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他又奶又凶(穿书)

作者:凌凌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群臣盛宴

      宣和十九年。
      
      晚春京城,桃花漫天,灿若烟霞。
      
      距离会试已经过去月余,殿试也已放榜 ,京城客栈依然滞留了大批还没来得及归乡的落榜举子,还有等待任命文书的进士。
      
      人声鼎沸,京都城比往年热闹了不少。
      
      今日话题的重点依然是三鼎甲。
      
      原因无他,皆因今年三鼎甲都是青年才俊,才貌俱佳,且都未婚配,殿试放榜当天就轰动了京城贵圈。
      
      今日皇上在御花园宴请群臣,京城的贵人们早早就往宫里递了牌子,名为给皇后娘娘请安,实则是想要给自家适龄女孩挑夫婿。
      
      当然,也有人纯粹好奇,想看一看这几日轰动京城的三鼎甲到底长什么样。
      
      不成想,众人刚到宫里,还没开宴,便出事了。
      
      凤仪宫。
      
      “郡主……”
      
      “珂儿……”
      
      “华元?华元……”
      
      “珂妹妹……”
      
      纷纷杂杂的呼喊声在耳边嗡嗡响,吵得脑仁疼,虞九珂拧眉轻哼,别吵!
      
      迷迷糊糊抱怨一声后喧嚣声不仅没止,反倒更烈,虞九珂忍着不悦睁开眼,眼睛刚眯起一条缝,太阳穴便一阵刺痛,海量信息浪潮般涌来,虞九珂只觉头疼欲裂,忍不住痛苦呻/吟。
      
      惊呼声、哭喊声四起,虞九珂有种自己下一秒就会咽气的错觉。
      
      好一会儿,疼痛感才稍减。
      
      虞九珂脸色却更白了。
      
      尤其是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后,虞九珂脸上血色尽数褪尽。
      
      她穿越了。
      
      穿进一本她正在追的权谋文里,成了和她同名同姓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华元郡主——虞九珂,男主裴晅的炮灰妻子。
      
      虞九珂,翊王独女,大齐皇室唯一的女孩,圣上亲封的华元郡主,被整个皇室捧在手心里娇养大,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尊贵无双,本该一世荣华,却在殿试放榜后的群臣宴上,对新科状元裴晅一见钟情。自此人生轨迹发生转变,因利用权势强嫁给裴晅,被后来成为首辅的裴晅报复,翊王府失势,翊王爷和翊王妃身死,而她,则被囚于天水观,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整理出这一条信息的虞九珂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大齐朝最尊贵的贵女,最后落得这个下场,好惨。
      
      额头一阵阵抽痛,虞九珂艰难睁开眼,殿内太医、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虞九珂蹙眉,没去管这一屋子人,她此刻只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她有没有得罪裴晅。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正要开口。
      
      “郡主醒了!”
      
      近旁伺候的宫女哆嗦着喊了一声,一群人立时围了上来。
      
      虞九珂呼吸不畅,看着一个个焦急担忧的脸,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她拧了拧眉,虚弱道:“别吵,我没事儿……”
      
      众人立刻噤声。
      
      噪杂声总算消了,虞九珂在心底长长松了口气,总算可以问话了……
      
      可这口气还没松完,外间便传来一道嘶哑的抽泣声,正哭着说:“……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有伺候好郡主!奴婢该死!奴婢本想着既是在御花园,今儿那么多人,裴状元又是个面善的主儿,郡主定然不会有事……”
      
      虞九珂一凛,裴状元?裴晅?
      
      “郡主到底是怎么摔下来的?”外间,青年压着嗓子问。
      
      “奴……奴婢瞧着,像是裴状元把郡主推下来的!”
      
