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又奶又凶(穿书)

作者:凌凌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嘴角翘起

      马车上。
      
      裴晅看着手里的药瓶,薄唇轻抿。
      
      杜为在一旁坐着,脖子伸的老长,满脸都是憋不住的疑问,但从出了翊王府少爷便没绷着脸没再说一句话,他有点不太敢问。
      
      翊王府好生霸道!
      
      杜为咬着唇,暗暗给少爷抱不平。
      
      光天化日,他家少爷好心好意带着重礼上门探望华元郡主,翊王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人,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家!
      
      要不是太子殿下及时拦着,少爷今儿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越想,杜为越生气,尤其是看到少爷脸上越来越明显的红印,杜为就更气了……怎地就招惹上了翊王府?
      
      在裴晅第三次拧眉时,杜为终于忍不住了:“少爷!”
      
      嗓音闷闷的。
      
      裴晅抬头,目光扫过来,以眼神询问。
      
      杜为迟疑了下,可他实在不吐不快,又担心少爷会继续被翊王府为难,忧心忡忡道:“现在怎么办?要不……咱们跑吧!”
      
      裴晅挑眉,不解道:“跑什么?”
      
      “就……跑啊!”杜为凑过来,低声道:“趁着任命文书还没下来,去求求夏尚书,直接离开京城,过几年再回来。”
      
      离开几年,避避风头,翊王府总不能一直惦记着他家少爷吧?
      
      大不了,大不了就不回京了!
      
      裴晅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坐好!”
      
      杜为忙坐回去,但还是盯着他,一脸深思熟虑。
      
      他这个样子,让裴晅觉得十分好笑,却又给了他一分警醒。
      
      连杜为都察觉到危险了,京城的其他达官贵人呢?又是怎么想的?
      
      想到这里,裴晅又抿了抿唇,神情更凝重了些。
      
      ——只不过,他五官本就属于清秀挂的,又带着浓浓的书卷气,不管是抿唇还是拧眉,都给人一种少年的稚嫩和迷茫,而非严肃。
      
      裴晅眨了眨眼,盯着手里的药瓶,好一会儿,才缓声道:“谁教你的这种话?”
      
      杜为啊了一声,一脸茫然:“没谁教小的啊?这是小的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法子……少爷,难道你就没发现翊王府对你敌意特别大吗?这还怎么留在京城啊?”
      
      翊王府是什么存在?
      
      他们裴府虽然有些资历,可在翊王府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啊!
      
      更不用说还有华元郡主这尊神。
      
      惹不起,他们躲还不行吗?
      
      杜为的表情不似作伪,裴晅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只不过眉心轻轻拧了下,杜为可是打小跟着他的,看来他是被这几日的事情搞的太敏感了。摩挲着手中的药瓶,裴晅在心里道,得平心静气才行,不然后面只怕会乱了分寸。
      
      “这话别再说了。”裴晅吩咐道:“尤其是在外面!”
      
      杜为辩解道:“没,小的就跟少爷说说……这点分寸小的还是晓得的,少爷总教小的要谨言慎行,小的一直奉为金科玉律,丝毫不敢违背!”
      
      裴晅被他这煞有介事的语气逗笑,嘴角勾了勾轻嗤道:“行了,油嘴滑舌!”
      
      杜为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正笑着,突然想起正事来,脸上的笑立刻又没了,担心道:“少爷,你脸上……咱们去济世堂请陆大夫看看?”
      
      裴晅也敛了笑:“不用。”
      
      “可……”
      
      “没什么要紧的,”裴晅打断杜为的喋喋不休:“只是碰了下。”
      
      “那……擦点药吧。”杜为道。
      
      说完,杜为又道:“咱们府上的跌打药呢?少爷一直都在随身带着,小的给您擦擦……”
      
      裴晅把手中的药瓶递过去:“用这个。”
      
      杜为瞪大了眼:“用这个?”
      
      “嗯,”不知想起了什么,裴晅嘴角忍不住翘起,轻轻道:“华元郡主刚刚给的。”
      
      “华元郡主?!”杜为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耳背吗?”裴晅瞥了杜为一眼:“让你擦你就擦,话怎么这么多?”
      
      被骂了,杜为只好接过药,但眼神还是非常震惊。
      
      裴晅却根本不管他,稍稍侧过头方便杜为擦药。
      
      杜为不敢再说什么,只小心地取了药给少爷擦,心道,这药能有府上祖传的跌打药好用?
      
