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又奶又凶(穿书)

作者:凌凌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色厉内荏

      澧兰轩。
      
      “大!”
      “小!”
      “小!”
      “大!”
      ……
      呼喊声热火朝天。
      
      莲音撸了袖子,站在虞九珂身后,用尽了力气给郡主加油,脸都涨红了。
      
      赵梦翎这边不甘示弱,蜜果也鼓足了劲给自家小姐加油。
      
      半个时辰前,虞九珂和赵梦翎大致商量了下明天的事,便掷骰子玩,比大小,一局一锭银子。
      
      琉璃端了果盘进来的时候,虞九珂又赢了,莲音马上把赵梦翎面前的银子撸到郡主这边,蜜果红着脸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放过去,对自家小姐道:“小姐,加油啊!咱都连输十盘了!”
      
      琉璃没忍住笑出声:“休息一会儿罢。”
      
      虞九珂和赵梦翎异口同声道:“不用,继续!”
      
      一个赢出了乐子,一个输出了性子。
      
      正在兴头上,怎么能停?
      
      琉璃便也不扰两人兴致,只站在一旁道:“孟国公府二小姐来探望郡主,现正在花厅吃茶。”
      
      虞九珂摇骰宝的手一顿:“谁来了?”
      
      赵梦翎也转头看向琉璃:“孟珍毓?”
      
      琉璃回道:“是,孟二小姐说,郡主身子不适,她理当亲自来府上探望。”
      
      虞九珂和赵梦翎对视一眼,彼此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眼神。
      
      翊王府和卫国公府的关系如何暂且不提,虞九珂和孟珍毓不对付,满京城谁不知道?
      
      这个时候上门,说探望?
      
      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琉璃来传话,自然是母妃来问她的意思,是见还是不见。
      
      虞九珂在心底冷笑一声,她还没找孟珍毓算账呢,孟珍毓居然找上门了!
      
      她放下骰宝,对琉璃道:“请孟二小姐过来,都劳累跑这一趟了,怎么也得当面道个谢不是?”
      
      她倒要看看孟珍毓到底有什么本事,她翊王府还没倒呢,就敢上门挑衅?
      
      孟珍毓过来的时候,看到赵梦翎,丝毫不见惊讶,只笑着道:“赵小姐果真关心郡主得紧,倒是我脚程慢了。”
      
      暗中讽刺赵梦翎抱虞九珂大腿巴结翊王府,一有什么事就冲在前头。
      
      “孟二小姐贵人事多,”赵梦翎早习惯了她这种做派,只笑吟吟道:“舅母从未约束过我,左不过吃吃茶逗逗乐,自然得闲些,可不像孟二小姐,忙得见了郡主连行礼都忘了。”
      
      孟珍毓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但她反应很快,马上笑着解释:“久不来翊王府,倒是被郡主院子里的陈设晃了眼,反而失了礼。”
      
      说着,她垂眼,冲虞九珂行了个礼。
      
      心里把赵梦翎骂了个遍。
      
      不过是个依仗国公府才得脸的表小姐,以为巴结上了虞九珂,自个就是国公府里的正经小姐了?她算什么东西?也敢奚落她!
      
      虞九珂静静看着孟珍毓,包括她那些小心思。
      
      明明是个容貌蛮出众的美人,偏偏这般行事做派,真可惜。
      
      孟珍毓行了礼,抬头,正对上虞九珂打量的视线,不禁微微一怔。
      
      虞九珂刚刚那表情什么意思?
      
      怜悯?
      
      她有什么资格怜悯她?
      
      自己被裴晅推下假山闹得沸沸扬扬,里子面子都丢尽了,居然怜悯她?
      
      刚压下去的不爽立时窜了上来,孟珍毓整个人都不好了。
      
      虞九珂见孟珍毓这样,只觉好笑,就这心性、这手段,也敢上门挑衅?
      
      但转念一想,若是解决不了当前的麻烦,自己就会被这样的人作践,虞九珂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和裴晅化干戈为玉帛迫在眉睫!得抓紧的!
      
