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话 受卖猫神的婚礼祭典

      
      翌日。
      天气显得异常晴朗。
      晴明独坐在幽静的别苑中,心情却颇不宁静。
      “博雅,你现在没事吧?我和玉妙姬成亲后真的可以救你吗?”晴明的思絮正在飘浮。
      “晴明大人,明日举行婚礼大典所用的礼服已经送过来了,请晴明大人试穿一下,如果不合身,我好拿去修改。”院中传来猫仆加带子的声音。
      “知道了,拿进来吧。”晴明道。
      “是,晴明大人。”猫仆加带子捧着洁白的礼服放在桌上。
      “我来伺候晴明大人更衣吧!”加带子道。
      “不用试了,我想应该会合身的。明天我会穿着这套大礼去猫神神殿的,请你们的猫灵大人放心好了。”晴明淡淡地道。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我该如何像猫灵大人交待呢?”加带子道。
      “哼!你就对玉妙姬说,我安倍晴明不愿意你侍候我更衣,我要让她来亲自侍候我更衣。”晴明冷笑道。
      “晴明大人,您怎么可以说出这样无礼的话?”加带子道。
      “我一向就是这样无礼的人,真是可惜,你们的猫灵大人居然和我这样的人有婚约啊!”
      晴明轻笑着,却背对着加带子斜卧在桌旁的地板上。
      “晴明大人您这是……”加带子欲言又止。
      晴明没有回头,却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
      猫仆退了出去,来人却坐了下来。
      “你不起来,就这样躺在地上,我怎么侍候你更衣啊?”优雅而美妙的声音传入了晴明的耳中。
      “玉妙姬?”晴明猛地转过身来,坐了起来。
      玉妙姬面上带着轻柔的笑意,望着晴明。
      “青天白日的,就这样慵懒地躺在这里,是不是又在想你的什么糊涂心思?”玉妙姬道。
      “我作为猫神族的大祭品,哪有什么糊涂心思?不过是实在闲得无事可做,只能在这里静静养身罢了。请问,猫灵大人亲自莅临有何赐教啊?”晴明道。
      “听到晴明大人招唤,我特来为您更衣。那么,现在就请晴明大人宽去狩衣,换上大礼吧!”玉妙姬说着已站起身来,伸出玉手,欲为晴明解开蜻蛉和受绪。
      晴明的脸已涨得通红,不由跳起身来,用手护住胸口。
      玉妙姬却娇笑着,已转身离开。
      “晴明大人,是你自己不需要我亲自侍奉的,可别说我们猫神族待客不周啊!”
      “玉妙姬这个家伙!真是的……又在戏弄我!”晴明喃喃道。
      窗外一阵微风吹过,晴明不由摇了摇头,又卧了下身来。
      
      玉妙姬独坐在猫灵寝宫,望着猫仆们已布置好的新房,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猫灵大人,您看这一切还满意吗?”加带子道。
      “很好。”玉妙姬淡淡地道。
      “猫灵大人,难道您有什么心事?就要做新娘了,为什么我看不出您心中的喜悦?”加带子道。
      “加带子,你以前一直是照顾我母亲的吧?”玉妙姬道。
      “是的。我以前一直是照顾翩跹姬公主的。”加带子道。
      “嗯……知道了。明天的大典一定会很麻烦吧?看来,今天我要早点休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扰我了。”玉妙姬道。
      “是,猫灵大人。可是……您好像还没有试试明日大典的礼服。”加带子道。
      “哦!不用麻烦了。我想应该很合身。你们退下吧!我想休息了。”玉妙姬道。
      “是。”加带子挥了挥手,便和其他猫仆一起退下。
      宽大的寝宫里只剩下玉妙姬一人,玉妙姬轻轻叹了一口气,倒在榻上瞌上了双眼……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这一日却似乎过得格外慢长,晴明只觉得总是无法入眠。
      晴明静静地躺在柔软的榻上,心絮却无法宁静,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不知不觉中沉沉地睡去……
      
      晴明也不知睡了多久,却被一个声音唤醒。
      “晴明大人,您起身了吗?”院中传来的是猫仆加带子的声音。
      “晴明坐起身来,望了望窗外的天,叹了一口气。
      “唉……进来吧!”
