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话 式神的救赎

      
      博雅急匆匆地来到了内里,但是却没有见到晴明,心中十分着急。
      博雅请求晋见村上天皇,但是天皇却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召见博雅,这使得博雅心中更加隐隐地感到不安……
      固执的博雅决定在内里的紫宸殿外等待,直到天皇肯召见他。
      一名内侍悄悄地走了过来,附在博雅耳边悄悄低语。
      “源三位大人,您请回吧!天皇陛下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所以陛下是不会见您的。”
      博雅从怀中取出一袋金沙,递到内侍手中。
      “请您一定帮我打听到晴明大人的情况,拜托了!”
      内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左右,小声道。
      “不知是什么原因,晴明大人被天皇陛下关押在内里的一间暗室里了。”
      “什么?晴明他……没事吧?这是为什么啊?”博雅道。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似乎晴明大人做了对不起天皇陛下的事情,看来,晴明大人的情况有些不妙。听说,已经派人去宣阴阳寮的阴阳头前来做祭典了。”内侍道。
      “做祭典?那是什么意思?”博雅道。
      “阴阳师是协调神、人、鬼的使者。所以不能擅杀阴阳师,如果要杀阴阳师就要向天神作祭啊!天皇陛下一清早就叫人去传阴阳头上殿,所以,很可能天皇陛下可能已经动了杀心。”内侍道。
      “什么?晴明……不……不行!晴明不能死!”博雅道。
      “源三位大人,您还是请先回吧!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会通知您的。”
      “不!我不会走的!我一定要等到天皇陛下肯召见我才行。救不了晴明,我是绝对不回去的。”博雅坚定地道。
      内侍摇了摇头,转身入内里而去。
      一只青蓝色的蝴蝶飞舞在空阔的内里……
      看到跪在内里紫宸殿外等待晋见的博雅,便围着博雅转了三圈,却径直向内里深处飞去……
      “蜜虫!你也来救晴明了吗?”博雅喃喃道。
      
      蝴蝶在内里翩翩飞舞着,稍稍地飞进了角落的一间暗室内。
      晴明端坐在暗室中,脸上却依然挂着淡淡地微笑。
      
      青蓝色的蝴蝶,轻轻地落在晴明的肩膀上。
      “蜜虫!吩咐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吗?”晴明面上带着轻笑。
      那青蓝色的蝴蝶飞到晴明的身边,却化身成一位美人,正是式神蜜虫。
      “已经按主人吩咐去做了,但是白凤小姐好像并不愿意同我前来。”蜜虫道。
      晴明点了点头,轻轻笑道。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其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是,主人。博雅大人此时正在紫宸殿外等待晋见天皇。”蜜虫道。
      “我知道了。蜜虫,这里实在太危险了,你还是快点离开吧!顺便告诉博雅我没事,免得博雅那个直肠直肚的人又会惹出什么麻烦。”晴明道。
      蜜虫“嗯”了一声,便又化做蝴蝶从暗室中飞了出去……
      
