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话 暗波汹涌的内里

      
      牛车已经停了下来,晴明下了牛车,径直走了进来。
      “晴明、晴明,你还没告诉我呢!”博雅从牛车里探出头道。
      晴明没有理会博雅,已经进入了堂屋。
      “晴明真是的。”博雅嘟囔着把头缩进了牛车内。
      “大人,我们回王府吧。”管家俊宏道。
      “哼!晴明就是这样不理人。不行,我一定要知道。”博雅还在嘟囔着。
      “大人,现在我们就回王府去吧。”俊宏道。
      “俊宏,你先回去吧!我要去找晴明问个清楚。”博雅道。
      “可是,藤原王妃问起来,我要如何回答呢?”俊宏道。
      “俊宏,你就对母亲说,我是奉天皇陛下之令,和晴明一起商量内里除妖一事。明白了吗?”博雅道。
      “是,大人。我明白了。”俊宏笑道。
      “嗯,很好。”博雅点了点头,走下了牛车。
      “大人,我什么时候来接您?”俊宏道。
      “真罗嗦!我自己会回去的,这么一点路不坐牛车,我也走得回去。你快走吧!”博雅道。
      “是,大人。那我们就先走了。”俊宏摆了摆手,牛车已向克明亲王府驶去。
      “晴明,晴明。”博雅大叫着冲进了的晴明的宅中。
      “博雅大人,您不是回府去了吗?”蜜虫望着博雅有些吃惊。
      “我还没问清楚呢!晴明想这样就打发我可不行!”博雅说着已走进了堂屋。
      “博雅大人,请您在此等候吧!主人正在更衣呢。”蜜虫道。
      “我才不管呢!晴明就是想躲在寝室里面不见我吧?”博雅道。
      “这……博雅大人请您……”蜜虫还想劝阻,博雅已穿过堂屋走进了内室。
      博雅刚想伸手敲晴明寝室的门,晴明却突然将门拉开,走了出来。
      “博雅大人还没回府啊!”晴明微笑道,却已换上了轻便的白色狩衣。
      “晴明还没有告诉我,今天一早上天皇陛下召见你时,你为什么提出要我回僻?到底有什么事情晴明不想让我知道?”博雅道。
      “啊!就是这个事情啊!真是的……”晴明笑着已从博雅身边走过,来到了堂屋。
      博雅嘟着嘴也跟着晴明来到了堂屋。
      “太阳出来了呢!蜜虫,去温壶酒来,我要坐在暖阳下饮酒。”晴明伸着懒腰道。
      “是,主人。”蜜虫笑道。
      “晴明,你真是气人啊!”博雅气呼呼地坐在晴明的身边。
      晴明没有理会博雅的表情,却俯身斜卧在外廊下,闭上了双眼。
      “晴明!晴明!晴明!”博雅盯着晴明大叫道。
      “哎呀!博雅你真是的,我不想让你听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干嘛要这样穷追不舍的?”晴明道。
      “不行!晴明不告诉我,我会无法安心的。晴明,不要忘记,我们俩是平安京的守护者,所以,我不希望晴明一个人去面对任何困难。”博雅认真地道。
      晴明不由睁开双眼,目中泛着柔光。
      “博雅,我没事,只是天皇陛下担心他的宝贝女儿,所以向我询问了一些事情。博雅不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最好的,内里左右两派勾心斗角实在太麻烦了。何况博雅家的亲属好像应该全是右相的派系吧?”
