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又奶又凶(穿书)

作者:凌凌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别院相见

      这个突然的消息让虞九珂有点无所适从。
      
      她在门口站了会儿,最后还是没进去,转身直接离开了。
      
      玉念看到郡主出来,一脸诧异:“郡主?”
      
      虞九珂勉强冲她笑笑:“父王母妃相谈甚欢,我先不打扰他们了。”
      
      玉念朝屋里看了眼,自然知晓郡主话里是什么意思,只是郡主这神情……
      
      “在外面跑了一天,”虞九珂疲惫笑了笑道:“还跟人吵了一架,累死了,我回去睡会儿,别跟父王母妃说我来过了,免得他们不好意思。”
      
      玉念表情一愕,片刻后笑了:“奴婢遵命。”
      
      转过头虞九珂脸上的笑就没了。
      
      事情不对头了。
      
      从第一天穿过来,她就觉得事情发展的有些不对劲,到现在,更是大大的不对劲。
      
      主线的自我修正?
      
      若真是这样,那她岂不是惨了?
      
      她好容易跟裴晅把话说清楚,又突然横生枝节,告诉她,主线极有可能会自我修正……
      
      想到这里,虞九珂整个人都颓了,像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没一点儿鲜活气。
      
      莲音瞅着郡主神情一时一变,最后这么沮丧,霜打的茄子一样,实在终于忍不住问道:“郡主,您怎么了?”
      
      从澧兰轩来的时候还开开心心,怎么进去见了王爷王妃突然这样了?
      
      难不成王爷和王妃训斥郡主了?
      
      这根本不可能的呀,王爷王妃都把郡主捧在心尖尖上,怎么舍得说郡主什么?
      
      难道是……
      
      莲音猛然睁大了眼。
      
      难道是因为在望月楼和裴大人见了一面?
      
      她就说呢,裴大人走后,郡主情绪就不对劲,只不过她没来得及问,就发生了后面一系列事,一直到现在才算清净下来。
      
      “没事。”虞九珂蹙着眉头认真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个头绪,而且她也不知道她再做出什么举动会不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虞九珂想了好一会儿,最后咬了咬唇,在没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之前,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了。免得再引起她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到时候只怕会更棘手。
      
      郡主这神情,哪里是没事的样子?
      
      莲音担心道:“郡主,是不是裴大人跟您说什么了啊?”
      
      虞九珂终于给了莲音一个眼神,但张口却是:“什么?”
      
      莲音小声道:“是不是裴大人生气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所以您才这么不开心啊?”
      
      虞九珂皱了皱眉:“没有的事,别乱说,跟裴大人无关。”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全都看不出她在努力地和裴晅划清界限?
      
      听郡主这么说,莲音更担心了:“那您到底是怎么了啊?”
      
      虞九珂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怎么说这事了。
      
      跟裴晅无关吗?
      
      根本不是,所有的事都是因为裴晅,却跟他这个人是没有关系的。
      
      虞九珂烦躁地想,好绕,不想想了,回去睡觉!兴许一觉醒来,就什么都解决了!
      
      抱着这鸵鸟心思,虞九珂真睡着了,还睡得很沉。
      
      等她醒来,烦忧的根源并没有解决,却送来了一个让她很开心的消息。
      
      皇上责骂了卫国公教子无方,勒令其在家反省好好肃肃家风,半个月内不准再上朝,孟容皓和孟珍毓兄妹二人也被禁足反思,皇后还派了赵嬷嬷去府上专程教导孟二小姐规矩,就连卫国公夫人都被皇后传了话,要好生教养府中公子小姐。
      
      这可比打卫国公一顿板子还要严厉。
      
      不说别的,单就卫国公夫人这几个月内都没脸再出来走动了。
      
      相夫教子是为妻的本分,被皇上皇后斥责教子无方,卫国公夫人以后都别想在几个国公夫人面前抬起头来,这事是她一辈子的污点。
      
      而跟着孟珍毓一起的那些,皇上哪里还有心情搭理他们?
      
      他们的家眷往宫里递牌子,想见皇后娘娘。
      
      皇后正气得不行,自然也不会见他们。
      
      这可把这些人急坏了。
      
      难道皇上皇后的意思是让他们自己识趣点儿,自己回去处理,至于处理结果能不能让皇上皇后还有翊王府消气,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有心思敏捷的马上就找到了事情的关键,回家就带着礼品上翊王府来探望王妃来了,来之前,当然要惩戒不孝女,禁足半年,甚至一年的都有,都生怕罚轻了,翊王府消不了火,皇上把气出在他们身上。
      
      然而,翊王府却闭门不见。
      
      无论谁来,都是一句:王妃身子不适,王爷不见客。
      
      这下,这些人更是急得不行。
      
      翊王府这是对他们的表现不满?
      