      清凉殿内。
      村上天皇一人独坐在殿内,默默无语,心情却无比烦乱。
      一名内侍走进殿内禀报。
      “天皇陛下,源三位中将大人请求见驾。”
      村上天皇摆了摆手,示意内侍退下。
      “今天我谁也不想见,只想一个人静静。”
      “是,天皇陛下。”内侍应了一声,转身退出清凉殿。
      四周出奇的宁静,只听见窗外的秋风扫打落叶的萧肃之声。
      黑暗的角落中突然有人轻轻“哼”了一声。
      “是什么人在那里?我不是说过只想一个人静静吗?竟然敢如此大胆忤逆我的意愿?”天皇道。
      “这里除了你以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黑暗的角落中有人回应道。
      天皇仔细一听,这似乎是个女子的声音。
      天皇心中不觉有些害怕,轻声问道。
      “既然……这里没有别人,那么和我说话的人是谁呢?你这样躲在角落里,难道是不敢见人吗?”
      角落里的女子不由阴郁地笑道。
      “哼哼……没有别人,那是因为我并不是人。本来我不想在天皇陛下面前现身,但是情非得以那也只好请天皇陛下原谅我的无礼了。”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一个白色的人影忽地飘到了天皇的面前。
      天皇不觉吓了一跳,望着面前的人影。
      “你……你是什么鬼怪?如果再不退下,我就叫阴阳师将你降伏!晴明!晴明!”
      白色的人影不觉笑了起来。
      “天皇陛下还真是健忘啊!晴明大人不是被您绑在内里的一间暗室里了吗?”
      “是啊!可是……你是如何知道的?你到底想做什么?”天皇道。
      人影悠悠地道:“天皇陛下不记得我了吗?我就是大唐礼亲王府的公主玉妙姬啊!”
      “什么?你是妙姬公主吗?你不是已经……”
      天皇不由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那容貌却果然和妙姬公主一样。
      眼前的妙姬公主一身雪白的罗衫,却是的大唐的装束。随风飘浮的罗裙似乎如悬空一般。
      “听说妙姬公主已于去年的中秋节薨于礼亲王府了,而且……我还向大唐天子发过唁函。可是……为什么公主殿下会在此处?”天皇惊道。
      “不错!我确实在去年的中秋节已经死去了。”
      白衣女子用寒星一般的眼神望了望天皇。
      天皇浑身一寒,不由心中有些害怕。
      “都是因为去年来到贵国,见到了安倍晴明大人,心中便生出了爱恋之心。但是身为大唐天子亲自册封的护国公主,不能留在平安京啊。心中由此产生了怨念,却又突然就这样死去,所以实在有所不甘。”白衣女子道。
      “公主有什么心愿未了吗?”天皇道。
      “我在生前将身边至爱的一对玉箫,就是先帝所赐的鸾凤合鸣玉箫,一支随我下葬,另一支派人送给了晴明大人。所以,我的灵魂便随着玉箫飘扬过海,来到了这里。只要能陪在晴明大人的身边,就会感到很幸福了。”白衣女子道。
      “原来竟然是这样……”天皇道。
      “但是,天皇陛下却将晴明大人关押了起来,让我见不到我的心上人,所以我就亲自来了,请天皇陛下放了我的心上人。”白衣人道。
      “什么?让我放了安倍晴明!这可不行!他居然用他的阴阳术隐身潜入我女儿水掬月的房间里,做出那种事情的人我是不会原谅的!”天皇道。
      女子格格地笑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极为阴森,使得天皇心中越发害怕。
      “见到我这个鬼魂,天皇陛下是不是很害怕呢?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那个叫水掬月的公主早已被妖魔附身了,早晚把你们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白衣人道。
      “什么?你说什么?”天皇道。
      “哼!其实晴明大人是为了天皇陛下的安危想驱逐出附在水掬月身体内的妖魔,所以才会深夜去了内里。那夜你不是看到了一股黑气吗?但是由于你的突然出现,使晴明人大不得不用隐身术防身。那个吸血的女鬼其实就是令公主啊。”白衣人道。
      “竟然是这样?”天皇道。
      “再说了,如果被人知道天皇陛下的公主水掬月是个妖魔总不太好吧?但是,不想那妖魔却暗中施法,让晴明大人现身,但是晴明大人为了保护水掬月的名声,情愿被天皇陛下误会。天皇陛下如果杀死晴明大人的话,那么真正高兴的就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妖魔吧!这样的话,它就可以放心地去吃掉你们了。”白衣人阴森森地笑道。
      天皇的心中已经十分恐惧,怯声问道。
      “妙姬公主,你生前不是法力也很高深吗?好像修炼的玄门正法吧。”
      “不错!所以我才知道水掬月是妖魔附身。如果你杀了晴明,也就等于杀死水掬月一样。”白衣人道。
      “原来如此啊!”天皇道。
      “其实……我的内心也很矛盾,我真想让你杀了晴明大人,这样的话,他就会和我一样成为鬼,我也就可以带他一起回大唐了。因为我身前修持玄门正法,所以死后,并不是鬼魂,而是鬼仙。纵然是白天,我也可以出现。不过,如果晴明大人死了,那么平安京就没有守护者了,妖魔也就可以乘虚而入了。”白衣女子道。
      “平安京的守护者?你是说晴明是平安京的守护者吗?”天皇道。
      “不错!上天为平安京指派了两名守护者,一位是晴明大人,另一位就是跪在紫宸殿外苦等见你的源博雅大人了。如果不是因为肩负着守护平安京这样的重任,晴明大人早已和我一起去大唐了。那么,我也就不会这样郁郁而终了。”
      白衣女子言毕,显得极其哀怨。
      天皇叹息道:“事情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我错怪晴明了。”
      “唉……可是……”天皇好像还想再问些什么,眼前的女子却已经凭空消失不见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妙姬公主谢谢你啊!”天皇喃喃道。
      “来人啊!”天皇随即唤上内侍。
      “天皇陛下有何吩咐。”内侍道。
      “你速去将阴阳师安倍晴明释放,并请晴明到清凉殿来。对了,博雅在外面等了很久了吧!也让他进来吧!”天皇道。
      内侍应了一声,转身退下。
      晴明和博雅在清凉殿内向天皇陛下行晋见礼。
      晴明面带微笑,望着博雅,博雅满眼尽是关切之色。
      “晴明,有关内里出现鬼怪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天皇道。
      “好的,天皇陛下,我自当尽力。”晴明道。
      “晴明,你还记得大唐的妙姬公主吧?”天皇突然道。
      “记得,她是大唐国礼亲王府的公主,并被大唐天子册封为护国公主。而且她还修习过玄门正法,道术决不在我之下。不过,听说去年中秋节公主薨于礼亲王府了。陛下不是还亲自派人去悼念了吗?”晴明道。
      天皇点了点头道:“是啊!转眼已经一年多了,听说还公主还送了一件礼物给你。”
      “是啊!在公主薨后数月,我收到她托人送来的她生前心爱的一支玉箫。因为不会吹奏,所以就收在家中了。天皇陛下为何会提及此事呢?”晴明笑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原来真有这样的事啊!那么,晴明!博雅!平安京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了。”天皇喃喃道。
      “是。”二人点头应道。
      “启禀天皇陛下,阴阳寮阴阳头前来晋见,请天皇陛下吩咐。”一名内侍道。
      “哦!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最近内里好像很不太平,让阴阳头带领阴阳师们代我向天神启福吧。”天皇道。
      “是,天皇陛下。”内侍应道。
      “陛下应该早点休息了,我们先行告退了。”晴明道。
      “嗯。”天皇点了点头,晴明和博雅随即向天皇陛下告退,出了清凉殿。
      