      虞九珂蓦然睁大了眼。
      
      她想起来了。
      
      今天大宴群臣,原主对裴晅一见钟情,强逼着裴晅陪自己爬上假山,因为那里视野最好,可以窥见御花园全貌。原主本想着借此机会朝裴晅表明心意,却因为太激动,脚下一滑,摔下了假山。
      
      摔下前,她下意识伸手去拉裴晅,裴晅也本能地伸手来拉她,可两人伸的都是右手,谁也没拉着,只碰了个衣角,乍一看确实像裴晅把她推下山。
      
      完了完了。
      
      虞九珂浑身发寒,她这是已经把裴晅给得罪了。
      
      “哼!”青年怒道:“孤就知道!珂妹妹喜欢他,他却这般不识好歹!孤这就去找他算账!”
      
      虞九珂:“……”
      
      虞九珂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当场身亡。
      
      她、她已经把喜欢裴晅这件事宣扬的众人皆知了吗?
      
      这哪里是得罪裴晅,这根本已经把人得罪死了!
      
      等等……
      
      御花园,群臣宴!
      
      虞九珂眼前一亮,还有救。
      
      外间的男子转身出去,虞九珂回过神来,忍着疼翻身下床,踉踉跄跄朝外跑,边跑边喊:“太子哥哥……”
      
      这要给她撑腰的青年,就是太子殿下。
      
      原书里,太子也很惨,被废了。
      
      虞九珂浑身疼得发抖,脑子里却飞速思考,莫不是太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裴晅,才被报复丢了太子之位?
      
      “珂妹妹……”太子看到虞九珂跑出来,脸色顿时大变,忙上前扶着她,心疼道:“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躺着!”
      
      满眼的心疼不似作假,虞九珂心头一暖,却不敢答应,急声解释道:“我摔下假山,和裴晅无关,你别去找他。”
      
      太子闻言拧了拧眉,片刻后,犹疑道:“珂妹妹,孤……孤不为难他,但今日这事必须得给你个说法,你放心,孤自有分寸。”
      
      那眼神、那表情,就差直接说:珂妹妹,我知道你喜欢裴晅,想护着他,可我不能让他这么欺负你!你可是大齐的郡主!
      
      虞九珂冷汗淋漓,不知是疼的还是怕的,只细细抽着气道:“太子哥哥,这事真和他无关。”
      
      裴晅那么记仇,太子现在过去,不仅会把自己搭进去,还会让裴晅更恨她,百害无一利。
      
      她就是死缠烂打也得把太子留下。
      
      太子看她眼眶发红,顿时就心软了,他的珂妹妹,从小娇宠到大,哪里受过一分一毫的委屈?好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却被心上人推下假山,这打击她一个女孩子又如何受得住?
      
      思及此,太子放缓了声音,温声宽慰她:“好好好,孤不去,你别急。”
      
      虞九珂扯起嘴角,笑了。
      
      太子哥哥果然疼她。
      
      现在看来,逆天改命也没有那么难。
      
      毕竟她又不是女主,只是一个炮灰配角,对主线剧情影响不大。
      
      这么一想,虞九珂稍稍安心了些。
      
      现在只是刚一见钟情,还没嫁给裴晅,一切都来得及。
      
      “孤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太子小心地扶着虞九珂回里间:“左右父皇母后已经在清和殿问他话了……”
      
      堂堂郡主,在御花园摔伤,还牵扯到新科状元,这可不是小事。
      
      刚转身走了几步的虞九珂,立马顿住:“皇……皇伯伯和皇伯母问他什么?”
      
      求生本能告诉她,这事不对劲。
      
      太子奇怪道:“你央求父皇给你和裴晅赐婚,现下出了这事,父皇自是要找裴晅问清楚……”
      
      太子话未说完,虞九珂就转身朝外走。
      
      “珂妹妹!”太子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刻跟上虞九珂。
      
      虞九珂循着记忆,走得飞快。
      
      原主竟然已经跟皇上提了赐婚的请求!
      
      她是决计不能嫁给裴晅的,所以这婚,万万不能赐!
      