      “琉璃,给孟二小姐上茶。”虞九珂移开视线,吩咐道。
      
      孟珍毓好容易才压住情绪,关切地问道:“郡主身子可好?昨日原本要去凤仪宫探望郡主的,但昨日宫里事多,伺候姑母走不开,郡主勿要怪罪。”
      
      赵梦翎低头喝了口茶,眼底全是嘲讽。
      
      她实在想不明白孟珍毓脑子里在想什么,满京城谁不知道孟珍毓是皇后娘娘的内侄女,用得着这样日日强调?每次还都跑到虞九珂面前强调,跟争宠似的……
      
      想到这里,赵梦翎嘴角勾了勾,没准就是。
      
      故意这么说,营造出自己和皇后关系十分亲密,碾压虞九珂这个郡主,以此证明自己才是京城第一贵女。这些年,孟珍毓争的不一直都是这个吗?
      
      赵梦翎抬头看了坐在对面的虞九珂一眼。
      
      虞九珂漫不经心把玩着手里的一串琉璃珠子,客气道:“皇伯伯皇伯母赏了不少奇药补品,本郡主可不好着的么,劳二小姐费心记挂了。”
      
      昨日虞九珂出事后,名贵药材、奇珍异宝流水介地往翊王府送,全是皇上皇后赏的,说是给虞九珂压惊。
      
      孟珍毓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摔一下,连皮都没破,有什么好压惊的?
      
      自己怎么摔的不清楚吗?还拿皇上皇后压惊的赏赐炫耀?怎么一点儿廉耻都没有?
      
      越想孟珍毓越气。
      
      她今天是来看虞九珂笑话的,怎么反倒被她压了一头?
      
      她咬了咬牙,既然你自己不要脸面,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也是,”孟珍毓看着虞九珂,关切道:“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可不是小事,当然得好好养养。”
      
      虞九珂挑眉,看着孟珍毓,眼底有些冷。
      
      孟珍毓好似不察,继续说道:“不过,郡主以后还是当心点儿好,可别爬那么高了,怪让人担心的。”
      
      虞九珂勾了勾嘴角。
      
      有意思。
      
      果然吃了豹子胆,怪不得敢上门挑衅。
      
      她放下手里的珠子,坐直了,看着孟珍毓。
      
      别的不说,她的人设,在前期可是日天日地无所畏惧,这地位出身还要被人上门打脸,那她也不用去找裴晅求和解了,直接以死谢罪得了!
      
      孟珍毓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虞九珂,有点怵。
      
      可,她说的都是实话!当众宣扬喜欢人家,要皇上赐婚,一点儿廉耻都不顾的人又不是她!也不是她逼虞九珂那么做的,她怕什么?
      
      这么一想,孟珍毓腰板又硬了些,毫无畏惧迎上虞九珂的视线。
      
      蓦地,虞九珂轻笑了声,既然孟珍毓这么喜欢借题发挥,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她看着孟珍毓,幽幽道:“能帮裴大人一把,摔一下也无妨。”
      
      孟珍毓愕然,一脸不解地问:“什么帮裴大人一把?”
      
      明明是虞九珂表白被拒,丢了大脸,硬说不是裴晅推的,连婚都没脸求皇上赐了,怎么今儿还颠倒黑白又说是帮裴晅?她怎么不知道裴晅有什么麻烦?
      
      虞九珂嘴角的笑又散开了些,她身子稍稍前倾,冲孟珍毓眨了下眼,意有所指道:“这事,孟二小姐该比我清楚啊,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孟珍毓一脸茫然。
      
      虞九珂比了个手势,孟珍毓顿时脸色大变,猛地站起来,指着虞九珂:“你……你……”
      
      赵梦翎轻咳了声:“孟二小姐,仪态。”
      
      孟珍毓哪里还顾得上仪态不仪态的!
      
      她现在只想知道虞九珂是怎么知道她有意裴晅的!
      
