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话 玄狐传说

      
      黑夜笼罩着平安京。
      村上天皇仍在常宁殿内。
      枕边的余香仍在缭绕,天皇不由地痴迷起来。
      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乌黑的双眸却如寒夜的星光。
      “暗姬,你真美。”天皇不由忘情地拉住美人的手。
      “陛下……”如黑夜般神秘而美丽的女子娇声道。
      “有你陪在身边,我真是太幸福了。你一定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天皇道。
      “陛下……恐怕我是不久于人世了……”暗姬道。
      “什么……暗姬!这是为什么?你生病了吗?我这就去传御医来!”天皇挣扎着起身大呼道。
      “不要……陛下。这是没有用的,我被诅咒了……”暗姬流着泪一把拉住天皇的衣襟。
      “诅咒?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对我的心爱之人下咒?”天皇扶起暗姬道。
      “陛下,您不知道。这几日我天天都被噩梦缠身。”暗姬道。
      “暗姬!什么样的噩梦?要不我叫安倍晴明来给你祛邪。”天皇道。
      “别……不要啊,陛下。就是晴明大人也不能救我啊!我是受到了一只玄狐的诅咒。”暗姬道。
      “玄狐?什么样的玄狐?”天皇道。
      “陛下还记得我们是如何相遇的吗?”暗姬道。
      “嗯。当然记得,我在信太森林中打猎,结果迷路了,却遇到了你,暗姬。”天皇道。
      “可是,您当时为什么会迷路呢?陛下!”暗姬道。
      “这……对了,我当时看到了一只黑色的狐狸,那毛色很光亮。所以我想射杀它,难道说……”天皇沉声道。
      “就是这样啊!陛下,在我居住的信太森林里有很多狐狸,红色的狐狸我们称作火狐;白色的狐狸我们称作雪狐;而黑色的狐狸我们就称作玄狐。您当时想要射杀的那只黑色的狐狸正是玄狐啊!”暗姬道。
      “可是……这件事和暗姬无关啊!”天皇道。
      “唉!那只玄狐托梦给我,说如果不是我多事将陛下留宿在家中。阻止了它对陛下的复仇,让它无法加害陛下。所以它要向我报复啊!我的陛下!”暗姬道。
      “什么?难道这是一只狐妖?我让阴阳师来处理吧!暗姬你不会有事的。”天皇道。
      “不……陛下。那只玄狐说了,如果陛下找阴阳师的话,它也不怕,它自称是修行千年的狐仙。而且……如果陛下对它无礼的话,它就要先杀死我……”暗姬不禁落下了泪水。
      “这……这要如何是好呢?”天皇摇头道。
      “它说了,它一直就住在内里,我们却找不到它。如果它想取陛下和我的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那些没用的阴阳师根本救不了我们。”暗姬道。
      “那么……我们要怎么办呢?”天皇道。
      “它还说,它可以随意附着在任何人身上。那么……那个人就会变成妖魔。陛下,如今……内里有没有什么很反常呢?”暗姬道。
      “反常?难道说是我的女儿水掬月?她以前是个温柔可爱的公主,但是最近……的确有点可疑!”天皇暗想。
      “陛下……您在想什么呢?”暗姬道。
      “哦!没什么!那只玄狐还跟你说什么了?”天皇道。
      “它说,它并不想伤害陛下的性命,只要陛下不要干涉它的自由。它想做的事情与陛下无关,只有陛下不加以阻挠,它达成目的就会离开的。”暗姬道。
      “原来是这样。”天皇道。
      “它警告我,如果陛下不按照它的意愿,让什么乱七八糟的阴阳来自找麻烦的话,它就用我的性命来向陛下示警。”暗姬道。
      “好吧,为了暗姬。我不会胡来的。”天皇道。
      “谢谢陛下。”暗姬幸福的躺在天皇的怀中。双眼却放着异样的光彩……
      村上天皇将暗姬紧紧抱在怀中,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
      
      平安京内里公主寝宫。
      虽已是深夜,却无人入睡。
      幽暗的寝宫内没有点灯,只有微弱的月光射入屋内。
      水掬月望着妆镜中的自己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想是时候了。”水掬月道。
      “公主殿下,您的意思是……”一名女房道。
      “想从我手中逃走,会那样容易吗?”水掬月道。
      “绝不容易!我想,公主一定会得偿所愿的。”女房道。
      “哈哈……那是当然。”水掬月的笑容在幽暗的妆镜中显得有些诡异……
      
