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心

作者:天*******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3)风净新起看回雁,乡好仍盼几归鸿

      曾经相熟相伴的大鸟们,飞外的信息一个个接踵而至,让人想在车厢里装老僧定,也装不下去了。

      试图缓和紧张又混乱的心绪,我索性去四向去顾盼周围的人们——
      车厢里,中青老幼的同胞都有,不少都在打盹休憩。而上午十点半,还有一位小伙子抱着公文包大口吞塞着早餐包子,匆忙程度,是面粉和肉馅全部堵塞了口腔,才急急地拿起杯装豆浆开始食道疏通;而对面的又一位青年,则匆匆拎出了笔记本电脑,在座位里,不顺胳膊不顺手地急急敲击……
      他们,很可能都是城市的加班夜归族,或是压力备重的勤工族,所以才需要在快而紧张的节奏中,压缩点点滴滴的时间,周转来不及的能量补给和输出!
      不知经常加班的第五笑,是否在乘坐JCN的班车时也是这样?按他笃悠悠的性格,该是带着一点点微笑,将食物一口口闲闲地塞向嘴里,再悠悠牛奶、咖啡一类的液体能量……
      真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将思绪移缠在哈外大鸟的周边,当列车有些着急的刹闸,使我靠向座席的边侧,又忽而想起:那哈外大鸟一向勤起,喜欢在家里吃牛奶泡饭加皮蛋的习惯。
      幸亏“……请大家抓紧时间上下车,”的现实语音,不愿再让我去捉磨牛奶加皮蛋的滋味,却将我的视线,移向车门玻璃外,拥挤在车门外的人们。

      向左瞧瞧,再向左瞅瞅。
      一阵阵吱吱唔唔的声音打从列车再次关门后,就一直传来。原来,刚才一位新上车的年轻妈妈,不忍打扰座位上睡眠、进食、工作的人们,所以侧靠了车门,把抱袋中宝宝的小屁屁,直接搁置在了栏杆上,所以那没牙的奶娃娃,只好乐哈哈不停地哼着娇弱小曲,却似乎让人们更加沉醉在自己的状态。
      于是,为了正面瞅见天才小歌唱家的小脸,我隔着近一道门的距离,用小小的手势招呼着他逡巡着目光的妈妈。
      “谢谢……”感谢声中,我看着年轻妈妈从人群中移步近前,忽而斜瞄到一双好象偷偷眯开,又似乎朦胧未醒的眼睛。
      愤青!不平!鄙视!因为那三十余岁的人,可是最靠近年轻妈妈的一位!
      自得洋洋的东方侠女,正准备用恨恨的眼光扔去一个炸弹,谁知,列车忽然一个颇为剧烈的摇动,不但迫得人收回视线,拉抓扶手,而且,失去平衡地大大失控——
      一位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爷爷,不知啥时站在最靠近我的右侧,此刻正缓迈着颤危危的步子,移向年轻妈妈还来不及坐下的空位,那抬手打招呼的姿势,分明是在感谢已不知所措的我!

      哇呀呀——怎么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