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话 远山的箫声

      平这时代,一个幽暗遥远而又神秘典雅的年代。
      土御门外,一座唐式的木造屋。木制的大门上画着两个醒目的五芒星。
      院中,草木葳蕤,郁郁葱葱。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不加修饰。
      木造屋的外廊前,一颗古老的樱树驻立其间。
      现在应该已过了樱花开放的季节,老樱树上却仍然挂有散落的樱花。
      传说这间屋子纵使在白天也是怪事连连,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式神。式神,就是精灵,他们听命于神或半神。整个平安京可以驱使式神的人并不多,传闻中白狐之子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就可以随意驱使各类式神。
      这里就是平安京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宅第。
      
      ******************************************************************************
      
      是夜,明月皓洁若玉。
      安倍晴明正斜倚在廊下,一手捧着酒杯,微闭着双眼。
      三品殿上人源博雅望着晴明,满眼尽是疑惑。
      式神蜜虫端坐在一旁,不时地往二人的浅盏中添着美酒。
      “晴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今天你总是一言不发,只顾低头喝酒,好像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晴明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睁开了双眼,却微叹了一口气。
      “唉!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心烦,也许我最近会离开平安京到外边走走。”
      博雅一听,急忙一把拉住晴明的单衣的衣袖。
      “晴明,你要去哪里?请让我和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出去我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晴明轻轻扬了扬眉,嘴角的笑容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弧度,望着博雅。
      “哦?是么?博雅就是这样一步也不想离开我吗?”
      晴明突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眉宇间不禁流露出万种风情。
      这一笑却又使博雅看得如痴如醉,半晌说不出话来。回顾之间,博雅自觉有些失言,只得随着晴明呵呵地傻笑。
      蜜虫在一旁见状便低下头,用袖掩住口偷笑。晴明却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了蜜虫一眼。
      博雅亦自觉过于失态,不禁有些难为情,脸已变得通红。
      
      一阵微风略过,屋外的却已是落瑛缤纷。飘落的樱花随风起舞,花瓣飞逐明月。
      博雅站起身来,信步来到院中,望着此情此景,不觉十分高兴。
      “晴明,你看!这满天飞舞的樱花多么美好!”
      晴明随手接过蜜虫递过的狩衣披在身上,缓步到了院中,站在博雅身旁。
      望着在明月柔光下翩翩起舞的樱花,晴明深深叹了一口气。
      “唉!也许真是该来的时候了。”
      博雅回头,望着晴明,面露疑惑。
      “晴明!你在说什么?什么该来的时候?”
      晴明轻轻地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没什么。”
      博雅放下心来,仍然望着月下飞舞的樱花。
      “看来平安京又要生出事端了……”
      晴明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
      
      三日后的傍晚,阳光柔和而美好。
      晴明斜倚在外廊下,似乎已经睡着。
      落日的余晖映射在他雪白的狩衣上,现出一片金黄。
      蜜虫望着闭着双眼一言不发的晴明,欲言又止。
      晴明没有睁眼,却忽然笑了笑。
      “蜜虫,从远处悠悠传来的乐曲声,你听到了么?”
      “是的,主人,我听到了,这声音还真是很优美。不过……主人,这是什么乐器所奏出来的美妙声音呢?听起来不像是博雅大人的笛声。”
      蜜虫端坐在晴明身旁,手托着香腮,像在沉思。
      晴明没有应答,面上仍挂着淡淡的笑容。
      “不过,主人。说起来,博雅大人已经有三天没来找您喝酒聊天了。主人是不是和博雅大人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或者是……”
      晴明猛得睁开了双眼,坐起身来,打断了蜜虫。
      “这是来自大唐的箫声啊。对了,最近平安京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蜜虫点了点头,轻声应答。
      “主人,最近好像每到夜晚都会有许多猫儿聚集在土御门附近,有时还会喵呜喵呜地叫呢。可是,这和博雅大人他有什么关系吗?”
      晴明摆了摆手,示意蜜虫不要再追问。
      “蜜虫,最近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你夜晚要留心一下,那些猫儿会望着什么方向,或是去往什么地方,有没有什么奇异的人突然出现。”
      “是,主人。我会留心的,可是我们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
      晴明没有回答,却站起来,径直走到了门口。
      “我要出门去会会那吹箫之人。蜜虫,你不用跟来,就留在屋里。”
      “是,主人。”
      蜜虫点了点头,却一脸不解之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主人和博雅大人他们到底是怎么了?还有最近土御门外的猫叫声?和那大唐的箫声……”
      蜜虫暗自思索着,却毫无头绪。
      
