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话 水掬月的婚典

      
      清晨。
      秋我无尽地扫打着院中的草木。
      晴明只身站在早已枯黄的樱树下,似在冥想。
      身后传来沙沙的脚步声,晴明面上轻轻一笑。
      “博雅。真是太辛苦你了,昨夜一直陪我饮酒,现在一定会很累吧!”
      “晴明……我……哎呀!其实没什么啦!以后……晴明……我们可能就不能再见面了……”
      博雅的声音似乎轻得只有他自己听到。
      “其实,只是婚礼会在内里进行,而且,天皇早已经为公主准备好新府地了。所以……博雅以后还可以来找我的。不过……现在我要入内里进行婚礼的大典。”晴明淡淡地道。
      “哦!已经有了新府地了呢!真是为你高兴啊,晴明。”博雅的头低得更低,声音也有些哽咽。
      “博雅。一会内里便会有人来接我入宫,你……要不要跟来观礼?”晴明道。
      博雅“嗯”了一声,却转过身去。
      “当然……我当然会去。晴明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啊!”
      “最重要的人?”晴明不由转过身来,望着博雅宽大的背影。
      “啊!我……我是说最要好的……朋友……”博雅喃喃地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晴明轻轻一笑,又转过身去。
      “唉!戾桥的式神刚刚告诉我,内里的人已经到了。博雅请为我祝福吧!”晴明道。
      “祝福?哦!祝……祝福啊!”博雅的话显得有些无序。
      
      门外变得宣闹起来,内里的迎亲队伍已经来到了土御门外。
      数辆牛车停了下来,牛车上走下了内侍和女房。
      内侍和女房捧着洁白的大礼奉于晴明面前。
      晴明微微一笑,眼中划过一丝忧伤。
      蜜虫连忙走了过来,伸手接过大礼。
      “主人,您现在就要换上礼服吗?”
      晴明点了点头,转身望着博雅。
      “请稍候,博雅!我换好礼服,我们就一起去内里吧!”
      “啊?要我帮忙吗?”博雅道。
      此话一出口,博雅便觉得有些后悔,心中暗自思忖。
      “身为殿上人的自己又不是侍从,而且官街又远远高于晴明,这算是什么话?真丢人!”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博雅!我这里还真是人手不够呢。”
      晴明似乎早已看穿了博雅的心事,微微笑道。
      博雅接过蜜虫手中的大礼,随晴明穿过了堂屋,进入了内室。
      “主人,真的不用我帮忙了吗?”蜜虫道。
      “嗯,有博雅帮忙就可以了。你在堂屋内招待那些迎亲的内侍和女房吧。”晴明道。
      “是,主人。请放心吧。”蜜虫转身向堂屋走去。
      “到我的寝室里更衣吧。”
      晴明转身拉开寝室的门,走了进去。
      “哦。”博雅机械地点着头,随晴明进入了寝室。
      晴明的寝室还是老样子,洁白的卧具一尘不染,窗前几案上的妆镜蒙着轻纱。
      “博雅,把礼服放下,关上门。”晴明道。
      博雅将大礼放在榻上,随手拉上寝室的门,倒身坐在榻边。
      晴明面上不带一丝表情,轻轻地解开蜻蛉和绶绪,缓缓裉下狩衣。
      窗外的风轻轻吹来,拂动着晴明身上的单衣。轻柔的单衣随风飘扬着,晴明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
      晴明轻轻展开大礼,七件的大礼层层叠叠,显得繁复。
      晴明皱了皱眉,开始一件一件地穿着大礼。
      晴明的每一个着衣动作都极其优雅,博雅似又看得痴了。
      “博雅,请帮我拉好后据。”晴明道。
      “哦。”博雅轻轻走了过来,环住晴明的腰部,将大礼的后据拉平整。
      博雅清楚地感觉到,那宽大的礼服下晴明纤细的腰肢。
      “真想一把揽在怀中啊!”博雅暗想。
      “还合身吧?博雅?这种大礼还真是很重啊!”晴明道。
      晴明的声音打断的博雅的冥想,博雅连忙回过神来。
      “嗯?好……好看。合……合身。”博雅嘴里哼哼着。
      晴明微微一笑,轻轻转过身来,直视着博雅。
      博雅的心却有一种莫名的沉重。
      “晴明……”博雅道。
      “什么?”晴明道。
      “没……没有……没有什么。”博雅低下了头。
      晴明望了望博雅,叹了一口气,转身拉开寝室的门,向堂屋走去。
      身穿白色大礼的晴明已出现在堂屋内,眼前的阴阳师如同碧玉雕琢一般。
      内侍和女房们不由看得呆了。
      “按照公主的心愿,婚礼的仪式一切从简。所以,请晴明大人见谅。”内侍小心地道。
      “这很好啊!我一向就怕麻烦!”晴明淡淡地道。
      “我们走吧,博雅。”晴明道。
      “嗯。”博雅答应道。
      “晴明大人,请您上迎新贵的牛车吧。博雅大人,请坐后面的牛来。”内侍道。
      “知道了。”晴明淡淡地一笑,上了牛车。
      博雅也迷迷糊糊的上了牛车。
      迎亲的车队就这样向内里进发了。
      牛车吱吱呀呀地向内里驶去,博雅掀开车帘,望着晴明的新贵牛车,却一路无语。
      “这条路我每天都在走,可是我总觉得这条路太长。但是为何今天却希望这条路永远不要走到尽头。”博雅暗想。
      牛车终于停了下来,晴明在内侍的搀扶下,缓缓步入了内里。
      婚礼的大典就在紫宸殿内进行。
      村上天皇和安子皇后端坐在殿上,群臣皆分列在两旁。
      仪式虽说从简,但毕竟是皇家的公主,还是很有气派。
      晴明和水掬月并立在一起,接受着祝福。
      晴明无心聆听这些无聊的祭语,心絮却开始飘浮。
      晴明忽然想起了玉妙姬……
      “也是同样在大礼,这是第二次穿了。不过,上次是在猫神神殿,这次却是在紫宸殿。而且,对方还都是公主。晴明啊!晴明!你还真有公主缘啊!”
      想到这里,晴明不由解嘲地一笑。
      博雅远远地望着晴明和水掬月,一颗心却早已不知飞向何处。
      “多美的大礼啊!如果我也穿着这样的大礼,应该是又精神又英俊的样子吧!不过,身旁站着谁家的公主才相配呢?”
      博雅闭上双眼,开始进入遐想。
      “谁家的公主是最美最让我心动呢?我想起码应该有洁白如玉般光滑的肌肤吧!还要有鲜红的唇吧!还有弯如柳叶的眉毛吧!还有纤细无骨的玉手吧!还要有……什么?博雅!你疯了吗?”
      博雅猛得睁开双眼,脸上已泛起红晕。
      博雅左右张望起来,还好大家都在注视着新人,没有人注意到他。
      博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暗却暗骂自己。
      “喂!源博雅你这个家伙在胡思乱想什么?你怎么可以把新娘的样子想成是晴明的样子?如果晴明知道了,一定会取笑你的!源博雅真是个笨家伙!”
      博雅就这样想着想着,却又已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博雅回过神来,却发现只有自己一人孤伶伶地站在紫宸殿内。
      “大殿里的人已经都散了啊!大礼什么时候结束的?晴明,你在哪里啊?”博雅暗想。
      “真是没有用的家伙,应该为好友祝福嘛!干什么这么无精打彩啊!”
      博雅就这样一路自言自语地走出了内里,惹得路上的女房们都在偷笑。
      “那不是源三位大人吗?他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啊?”
      “你不知道吗?博雅大人虽然宽官位不低,但是却不会追女人,大家都叫他失恋的中将大人呢!”
      “听说,今天和公主殿下成亲的晴明大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呢!”
      “是啊!连好友都成亲了,我们的中将大人可能又在为自己的形单蛀影支伤春悲秋了吧?”
      女房们取笑的声音不断地传入博雅的耳中,但是博雅却毫无感觉。
      一只青蓝色的蝴蝶突然飞了过来,围绕在博雅的身旁。
      “蜜虫?是你!唉!你现在也一定很无聊吧!晴明他现在一定开心的看着心爱的公主吧!心爱?哎……蜜虫!你说晴明应该会开心吧?那个……那个公主他会不会不喜欢呢?”
      蜜虫没有回答,仍在不停地飞舞。
      “呸!博雅!这是什么话!人家是天皇陛下的公主呢?那是何等的高贵啊!晴明不喜欢公主,难道会喜欢你?”
      博雅还在自言自语。
      “喜欢我?晴明……我……。哎呀!烦死人了!我想喝酒,喝醉后就去睡大觉!”博博大叫道。
      蜜虫停止了飞舞,轻轻落在了博雅身上……
      
