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等待晚上,迎接白天,白天打扫,晚上祈祷;离开烦嚣,寻找烦恼,天涯海角,心血来潮。
有人在吗?有谁来找?我说你好,你说打扰;不晚不早,千里迢迢,来得正好。
哪里找,哪里找。一切很好,不缺烦恼。
我见过一场海啸,没看过,你的微笑;我捕捉过,一只飞鸟,没摸过,你的羽毛。
要不是,那个清早,我说你好,你说打扰;要不是,我的花草,开得正好。
哪里找,哪里找。一切很好,不缺烦恼......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D伯爵,阿客,雷欧 ┃ 配角:阿彻 ┃ 其它:恐怖宠物店,同人,秋乃茉莉

  总点击数: 2329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14 文章积分:253,84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动漫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同人系·宠物店·D.u.a.L
    之 阿客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58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恐怖宠物店]Dare

作者:轩辕牙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are

      转眼自从D伯爵的店里闯进了一个名叫阿客的小冒失鬼之后过了三个月。加州又迎来了一个美丽的夏天,阿客也迎来了一个轻松的暑假。
      反正也是闲着无聊,阿客几乎每天都会到宠物店里来。除了喝茶之外,阿客还会帮着伯爵做一些诸如擦玻璃扫地给鱼换水之类的琐事。阿客说这叫打工;伯爵则笑言得了个不用给工资的临时店员。
      不过阿客也有让伯爵受不了的地方。比如她总会借店里的CD放重金属。伯爵总会因此小发一下雷霆。但殊不知三天后她居然听起了春江花月夜;再过几天也许就换上了非洲原住民民歌日本能乐西班牙弗拉明戈甚至梁祝!!
      于是伯爵也不再说什么了。
      ......
      “你今天放的是什么歌啊?”伯爵问。
      “California Dreaming。”阿客回答,又随着旋律唱了一句:“On such a winter's day。”
      “你爱听重金属啊?”伯爵又问。
      “不止啊,”阿客笑笑,“我几乎......是音乐都喜欢。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伯爵站起身向后们走去,“只是记得......我的一个‘朋友’也喜欢重金属。”
      “朋友?”阿客回过头跪在沙发上抱着靠背,一脸的古灵精怪,“让我也认识认识啊!”
      “我已经好几年没见他了。”伯爵回答。
      “这样啊......”阿客若有所思,之后又问,“伯爵,你有梦想吗?”
      “梦想?”伯爵闻言探出头,看了看一脸期待的阿客,想了半天才说:“......没想过。”
      阿客耸了耸肩,此时那首“California Dreaming”又放完了一遍。阿客按了下“NEXT”,音乐换成了孙燕姿翻唱Beatles的那首“Hey,Jude”,之后没有多言。
      “我有‘梦想’吗?”伯爵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自言自语,之后笑了笑,“是的,有过。”
      ......
      2002年7月30日也许只是平凡的一天。但对于刑警雷欧·欧雷克特而言却并不平常。
      因为今天起,他正式被调往旧金山警局工作。
      这又有什么好不平常的?
      连雷欧自己都想不到。
      ......
      2002年7月30日,PM9:42,旧金山“HighDark”酒吧。
      此时的酒吧里只有十来个顾客,背景音乐是破裂但不激烈的摇滚。突然门开了,一个一袭黑色Hip-Hop打扮的华人女孩走了进来,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对着调酒师说了句:“阿Zing!Mint Wine(薄荷酒),please!”
      “Dence!”调酒师看到女孩之后惊喜地叫道:“今天怎么有空来啊?”
      Dence是Decadence的简称。Decadence却是阿客的英文名字。
      “我都三个月没来了,还不能来看你吗?”阿客回答,说着接过薄荷酒,“谢了。”
      “最近干吗去了?”阿Zing问。
      “打工。”阿客回答。
      “在哪儿啊?”
      “宠物店。”阿客回答,“想不到吧?”
      阿Zing去招待其他客人了。阿客晃着长腿,一点一点地喝着手中的薄荷酒。此时旁边一位金发碧眼的酒客注意到吧台上黑发披肩表情冷艳的阿客。那一身黑色的特大号T-Shirt和膝马裤也无法掩盖她的骨感身材。酒客遂上前讪笑着说:“小姐,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阿客看了看他,之后冷冷地笑笑,“好啊。25瓶伏特加比谁先倒,敢吗?”
      那酒客马上就被吓回去了。
      “这样的都能给吓回去,太没胆了吧?”阿客吐了吐舌头。
      ......
      在酒吧的一角,有四个正在一起喝酒的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有着一双天蓝色的眼睛。金发中长绑成了一个小辫。
      “好酒量!雷欧!”旁边一个黑人对她说:“雷欧,听说你在洛杉矶时......破案率是年轻一辈的第一?现在看来,连酒量都是我们当中的第一啊!”