      是夜,土御门外晴明宅中。
      晴明与博雅在廊下饮酒。
      “晴明!天皇陛下为什么要将你关押?却为何又突然将你释放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博雅道。
      晴明轻轻摇着手中的蝙蝠扇望着博雅笑道。
      “还不都是为了那男子身边的黑气吗?”
      “那么,晴明。你见到那个妖魔了吗?”博雅道。
      “没有!”晴明道。
      “天皇陛下还真是奇怪啊,为什么会突然问起妙姬公主呢?晴明!你不是说妙姬公主已经成仙而去了吗?”博雅道。
      “嗯。”晴明道。
      “对了!妙姬公主真的将她的玉箫送给你了吗?晴明!”博雅道。
      晴明点了点头道。
      “晴明!能让我看看那只玉箫吗?”博雅道。
      “别心急啊!博雅,你马上就见到那只玉箫了。”晴明笑道。
      明亮的月光中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地走来,一身雪白的罗衫配着白裙。
      博雅惊呼道:“晴明!那不是妙姬公主吗?”
      晴明微微一笑却向那女子点头示意。
      “白凤小姐,真是辛苦你了。多亏你我才会平安无事啊!”
      白衣女子冷冷地道:“晴明大人不必谢我,到现在我还在后悔帮助你呢?冒充公主的名义做出那样可笑的事,真是不可原谅啊!”
      “白凤姐姐,请您不要太介意了,你这样帮助我家主人,妙姬公主她是一定不会怪你的。”蜜虫道。
      白衣女子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望着晴明。
      “晴明大人,请您不要再打扰我的清幽了,我说过只愿做回一支玉箫。”
      白衣女子悠悠地从晴明和博雅的身边走过,进入了内室,随即化作一支白玉箫,落在了锦盒内。
      晴明笑了笑,示意蜜虫将玉箫收好。
      “唉!真是和主人一样清高的式神啊!不过好像比主人的脾气还要坏呢?”
      博雅一直张大了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此时才缓过神来。
      “晴明!那只白色的玉箫不是玉郎的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还有那个叫白凤的女子为什么会和妙姬公主长得一模一样啊!”
      “那支玉箫就叫做白凤,是妙姬公主的式神。公主仙去后,将这支玉箫赠送与我,刚才就是她救了我。”晴明笑道。
      “可是,妙姬公主明明用的是一支翠玉箫,白玉箫确实是玉郎用的。”博雅道。
      蜜虫忍不住掩口笑道:“博雅大人,您真是个好人。玉郎阁下和妙姬公主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嘛!”
      “什么?他们是同一个人吗?”博雅道。
      “一直就是同一个人啊!”晴明笑道。
      “为什么我不知道是他们同一个人呢?一个男子和一位公主竟是同一个人?”博雅喃喃道。
      蜜虫和晴明早已笑作了一团。
      “睛明!你们又在捉弄我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快点告诉我啊!”博雅怒道。
      “好了,已经过去一年多的事情了,有空我再慢慢地告诉你。目前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要如何除去隐藏在那男子身边的黑气呢!打起精神来吧博雅!还有更大的困难等着我们呢!”晴明笑道。
      博雅点了点头道:“晴明!我会的!我们一定会除去那个隐藏在内里的妖魔的!”
      晴明望着天上的明月苦笑道:“世人啊!世人!你们宁愿相信鬼语,亦不愿相信人言,这还真是很有趣啊!”
      此时的明月却似乎显得更加明亮……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七话----护国公主的由来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