      翌日清晨,内里似乎极不平静。
      深受天皇陛下宠爱的黑衣神秘女子突然得了重病,卧床不起。
      昨夜值夜的内侍中又有人被吸了血,仍在昏迷不醒。
      村上天皇和安子皇后的爱女水掬月也突然说身体不适,不见任何人。
      
      清凉殿内,村上天皇为了安抚民心,召见了阴阳寮的阴阳头商量祛邪之事。
      望着阴阳头带着六位阴阳师的作法仪式,天皇的心却无法平静。
      “启禀陛下,内里的吸血女鬼,臣一定会设法捉住的。请陛下放心。”阴阳头道。
      “嗯,那是最好。”天皇道。
      祛邪的法事就这样从清晨开始一直进行着……
      
      内里后宫梅壶女御寝宫。
      梅壶女御正在召见左相。
      “父亲,现在没有外人,请说吧。”梅壶女御道。
      “女儿,那个妖异的女子真的病了?”左相道。
      “是的,而且病得不轻。”梅壶女御道。
      “不是安子皇后的所为吧?”左相道。
      “希望是呢!这样的话不是对我们很有利吗?”梅壶女御道。
      “哈哈……是啊!女儿,你要多留心啊!”左相笑道。
      
      内里后宫皇后寝宫。
      安子皇后正在召见右相。
      “虽然现在身为右相之位的你还是同一家族,但是必竟不像过去那样有势力了……”安子皇后道。
      “我明白,皇后陛下。我为尽力的。”右相道。
      “天皇陛下宠爱的那个神秘女子突然病倒了,这一切希望不会和梅壶有关。”安子皇后道。
      “那可真不一定呢!皇后陛下请多加小心,免得有人借此机会对皇后不利。”右相道。
      “嗯,我会小心的。你们也要小心啊!”安子皇后道。
      “是,皇后陛下。”右相道。
      