      “嗯,是的。可是,晴明,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我真的很担心你的安危嘛。”博雅道。
      “嗯,我知道……我心里明白。”晴明笑道。
      “主人、博雅大人,你们请用点酒菜吧。”蜜虫笑吟吟地端上酒菜。
      “嗯,放下吧。”晴明道。
      “你真好,蜜虫。”博雅道。
      “对了,蜜虫。今天屋里有些不一样啊!我不在的时候,你驱动了妙姬公主的式神了吧!”晴明笑道。
      “主人,您不在的时候我和白凤姐姐聊天来着。”蜜虫道。
      “原来她是自愿出来的……也好,必竟是家乡人嘛,你和白凤小姐多聊聊也可以让她开心一点。”晴明道。
      “我会的,主人。”蜜虫道。
      “晴明,你说的式神就是玉郎的那只白玉箫吗?对了,你还没告诉我,玉郎和妙姬公主是同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博雅道。
      “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嘛,有什么怎么回事呢?”晴明懒懒地道。
      “晴明,你说过有机会告诉我的,现在不是没什么事情,你就告诉我吧!”博雅道。
      晴明没有理会博雅却慵懒地在外廊下。
      “晴明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真是太讨厌了!”博雅生气地道。
      “博雅大人,您别生气了,其实这世上没有玉郎也没有妙姬公主,公主的名字其实是叫做李玉妙,公主将名字拆开就成了玉郎和妙姬了。”蜜虫道。
      “可是公主这样做是为什么呢?”博雅道。
      “因为玉郎的真正妙用有两个啊。”晴明忽然笑道。
      “什么?晴明?到底玉郎的身份有什么用处呢?”博雅道。
      “玉妙姬身为大唐国受封诰的公主,外出寻仙了道总是不太方便。所以用玉郎这样的身份就方便多了。”晴明道。
      “不错,以男儿的身份在外云游果然是方便许多。那么,另外一个用外呢?”博雅道。
      “身为尊贵的公主总会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无聊男子终日围绕在身边的,以公主的身份与那些无聊男子周旋,有些不妥。所以玉郎来抵挡那些无聊男子就是最简单方便的事情了。玉郎也就自然成为了妙姬的保护者了。”晴明道。
      “也是啊!这还真是个好办法。”博雅道。
      “妙姬公主和我最大的相同之处就是喜欢用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复杂的事情。不喜欢解释,也不喜欢费事。”晴明道。
      “可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妙姬公主……不!是玉郎总是处处与我们作对呢?”博雅道。
      “那很简单,玉郎总是针对我们,其实只是想知道安倍晴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到底……”晴明道。
      “到底配不配得上大唐国的玉妙公主啊?”蜜虫笑道。
      晴明没有回答,却一口饮下了杯中的酒。
      “晴明……其实……妙姬公主……不,是玉妙公主……和你……”博雅喃喃地道。
      “博雅,别再提这些了。来,我敬你一杯,为我们早日让平安京恢复安宁而努力。”晴明道。
      “嗯,晴明,我会的。”博雅点头道。
      “对了,蜜虫,你和白凤小姐都在谈论些什么啊?”晴明道。
      “主人,白凤小姐告诉我关于玉妙公主的事情呢。”蜜虫道。
      “什么事情?和晴明有关吗?”博雅道。
      “不,和主人没关系。是关于玉妙公主如何会被封为护国公主的事情呢!还真是很有趣呢!”蜜虫道。
      “什么?这样啊!蜜虫,说给我们听听嘛。”博雅道。
      蜜虫没有回答,却望了晴明一眼。
      “既然博雅那样感兴趣,蜜虫就说给博雅大人听吧!免得他又像块膏药一样粘着你,那你就麻烦了。”晴明白了博雅一眼道。
      “是这样啊!那么我就讲给主人和博雅大人听了。”
      蜜虫微笑着为晴明和博雅添满美酒,缓缓道来……
      
      平安京内里。
      公主寝宫。
      水掬月正坐在妆台前,望着镜中的自己发呆。
      “启禀公主殿下,皇后陛下来了。”一名女房禀报道。
      “什么?母后来了?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水掬月道。
      安子皇后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后面紧紧跟着两名女房拉着皇后陛下雍容的十二单衣。
      “啪”安子皇后一进来便给水掬月一记耳光。
      水掬月被打倒在地,层层叠叠的十二单衣堆在了地上。
      “母后……您……”水掬月捂住脸道。
