付着武士们,心中却又在埋怨着晴明。
      “晴明这个家伙也真是的!叫我做这种事情!而我居然答应晴明去做这样的事情!天皇陛下那样信任我,才让我们右卫府来负责保护妙姬公主的安全。而我身为他们的中将却想着要利用职务之便去偷窥公主的玉体。这简直是太……”
      博雅正在思虑着,一名身穿绿色唐装的宫女却走了过来,站在博雅的身边。
      “您就是右卫中将源博雅大人吧?我们妙姬公主请您觐见。”
      宫女的容貌清秀,笑容也很甜。
      “哦!我是源博雅。”
      博雅点头应和着,面上却带着憨直的笑容,随着绿衣宫女进入了行宫。
      
      行宫的正殿上,妙姬公主端坐其间,一身大唐的盛装更显得雍容而华贵。
      博雅不敢抬头,低头侍立在一旁。
      妙姬公主笑了笑,声音极尽温柔。
      “贵国的天皇陛下真是太客气了,这座行宫实在是太奢华了。其实本宫此来贵国,一是要来省亲,二是来散散闲愁。可是皇兄却总不放心,非要派特派使节前来,却麻烦贵国兴建如此庞大有行宫。还要博雅大人您来亲自保护我的安全,真是太辛苦了。大人不要站着,快请坐吧!”
      “多谢公主赐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博雅向妙姬公主见过礼后,绿衣宫女拿过一个软垫,博便端坐在上面。
      “各国的风土人情还真是不同啊!我大唐人士皆喜欢坐在椅子上,而贵国人士却好像都喜欢席地而坐。”
      妙姬公主的笑容温柔且美好。
      “呵呵……”
      博雅不由也跟着憨笑。
      绿衣宫女望着博雅憨厚的样子,不由“扑哧”地一声,笑出声来。
      妙姬公主瞪了绿衣宫女一眼,绿衣宫女连忙低下了头。
      “本宫早就闻听,博雅大人的笛声是平安京最美妙的音乐了,不知是否可以为我吹奏一曲呢?”
      博雅点了点头,从腰间取出形影不离的鬼笛叶二。
      “只要公主殿下不嫌弃博雅技簿,那么,我就在公主面前献丑了。”
      妙姬公主微微一笑,却将衣袖轻轻一抬,示意博雅开始。
      博雅将叶二轻轻放在唇边,用心吹奏起来。
      叶二的声音极尽优美,繁华中总略带着一丝忧伤……
      妙姬公主轻轻瞌上双眼,认真地聆听,似乎已被美妙的这笛声陶醉。
      博雅不觉悄悄地抬起头来,偷偷地望着妙姬公主。
      “这位大唐国的妙姬公主可真是个绝代佳人啊!这样高贵的气质,如此脱俗的美丽,真是想不出世间还有什么样的男子才可以相配啊!而且她还那样精通法术,真是不得了啊!放眼整个平安京,也许只有晴明才……什么?晴明?那可绝对不行啊!”
      博雅想到此处,心中却猛然一惊。
      妙姬公主突然睁开双眼,微微一笑,望着博雅。
      “博雅大人,您刚才似乎是走神了,为何突然之间心絮如此凌乱呢?孰不知,心乱则曲自乱。博雅大人是在想什么让您忧心的事情吧?”
      “没……没有,只是我……见到公主太紧张了。”
      博雅随口应答,心下却在暗自思忖。
      “这个妙姬公主就和晴明一样,好像可以读到人的心一样!真是太可怕了。哎呀!如此说来她说不定真是那个什么猫灵!好吧!为了晴明,我还是下定决心要快点行动。”
      妙姬公主轻轻站起身来,绿衣宫女赶忙伸手将她搀扶。
      “哎呀!多美妙的笛声啊!不过,今天就先欣赏到这里吧,辛苦您了博雅大人。本宫今日有些累了,想先去休息了,这行宫的安全之事就全拜托您了。”
      妙姬公主在绿衣宫女的搀扶下,缓缓向寝宫走去。
      “请公主殿下放心,博雅一定保护好公主!”
      博雅大声回答,妙姬公主轻轻点了点头,绿衣宫女搀扶着妙姬公主已入寝宫而去。
      “公主如此高贵,又博学识礼。我应该如何是好呢?”
      博雅的心此时仍在矛盾中,到底要如何去偷看公主身上是否有封印……
      
      ******************************************************************************
      
      晴明尾随博雅,也来到了妙姬公主下榻的行宫之外。
      大门口分列着两队右卫府的武士,正在严查出入行宫的各色人等。
      晴明却在考虑要不要进去……
      “如果用隐身术进去倒是很简单的事,但是那个妙姬公主绝非泛泛之辈,面且她所修行的是大唐的玄门正法。如果万一被她识破法术,露出身形,那实在有辱名声的事。但是如果不进去的话……真不知博雅那个家伙会不会有事?哼!那个一看到美丽的公主,就只有拼命吹笛这一招的家伙,真不知又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啊!”
      晴明正是思索,却突然望见眼前正准备觐见公主的人群,晴明的眼前忽然一亮。
      晴明微微地一笑,“啪”地将手中的蝙蝠扇合起,不由得计上心来……
      这一刻的月光也似乎变得明亮起来。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五话——白衣少年玉郎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