      这事,除了父亲母亲和哥哥,根本没外人知道。
      
      那日请裴晅过府,也是以哥哥的名义,更何况,当日,她和裴晅连话都没能说上一句,虞九珂又是怎么知道的?
      
      孟珍毓瞪着虞九珂,好一会儿才恢复冷静。
      
      瞎猜的!
      
      一定是这样。
      
      因为在御花园丢了大脸,所以,虞九珂才要拖她下水!
      
      就算她知道卫国公府曾有意裴晅,可到底也只是有个念头,细节虞九珂根本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知道这事是她的意思!
      
      故意说她在纠缠裴晅,说裴晅惹上了他们卫国公府这个麻烦,为自己丢脸行径开脱,用心可真险恶!
      
      孟珍毓脸色恢复正常,只是眉头还微微拧着,她看着虞九珂,欲盖弥彰地笑了声说道:“郡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虞九珂扬眉,笑吟吟反问:“是吗?”
      
      对上虞九珂看穿一切的眸子,孟珍毓突然有点心虚。
      
      装的!孟珍毓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虞九珂肯定是装的,在诈她!
      
      “当然,”孟珍毓握紧了拳头,缓缓道:“郡主这是在跟我说笑吧?”
      
      虞九珂看着孟珍毓,眯了眯眼:“孟二小姐说说笑,那就是说笑吧。”
      
      孟珍毓心底松了一口气,果然是诈她的!
      
      然而,下一刻,虞九珂又道:“不过,有句话本郡主想送给孟二小姐。”
      
      孟珍毓抬头。
      
      虞九珂靠回去,重新拿起那串琉璃珠子,笑着说:“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孟珍毓脸瞬间就白了。
      
      她想反驳,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她更加不明白的是,往常在她嘴上讨不到任何便宜的虞九珂,怎么突然这么牙尖嘴利?
      
      还是……还是说虞九珂知道了什么?
      
      想到这里,孟珍毓脸更白了。
      
      虞九珂见自己几句话就把孟珍毓打的没有还手之力,顿觉无趣,还以为她有多厉害呢!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别说她知道结局,就算不知道,也不能让她欺到自己头上!
      
      “本郡主有点累了,”虞九珂懒懒道:“孟二小姐的好意本郡主收到,就不多招待了,琉璃,送客。”
      
      琉璃完全不明白往日里意气风发的孟二小姐今儿是怎么了,怎么郡主只说了几句话,她就变成了这样?
      
      琉璃满腹疑问上前,恭恭敬敬把孟珍毓送了出去。
      
      孟珍毓被虞九珂几句话打击的乱了心神,尤其是最后那句,直让她冷汗淋漓。一直到被‘请’出王府,都还神色恍惚,上马车时差点摔下来。
      
      蝶文忙扶住了她一脸担心地问:“二小姐,您怎么了?”
      
      华元郡主到底对她家小姐做了什么?
      
      孟珍毓脑子里一团乱,根本没听到蝶文的声音。
      
      什么叫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虞九珂到底什么意思?
      
      讽刺她身份不够,让她不要跟她抢裴晅?
      
      凭什么?
      
      虞九珂是皇上的侄女,她还是皇后的侄女呢!她们身份相当,虞九珂有什么资格逼她退出?
      
      越想孟珍毓脸色越来越难看,尤其想到平日里,那些人处处捧着虞九珂,却根本不把她这个皇家侄女当回事,脸色就更难看了!
      
      蝶文战战兢兢陪着,大气也不敢出,更不敢再问。
      
      就在这时,马车晃了一下,孟珍毓没坐稳,扶着车身正要发火,却从掀起的窗帘瞥见一辆熟悉的马车。
      
      孟珍毓马上掀开窗帘朝外看。
      
      裴府马车在翊王府门口停下,裴晅从车里下来。
      
      看着那抹清朗的身影走进翊王府,孟珍毓牙都快咬碎了。
      
      裴晅,她要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一万七千字哈!谢谢没忘记我哒小可爱们!么么么(づ ̄ 3 ̄)づ
    另:求收藏求评论呀呀呀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