      ******************************************************************************
      
      博雅从来就是个痴人,对人痴,对音乐也痴。
      说起来已经有三日没去土御门晴明那里了饮酒谈天了。
      那是在三日前,博雅兴冲冲地提着美酒和香鱼,在坐着牛车前往土御门晴明宅第的路上。
      “前面就是一条戾桥了,晴明应该在家吧?呵呵……他养在戾桥下的式神一定又会告诉他我来了。所以,晴明一定准备好下酒菜了。”
      博雅想到此处不觉自己笑了起来。
      
      突然,一阵悦耳的乐声吸引住了他的脚步,这声音如风如烟,飘渺不定,却令人沉醉。
      “停车!”
      博雅大叫着,牛车已停了下来。博雅贴身仆人俊宏探了探头,奇怪的望着博雅。
      “博雅大人,前面就到一条戾桥了,你突然停车,有什么吩咐?”
      “俊宏,这声音太美妙了!我要去看看是什么人可以奏出这样优美的乐声!”
      “可是,大人……您不是要去晴明大人那里吗?”
      俊宏心中十分不解,博雅却已循声而去。
      远山的茅亭中,有一位白衣少年,正在迎风吹奏。
      那时远时近悠扬宛转的的曲调加之少年迎风飘扬地白衣,博雅不觉心也为之沉醉。
      “这世间竟有如此美妙的乐曲啊!难道……这就是来自大唐的箫声?”
      博雅心中暗自猜想着,于是便这样贸然地走了过去。
      “阁下的乐曲真是让人沉醉。”
      博雅礼貌地向少年行礼,白衣少年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亦向博雅致意。
      这少年真可谓玉树临风,长发黑如乌丝,用一根雪白的丝带轻轻系住,并将一根玉簪插在发髻。一身白衣如雪,不着染尘,却是大唐的装束。白皙纤长的十指轻轻扣住一支白玉箫。
      “好一个翩翩少年啊!虽不似晴明那样风姿绰约,但是却有着一种飘逸洒脱如人间嫡仙的感觉。一支玉箫奏得更是让人如痴如醉!”
      博雅的心絮飘浮着,此时已不觉有些失神。
      “阁下的风采真的很像我的一位好友。”
      “您就是三品殿上人源博雅大人吧!博雅大人所说的好友可是阴阳寮的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
      少年微微一笑,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揽了揽随风飞扬的长发。
      博雅不觉十分吃惊,呆呆地望着白衣少年
      “阁下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阁下还认识晴明?难道说阁下也有式神,可以随意洞察这世间之事吗?”
      少年呵呵一笑,双眼放着柔光,望着博雅。
      “在下并非是阴阳师,只是一个从他乡来此游玩的乐者罢了。所以,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式神!在下初来贵地,却久闻源博雅大人是平安京的第一笛手,我当然也听说你和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是一对至交好友。我虽从大唐而来,却也很喜好器乐,这只白玉箫就是我喜好之物,很想请源博雅大人鉴赏一下。”
      博雅闻听此言,不由面露喜色。
      “真的吗?那样真是太好了,能听到阁下美妙的乐声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那么请您演奏吧!”
      少年微点了点头,轻轻拿起手中的玉箫,迎风吹奏起来。
      少年的曲声时高时低,时起时伏,勾魂摄魄,使人沉醉。
      博雅早已听得入神,忘却一切。
      一曲终了。
      少年将玉箫收好,笑望着博雅。
      “在下早有听闻,博雅大人手中有一支鬼笛,也是人间绝品!还请大人不吝赐教!请为在下演奏一曲。”
      “哦?阁下说得可是我的叶二?”
      博雅从腰间取出一只乌黑的笛子,上面镶着两片红色的叶子。
      “嗯!果然是颇具灵气的名笛!烦请博雅大人赐奏一曲吧!”
      “不敢!我献丑了!还请阁下雅正。”
      博雅将叶二放在唇边,轻轻吹奏了起来。
      叶二的声音果然优美,却略带着凄婉与忧伤……
      
