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二十四章

      关于玉然涧的记载,翻遍各类史册也只能找到寥寥几笔。出入往往以特定的玉器为媒介,行云宗再次行云打破常规也许就是导致玉然涧暴露在外的因由。
      
      “玉然涧内无岁月。”容溯拉住他的手,“不查,谷族永远活在历史的洪流之中。查了,谷族不复存在。师父,你可想清楚了?”
      
      两人在谷族禁地之前站定,禁地之外感受不到一丝风的轨迹,禁地之内狂风嘶嚎。
      
      枕惊澜道:“你还知道什么?”
      
      “很多,我打听到了浮生的消息,一路追查到此。”
      
      “他就是浮生?”
      
      “我没找到浮生,师父说的应该是下山历练的二师兄——墨蔺。”
      
      “……”沐子疏将手中自制的“人物关系一览表”揉成一团,“我恨!”
      
      枕惊澜的思路没沐子疏那么乱,听容溯这么一说猜到了大半,他便不再问下去。
      
      “早已消失的东西,保存下来的也不过是海市蜃楼。”他回答的却是之前的问题。
      说着,便牵着容溯踏入禁地。
      
      如果说禁地之外是世外桃源,禁地之内就只剩残垣断壁。
      黑云蔽日,大地崩裂,沙石在风中滚滚而来,沟壑间是奔腾的血色,腥味扑面而来。
      
      狼烟四起,众人身穿铠甲,手持盾矛,厮杀、哀嚎、号角所有声音揉捻成一束,如潮水般涌来。
      枕惊澜见惯了生死,此时竟有种难以形容的悲伤,以及……害怕。
      
      “小哑巴,生死关头,还傻站着,拔剑呐!”
      
      声音是从身后而来,枕惊澜转过身,见到是一个熟悉的背影,粗布衣衫,身上已经挂彩。那人挡开一个向他袭来的黑甲兵,肩头不慎被飞来的箭雨射中,殷红的鲜血涓涓涌出。
      
      剑呢?
      
      他摸索着腰侧,什么都没摸到,剑呢?!
      
      他置身于两军厮杀之中,茫然四顾。两军交战之间,空出一大块地方,空地中间隐隐有雷电闪过,那是一把剑,半截剑身没入土地。
      
      “眼熟吗?”
      
      枕惊澜浑身一震,停下走向那把剑的脚步,眼前是挥之不去的景象。
      
      “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滋味?”一道雷打下来,正好落在剑身上,发出一道刺目的白光。眨眼间一个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拔起了剑,笑得猖狂。
      
      枕惊澜好似知道接下来必然会发生什么,开始焦躁不安,他闭上眼依然能看到……是心魔。是幻象。
      心魔已经能制出幻象控制他,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你原本有机会摆脱我。”
      “可没了我,你不过是个失去心智的哑巴。”
      “若焉真人已死,你还想怎么与我抗衡?”
      
      心魔像是为了折磨他一般,举剑的动作放慢了数倍。
      
      ……
      
      “师父?”“我不走,我哪也不去。”“好,我都答应你。”
      
      枕惊澜睁眼的瞬间还分不清现实与幻境,看到容溯近在咫尺的脸,伸手抚上他脸庞,指尖都在颤抖:“溯闲。”
      
      容溯轻轻抚平枕惊澜眉间的褶皱,温和道:“我在,我一直都在。”
      
      眼神渐渐找回了焦距,恢复了漠然。枕惊澜收回手,问道:“我睡了多久?这是在哪?”
      
      容溯看出了他神色间的疏离,不动神色地松开他:“不久,也就两个时辰。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烨阎殿了。”
      
      容溯扣动柜子上的小玉马,暗门被打开,枕惊澜看了他一眼,容溯正想解释,却见他已经进了暗门。
      
      他还是想起来了……
      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听他说么?
      
