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又奶又凶(穿书)

作者:凌凌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见惊艳

      眼前的少年,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一袭蔚蓝色锦袍,袖口袍襟以银丝绣着细细密密的纹路,华贵又不失稳重,站在明晃晃的大殿内,格外好看,腰间的白玉麟纹佩更趁得整个人皎皎如月莹莹如玉。
      
      虽只有十六岁,却透着股子清冷矜贵。玉面朱唇,一眼望去,美得惊心动魄。黑白分明的眸子,如同汪了一潭水,明明只是淡淡看着你,却像长了钩子一样,叫人移不开眼。
      
      小、奶、狗三个字砰砰砰砸向虞九珂天灵盖。
      
      震耳发聩。
      
      虞九珂深吸一口气,竭力稳住心神。
      
      长成这个样子,怪不得会把原主迷得神魂颠倒,还失足从假山上摔下来,送了一条命。这……
      
      虞九珂捂着心口,暗暗咬牙,什么小奶狗,这分明就是个狐狸精!还是个心黑又记仇的狐狸精!她一定要矜持,一定要冷静,绝不能像原主一样被他的美色迷惑!
      
      在富贵荣华面前,什么美色都是浮云!
      
      裴晅冲虞九珂行了一礼:“参见郡主。”
      
      嗓音清明,似清泉潺潺,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甚是好听。
      
      虞九珂脑子里全是要怎么办,并没有听到裴晅的话,只愣愣站在那儿。
      
      殿内短暂静了片刻。
      
      虞九珂并不知道自己此时行为有多怪异。
      
      额角青紫一片,还鼓了个包,擦了药后,泛着红。一路疾行,发髻有些散了,发丝胡乱散在两侧,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说话,也不动,只神色不明地盯着裴晅。
      
      宣和帝和皇后对视一眼:珂儿不会是摔傻了吧?
      
      “珂儿,”皇后按下疑惑,温声道:“怎么现在过来了……还不快扶郡主进来坐着。”
      
      大宫女玉汀马上快步走过去扶住虞九珂,轻声道:“郡主小心脚下。”
      
      被玉汀一提醒,虞九珂才反应过来裴晅刚刚是在朝她行礼,思来想去也不知该说什么合适,只好冲裴晅微微颔首。
      
      裴晅看着虞九珂,眸子里划过一抹微不可查的讶异,片刻后便敛去情绪,眉眼微微垂着,只剩清冷。
      
      看裴晅这样,虞九珂眼角一抽。
      
      果然记仇!
      
      不就……不就是直白地表示了对他的喜欢么,至于这么不愿意看到她吗?
      
      虞九珂有点替原主委屈,少女心萌动的时候,最是不可理喻,再加上原主是个要星星众人不会给月亮的主儿,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全天下都要顺着她,自然娇蛮一些。不过,强逼着别人娶自己,也确实太过了。
      
      绝好的一手牌,打个稀巴烂。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算了,别想了,先把眼前的修罗场扛过去再说。
      
      一分神没注意脚下,虞九珂被门槛绊了下,要不是玉汀扶得稳,两人定要一起摔倒在地。
      
      玉汀低呼了一声,脸色煞白:“郡主恕罪!”
      
      上座的宣和帝和皇后神情都紧张了一下。
      
      虞九珂站稳后,看帝后神色,马上笑着说:“着急见皇伯伯皇伯母,走太急了,珂儿没事。”
      
      说着她俏皮地吐了下舌头。
      
      宣和帝和皇后神情这才放松下来。
      
      “你这丫头,”宣和帝大笑了声,说:“快过来,让皇伯伯看看,额头还疼不疼?”
      
      虞九珂在心底捏了把汗,赌对了。
      
      原主果然是个率性天真的主儿。
      
      虞九珂只顾观察帝后的表情,并没有注意到身旁裴晅微蹙了下眉。
      
      宣和帝今年四十七,正值壮年,五官规整,虽谈不上美男子,却也很舒服,就是带着股子不怒自威的帝王气势,让虞九珂有点犯怵。
      
      走到宣和帝面前,虞九珂手心都还在冒冷汗。
      
      生怕自己这个冒牌货被看穿。
      
      宣和帝看着她,眼神流露出宠溺的神情,虞九珂心下稍稍安心了些。
      
      不用怕,她现在可是被所有人宠着的!
      