      “是,晴明大人。我们进来了。”加带子和结子双双走进了晴明的寝宫。
      “时辰到了吗?现在要去猫神大殿了吗?”晴明道。
      “大人,离大典的时辰还早呢!不过,您要先准备一下,就这套繁重的大礼穿起来也不是很轻松呢!”结子笑道。
      晴明望了望层层叠叠的大礼不禁笑道。
      “你们的猫灵大人是不是也一早就爬起来在穿她的大礼啊!”
      “呵呵……还真是呢!”结子用袖掩住口笑道。
      “结子,赶快帮晴明大人穿好大礼吧!猫灵大人那里有四个猫仆在为她着装呢!我们可不要太慢了。”加带子道。
      “放心吧!这套男式大礼比那套女式大礼整整要少五层呢!”结子说着已缓缓展开沉重的大礼。
      晴明盥洗完毕,站在寝宫的当中,结子开始为晴明梳头。加带子忙着为晴明着衣。
      “真麻烦啊!结婚真是件麻烦的事情,这凭这种繁琐的大礼就够人受的了。”晴明道。
      结子不由“扑哧”笑出声来。
      加带子瞪了结子一眼,结子吐吐了舌头。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晴明道。
      “不是,大人说得很对啊!只是因为刚才去向猫灵大人请安,她也正在着装,她也在说和大人一样的话呢!”结子道。
      “是吗?原来玉妙公主自己也觉得麻烦啊!”晴明道。
      着装足足约有一个时辰,晴明觉得自己被包裹严严实实。沉重的大礼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院中走来一名猫使,向晴明躬身道:“晴明大人,如果您准备好了就请到猫神神殿去,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晴明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知道了,我们马上就会赶去猫神神殿的。”加带子道。
      晴明走出别院,却发现四名少年猫仆身穿礼服,站在院中。
      一见到晴明,四位少年躬身行礼后,一名少年手持纱灯在前面引路,两名少年一左一右搀扶着晴明。另一名少年则在晴明身后将大礼长长的后裾托起。
      晴明摇了摇头,一行人就这样向猫神神殿走去。
      
      虽是白天,猫神神殿内还是异常昏暗,晴明不觉皱了皱眉。
      约有一柱香的时间,晴明遥遥望见主妙姬在十名身穿礼服的少女猫仆簇拥下缓缓走进了大殿。
      只见在两名少女在前面撒花,两名少女手持纱灯。两名少女搀扶着玉妙姬,两位少女轻轻托起玉妙姬洁白大礼长长的延腰。最后面还跟着两名少女轻轻提着玉妙姬面上的轻纱。
      身穿洁白大礼的玉妙姬翩翩而来,在众猫仆的簇拥着送到晴明身边,和晴明并立在猫神神像之下。
      二人在猫祭司的示意下,一起端坐在猫神神像前,接受猫神的祝福仪式。
      晴明却不由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这座高大的神像。
      这是一座巨型的猫头人身的雕像,神像的右手拿着权杖,左手却是一只伸出指甲的利爪。
      冗长的猫神祭文总算是念完了,晴明不由松了一口气,却不料接下来是猫神族的族长及长老对猫灵的祝福。
      只见猫神族族长及长老按照身份高低次第站好,一个个开始向猫灵发出诚挚的祝福。
      晴明不由望了望玉妙姬,在青纱覆盖下的玉妙姬更显得神秘莫测。
      “照着我的样子去做,身为猫灵是要向各族族长和长老回礼的。”玉妙姬轻轻地道。
      晴明与玉妙姬端坐在神殿内猫神神像下,开始接受各族族长及长老的祝福。
      晴明照着玉妙姬的样子用猫神族特有的手印向各位前来祝福的族长及长老回礼。
      在猫神族最后的几位长老们的祝福之后,繁琐的婚礼大典仪式终于结束了。
      
      此时天色已经傍黑,二人在猫仆的搀扶下来到了猫灵寝宫,众猫仆将二人扶坐在喜榻前。
      加带子捧着一个金漆托盘,里面放着两杯酒,酒杯却用一根红线系着。
      “千里姻缘一线牵,请两位大人用交杯酒。”加带子道。
      晴明和玉妙姬轻轻拿起酒杯,放在唇边。
