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八章

      “指教谈不上,只是如今外界大乱,我们行云宗尚且只能自保,若是再这么耗下去,只怕会两败俱伤。再则自立宗以来从未有过内斗,我希望两位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苍火冷眼看过去,来之前他把情况向容溯都说清楚了,容溯说他有办法,他不放心就跟了过来。没想到他竟然谁都不帮,还劝他停手,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穆宗佑哈哈大笑,丢了葡萄站起来理了理衣袍:“既然容小友不想多生事端,这里就没你什么事了,请回吧。”
      
      容溯淡然摇头:“穆前辈误会了,容某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只是不想让行云宗处于四面楚歌之境,望前辈三思。”
      
      这话苍火无法理解透,穆宗佑却想的明白,一旦容溯动用了魔族势力,势必会引来八方关注,到时候无论得胜的是哪一方,行云宗都将面临着朝不保夕的危机,这是要跟他鱼死网破。
      
      穆宗佑还不想放弃行云宗,没必要走到这一步。他踱了几步,转过身来道:“既然容小友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各退一步好了。从今往后我们划地为营,只要不逾界,我就当这两天的事没发生过,如何?”
      
      这是要分裂行云宗,使那条原本不明郎的界线更加清晰。
      
      苍火无法容忍这样的事发生,才要反对,容溯却比他快一步:“好,就这么办。”
      
      “哈哈哈,爽快!”
      
      ……
      
      道场内昏天暗地的厮杀无疾而终,两方各自清点伤亡。穆宗佑派人取来行云宗舆图与烈酒,就地划分起了地盘。苍火冷着脸,他一个炼丹宗师,要不是行云宗的事不方便找人出手,他用得着受他这气。
      
      见他不给好脸色,穆宗佑也不介意,倒是容溯说不上和颜悦色,却也不见他表露什么不满,陪着穆宗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如果不是苍火知道他的为人,几乎就要将他归为穆宗佑的人了。
      
      苍火看着已不成样子的道场,心中苦涩不已,明明都到这一步了,竟还要忍气吞声。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在这乱世又能去哪再找一处安宁之地安身立命?
      
      “你就是穆大师?”枕惊澜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就站在十步开外,手里拿着一把不知从那捡的剑。
      
      “是我又如何?”穆宗佑抬起头,见是一个小崽子,轻蔑地笑了笑,“我怎么没见过你,从哪个狗洞溜进来的?”
      
      枕惊澜道:“我来取你狗命。”
      
      苍火眼角一抽,心说容溯这徒弟收的不亏,小小年纪就有那惹事精的风范。
      
      容溯皱眉道:“别胡闹,穆前辈今后便是行云宗的人了。”
      
      枕惊澜轻笑:“行云宗可容不下他这样的败类!”
      
      穆宗佑像听到了什么笑话,大笑着举起三根手指:“我让你三招,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
      
      他从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角色,被个小兔崽子挑衅了,他没有不还击的道理。
      
      “用不着三招。”枕惊澜调动全身灵力,挥剑即去,“一剑足以破万道。”
      
      那一剑声势浩大,凡剑气所过之处皆被剑气所伤。穆宗佑防身法器被震碎,在他全无防备的情况下,整个人被剑气击飞出去,摔在墙上。
      
      全场鸦寂无声。
      
      所有人都怔住了,惊诧莫名的看着这个宛如恶灵附体的小小孩童。百余年来,还未有人破开过穆宗佑的防御法器,他竟只用了一剑!
      
      穆宗佑清楚地听清法器破裂之声,顿时吓得不轻,法器抵挡了大部分剑气,他没受多大的伤。披头散发地爬起来,怒急攻心,手心杀招闪现:“好你个小畜生,竟敢偷袭,我要你死!”
      
      枕惊澜手中的剑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剑气,一剑挥出后当即碎裂,此时他手中只剩了剑柄。
      
      容溯眉头皱的更深了,手一扬,把他的配剑朝枕惊澜丢了过去:“接着。”
      
      容溯的配剑名为“修黎”,是入道时枕惊澜找来练器大师专门为他打造的。容溯是他收的最后一个徒弟,修为最为不济,他执意要跟着枕惊澜修剑,而不是和师兄师姐一样,主修其他适合自己的功法。
      
      枕惊澜收徒也非常随便,那是师父师兄嫌他在宗里太闹腾了,叫他收几个徒弟,收收性子。这徒弟是收了,他没教出点为人师表样子来,徒弟倒是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为此,枕惊澜没少替徒弟们擦屁股,将什么叫为师不易体会了个透彻。行云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了好一阵子,事情稍稍闹大,他们就搬出枕惊澜这冤大头来。人人都恨的牙痒痒,偏偏打不得骂不得,最后还是宗主出面,以历练为由,将他们通通赶下了山。
      
      唯一一个让枕惊澜最为省心的徒弟就属容溯了,初见时安安静静乖巧的紧,平时有事没事都喜欢粘着枕惊澜,笑起来跟个小太阳似的,受了伤就打碎牙往肚里咽。那帮祖宗被扔下山,枕惊澜就送了他们一句“惹事归惹事,别太过分,给人留点面子”,到了容溯这儿,他便不忍心了,就这么个从不惹事的小不点,放下山指不定骨头都不剩下了,还是留在身边的好。
      