      给自己打了气,虞九珂仰着小脸,笑嘻嘻道:“知道皇伯伯挂心,已经不疼了。”
      
      虞九珂肤色胜雪,长得也极好,从小到大,就像个瓷娃娃一般。
      
      但此时瓷娃娃额头明显青了一块,还肿了个包,看着就心惊,偏生还很贴心的说不疼了,叫人如何不心疼?
      
      这也是他这么宠着这个侄女的原因。
      
      看着这个样子的虞九珂,宣和帝心疼死了。
      
      这么个娇滴滴的皇侄女儿,何时遭过这种罪。
      
      但皇侄女儿这么懂事,他自然不会拆穿,只拧着眉,心疼道:“纵使不疼了,也要乖乖擦药,这样才好得快,等会儿皇伯伯让人给你送些补品,可要按时吃。”
      
      虞九珂乖乖点头:“好,皇伯伯最疼珂儿了!”
      
      皇后和宣和帝夫妻多年,哪里会听不出宣和帝话里的意思,当即抿唇笑道:“珂儿这是在说皇伯母不疼你了?”
      
      虞九珂马上走到皇后身旁,亲昵地挽着皇后的胳膊,撒娇道:“皇伯母和皇伯伯一样疼珂儿,珂儿嘴笨,皇伯母就不要笑话珂儿了。”
      
      皇后笑着点了点虞九珂脑袋:“好好好,皇伯母不说你。”
      
      虞九珂亲昵地依偎在皇后怀里,心里不住感慨,这地位,原主到底为什么作死啊?
      
      因为爱情?
      
      这么想着,虞九珂又偷偷打量裴晅。
      
      明明是个书生,站在那儿却一点儿都不文弱,气质凛然,姿态绝佳,甚是赏心悦目——果然是个风流人物,有让人为之疯狂的本钱。
      
      察觉到虞九珂的视线,裴晅抬头。
      
      虞九珂:“……”
      
      皇后看了看虞九珂,揶揄道:“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虞九珂一怔,马上收回视线,解释道:“没、没看什么。”
      
      但在皇后别有深意的目光下,她还是忍不住红了脸。男主光环这么强大的吗?不过是对视了一眼而已,心脏居然跳这么快?
      
      皇后意味深长地看了裴晅一眼,笑着说:“刚刚你皇伯伯还说……”
      
      虞九珂马上就明白皇后要说什么了,立刻抱紧了皇后的胳膊,急急道:“珂儿今天给皇伯伯皇伯母添麻烦了吧,今天宫里来了那么多夫人小姐……”
      
      她边说边恳求地看着皇后。
      
      皇后微微诧异了下,但也明白了虞九珂的意思,微微笑了笑,顺着她的话道:“自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再这么说,看皇伯母不生气?”
      
      虞九珂松了一口,感激地看着皇后:“珂儿已经没事了,可别因为珂儿耽误了今日的正事才好。”
      
      皇后笑了笑,转头看向宣和帝,温声道:“珂儿受了这么一惊,还是静静休养的好,现下皇上也亲眼看到人了,可是能放心了,御花园还是要皇上主持大局才是。”
      
      宣和帝嗯了一声,看了看虞九珂,又看了看裴晅。
      
      察觉到怀里人的紧张,皇后又笑了笑说:“旁的事,等珂儿休养好了再说也不迟。”
      
      宣和帝沉吟片刻,最后点了点头:“还是皇后考虑周全,那朕和裴爱卿就先过去。”
      
      虞九珂彻底松了一口气。
      
      今天事发突然,事情又多,先拖着也行,正好给她时间好好处理赐婚的事。
      
      宣和帝起身,脚还没抬起来,外面面急哄哄冲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边冲边喊:“珂儿!珂儿!我的珂儿呢!”
      
      男子冲进来,看到殿内的裴晅,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撸着袖子就冲了过去,咬牙切齿道:“就是你推的珂儿是不是?看本王不揍死你!”
      
      变故发生太快,所有人都没还没反应过来,翊王爷就提着拳头冲了过去。
      
      虞九珂:“!!!”
      
