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三十七章

      人设:
      枕惊澜:何谓……天道?
      ——谁能信我?你么?
      
      容溯:你不该为道而生。
      ——不信神佛,只信你。
      
      单道真(大徒弟)(丘徒弟,枕惊澜好友)(离渊)(对手):早不是什么真人了,如今与你师父结拜,你便唤声师伯吧。
      ——本该与你一道在凭虚一役中身消道陨,吾名离渊。
      
      谷月黎(二徒弟):师兄,等等我!
      ——若相见,肯以心头血谢成全。
      
      奚榆(三徒弟):阿姐,你别走……
      ——一切皆因湖生镜而起。
      
      苍火(炼丹阁阁老)(苍生之火,苍生不灭,我便不死)(燃烧苍生生命业火,足以毁灭苍生)(专救枕惊澜,他一天不死,枕惊澜便不灭):小哑巴你干什么呢,拔剑啊!
      ——我最不该的便是听了你的,替你分离心魔,堕入凡间,历尽一世劫。
      
      白筱(枕惊澜二师姐)(女道姑):初夏,雨后……光风霁月……往后你便随我姓,叫惊澜,枕惊澜。
      ——我能看到过去未来,却什么都帮不到你。
      
      若焉(枕惊澜师父):收个徒弟,收收性子。
      ——鸠酒似苦还甜,恍然莫辨。
      
      浮生(四徒弟)(墨蔺)(照映人心)(两颗玲珑骰子):我已想起了一切,此局,只能由你来破。
      ——所有爱恨皆不是空穴来风。
      
      迷梦(五徒弟)(红檩)(使用红绫)(扭转时空):师父,为什么这世上谁都不能信?
      ——明知是飞蛾扑火的结局,却还是……
      
      炎蕴(容溯手下,魔修)(被作者遗忘了的小可怜):(画圈圈)
      ——(继续画圈圈)
      
      丘老前辈(一个可怜的没有名字的飞升大佬)(只知道姓丘,幕后黑手,掌控全局之人。)(五个孩子不同时期的,收集而来,才有了开场)(三大开辟本源界大佬之一,最终一人飞升)(推衍之术):早知如此,我便不该与你打那个赌。
      ——三千年布局,赢了天道,得以飞升,却唯独输了你。
      
      穆宗佑(穆大师,散修,一个渴望见证奇迹的疯子):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也敢与我叫板,不知量力。
      ——我最早狗带(吐烟圈)
      
      玉元瑶(前蛇妖,后千年蛊王):我改主意了。你取回来的东西,自己给他。
      ——我连妖都不算不上,我就是千年蛊王。
      
      施梦玉(前城主女儿)(后成城主):道长!又是你啊!
      ——那时我年纪太小,如今时机到了,我会收回这一切。
      
      宋御铭(国师)(以行云宗的情报,投靠仙门):过来,我不会伤害你,永远不会。
      ——我一生为求三千大道,舍尽所有,却唯独不想放你离开。
      
      血屠(被谷族封印的蛊王):我能让你得到想要的一切。
      ——不要在我适应了黑暗之后,再来给我光亮,我已经不需要了。
      
      唐琳琅(唐六):道友需要符箓么?五枚上品灵石一张。
      ——他们说玲珑骰子里有爹娘神识,我想……见他们一面。
      
      沐子疏(穿越者):这就是原罪,你的原罪。
      ——我踏星辰而来,自当乘风而归。
      
      各大种族分类:
      
      天妖:枕惊澜、苍火(伴生天妖)
      
      天魔:容溯
      
      人修分:玄修,道修,剑修,(妖修,魔修)统称邪修
      
      道修:练气,入道,筑基,金丹,元婴,(元神)出窍,大乘,渡劫,飞升
      妖修:开灵,化形……大妖
      魔修:入道,筑基,金丹,元婴,……大魔(随意哪个阶段都可以入魔=-=是不是太随便了点)
      灵修:金丹,元婴,化灵,大乘……
      
      兽类分:玄兽,灵兽(妖兽),化形
      
      兽类分类注释:玄兽永无化形修炼的可能,灵兽和妖兽皆可以。灵兽较和蔼亲近人类,妖兽较凶。
      
      夭寿啦,最后天妖和天魔在一起了!
      