      最后,这些人一咬牙,直接把女儿送去了城外的庄子,对外的说法是,家门不幸,教女如此,送去庄子养一养性子,若养不好,便只当没生过这不孝女。
      
      这可不是一般的责罚。
      
      连虞九珂听到消息时,都觉得罚的有些太重了。
      
      她本意是,这些人家里收敛着些,顺便警告一番那些不长眼的,别没事往她眼前蹦。
      
      但,事已至此也就这样了。
      
      她们确实有错,可真正把她们推向火坑的,是她们的家人,为了自保把女儿推出去,虞九珂在心底冷笑了声,人性果然是经不起推敲的。
      
      而皇宫,另一处,宜和宫。
      
      云贵妃拂了拂鬓侧的珠钗,轻笑了声道:“把本宫亲手给皇上煮的银耳莲子羹带着,去御书房给皇上降降火。”
      
      大宫女应了一声,亲手捧着食盒,跟在云贵妃身后。
      
      走了没几步,云贵妃又道:“大殿下今日可去了御书房?”
      
      大宫女回道:“殿下今日在户部办差,还未曾回宫。”
      
      云贵妃瞧了眼金灿灿的夕阳,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
      
      翊王妃对外称病,翊王爷对外称照料王妃,整个翊王府守卫森严,不见外客,虞九珂也乐得安安静静在府中待着。
      
      从穿过来,她还没能好好静下来想一想事情。正好有之前的一波余威在,没人敢在这个时候不长眼的给她找不痛快。顺便静观其变,再细细筹划以后。
      
      只不过,她还是没能安静几日。
      
      倒不是有人上赶着找死,而是翊王府收到了一封密信。
      
      是前几日关于她的传言的事。
      
      人证物证全都直接送上了翊王府的门。
      
      主谋,孟珍毓。
      
      翊王爷拿到信,看了一眼,便勃然大怒,换了朝服就打马进宫,告御状!
      
      就说卫国公府不是什么好东西!
      
      竟然还有这一茬在!
      
      看他不把卫国公府扒下一层皮来!
      
      卫国公府二小姐,造谣污蔑华元郡主,这是继卫国公府被皇上训斥后的又一件让满京城哗然的事。
      
      若说上次冲撞华元郡主的事给了个严厉的警醒,那么这一次,便是罪加一等,严上加严!
      
      皇上直接罚了卫国公一年的俸,盛怒之下更是差点降了卫国公夫人的品级!
      
      虽说最后,卫国公夫人的品级保住了,但卫国公夫人教出如此女儿,被勒令闭门反思。而孟珍毓,直接被送去了皇家的庄子上思过,什么时候收了性子什么时候才准回京城。
      
      这种没有明确时间的惩罚,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是看皇上心情。
      
      皇上心情好了,过不多久就能回来,可若皇上心情不好,那便是遥遥无期!
      
      旨意下达当日,孟珍毓直是哭成了泪人,拼死非要进宫朝皇后认错求情,只不过,她在宫门口跪了两个时辰,皇后也没见她。
      
      孟珍毓最后是昏过去被宫人押送去庄子的。
      
      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足已表明,翊王府圣宠不衰,华元郡主依然是圣上的心头宝,让华元郡主不痛快,根本就是在找死。
      
      卫国公府被打压,一时有人欢喜有人愁。
      
      尤其是大皇子一派,简直想给孟二小姐送面锦旗。
      
      这无异于断了太子一臂,还是那一臂自己往刀口撞的。
      
      虞九珂倒没有因为这事和太子哥哥产生什么隔阂。
      
      这事本就和太子哥哥无关。
      
      可这事闹得这么大,另一个当事人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孟珍毓好端端为何要造谣污蔑华元郡主?
      
      结合前些日子京中纨绔们之间的笑谈,答案显而易见。
      
      因为裴晅。
      
      两女争一男,才会闹成这样。
      
      裴晅本就才名美名在外,更确切的说,美名比才名还要远播,这事一出,让人更加好奇新科状元到底有多俊美,以至于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裴府门口天天都有人蹲守,就为一睹让郡主和孟二小姐打破头的裴状元的风采,当然这都是后话。
      
      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对各方影响都不好,再加上前几日华元郡主在御花园摔下假山,开始有人暗搓搓地议论裴晅命硬,跟他沾上的女子都要倒霉。
      
      先不说裴府连个女眷都没有,就说华元郡主和孟二小姐,只不过是刚芳心暗许,就一个落得被圣上责骂颜面尽失送去庄子教养,一个更是险些出事更遭受众多非议。
      
      两人可是大齐朝命格极好的贵女,都落得这般,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还不得连命都丢了啊?
      