      “两位大人,不可一口饮尽,请留下半杯酒。”加带子道。
      晴明和玉妙姬对望一眼,一人饮下了半杯酒,又将酒杯放入托盘。
      加带子轻笑着,却将二人的酒杯交换了位置。
      “请两位大人将对方的半杯残酒饮下。”加带子道。
      “这是为何?”玉妙姬道。
      “饮下对方的残酒,这样两人的血脉就会紧紧相连了。也就是说从此两人都要彼此信守诺言了。这才是交杯酒啊!请二位大人不必迟疑,饮下此酒。”加带子道。
      晴明没有言语,一口饮下玉妙姬的半杯残酒,将酒杯放入托盘中。
      玉妙姬却略微犹豫了一下,也饮下了晴明的半杯残酒。
      结子走到二人的身后,将晴明在礼的后裾和玉妙姬大礼的延腰系在了一起。
      加带子将托盘交给其他猫仆,却也走到二人的身后。
      一位猫仆轻轻将晴明的乌帽提起,加带子用一根细钗将晴明的乌丝挑起一缕,剪了下来。
      一位猫仆也同样轻轻提起玉妙姬的面纱,加带子同样用一根细钗将玉妙姬的青丝挑起了一缕,剪了下来。
      “加带子,你在做什么?”玉妙姬道。
      “这是猫神族的传统,将两位大人的头发剪下,打成结。送到猫神神殿去,猫神就会祝福两位大人相亲相爱的。这样就是结发夫妻了。”加带子笑道。
      “真是太麻烦了。”玉妙姬道。
      加带子微微一笑,却将二人的发结用红绸包好,放入锦盒中。
      “天色已经不早了,请猫灵大人早些休息。我等先行告退了。”加带子道。
      晴明低着头没有言语,结子不由轻轻拉了拉晴明的衣袖,悄悄道。
      “大人,您不开口,我们不敢退下啊。”
      “什么?在等我下令吗?”晴明道。
      “是啊!现在已经举行过大典了,您就是猫神族的猫灵大人了,而我们会称您的新娘为猫灵公主的。”结子道。
      “哦!你们全部退下吧!”晴明道。
      “是。”众猫仆随即全部退了出去。
      望着离去的众猫仆,晴明不再言语,玉妙姬突然笑了起来。
      “晴明大人,你这样一言不发,是不是觉得上了我的档了?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行过了婚礼大典,娶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女子,还做了猫神族的猫灵,但是身上的封印根本就没有解除。”
      “我已经说过,一切皆由公主安排。” 晴明笑道。
      玉妙姬突然站起身来,却忘记两人的衣襟被系在一起,差点将晴明拉倒。
      “呵呵……忘记了,结子把大礼连在一起了,我来剪开。”玉妙姬道。
      晴明将手放在系住的衣襟上,红唇微启,轻念着咒语,系住的衣襟已自己解开。
      玉妙姬微微一笑,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双腿。
      “真是累死了,贵国的风俗还真是让人受不了,这种端坐其实就是跪着,整整一天跪在地板上,我的腿都疼死了。”
      晴明微微一笑,却仍端坐在榻前。
      “这件大礼真是重死了,足足有几十斤,竟然有十二层之多,平常穿的十二单衣已经是够麻烦了,贵国的服饰还真是繁琐。”玉妙姬笑道。
      晴明静静地望着玉妙姬,仍未言语。
      玉妙姬却不由笑着坐了下来。
      “的确,我没有告诉你全部的事实,其实行过大礼只是第一步,想解除封印还要用别的方法。”
      晴明不禁笑道:“哦?是吗?”
      玉妙姬突然端坐着笑道。
      “喂!晴明大人,你不揭下我的面纱,想让我一辈子被蒙在里面吗?”
      晴明慢慢地站起身来,缓缓走了过去,伸手揭下蒙在玉妙姬面上的青纱,却又转身坐在了一旁。
      玉妙姬不禁笑道:“唉!还真是的,不要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嘛!难道我是鬼怪吗?再说了,身为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总不会怕什么鬼怪吧?”
      晴明也不禁笑道:“鬼怪其实并不可怕,但是公主却实在让人心生畏惧啊!”