      反正他是没见过!
      
      药汁清凉,擦到脸上立时缓解了脸颊的刺痛,舒服得很,裴晅嘴角又翘了翘。
      
      擦完药,杜为还没坐好,裴晅便把手伸到杜为面前。
      
      杜为一脸茫然地看着少爷:“……什么?”
      
      “药,”裴晅一脸冷漠道:“还我。”
      
      “啊?哦哦!”
      
      杜为把药还给少爷后才觉得不对劲,他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少爷还盯着药瓶看,杜为有点奇怪:“少爷,咱们府上的跌打药呢?”
      
      “送人了。”
      
      杜为倒吸一口凉气。
      
      送人了?
      
      送人了!!!
      
      裴晅把药瓶收起来,看了杜为一眼:“怎么?”
      
      杜为嘴巴张得老大,不住摇头:“没,没怎么。”
      
      裴府都是少爷的,一瓶药,自然少爷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但……他真的非常好奇。
      
      “那个……少,少爷,”杜为支支吾吾道:“小的能问问,送谁了吗?”
      
      “华元郡主。”裴晅坦然道。
      
      杜为:“——!”
      
      什么时候送的?
      
      杜为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这……这千金都买不到的药,说送人就送人,还送的是华元郡主!
      
      震惊中,杜为突然想起来昨天在宫门口,少爷去拜会华元郡主……那个时候送的?
      
      他仔细想了想,少爷好像是给了什么华元郡主什么东西。
      
      不对不对,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少爷为什么要把药送给华元郡主?
      
      察觉到杜为的目光,裴晅沉下脸道:“你话太多了!”
      
      杜为只好把疑问又吞了回去。
      
      少爷平日里极好说话,他也和少爷闹惯了,可规矩还是要守的。
      
      马车缓缓前行,行人、商贩的呼喊声不住往车厢里钻,裴晅一言不发。
      
      少爷不开口,杜为自不敢再讨嫌,只安安静静坐着。
      
      然而,只安静了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一阵杂乱的喧嚣声。
      
      “让开!”
      
      “驾!”
      
      “都让开!”
      
      嚣张地命令响彻长街,就算坐着马车里也能听出这人的气势,裴晅皱眉,掀开车帘朝外看。
      
      杜为也忙问车夫怎么回事。
      
      “瞧着像是翊王府的人。”车夫不确定道。
      
      刚刚那人那马跑得太快,他又要让路,根本没仔细看。
      
      “翊王府?”杜为惊疑了声,却不觉意外,翊王府向来如此,在京城都是横着走。
      
      杜为刚要坐回去,又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驾!”
      
      这次是三匹马,从众人眼前呼啸而过。
      
      杜为一脸惊讶:“那……那不是李院正还有秦太医吗?翊王府……怎么了?”
      
      他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早已有了计较,这般阵仗,只怕是给华元郡主看诊的吧?
      
      刚要把自己的猜测跟少爷说,一转头,就看到少爷凝着眉对他道:“掉头,去翊王府!”
      
      杜为忙道:“少爷!你刚从翊王府出来!”
      
      这会儿再回去,不合适!
      
      而且,又没拜帖,就这么去,翊王府只怕连门都不让他们进!
      
      裴晅看了杜为一眼。
      
      杜为一看少爷这眼神就知道少爷什么意思,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声劝道:“少爷,你忘了刚刚翊王爷的态度了?而且,这么多太医,翊王府显然是出了大事,现在去,翊王府也顾不上招待客人啊!”
      
      裴晅没说话。
      
      杜为快哭了:“少爷,咱真不能去!翊王爷要把气撒到你身上,咱不得冤死啊!”
      
      裴晅稍稍冷静了些。
      
      杜为都看明白的事,他当然也清楚。
      
      只是,华元郡主刚刚还好好的,怎地突然这般?
      
      这个时候去翊王府确实不合适。
      
      “算了,”裴晅道:“回府。”
      
      杜为松了一口气。
      
      可这口气还没松完,裴晅又道:“等等……”
      
      杜为:“……”
      
      “去李院正府上。”裴晅道。
      
      杜为:“?”
      
      察觉到少爷的眼神,杜为马上应了一声去吩咐车夫。
      
      只要不去翊王府,去哪儿都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晅:媳妇给我的药,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