      要知道,打从华元郡主出生被虞氏皇室捧在手心里,民间就都在传,华元郡主上辈子是个大善人,这辈子是享福来的,这一切都是她的福报。平民百姓更是以此训诫家中子孙,多行善事,积福报。就连宣和帝都亲口说过,他这个皇侄女是个小福星,如今,却因着裴晅,接连出事,可见裴晅命有多硬……
      
      于是关于裴晅命硬的言论在坊间悄悄传开。
      
      传言的事找出主谋,且让孟珍毓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本是一件开心的事。
      
      可虞九珂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她看着面前那张被送进翊王府的薄薄信纸,眉心越拧越紧。
      
      传言的事,父王动用了那么多关系,都还没查出来主谋,纵使父王有些不靠谱,可母妃却是谨慎聪敏的,自然会在一旁提点,饶是如此,都没查出头绪,送信的人,是如何查出来的?还这般详尽?这人有什么目的?借翊王府的手整卫国公府?还是有别的阴谋?
      
      她差点都忘了,这可是个权谋文,到处都充满了尔虞我诈!
      
      越想,虞九珂脸色越难看,盯着那信纸的眼神也越发凌厉,那样子,像是要透过这薄薄一张纸直接揪出写信的人一般……
      
      盯着盯着,虞九珂气息突然一窒。
      
      白纸黑字,苍劲有力,唯有‘风’字,多了几分柔和,且那一勾的运笔也格外不同。
      
      虞九珂突然想起,原书里,裴晅成为首辅后,曾被对家伪造他的书信嫁祸。
      
      而关于裴晅的笔迹,文中有详细的描写,裴晅也是靠着笔迹的细微不同翻身的。
      
      其中就有这个‘风’字。
      
      裴晅,字长风,意寓长风入林,是他母亲在世时帮他取的,这两个字也是他母亲手把手教他写的。
      
      哪怕后来他拜入名师门下,改了运笔习惯,这两个字依然保留着最原始的习惯,那是他对亡母的追思。
      
      现在的裴晅不过刚科举入仕,头角都还没露,根本不会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大费周章嫁祸他,所以,面前这张只能是他的亲笔信!
      
      虞九珂愣愣看着面前的纸张,脑子翻来覆去只有一句:为什么?裴晅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尤其是想到那日宫门口仓皇中和裴晅对视的那一眼,虞九珂只觉眼前像是团了一团怎么也挥不去的浓雾,心头更是一团乱麻。
      
      这一夜,她都没睡着。
      
      辗转反侧一夜,最后还是决定跟父王母妃商议。
      
      他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尤其是她对这个时代了解又不够多,看事情也比不上父王母妃长远,父王虽然有时太冲动,可母妃足够谨慎,和他们说总不会出错。
      
      第二天一早,虞九珂便去找了父王母妃,把这事给说了。
      
      翊王爷翊王妃也是相当震惊,他们也没想到写信的人是裴晅。
      
      最后还是翊王妃思量了一番后,沉声道:“无论裴大人这么做是为何,翊王府都承他这个情,至于裴大人这么做的原因,我觉得还是要亲口问过才行。”
      
      猜是猜不出什么的,与其猜来猜去,不如直接问。
      
      以如今翊王府的地位,裴晅还不能把翊王府如何。
      
      听母妃的看法和自己一样,虞九珂揪着的一颗心总算有了依靠,她都快被这封信折磨疯了,她道:“我亲自找裴大人问清楚!”
      
      翊王爷一听就大惊道:“那怎么成!不行不行,父王去问!”
      
      虞九珂心底最担心的事,是没办法跟父王母妃言明的,她必须要找裴晅问清楚,不然她真的会疯。
      
      “父王,”虞九珂坚持道:“这事本就是女儿惹出来的,自然该由女儿去解决……”
      
      翊王爷只是摆手:“不成不成……”
      
      虞九珂只好转头去看母妃:“母妃,女儿可以解决好,您让我去罢。”
      
      翊王妃也不赞成女儿去,可见女儿如此坚持,尤其是眼睛都红了——一夜没睡熬的,最后只好答应,但答应归答应,翊王妃到底不放心,便亲自安排了两人见面的地方——翊王府在京城的另一处宅子,若不慎被人看到,也可说是王爷请裴大人吃酒,既安全又妥帖。
      
      母妃的安排,虞九珂没有异议,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想过到底在哪见面,她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找裴晅,问清楚。
      