      五个徒弟,衍生出五个身世之谜。
      
      第一个:奚榆,奚黍弟弟,被俗世修仙世家所欺,家破人亡,两人失散。奚黍恨这世道,恨修真界,偷偷做穆眼线,像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她师父发现后,所以才想顺水推舟把她送给穆。(她恨得不是某一个人,而是这仙门,是这天下)奚榆黑化,跟随容溯。
      
      第二个:迷梦浮生(被串改时间记忆),俗世修仙世家的侍童,修仙世家表面风光,与人为善,暗地里炼制毒尸,炮制妖兽,提取体妖丹炼制妖毒,手段极其残忍,无恶不作。妖兽狂暴是由他们引起的,首当其冲他们的营地最先被摧毁。他们跟小少爷逃过一劫,结果小少爷在风沙中死了。他们两个是强抢来的,父母氏族皆被屠尽。氏族曾得仙缘,所以这两个小家伙资质格外的好。世家没得到法宝,因为他们俩就是法宝,两颗玲珑骰。为情所困,身陨。(调查,燕国两百多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
      
      第三个:谷月黎,谷家最后一位传人。谷家避世不出的世家,与入世修仙世家相反,口碑一向不好,行的却是正道。刚正不阿,过刚易折,一直被排斥。收到风声,入世修仙世家的问题,派人去调查,几次派人出去,结果都一去不回,族长一怒之下,号令全族出山。结果常年避世,入世不深,中了世家人圈套,全族覆灭。谷家潜入世家内部的调查人,查到了大半,取了他们练的丹打算回族内,哪知发生了这样的事,亲人朋友妻子孩子,所有的一切付之一炬,他愤怒,他要报复,将消息透露给了妖王,将妖毒散播出去,引发妖兽狂暴。喜欢单道真,跟随枕惊澜。(千年前)
      
      第四个:单道真,真正名门正派的修道之人。早年与枕惊澜一同抗敌,同一战线,哪怕宗门对行云宗有诸多不悦,他也不曾对枕惊澜另眼相待,只当是同伴是战友。枕惊澜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便对枕惊澜感恩在心。修为极高,有法宝护体,枕惊澜以为无人存活,却不知有一人在其他地方另有一命。他算出枕惊澜此世在何处,便来报恩。(在前三人调查中,起到了不可忽略的作用)谷身死,心动。装潇洒。(真·师父是丘)(离渊)(尼玛影帝啊,今年的金马奖就是你的了。当然,奖杯是假的,没有奖金。)
      
      第五个:容溯。容溯……
      
      枕惊澜念叨了两遍,与对面站着的容溯对视一阵,失魂落魄的走开。
      
      容溯站着没动,睫毛微颤。
      
      容溯的身世串联了整篇文,他是飒沓而来的流星,承载万象,容纳疾苦,伴生天灾,背负毁灭。经枕惊澜的引导与悉心教导,随身暖玉如他温暖了他整个寒冬。幸福刹那间支离破碎,快的让他只来得及抓住衣角,便被枕惊澜用剑削的满手鲜血。手掌上的剑痕就是这么来的,虽然是为了保护他,可他不愿意做被保护的那个。所以他伤好了,但留着那疤。为了变强接受了魔修的提议,开始修魔,得心应手,他本身就属于黑暗。
      
      俗世修仙世家归属魔修一脉,有了小殿下才更猖狂,被发现马脚,做事也不像从前那般谨慎小心。开始为所欲为,欺凌弱小。导致奚黍一家家破人亡,导致谷家出山,全族覆灭,导致妖兽狂暴,天下大乱。
      
      枕惊澜:“你……为何修魔?”
      
      容溯:“为天下苍生!”
      
      (这段问话,问过一次,容第一次没答出来。)
      
      结局大反转,逆天boss是枕惊澜的心魔。被最重要的配角沐子疏提前召唤出来了,因为他已经无法去改变什么,离渊再也无法与他抗衡。要打败心魔,只有枕惊澜自爆元婴,心魔杀不死他,能让他在不被心魔控制前就自爆元婴,只有这种方法。他利用全部系统积分为他换来了一次新生,而自己做为根正苗红的引导人,为了世界的和平不辞艰辛去引导他走向正途,引导他怎么与心魔意识共存,甚至压制。
      