      这三日,少年每到此时都会在通往晴明家路旁的茅亭中吹箫,而博雅每次都会被那勾魂摄魄的曲调吸引而去。
      博雅醉心地欣赏着箫声,也因此三天都没去看过晴明。
      
      ******************************************************************************
      
      是日,晴明随着箫声寻去,却远远望见博雅正呆呆地坐在茅亭内倾听着少年的箫声。
      “唉!博雅这个家伙真是对音乐如痴如狂!”
      晴明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却已走了过去。
      “这吹箫的少年果然不是本地人,看他的装束像是大唐人士,不过……这少年倒还真是气度不凡,俊雅飘逸,颇有几分灵气。真不知是其人还是其曲让博雅如此痴迷啊!”
      想到此处,晴明心中不觉已有几分不悦,那红唇却已默默念动咒语。
      “封闭五音,禁令五色,博雅清醒。(咒)”
      博雅正听得入神,忽然觉得眼前一黑,耳边划过一声尖音,顿时从乐曲的沉醉中清醒过来。
      少年面上划过一丝轻笑,立即停止吹奏,却回过头来,面带微知望着晴明。
      “早就闻听安倍晴明大人不但是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还是平安京的第一美男子!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不愧是法术过人!竟然在举手之间便可以破我的‘五音幻心曲’,而且容貌还是如此的风雅脱俗,光彩照人!”
      “阁下的箫声果然是精妙!这‘五音幻心曲’可真是个能勾魂夺魄要人性命的乐曲!这也难怪博雅大人三日都过门而不入了。”
      晴明冷笑着,却用眼稍瞟了博雅一眼。
      博雅看到晴明,心里自觉有愧,真是不知要如何向他解释才好。三日过门而不入,却连个招呼也没打,这种事情还真是叫人尴尬。
      “好了,在下先行告辞了,就不打扰二位了叙旧了。不过我想咱们肯定后会有期。”
      白衣少年轻轻一笑,却走到晴明面前,也用眼稍瞟了晴明一眼。
      “白狐之子,还真是个魅力十足的男子!”
      少年的声音很轻,晴明却听得十分清晰。
      “哈哈哈哈……”
      少年手持着玉箫,面带轻笑,已飞跑着下山而去……
      晴明望着白衣少年背影,却在喃喃自语。
      “这少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此地呢?难道他会和猫灵有什么联系……”
      博雅听到此处,急忙站在晴明的面前。
      “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是猫灵?请快告诉我吧!我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对付什么猫灵,请别忘记,我们是平安京的守护者!所以,不论有什么困难,我都要和晴明一起应对才行。”
      晴明望着认真的博雅,心中既好气又好笑。
      “好了!博雅,我们去小酌几杯,我再慢慢告诉你有关猫灵的事吧。”
      “嗯……晴明。为了守护平安京,我要和晴明并肩作战。”
      “哈哈……”
      晴明用手中的蝙蝠扇掩住了口,偷笑起来。
      “晴明,你又取笑我!我是认真的!别忘了我可是三品殿上人!身为一名武士,你真的认为我是一个胆小鬼吗?”
      博雅望着晴明的表情,气呼呼地质问。
      “哪里啊!我是在开心!我知道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呢!”
      晴明的笑容依旧。
      “但是……我总觉得晴明还是在取笑我呢!”
      博雅瞪了晴明一眼,嘟嘟囔囔。
      “好吧!那博雅就请在这里慢慢地想吧!我可要回去了!”
      晴明笑着已转过身,向土御门而去。
      “哎!晴明!”
      博雅大声呼喊,晴明却没有理会,仍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真是的。晴明就是这样子!哼!我也要去!你还没告诉我那个什么猫灵的事!”
      博雅自言自语着,却快跑了几步,跟上了晴明。
      此时的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轻柔的晚风加上一抹欲落的斜阳,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二话——猫灵传说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