      按虞九珂的意思,当天就要约裴晅见面,还是翊王妃硬是拦了下来,定在了次日戊时。
      
      虞九珂挨过了两个白天,一个夜晚,掰着手指终于到了见面的时间,她早早就让莲音和琉璃给她梳妆。
      
      时辰一到,立刻坐了府里不起眼的小马车,十分低调地到了别院。
      
      虞九珂一进院子就看到月光下,身着月色长袍,长身玉立的裴晅,眼前不自觉晃了下。
      
      她心里压着事,并没怔愣太久,便快步走到了裴晅面前。
      
      看到来人,裴晅没有丝毫意外,他上前一步,抱拳行礼:“下官裴晅,参见郡主。”
      
      嗓音清冽,在这宁静的春夜里,裹着桃花的清香,格外好听。
      
      虞九珂已经抓心挠肺了两天一夜,哪里还有心情跟裴晅客套,直接把那封信拿出来,开门见山道:“裴大人写这封信送到翊王府,是什么意思?”
      
      裴晅看了那信一眼,片刻后抬头,看着虞九珂,清隽的眉眼忽地一扬,轻笑道:“郡主觉得呢?”
      
      这一笑,清风霁月,虞九珂心跳陡然一窒,心尖像是被什么拂过一般,又痒又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日入v,今天给大家更个稍微有点肥的章节哈,入v 当天更万字大肥章,v后双更,求订阅求支持,鞠躬!
    谢谢 喵了个咪和骄阳死傲娇的营养液。
    -------------------------------------
    推一下我的下本古言预收文《穿成黑化摄政王的心尖宠》穿书哒,甜宠哦,喜欢的求收藏哈(*^▽^*)
    文案:
    六皇子宫珏,冷宫长大,纯良天真,几次被害得差点死掉后,终于黑化,步步为谋,成了权倾天下的摄政王。
    太后为了羞辱宫珏,把礼部侍郎家的哑巴女儿慕悠悠赐给他为正妃。
    慕悠悠穿进这本逆袭文时,赐婚懿旨刚刚昭告天下。
    望着冷冰冰瞅着她的宫珏,慕悠悠两腿打颤……
    为了保命,慕悠悠和父母决定——跑。
    可刚跑出城三十里地,就被禁卫军团团围住。
    宫珏一双凤目,不怒自威,冷冷清清扫过来:“逃婚?”
    慕悠悠战战兢兢垂死挣扎:“不……不是的,臣女和父亲母亲是……是去霞光寺合八字挑日子的!”
    宫珏眸光微凛:“既然你这么心急,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成婚好了!”
    慕悠悠:“……”
    婚后,所有人都等着慕悠悠和慕家被报复,包括慕悠悠自己,可宫珏却宠她入骨,这反常举动让慕悠悠十分不安。
    直到某日,她父母私下里偷偷跟她说,她是抱养的,本名叫穆悠悠,是已故穆太师的小孙女。
    慕悠悠:“……欸?”这不是宫珏藏在心底多年的白月光吗?
    以为自己是炮灰其实是女主的女主vs 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的痴情男主
    ps:女主哑巴是装的。
    -------------------------------------
    另一本幻言爽文《我从书里穿出来了》也求个收藏哈
    文案:
    首富千金沐晓,打小在众星捧月中长大,十八岁时遭对家报复,众叛亲离,意外身亡后,穿成一个被全网黑的十八线小明星。
    生命来之不易,沐晓只想安安静静过日子,就在她打算退出娱乐圈时,经纪人扔给她一个言情小说改编的剧本,沐晓这才知道,她是《世纪之恋》这本言情小说的炮灰女配,她从书里穿出来了!
    看着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沐晓冷笑,命运忒不是个东西,两世都这么惨?那就看她如何本色出演,逆风翻盘!
    可翻着翻着,沐晓突然发现圈内盛传的某大佬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
    凭借精湛的演技逆转口碑的沐晓,某日被爆出潜规则上位,并放出沐晓和某大佬深夜出入高档小区的亲密照,风评急转之时,大佬强势护妻,晒出两人合照高调示爱:我老婆,有意见?
    网友:“!!!”
    沐晓阴沉着脸,盯着手机上合照,片刻后幽幽看向腻在她身边求亲亲求表扬的某人,冷冷道:“所以,你才是《世纪之恋》的作者?” 那个把她写死的人?
    某人:“……”完蛋,着急上错号了
    书里穿出来和命运抗争只爱搞事业女主vs 孤僻冷漠爱好披马甲写小说傲娇大佬男主
    ------------------------
    今天作话有点长,抱歉哈,以后就不会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