      “过去的事了。”那个被唤作雷欧的蓝眼睛老美把手一挥,“现在......都快30啦!不过,罩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是那是。”
      这时那个黑人注意到了吧台上的阿客,对雷欧说:“哎,雷欧,你看那个丫头。”
      “哪个?”雷欧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之后干笑,“你行不行啊?品味太差了吧?她可是个亚洲人,而且连身材都没有。简直就是根竹竿子嘛!”
      “八成会是个华人。”又一个白人说。
      “华人怎么样?”那黑人说,“你看她那气质,与这间酒吧里的那些有身材没内涵的女人们比,不是有味道得多吗!”
      雷欧默认。突然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于是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向吧台走去。
      ......
      “喂,你跟我的一个‘朋友’好像。”阿客听到一个极具磁性的低沉嗓音。她甩过头看着他,几缕黑发拂过了他的脸。
      原来是那个雷欧。阿客冷笑,“有事吗?没事就不必用这种老掉牙的手段和我套磁。”
      雷欧小声对她说,“告诉你,我可是个警察。我那群哥们儿在一边看着呢,所以,我今天必须得到你。否则......我随便掰个理由就可以逮捕你!”
      阿客很想大笑。这个嚣张的条子,你以为你了不起吗?想以权谋私也不找个好点的借口。想到这里,她也小声回敬:“可以。如果你喝的过我......我这一晚上就交给你了!敢吗?”
      “怕你!”雷欧一脸坏笑的看着阿客的黑眼睛。
      “别反悔!”阿客回了一个漂亮的微笑,更让雷欧觉得似曾相识。他听到这个东方女孩很响亮地喊了句:
      “阿Zing!20瓶百威!!”
      ......
      一个小时之后......
      20瓶百威已全被喝掉。雷欧惊讶地发现这小丫头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相反地自己却晕了。一瓶百威大约相当于两罐听装百威,也就是说雷欧的酒力最大上限是18罐百威左右。
      “喂!骨女!你!叫什么名字?”雷欧的语气很冲。
      阿客拿出自己的身份证。
      “Kyo?什么......这么难念!”雷欧把身份证还给她,“你......中国人......是吗?”
      “你怎么知道啊?”阿客已经开始喝第十一瓶酒了。
      “就冲你这名字......这么难念。”雷欧回答,“就叫你骨女好不好?”
      “随便你。”阿客不以为然。
      之后雷欧开始说起了酒话,“喂,骨女,你——你知道吗?我在洛杉矶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神秘的中国人......”
      ......
      ......
      “后来呢?”阿客听着雷欧诉说完自己的故事之后问,“你见过他吗?”
      雷欧摇头,“不过......如果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我会希望他会......更——像个人。”
      “怎么样?醉了吧?”阿客得意地笑道。
      “谁——谁说我醉了!Waiter!再来一瓶......一瓶......”
      之后一头栽在吧台上,着了。
      阿客干笑:“拜托,这就是旧金山的刑警啊?十瓶就倒了?大哥,你别混了!”随即看其他三个等在那里的老美喊道:“喂!你们谁不服就过来!”
      那三个人早被吓怕了,连忙战战兢兢地走过来。那黑人胆怯地笑着说:“姑娘,你的单我们买了。”之后扔下三张一百美元的票子,扛着雷欧就走了。
      阿客看着那几个人走远,长舒了一口气,心想:“唉,天知道我的最高上限是20瓶。如果你们三个都是三瓶以上,那我就完了。”
      “钱还有的找哎。”阿Zing说。
      “明天你寄到旧金山警局去吧。”阿客出主意,“好了,我走了。Bye!”
      “Bye!”
      阿客离开了“HighDark”。至于雷欧讲给她的那个故事,她没有细想......
      ......
      第二天早上,阿客正走在通往宠物店的路上,冷不防一个人猛抓住她的手腕,之后给她扣上了手铐。
      阿客一脸愤怒地回头,是昨天的那个名叫雷欧的刑警。“你干吗?”她厉声问。
      “骨女,”雷欧笑笑,“你应该还没到十八岁吧?跟我走一趟吧。”
      此时阿客在心里把这头狮子骂了十万八千遍。
      ......
      “不满十八岁的公民不得喝酒,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隔着铁栏杆,雷欧盛气凌人地对阿客说。
      “我没看错你!”阿客冷静地说,“你果然是个以权谋私的天才!酒量比不过我......居然连这种法子都想得出!真不愧是警界的精英啊!!”
      “你还是先在这儿待几天吧。”雷欧冲她挤挤眼睛,“不过说实话,我还真的挺欣赏你这孩子的!”
      “我不是孩子!”阿客不满他的口气,“我今年已经十六了!对了,你手机借我一下。”
      “干吗?要和你家人联系吗?”