      土御门外安倍晴明的宅中。
      清晨的雾气仍就浓重。
      晴明靠在外廊下,手中拿着酒杯,却望着庭院出神。
      蜜虫轻轻地走了过来,低头侍立在一旁。
      晴明面上带着轻笑,望着蜜虫。
      “蜜虫,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蜜虫轻轻抬起头,端坐在晴明身旁。
      “我只是是想请问主人,那内里的鬼怪是不是真的很难对付?”
      晴明呵呵笑道:“蜜虫,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几日,我总是想起那天的事情。主人让我赶快离开内里,还说过那里很危险。”蜜虫道。
      “那天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很久了吗?好了,别再胡思乱想了。”晴明道。
      “我明白,主人那是在关心我,我当然也很开心。但是主人情愿拜托白凤姐姐却不让我为主人分忧,难道在主人心中我真是那样没有吗?还是……”
      晴明打断了蜜虫的话,却不禁笑了起来。
      “呵呵……你还真是个傻孩子啊!我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面对那样复杂的情况,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再说了,能够让白凤小姐帮忙的不正是蜜虫吗?好了,不要再胡乱猜想了,快去烧水吧。我猜博雅一会带着香鱼来看我们的。”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准备酒菜。”
      蜜虫甜甜地一笑,转身离去。
      晴明喃喃道:“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晴明!”
      画着五芒星的大门猛地开启,博雅还走进院内,便大声叫道。
      晴明皱了皱眉,望着风风火火的博雅。
      “博雅,又出了什么大事了呢?你就不能进来再说吗?”
      蜜虫连迎上前去,伸手接过博雅手中提着的香鱼桶。
      “水已开了,这香鱼今天真要煮着吃吗?”
      博雅张大嘴巴望着晴明,满脸竟是疑惑。
      “快点坐下吧,我已为你斟好了酒呢。”晴明笑道。
      博雅倒身坐了下来,却直视着晴明。
      “晴明,你怎么知道我会带着香鱼?还有你让蜜虫烧水是什么意思?”
      晴明吃吃地笑了起来。
      “博雅啊!你不是一边走,一边还在嘟囔着,说什么,‘晴明应该在家吧,今天的香鱼真是好呢!不知道我从大厨那里得到的用来煮鱼的调料晴明喜不喜欢呢?说真的,这香鱼煮着吃味道到底是好不好呢?’”
      博雅瞪了晴明一眼,却将调料交给了蜜虫。
      “晴明,你又派式神跟着我吧?”
      晴明笑道:“博雅最可爱的地方就是,一个同样的玩笑,总是可以开很多次,而且每次你还是会同样吃惊呢!”
      博雅面上带着笑容,低着头小声道:“原来在晴明心中,我还是很可爱的呢!”
      晴明望着博雅,微笑道:“博雅,你又在嘟囔些什么啊?”
      “啊?没什么!晴明,今天内里好热闹呢!阴阳寮的阴阳头亲自带领着六名阴阳师在祛邪作法呢!”博雅道。
      “嗯,知道了。”晴明仍在悠闲地品着美酒。
      “真是的,这样大的事情,却好像和晴明无关一样呢!晴明你好像也是一名阴阳师吧?”博雅道。
      “我的职位是阴阳博士,阴阳头亲自主持的法事一定很好。”晴明道。
      “真是的,晴明就是这样的人。”博雅道。
      “对了,身位殿上人的源三位大人怎么不在内里保护天皇陛下呢?一大清早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晴明道。
      “这个……我向天皇陛下告请假了。所以……今天没去上朝。”博雅道。
      “告假?博雅怎么了?难道是中了邪了?要不要我帮你祛邪呢?”晴明笑道。
      “才不是呢!昨夜我明明在晴明这里喝醉了酒,但是今天一早却竟然睡在自己的寝室里。晴明,是你送我回去的吧?”博雅道。
      “哦!博雅大人是因为喝醉了酒,才不去上朝啊!”晴明笑道。
      “吁!晴明。”博雅不由伸手掩住晴明的口。
      晴明轻轻扯开博雅的手,不再言语。
      “晴明……我昨天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博雅道。
      “博雅认为什么话才算是奇怪的话呢?”晴明道。
      “这……反正就是让晴明不高兴的话吧!”博雅道。
      “啊!是这样吗?那么……应该……没有!我只记得和博雅喝了很多的酒,也很开心啊!博雅说了很多的话,但是也没有什么话让我不开心啊!”晴明笑道。
      “唉……这样就好了。让我白白担心了一早上呢!”博雅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博雅在担心什么呢?难道博雅想说一些惹我生气的话吗?”晴明笑道。
      “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呢?晴明……我只是担心我酒醉乱性嘛!”博雅挠着头道。
      “乱性?那么博雅想做什么呢?”晴明认真地道。
      “好了,算了吧!晴明别再取笑我了。还是说说内里的鬼怪吧!”博雅的脸已羞得通红。
      “好啊!请说吧!”晴明面带轻笑道。
      “听说内里现在是一团糟呢!昨夜又出现了吸血女鬼,有一名内侍受了伤。还有深受天皇陛下宠爱的那个神秘女子也病了。听说尊贵的公主也闭门不出,病得不清呢!”博雅道。
      “嗯,知道了。”晴明道。
      “晴明,你知道吗?内里所有的事情据说是一只玄狐所为呢!”博雅道。
      “你是如何所知的?”晴明动容道。
      “昨夜在常宁殿值夜的内侍和我熟识,我托他在内里密切注意妖魔的事情。就是他听到陛下和暗姬昨夜在常宁殿内的对话。他还连夜写了一封信,托人带给我。可是今天一早上我却听说,他被妖魔吸了血,现在还在昏迷中……晴明,这是不是重要的线索呢?”博雅道。
      “唉!看来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晴明叹息道。
      “主人,博雅大人。香鱼煮好了,请二位大人品尝吧!”蜜虫端着香鱼走了过来。
      “来吧,博雅。别管那些烦心事了,我们先尝尝这鱼的味道如何吧!”晴明笑道。
      “可是……”博雅仍在沉思。
      “博雅大人,您的酒还没醒吗?昨夜俊宏来接你时,睡得像婴儿一样呢!”蜜虫道。
      “这么说,是俊宏接我走的,一点都不记得呢!”博雅道。
      “博雅大人睡得那样沉,唤都唤不醒呢!哪会记得呢!”蜜虫吃吃地笑道。
      晴明没有理会专心地品尝着香鱼。
      “这味道还不错,调料味很浓重,但又好像不失鲜美。”
      “晴明,让我也尝尝吧。都被你一人吃完了可不行!”博雅说着伸出筷子夹起一块香鱼放入口中。
      晴明白了博雅一眼,仍自顾自地饮酒。
      博雅却开心地大口喝起了酒。
      晨风阵阵地袭来,却给人带来一种暖意……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话——水掬月要出嫁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