      玉妙姬不觉皱起眉头,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什么?竟然说我比鬼怪还可怕?”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玉妙公主文武双全,法术精妙,就是真和公主斗起法来,我也未必就有胜算。玉妙公主总是可以洞察我的内心,就好像我可以洞察别人的内心一样,可是我对玉妙公主的心中所想却总是一无所知。”晴明道。
      “啊!原来晴明大人是为此事烦恼啊。不过……你说的别人是指源博雅吧?你之所以可以洞察到他的内心,是因为你的心中只有他;不能洞察我的内心是因为你的心中没有我。所谓色不亦空,空不亦色。无色自然就是空啊!”玉妙姬道。
      “受教了。”晴明道。
      “好了,看看你那一副紧张的样子,难道晴明大人是在担心……怕我要你侍寝吗?哈哈……请不必担心了,我从来不会强人所难的。”玉妙姬笑道。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博雅的事情。”晴明的脸却已通红。
      “虽然现在夜已经深了,但是猫儿们还精神得很呢!现在只有等待,在天快亮的时候,才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机。”玉妙姬道。
      “嗯。”晴明点了点头。
      “对了,上次抓伤你的式神,那只小蝴蝶,她现在没事了吧?”玉妙姬道。
      “嗯。你的药很有效,蜜虫她已经没事了。”晴明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在试探我,但是我还是将计就计,不过抓伤了蜜虫我心里总有一些过意不去。”玉妙姬道。
      “没关系的,蜜虫好像还很喜欢你。”晴明道。
      “毕竟我是她的家乡人嘛!对了,你学习阴阳术是师从贺茂流吧!”玉妙姬道。
      “是的,家师正是贺茂忠行。”晴明道。
      “阴阳术其实是从大唐的道术中的一个分枝流传而来的。不过,到也算是有所建树了。”玉妙姬道。
      “在下所学的阴阳术的确只是雕虫小技,不敢与公主所学的玄门正法比较。”晴明道。
      “说起来,平安京这个名字取得倒很有深意呢!”玉妙姬道。
      晴明不由心中一颤,应声道:“是吗?”
      “哼!你们天皇还真是野心不小呢!平安京、平安京究竟是想与长安京齐平,还是想要荡平长安京呢?”玉妙姬道。
      “其实……这也只是仁武天皇的一厢情愿而已。请公主殿下不必太再意了。”晴明柔声道。
      “不错。如果我这番话被那小子听到了,平安京就又要生出祸端了。”玉妙姬道。
      “多谢公主海函。其实……只为一个名字的确不必要两国人民陷入战争的泥潭。”晴明道。
      “说起来,你家的位置土御门其实是平安京的鬼门所在,所以你其实是在为平安京镇守鬼门吧!”玉妙姬道。
      “嗯。不错,因为我是平安京的守护者啊!”晴明道。
      “说来也有趣,身为大唐的护国公主,既然看出来小小的扶桑国却妄图对大唐怀有觊觎之心,而不加干涉这是为什么呢?”玉妙姬道。
      “公主心怀黎庶,未曾破坏祥和,真是令人钦佩。”晴明道。
      “好了,别再说些堂而皇之的话了。其实,这是因为你的原故。”玉妙姬道。
      “因为我的原故?”晴明道。
      “不错。我想你也知道,当年你们仁武天皇这种为了施展野心而摆的阵法其实是有漏洞的。”玉妙姬道。
      “不错。”晴明点了点头。
      “这种阵法表面看来,可以促使平安京迅速繁荣,但是其实却使整个平安京的阴气过重,怨念重生。也因此平安京会经常出现百鬼夜行吃人。真是个不平安京才对呢!后来我看到你,竟将自己的房子建在鬼门上,替整个平安京镇静鬼气,你如此的宅心仁厚,我又何必耿耿于怀呢?更何况……世界之福祸,一切自有天数。”玉妙姬笑道。
      晴明微微一笑,却不由偷偷望了玉妙姬一眼。
      两人就这样聊起了阴阳术和玄门正法,不觉已近黎明。
      “好了!是时候了,晴明大人,我们走吧!”玉妙姬道。
      “去哪里?”晴明道。
      “去猫神神殿,解除了封印,好救出博雅。”玉妙姬道:
      “嗯。”晴明不由随着玉妙姬站起身来,一同向猫神神殿走去……
      天虽然已快亮了,但是这一刻却显得更加黑暗。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七话----封印的解除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