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三章

      枕惊澜倏然睁眼,脚下水面荡起层层涟漪,他转了转眼珠子,水中的自己已不是孩童模样,成了他最熟悉的样子。
      
      “诶,你来啦?”
      
      一个陌生的声音凭空响起。
      
      “你是谁?”枕惊澜却入了梦般,思绪停滞的厉害,过了许久才问道。
      
      “我叫沐子疏,我认识你,也许你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一定知道离渊。”
      
      枕惊澜朝前望去,除了无边无际的水,别无他物。
      
      离渊可以说是他的宿敌,却也不是。两人虽没交战过,明里暗里有不少事都没少掺和,枕惊澜虽说赢多输少,也吃了不少闷亏。两派门下弟子历来互看不顺眼,一遇上便大打出手。
      
      “你是离渊?”又不知过了多久,枕惊澜再次出口。
      
      那个声音答的很快:“那倒不是,准确来说,我是他背后的操纵者,本身没什么实力。”
      
      枕惊澜眨了眨眼:“像现在一样吗?”
      
      “不一样。”沐子疏的声音带上了三分笑意,心道不愧是活了千年的老家伙一点就透,口里说着,“等我们下次见面,你就会明白了。”
      
      枕惊澜意念一动,伸手想拘一缕水灵,水灵乖顺地向上蹿起落到他手中。
      
      他隔了一会儿问:“我要怎么样才能见到你?”
      
      沐子疏笑道:“我一直在你面前。”
      
      枕惊澜一怔,掌中水灵啪地消散,四周的静谧之像如同镜面被打碎,雪花般纷纷坠落。
      
      他看到了一个人。
      
      样貌十分陌生,但那笑容却欠得与离渊一般无二。
      
      “很高兴见到你。”沐子疏微微侧身,抬手示意道,“这里是我的随身空间,准确来说是思维空间。”
      
      枕惊澜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灯红酒绿极尽奢靡。思维迟钝的厉害,有些难以理解看到的一切。
      
      沐子疏见他盯着矮桌上的东西瞧,沐子疏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困惑,但以你目前的状态,解释起来有些困难。等以后有机会……我教你用百度。”
      
      枕惊澜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无法思考,就像他的时间被平白放慢了数万倍,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人热情洋溢地不停地说着什么。
      
      沐子疏把周围能看到的物件都向他介绍了个遍,实在找不出其他的了,这才挠挠头,“不过你别多心,这里虽是我的主场,但我绝对没有恶意。这么说吧,你现在可能还有些不适应,这不是修仙的世界么,等修为上去了,你就能不受限制的与我正常对话了。”
      
      枕惊澜微微颔首,黝黑的眼睛格外清澈,好似水面一般平静。
      
      “我没……有……夺……舍……”他忽然想起一事,只是说话越来越慢,越发艰难。
      
      “……”沐子疏心说果然就这点微末道行支撑不了两人同时出现,要再不修点什么鬼的道法,就该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境地了。
      
      “你确实没有夺舍,但你的死却是我造成的,给你机会重生是为了弥补……喂,嘤嘤怪,这也不允许说?”他停顿了许久,挠了挠后脑勺,“好吧好吧,等你醒来应该不会记得这段话,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对于你的遭遇,我很抱歉,但我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希望你能谅解。”
      
      见他还是没多大反应,沐子疏叹气道:“这样,你先在这歇会儿,做什么都行,有个任务,我去应付一下。”
      
      沐子疏凭空消失了,原本较为昏暗的场地彻底只剩黑暗。又过了许久,枕惊澜在黑暗中睁开眼,从他脚下爆发出强烈的青光将室内照亮。光线渐渐变得柔和,枕惊澜再次看清了那些颇为不可思议的玩意。
      
      他身旁是个一人高的大鱼缸,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竟能清晰看清里面的鱼儿。他抬手一触,原本悠闲游着的鱼儿受了惊,纷纷噗地钻进了假珊瑚。
      
      “真实还是幻境?”枕惊澜喃喃道。
      
      天还没亮,窗外雾霭重重。
      
      枕惊澜猛地坐起。
      
      是梦?
      
      枕惊澜在黑暗中茫然地环顾一周……这里是……
      
      他一手掀了丝被,朝外奔去。天边白云出岫,翻腾缭绕,几座高山漂浮于空,偶有鸟雀鸣叫声传来,千啭不穷。空荡荡的院内飘雪降落,西北角两颗参天大树间,由藤蔓编成的秋千微微摇晃,其中注入的灵力经过日月更迭斗转星移,已消逝殆尽,地上白雪与枯叶掺杂在一块,略显萧条。
      
      一草一木他都在熟悉不过了,枕惊澜波澜不惊的心弦被微微触动。
      
      是行云宗!
      
      他……回来了?
      