      内里之外公主府地。
      新房里布置的稍许简单,但是仍然不失华丽。
      晴明和水掬月对坐在榻前。
      晴明没有言语,这一切竟是这样的漠生却又熟悉。
      “晴明,你不为我掀开青纱,不想看看你美丽的新娘吗?”水掬月突然道。
      晴明笑了笑,伸手掀开了公主蒙面的青纱。
      水掬月身穿洁白的大礼,显得格外娇艳,一双大眼睛不时地打量着晴明。
      “晴明,你在笑什么?是因为娶到了我而开心吗?”水掬月道。
      “我是在想!事上的事情真是有趣啊!我去年也和一位公主成亲呢!”晴明道。
      “什么?谁家的公主?”水掬月的脸色不禁有些微变。
      “就是猫神族的公主啊!”晴明笑道。
      “哼!原来就是那个猫灵玉妙姬啊!不过,很可惜,她已经死了。”水掬月冷笑道。
      “嗯!正是这样啊!太可惜了。想起来,现在我们的府地好像就是大唐公主行宫改建的吧!”
      “怎么?晴明还在想着玉妙姬吗?”水掬月道。
      “哪里啊?只不过,有些伤感而已。真是物是而人非。”晴明道。
      “好了,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晴明总是提起另一个女人,似乎太无礼了吧!”水掬月道。
      “唉!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想,是不是我是个不祥之人呢!玉妙公主那样年轻却……是不是因为和我成亲的原因呢?”晴明悠悠道。
      “哼!我才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话呢!晴明!你别再浪费时间了。”
      水掬月突然站起身来,已走了过来,直直地盯着晴明,双目中已喷射出邪恶的光芒……
      窗外的在色早已暗了下来,黑夜马上就要来临了……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二话----那鬼怪的脸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