      成功了,心魔出来,他的意识也还在。NPC们利用容溯去对付枕惊澜,所以有了以上一段对话。
      
      是灾,亦是福。
      
      两人不受影响,心魔说,不如你我二人联手,灭了这该死的苍生。
      
      容溯摇头,丢弃了配剑:“师父,我不愿与你为敌。但我必须给天下苍生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一天。”魔气外放,向枕席卷,被剑气荡开,剑气被魔气侵蚀,秀成一块废铁。(略)抱住他,被心魔刺了两剑,口中冒血,“我愿陪你,生死不离。”
      
      大结局:苍火出面向几乎木讷的容溯要走了废铁,说他能醒来。又是百年时间,每一天都是煎熬。出关后,苍火看着更老了,枕惊澜比重生前更显成熟,不再看着是个扔弟子堆里几乎认不出是新来弟子还是太上长老的少年了。
      
      容溯内心所有焦灼化为宁和,持着书卷站了起来,像是从未有过分离,自然一笑:“惊澜。”
      
      (穿插回忆杀,幼年时,也这么等他闭关出来,出来后一笑:“师父”。)
      (还可以有段回忆杀,似有感应,竹林间短笛停奏,回眸浅笑:“你来了。”)
      
      再来说说枕惊澜的身世。枕惊澜是一把天地孕育而生的利剑,远古洪荒时一块玄铁上落下一朵妖火,就此不灭。千万年后,利剑成灵,修道成道。妖火化妖,与剑同道。
      
      伴生妖火。
      
      NPC的庞大组织了解一下。
      
      ————————————————————————
      
      单道真小剧场:那辈分乱的我都不敢看!
      
      喝酒,真相大白后。枕:“没想到你会来帮我。”
      
      “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人以类聚吧。”单拇指摩挲着酒壶。
      
      笑。“敬你。”
      
      喝酒。
      
      “师父。”容过来。
      
      看到单道真:“真人。”
      
      单哈哈一笑,与枕勾肩搭背:“早不是什么真人了,如今与你师父结拜,你便唤声师伯吧。”
      
      容不动声色:“师伯。”
      
      “小侄儿。”喝了口酒,离去,给他们时间独处,“哈哈,好酒。”
      
      枕惊澜将手中酒一口饮尽,走到他面前,以口渡之。(描写亲吻,这里枕惊澜已经在勾引他了,很明显□□裸的那种。容眼神深邃?)
      “我实在见不得你这幅模样。”枕惊澜勾手搂住他的腰,半醉。
      “算算时间,你的师兄师姐们也该回来了。”(除了单道真之外的四人,如同大梦一场)(你看,结局还是好的,谷月黎再也不是单恋了,单道真和她的故事,两种选择,相敬如宾,将爱慕深藏。)
      
      “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就如同你第一眼便认出了我。”
      
      沐子疏对枕惊澜的私下里称呼:败家玩意
      苍火对枕惊澜的私下称呼:惹事精
      
      剑道源于修身,枕惊澜修的却是心。道心不稳,戾气太重,便易生心魔。而枕惊澜的心魔却是与生俱来,所以他只能修心。
      
      穆宗佑就是个疯子。可谁不是呢?
      他百年布置,就是为了见识行云宗禁法,行云——宗门可以移动,到了荒芜海岛之上。躲避。
      此禁术需要大量生命献祭。苍火主动献祭,容溯做法。他手中捏着行云宗所有弟子的命。
      献祭的人全部燃烧,场面惨不忍睹。枕惊澜透过沐子疏看到的景象,险些把沐子疏的生魂挤出去。
      枕惊澜用剑指着他:“你为何修魔?”
      容溯没有回答。
      两人都没有说话,死一般的沉寂。
      他还是放容溯走了。被师姐拦下了,她突然开始同情容溯。独自背负了所有恶果,可他又做错了什么呢?像有一只巨手在背后推波助澜。
      
      “够了。”白筱站了出来,拦住他,“惊澜,住手吧。”
      
      一天妖,一伴生天妖,一天魔,一白鹤
      
      找出天魔,杀之。为自保化为人修,枕惊澜首要任务。青逻多年游历就是为了找出并除去天魔,宗盟的任务(天道的旨意)。苍火是枕惊澜心魔的最后一道防线,苍火一死,枕惊澜离堕魔不远了。
      
      “你不该为道而生。”
      
      身在局中不自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部分大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