      完犊子!
      
      裴晅一脸错愕地看着冲过来要揍他的翊王爷。
      
      就在翊王拳头要砸上裴晅脸上时,殿外又冲进来一人,精准地抱住了翊王的腰:“皇叔不要冲动,你听孤把话说完啊!”
      
      虞九珂终于回了神,忙跑下来,死死抱着翊王的胳膊:“父王!”
      
      接到宫里的消息,说宝贝闺女从御花园假山上摔了下来,昏迷不醒,翊王爷和翊王妃差点当场昏过去,翊王爷骑了马就朝宫里奔,连王妃都顾不上了。
      
      一进宫门,守门的小太监跟他说,郡主是在跟新科状元说话的时候从假山上摔下来的,都说是裴状元推的。
      
      翊王爷当即就炸了。
      
      敢推他闺女?
      
      活腻了!
      
      太子本要跟着珂妹妹进殿,侍卫来报,翊王爷进宫了,情绪异常激动,太子见虞九珂并无大恙,便转身去接皇叔,顺带把事情先给皇叔说一下,免得把珂妹妹捧手心的皇叔发疯。
      
      结果,皇叔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怒气冲冲朝殿里冲……
      
      听到宝贝闺女的声音,翊王爷总算从盛怒中回神,转头一看闺女额头的淤青,眼眶顿时就红了,哽咽道:“珂儿,都是父王不好,让你受苦了,哪个小瘪犊子欺负你,你跟父王说,父王一定给你出气。”
      
      翊王口中的小瘪犊子裴晅:“……”
      
      翊王是上过战场立过战功的,一激动,说话就容易带上匪气。
      
      可,说话这么霸气,却红着眼眶一脸委屈,违和的虞九珂寒毛直竖。
      
      生怕翊王还要打骂裴晅,让裴晅再给她记上一笔,她急声解释道:“父王,没人欺负我!”
      
      “怎么可能!”翊王不信:“你额头都磕青了!”
      
      “真的没有。”虞九珂耐着性子说:“是我自己不小心从假山上滑下来的。”
      
      “真的?”翊王对此表示怀疑。
      
      “真的!”虞九珂重重点头。
      
      太子抹了把额头的冷汗,也赶忙在一旁说:“真的真的,孤可以作证。”
      
      皇叔性子急,又是个视女儿如命的,真打了裴晅,可不得了!
      
      文臣们得把皇叔骂死!
      
      听太子也这么说,翊王脸色稍缓,转头看向裴晅,横挑鼻子竖挑眼地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最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漠的:哼。
      
      虞九珂:“………………”
      
      她总算明白裴晅对她那么大的恨意是怎么来的了。
      
      虞九珂在心里抹了把脸,转头看向裴晅,一脸歉意道:“我父王脾气急了些,没有恶意,裴大人勿要见怪。”
      
      这是变相的道歉。
      
      别说裴晅,殿内众人都愣了下。
      
      他们捧手心娇宠的郡主,什么时候需要跟别人道歉?
      
      皇后掩唇轻笑了声,宣和帝诧异地看了皇后一眼,皇后视线往裴晅身上瞥了一下,示意宣和帝,宣和帝马上懂了,也笑了,说:“六弟,既然你来了,等和珂儿说了话,也去御花园罢,今年人才济济,朕甚欣慰。”
      
      翊王根本不想去那劳什子的群臣宴,只想守着闺女,但皇上这么说了,他只好道:“臣弟遵旨。”
      
      皇后想着这父女俩怕是要说体己话,便也起了身,和宣和帝一道往外走,命妇们那边,也要她看着的。
      
      裴晅冲翊王和虞九珂行了一礼:“下官告退。”
      
      虞九珂抢在翊王开口前道:“裴大人不必多礼。”
      
      她死死抱着翊王的胳膊,生怕他再哼裴晅一声。
      
      翊王虽然有点不太高兴,但好在没再做出什么招人记恨的举动来。
      
      虞九珂总算松了口气,她抬眼,裴晅正好行了礼起身,两人视线相接。
      
      裴晅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虞九珂心头蓦然一紧。
      
      她、她又哪里惹着他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晅:岳父说要揍死我[超委屈.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