      暗道中遍布机关,在玉然涧枕惊澜就是一介凡人,他从未想过原来遇到机关是要躲的。
      好在布机关的人,也无法使用灵力,布阵都会失效。闪避地很是吃力,脚步却没停下。七拐八拐地找到了地方,打开了残破不堪的牢门。
      
      容溯一声不吭地跟在枕惊澜身后,仿佛这样就能假装自己不存在。
      
      那确实是个地牢,听着似野兽的吼声,枕惊澜放慢脚步。地上除了枯草,还有不知是什么的残肢,在这个阴暗逼仄的地方,几乎让人喘不上气来。
      
      “道友且留步,”说话的人抓着牢门,一句话未说完便急喘几口,失血过多苍白的嘴唇干裂,眼窝深陷,十指皆血肉模糊,“我曾与道友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道友可否记得?”
      他将自己的脸从杂乱的长发里扒拉出来,好让枕惊澜看清。
      
      枕惊澜看了眼厚重的铁锁便移开目光:“不记得。”
      
      “在本源……咳咳……”那人太过急迫,干咳了起来,气若游丝,好似即将命不久矣。
      
      枕惊澜脚步未停:“后面来的傻子会放你出去。”
      
      容溯:“……”
      容溯无奈地顿了顿,拖动链条,想办法弄断。
      
      “多谢道友……你……”那比乞丐还落魄的道友一屁股跌倒在地,“你是……你是……”
      
      是了半天没蹦出个屁来,容溯绞断铁链,也不搭腔。
      现任魔君将来是要济世救人的。
      大惊小怪。
      
      一转眼的功夫,就没了枕惊澜的踪影。
      
      心魔即将不受控制,枕惊澜必须尽快与沐子疏分离开来,否则心魔也容不下他。
      沿途的油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密道比之前宽阔了许多,越来越多的妖兽被困在笼里,再往前走,便见整整齐齐的一排排妖兽内脏装于罐中。灯火通明处,摆着个血迹斑斑的炼丹炉,丹炉旁笼里的妖兽各个在笼中乱撞,浑身被血染红也不肯停下。
      
      枕惊澜和以往不同,这次见到丹炉不是习惯性地避开,而是不受控制地贴着橱壁稍稍靠近些,原以为会闻到丹药味,没想到竟是一股子腥甜。一丝一缕传入鼻腔,勾起枕惊澜心中杀戮之意,心魔又在蠢蠢欲动。枕惊澜想退,可身后之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了。
      
      一人隐没在黑暗中,桀桀笑着:“天降大运,看我捕到了什么猎物?天妖转世?”
      
      枕惊澜曾是天妖,却不是转世,恐怕他的大运要大打折扣。何况天妖也不是说捕就捕的,如果没有心魔捣乱的话。
      
      “你就在此慢慢享受吧,对了,那些妖兽都是为你准备的。”
      
      枕惊澜不明白,三千年都过了,竟然还有人打他的主意,还是以这种方式。
      
      黑暗中的人没了声响,枕惊澜连调息与妖毒对抗的机会都没有。等等,妖毒!如果这是一种奇毒,那么奇毒三尺之内必有解药。
      
      沐子疏:“别想了,就算原来真有解药,现在也多半没了。”
      
      枕惊澜不想束手待毙,可这毒越是动的厉害毒中的便越深。枕惊澜靠在一边,干脆与心魔做斗争。
      
      沐子疏继续说着风凉话:“天道好轮回。你看,你往年突破跟喝凉白开似的,一朝失去天道庇护,全给补回来了。”
      
      枕惊澜不胜其扰:“您行行好快闭嘴吧。”
      
      心魔幻境中枕惊澜看到的,沐子疏也必然看到了,但他只字不提,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他们俩其实有一点是一样的,遇到不愉快的事,都会选择用其他事将其掩盖过去。自欺欺人地找手头所有能让自己忙起来的事奔波,哪怕明知是陷阱也会不顾一切地一脚踏入。
      沐子疏从不揭人伤疤,说他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却也不妥,比如现在,有事没事就给他添个堵,也不知是谁欠谁的。
      
      沐子疏:“这才哪跟哪啊,我这就一开场白,都没还没正式开始比比呢。你的IT导师即将对你的人生导航轨迹进行忏悔,你敢不听!?”
      
      枕惊澜:“……”
      
      于是沐子疏开始了他的自我剖析:“我觉得吧,这事做的挺操蛋的。都有个心魔了,还非要把你拉到一块凑热闹。热闹是凑到了,只是还没怎么热就要凉了。唉,愧对家中芳龄八十的老母亲。如果有来生……”
      
      不知是妖毒突然变异还是沐子疏的比比起了效果,枕惊澜再次昏昏欲睡起来。
      
      梦中回到了最初那个小村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