      枕惊澜原地站了会儿,感受到浑身的筋脉皆被打通,运起灵力朝自己原来的住所掠去,驾轻就熟地破了门前两个禁制,枕惊澜便推门而入。
      
      突然,枕惊澜眉头一皱,内室有动静。
      
      枕惊澜紧贴着墙面,悄悄推开了条门缝。内室雾气蒸腾,浓烈的药味险些将枕惊澜熏了出去。他一贯不喜欢药味,入道时为了逃避吃丹药,宁愿入住寒室三年苦修。明明是人人求而不得的灵丹妙药,到他这儿就成了自讨苦吃的变相自虐,弃如敝履。药阁往往前脚刚把丹药送到枕惊澜那儿,后脚就被摆回了原处。遇上这么个眼拙的,药阁阁老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奈何他不得。几百年都没见他碰过丹药,最后阁老也只能摇头轻叹,也不知这朵奇葩是怎么在修真界生存下来的。
      
      此时这朵奇葩正捏着鼻子再次探出半个脑袋,透过雾气他隐隐约约看到了药桶中坐了个人,此人披散着一头青丝,紧闭着双目,咬紧牙关,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面露痛苦之色。很不巧又是容溯。看到容溯,枕惊澜不免又想到与他走在一起的魔修。那魔修修为很高,对容溯的恭敬也不似作假,只是为何会甘愿供他驱使?
      
      枕惊澜担心自己贸然闯入会惊扰到他,悄悄退了出去,这些还是等以后自己慢慢查证吧。枕惊澜一辈子没跟草药打过交道,并不清楚容溯是在泡药浴疗伤还是抵抗心魔,或是其他什么,也没有多想,无论是什么他目前都帮不上忙。
      
      片刻后,他突然回头,那屋好像是他的……破屋一间,要不下禁制,什么都防不住,他跑那去做什么?
      
      除去自己住处,枕惊澜最熟悉也跑的最多的路,就是去炼丹阁了。神思一个恍惚,就这么遛进了阁楼,顿时感慨万千……阁老这些瓶瓶罐罐只增不减呐,看来又有进益了……炼丹炉换了一批,按照阁老“新不如旧”的理念,该不是又炸了一批?
      
      正这么想着,楼下有脚步声传来,枕惊澜一惊,习惯性回身就想跑。
      
      “枕惊澜!你给我站住!”
      
      蕴含怒气地一声吼几乎轰炸了他的耳膜,明明可以使巧劲抗住威压,可枕惊澜就像忘了怎么使,被锁住了气机般杵在了那儿。他全身气血翻涌,好似一只被捉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惊疑不定。
      
      阁老其实也没那么老,中年男子模样,按岁数来算,与那时的枕惊澜同辈。枕惊澜初来行云宗时,名为苍火的阁老也不过是个小学徒。枕惊澜除了入师门拜祭师祖外,基本都在外历练,鲜少回来。直到后来,不知犯了什么事,便开始终年蹲在行云宗惹是生非,苍火与枕惊澜的梁子就是那时结下的。两人谁也不服谁,苍火打不过手执玄霜剑的枕惊澜,知道他死活不肯吃丹药,便开始疯狂练丹。输了两年,在这种程度的刺激下,苍火炼丹越来越快,成丹率也骤然增涨,一度在炼丹师中大放异彩。
      
      接下来便只有枕惊澜输的份了。倒不是苍火修为增长了多少,而是他学会了使诈,人一旦不要脸起来,天下无人能敌。苍火特地为枕惊澜炼制了一种新丹,说是吃了能抑制住剑气肆溢,别人吃了没用,但对他们剑修有极大的好处。那一颗丹药是普通的三陪大,单从颜色来看跟泥巴没什么区别,一取出来方圆十里都透着股古怪的药味。苍火给这丹取名为臭臭丹,送了枕惊澜不少。枕惊澜却只想把这臭臭丹砸他脑门上,碍于师门的阻碍只好自己悄悄处理掉。
      
      整个宗门都对这两旷世“奇”才特别关照,尤其是苍火,牺牲自己宝贵的炼丹时间陪枕惊澜练剑,虽然总是被揍的鼻青脸肿,可还是劳心劳力地为枕惊澜炼制适合的丹药,不少长老都感慨两人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连一向护短的师父都对他说,不妨吃一颗试试?再看看苍火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枕惊澜就来气,架也不用打了,只要苍火一取出丹瓶,枕惊澜一准遛。某天他终于顿悟,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炼丹师。
      
      百年相斗,在无尽岁月中不过短短一瞬。两人那点鸡毛蒜皮的过节,早已化为尘埃,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倘若再相遇,互相依然会给对方使绊子,只是两人都带着心照不宣的默契,没有谁真会给谁难堪,大概这也是万千相处方式的一种吧。
      
      苍火上来见到一小娃娃被震得七窍流血,宽大的道服下双手颤抖,便心道要坏。
      
      “你是谁的弟子,来我炼丹阁做什么?离中,去把聚魂丹取来。”
      
      他的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落在枕惊澜眼里,知道他那一声喊只是习惯使然。却不知该说什么,听到聚魂丹猛然回神,激荡的情绪一哄而散。冲苍火一拱手,趁他没反应过来,轻巧地从窗外掠了下去。
      
      苍火一愣,接着在后面吼道:“你给我走正门!”
      
      这次没动半分威压,枕惊澜不由地轻笑出声,老家伙气性还是那么大。
      
      枕惊澜受了点内伤,随意找了个地打起了坐。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很快又嗖得蹿了回来。
      
      “小师叔,你在这儿做什么?我找你好半天了。”说话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见他七窍流血也不惊讶,拿了块帕子替他把污血擦了,“小师叔初来还是不要乱跑的好,我们行云宗大部分长老弟子都是非常和善的,可也有那么一些……不大受人待见的。小师叔若是乱闯,把他们得罪了,免不了要吃亏。”
      
      嗯?在行云宗还有枕惊澜不敢得罪的?还有哪位长老脾气比苍火还不好招惹?小师叔又是怎么回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