      这一留便是百年,他的修为在筑基三层止步不前。枕惊澜知道他根本不适合修剑道,容溯平时看着没主见,什么都听他的,唯独在这件事上一意孤行。直到后来枕惊澜才知道,他不是没有主见,只是将真实的自己深藏了起来。
      
      修黎入手,穆宗佑也近在眼前了,枕惊澜立刻又一剑挑了过去。这下穆宗佑有了防备,捏了个决消失在他眼前,枕惊澜一下子失去了目标。终究是修为不敌不过他,一下子身处险境。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也敢与我叫板,不知量力。”
      
      枕惊澜感觉到背后阵阵发凉,执剑一挡。道法与剑意相撞,顷刻间掀起小型漩涡。枕惊澜整个被卷了进去,他紧紧抱着修黎,眯着眼捏了个决:“御剑!”
      
      修黎纹丝不动。
      
      枕惊澜在漩涡中转了两圈,有些晕头转向,又掐了个决,还是没有半点动静,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剑体了。
      
      还在思量着对策,那边穆宗佑做法被打断,被人从背后一剑穿心。
      
      “你……”
      他像万千临到阵前被背叛的人一样,至死死不瞑目。
      
      “人是我杀的。”容溯抽了剑,随手丢在他尸体上,面对众人道,“这因果,算我的。”
      
      长发被吹的轻扬,衣袂飘飘,白色道袍衬得他温雅如玉,被溅到胸膛上的点点血迹如雪上红梅,妍姿妖艳。面对着全宗满目惊骇的弟子,他面色平静,好似只是说了句今天天气真好,我请大家吃饭一样轻易。
      
      枕惊澜落了地,挑了挑眉,谁说小徒弟胆小怯弱难成大器的,这不活脱脱一只深藏不露的小狐狸。他得意地看了眼苍火,苍火正瞪着容溯的背影,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一脸的欲言又止又止欲言,最后拍了拍脑门,向身后的离中小声吩咐着什么。
      
      吩咐到一半,又出岔子了,地上的尸体一个个动了起来,全身发出“咔擦咔擦”的骨骼断裂声,整个身躯都扭曲的不成样子,没一会儿皆成了一具具枯骨。道道白光从尸体上飘出,在上方凝聚出一颗耀眼的光球,正不断扩张。
      
      “不好!”苍火急忙大喊,“所有人撤出道场,立刻!”
      
      道场内顿时乱成一团,已经没人顾得上什么秩序了,在死亡面前,说什么都是狗屁。
      
      枕惊澜被挤在人潮中,进退不得。身后一个高大壮汉抽泣声吵得他气急败坏,扭过头恶狠狠瞪他:“我都还没哭,你哭个什么?”
      
      “哦,那你也一起哭嘛……”说着,他哭得更大声了。
      
      枕惊澜:“……”
      
      “俺要死了,俺要死了……俺还不想死……俺爹娘还等着俺回去光宗耀祖……”壮汉边擦着眼泪边说道。
      
      “这样,你把我举到头顶,我保护你。”枕惊澜道。
      
      壮汉刚想摇头,想到他一剑破了穆大师法器的壮举,随即点了点头,“诶”了一声抓住他的衣襟就使劲往上一拉。像是为了彰显他力气大,还故意只用单手,这间接导致了枕惊澜跟个吊死鬼似的悬在半空。
      
      好在壮汉个子够高,使他一眼就发现了孤零零站在原地的容溯。同时容溯也看到了他,念了个法诀,修黎在枕惊澜手中震了一下。枕惊澜都没来得急让傻大个松手,修黎已经带着他们起飞了。那情形真是难以形容的无奈,枕惊澜抱着剑,傻大个拽着枕惊澜,两人一剑最终在容溯脚边摔成了一团。
      
      枕惊澜摔的仰面朝天,后脑磕在剑柄上,壮汉死沉的胳膊腿压的他动弹不得,咬着牙心道:“小兔崽子。”
      
      “干啥玩意!”壮汉被摔地懵了懵,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朝着人群干嚎,“你们等等俺……”
      
      随着他的动作,枕惊澜注意到他右手中指处有一道红线,从中指到手掌一路延伸到袖中。枕惊澜想去抓他的手,却被容溯伸手拦住了。他在容溯右手上看到了同样的红痕,明明之前没有半点迹象,莫非是奚黍小丫头说的什么印记?枕惊澜没有犹豫,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地把起了脉。
      
      指腹触及那道红线,以灵力为引,随着那条红线探索而入。容溯只是低头看着他,黝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越探越是心惊,这条红线能搅乱人的气流,使经脉逆流,灵力失控。最后到达……心脏。
      
      容溯附身抱住他道:“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浓重的酒味直冲脑门,枕惊澜头一次有了罚容溯去抄经书让他好好反省的想法。这都什么时候了,凭什么姓穆的让你喝你就喝!
      
      白光骤然大盛,仿佛汇聚了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枕惊澜不禁眯起了双眼,这是没打算放过任何人。
      
      容溯退开些,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道:“此次宗门之祸,是徒儿放任之失,徒儿愿一力承担。”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