      “不是!我没有家人。”阿客认真地说,“但我总得向我的上司请几天假吧。”
      雷欧将信将疑,把手机递给他。
      ......
      宠物店里,电话响了。伯爵连忙接听,“Hello!”
      “喂,是我啊。阿客。”阿客忙说。
      “阿客?你在哪儿?”伯爵忙问。
      “我跟一个白痴暴力刑警结了梁子,现在被他拘留。”阿客不以为然地告诉伯爵,“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中有99.67%是他的错。”
      “你现在在哪个警局?”伯爵冷静地问。
      “全旧金山有几个警局啊?”阿客笑了笑,“伯爵,你可千万别过来,这个刑警恐怕会把你给气死。”
      “我知道了。你等一下。”说完伯爵挂了电话。
      ......
      警局里,阿客关上手机,还给雷欧,“谢了。”
      “有事叫我!”雷欧接过手机,头也不回地说,“我叫雷欧·欧雷克特。”说着他离开拘留室,向食堂的方向走去——为了这丫头,早饭还没吃呢!
      不过刚才那女孩管电话里的人叫......伯爵?
      应该没听错吧?要知道自从他走后,自己可是花了两年的时间学中文啊!
      算了,吃饭去先。
      
      十五分钟之后伯爵到了警局的拘留室。
      “......因为他以权谋私所以我才想惩罚一下他啊!”阿客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伯爵,“谁想到他会来这一手啊?”
      “那你是怎么惩罚他的?”伯爵问。
      “把他灌醉了啊。”阿客理所当然地回答。
      “什么?”伯爵一惊,“你还真敢啊?”
      “难道你还要让我揍他一顿吗?”阿客不服气。
      伯爵哭笑不得,“那个刑警叫什么名字啊?”
      没等阿客回答,只听拘留室的门开了,吃饱喝足的雷欧走进来,“你自己问他吧。”阿客耸了耸肩。
      伯爵掉过头,之后愣住。雷欧边走还边说,“怎么了骨女,决心要坦白......”说着他抬起头。当他看见面前的人时也愣在了原地,把剩下的语气助词咽了回去。
      D伯爵?!
      刑警?!
      对视45秒之后两个人一同大声问道:“怎么是你啊?”
      之后两人回过头来看着阿客指着对方又同时问阿客道:“你怎么认识他的?!”
      阿客傻了,“怎么?你们......认识啊?”
      “谁认识他啊?”又是异口同声。
      ......
      之后雷欧不知出于什么动机,自己帮阿客办了保释。阿客和伯爵回到宠物店。一路上两个人什么都没说。
      到了店里伯爵依旧沉默,阿彻把伯爵和雷欧的故事讲给阿客。
      “奇怪了。”阿客听后思考片刻,“昨天那只狮子和你讲的内容很像。”
      “是吗?”阿彻回问。
      “只不过他从头到尾都没提过‘伯爵’这两个字。”阿客据实以报。
      “你给我惹了个大麻烦。”突然伯爵面无表情的对阿客说。
      ......
      此时警局里。
      雷欧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幅幼稚到了极点的涂鸦——那是他的弟弟克利斯在洛杉矶的那间宠物店里画的。虽然幼稚,但雷欧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画上有他和他的弟弟克利斯,还有小胖、阿彻,还有一只长着蝙蝠翅膀的角兔。当然,还有那个让他想忘都忘不掉的......D伯爵。他轻轻地抚摸着那张已经旧的不行的画,笑了笑,自言自语道:“D......这次,我一定要‘逮捕’你!”
      ......
      2002年8月1日早上九点三十分,宠物店门外一声巨响。
      阿客一惊,“什么声音?”
      “这声音久违了!”动物们齐声说。
      阿客一脸纳闷的看着伯爵,伯爵苦笑着回答,“得!麻烦来了!”
      30秒后宠物店里走进来一个人。此人长着一双天蓝色的眼睛,中长的金发绑成个小辫。
      “狮——子?”阿客大惊,一旁的D伯爵则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刑警先生......久违了。”
      阿客按下了CD的“PLAY”键,今天她又带来一张新的CD。旋律响起,之后她随着歌者空灵的声音轻轻地唱着:
      “等待晚上,迎接白天,白天打扫,晚上祈祷;离开烦嚣,寻找烦恼,天涯海角,心血来潮。
      有人在吗?有谁来找?我说你好,你说打扰;不晚不早,千里迢迢,来得正好。
      哪里找,哪里找。一切很好,不缺烦恼。
      我见过一场海啸,没看过,你的微笑;我捕捉过,一只飞鸟,没摸过,你的羽毛。
      要不是,那个清早,我说你好,你说打扰;要不是,我的花草,开得正好。
      哪里找,哪里找。一切很好,不缺烦恼......”
      ......
      阿客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在改变着什么......
      ......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