      一旦赐婚的旨意下来,那就是万劫不复。
      
      虽然以她如今的地位,就算真赐了婚,再解除婚约,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可赐婚后再解除婚约,裴晅只怕要恨死她,她的下场只怕会更惨。
      
      想到这里,虞九珂步子迈得更快,恨不能立刻飞去清和殿。
      
      “珂妹妹你别担心,”太子见虞九珂伤成这样,小脸苍白如纸,还要走这么快,当即心疼不已:“孤已经派人去清和殿回话,父皇和母后必然不会为难裴晅,赐婚的事,父皇和母后也定然会给你做主的……”
      
      听太子这般说,虞九珂心头一梗。
      
      她怕的就是这个啊!
      
      可她无法跟太子解释,一路疾走,冷汗把内衫都浸透了。
      
      太子看着眉头紧皱的珂妹妹,有些不太明白,裴晅不过是长得比旁人好看了些,怎么珂妹妹只看了他一眼,便成了这个样子?
      
      莫不是打击太过?
      
      太子微拧的眉心动了动,偏生不敢直接说破,生怕把珂妹妹刺激狠了,只得小心地跟着。
      
      清和殿就在凤仪宫旁边,不远,饶是如此,弯弯绕绕也花用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虞九珂心急如焚,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命运可真会折腾人,让她早穿来一天,哪怕早穿来一个时辰也好啊。
      
      一路上,她脑子都没闲着,思考各种可能的情况和对策。
      
      趁现在裴晅刚崭露头角还没站稳脚跟搞死他?
      
      这个念头刚起,就被虞九珂否决了。
      
      裴晅是男主,整个世界的支柱,依照‘男主光环’定律,她要敢这么做,下场一定凄惨无比。
      
      所以,她只能躲。
      
      只要小心翼翼避开事件的节点,离裴晅远远的,她身为大齐尊贵的华元郡主,自然没人敢招惹她。
      
      清和殿外,守卫森严,侍卫、宫人见到她,纷纷跪下行礼,虞九珂看也不看,径直往主殿走。
      
      远远的,皇伯伯的声音从殿内传出,低沉威严:“……既是如此,嗯……珂儿既中意你,不如朕做主……”
      
      虞九珂大惊,提着裙子就朝殿内冲:“皇伯伯!”
      
      殿内。
      
      宣和帝坐在上首,皇后娘娘坐在旁边,正微笑着细细打量下方站着的少年。
      
      听到声音,正要当场下旨赐婚的宣和帝话音停住,殿内数人齐齐抬头朝门口看去。
      
      虞九珂扶着门框,细细喘了几口气,正要再说话,一抬头,和正侧着头瞧着她的裴晅打了个照面。
      
      虞九珂登时僵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晅:听说我夫人想搞死我 [委屈.jpg]
    -----------------------------------
    预收文《农家有娇娇》甜甜哒种田文,求收藏求收藏啊(*^▽^*)
    文案:
    娇娇六岁成为男主童养媳,十二岁遭逢大变,好容易挨捱到男主高中状元,该享福了,却一场风寒送了小命,彻头彻尾的苦命人一个。
    尹娇娇穿进书里时,正是书家最一贫如洗的时候,瘦瘦小小的尹娇娇瞅着脸白如纸一碰就要碎日后位极人臣的男主书亦茗,眉头拧得死紧。
    跑是不可能跑的,只能想办法养活这个便宜夫君。
    可养着养着,尹娇娇觉得便宜夫君和书里写的似乎不太一样,那个一拳打死一头野猪的男人,是她那个风一吹就会倒的便宜夫君吗?
    便宜夫君还偏头冲她笑:“娇娇快去歇着,这里交给我。”
    尹娇娇:“……”
    说好的冷心冷面病弱寡言呢?
    ***
    一代权臣书亦茗重生了,回到差点饿死的十一岁,这口气还没喘匀,就被一道细语转移了视线。
    看着面前瘦弱不堪还要顶着大雪进山给他找药材的娇娇,书大人冷了两辈子的心,化了……
    立志种田致富养夫君却反被夫君娇养的女主vs 重生归来把女主宠上天的病娇男主
    tips:女主金手指开大,细水长流过日子,就是个宠宠宠的种田文,简言之就是农女到超一品夫人的荣华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