      “你真是太丢人了。我竟然还一直蒙在鼓里,身为我的女儿一个尊贵的公主殿下,竟然和一个阴阳师私通!你……”安子皇后的脸已气得涨红。
      “母后,你这一大清早就风风火火地来到女儿的寝宫,就是为了给我一记耳光吗?”水掬月道。
      “你这是对母后的态度吗?”安子皇后道。
      “哼……母后,您还不明白吗?现在父王一昧地宠爱着那个诡异的女人。我之所以和晴明大人……那还不是为了帮母后保住这皇后之位吗?”水掬月道。
      “什么?唉!你们把公主扶起来吧。”安子皇后叹息道。
      “是。”两名女房将水掬月扶了起来。
      水掬月端坐在安子皇后身边,微微笑道。
      “亲爱的母后,现在内里的后宫中早已是人心惶惶了。尤其是我的外公右相大人已经过世,现在的右相明显势力不如左相。而左相的女儿梅壶女御在这女子出现之前,是父王最宠爱的女人了。如果不是父王的心被那黑衣妖女迷惑了,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水掬月道。
      “可是,天皇陛下也很久没去过梅壶那里了。”安子皇后道。
      “哼……母后,可是您知道吗?左相大人已经秘密地去见过安倍晴明了。”水掬月道。
      “什么?左相去见一个阴阳师?”安子皇后道。
      “不错,而且是亲自前去。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呢?”水掬月道。
      “女儿,这是为什么呢?”安子皇后道。
      “那是因为,左相大人认为只有安倍晴明才可以保护父王和他的女儿梅壶女御。所以就自降身份的以一个一品大员的身份去一个五品下的阴阳师的宅中。”水掬月道。
      “女儿……这……”安子皇后沉吟道。
      “所以,女儿也不示弱。亲自招待晴明大人,这样的话我和母亲不是也一样安全了吧?”水掬月道。
      “我的好女儿,母后刚才打疼你了么?你原来是这样为我考虑……我却……”安子皇后不由轻轻摸扶着水掬月的脸颊。
      “我没事,只要父王和母后都好,我就是被鬼怪杀死,也甘心啊!”水掬月道。
      “水掬月,我可怜的好女儿……”安子皇后抱着水掬月不由痛哭起来。
      水掬月倒在安子皇后的怀中,却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土御门外晴明的宅中。
      蜜虫笑着为晴明和博雅添着酒。
      “晴明,玉妙公主真是不简单啊!竟然将大食国进贡的震天弓给拉断了。”博雅叹道。
      “妙姬就是这样爱耍小聪明啊!其实是用咒法才弄断那把宝弓的。”晴明笑道。
      “咒?晴明,你又来了。我的头都疼死了。”博雅道。
      “为什么一说咒,博雅就头痛呢?”晴明笑道。
      “反正我不想听什么咒不咒的。”博雅道。
      “不想听我们就不谈咒,只喝酒。”晴明道。
      “好!再干一杯!”博雅道。
      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博雅却好像已喝得几醉。
      “晴明……”博雅醉眼朦胧地望着晴明。
      “什么?”晴明微笑道。
      “别离开我……永过不要离开我……”博雅喃喃地道。
      “博雅又在说傻话了,人生哪会有什么永远?人总归是会死去的……”晴明道。
      “不行!绝对不行!晴明……我不许你死!”博雅道。
      “真是的,博雅说的话为什么总是这样颠三倒四呢?”晴明不觉笑道。
      “我不要晴明死……不要!我不要一个人孤独的活在这相世上。所以……我一定要死在晴明的前面,这样……我就……不用太伤心了……”博雅的意识已变得模糊。
      “博雅,这算什么话?你还真是个自私的家伙……”晴明回过头望着博雅,博雅却“扑通”一声倒在了晴明的腿上。
      “哎!博雅,你醒醒!这个家伙真是的。”晴明望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博雅摇了摇头。
      “主人,请博雅大人去里面休息吧!现在外面起风了。”蜜虫道。
      “不用了,博雅不能留在这里。你速去克明亲王府叫俊宏来接他家大人回府去。”晴明道。
      “主人,天这样晚了呢!博雅大人已经睡熟了,您就让他留在这里吧。”蜜虫道。
      “让我使用别的式神去找俊宏吗?”晴明冷冷地道。
      “不!不用了,我这就去。”蜜虫已化作一只青蓝色的蝴蝶飞舞而去。
      博雅将脸紧紧地贴在晴明的腿上,却还在喃喃自语。
      “晴明……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你要我一起守护平安京……直到永远……永远……”
      晴明轻轻地解开晴蛉和绶绪,脱下自己雪白的狩衣,盖在了博雅的身上。
      虽是月夜,月色却变得更加昏暗。
      晴明望着熟睡中的博雅眼中却露出了一丝忧伤……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九话——玄狐传说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