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二十三章

      “我的娘诶!”沐子疏托着下巴,除了这句惊叹一时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能采访一下你此时的心情吗?”
      
      枕惊澜踩着枯叶独自行走在院落间,闻言语气毫无起伏的跟着道:“我的娘诶。”
      
      大概是得了吩咐,他可以自由走动,没人再阻拦他。铁链在见狐王前便解开了,本身如他们一般外来者,是没必要锁起来的。可谷珅偏偏恰巧看到了他落下时的身手,便觉得他不是一般人。无论是毫无防备的从高空坠落还是被谷箩突如其来的偷袭,他眼里面上亦无半点动容,仿佛是历经千难万劫的老修士遇见了一两件的稀疏平常的小事,不是多难的事却又不得不解决。再看他的模样,竟比谷晗大不了多少,不是练了邪功,便是那些人口中的夺舍,于是枕惊澜便被按上了个“一看便不是好人”的印象。
      
      “不是好人”的枕惊澜成了第一个不受限制的外来者。
      
      “现在没灵力,连跑腿都麻烦,回不回得去也成了问题,你还要查吗?”
      “查,当然查。”枕惊澜道。
      
      “听闻谷族在千年前便被灭族了,被灭族前一度避世不出。莫非就是在这里?”枕惊澜发现除了谷族人使用风灵之外,这个地方平时是没有风的。他继续道,“如果这便是谷族余下族人,那浮生……狐王又是怎么来的?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心脏一阵钝痛,枕惊澜迟钝地发觉击在心口那一下有多致命。怪不得在他说不用喝药后,谷珅会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脑中一片嗡鸣,视线中只剩一片赤红色。
      
      他听见有人回答他:“这里是玉然涧。”
      
      枕惊澜来不及思考那个声音的是谁,便再也站不稳,一头栽倒在地。
      他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神识仿佛游离于体外。
      
      “师父!”
      
      是容溯?他怎么会在这?
      
      “怎么回事?”
      “回狐王,是犬子无意伤了他……”
      “药呢?”
      “药已熬好,这便去端来。”
      
      狐王看向抱着枕惊澜全身都在发颤的容溯,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解:“容师弟,你莫要动他,现在抬去室内,只怕会血脉逆流,等喝了药就没事了。”
      
      容溯缓缓抬起头,暗黑色的瞳孔里含着凌厉的眼神:“是谁伤的他?”
      
      谷珅刚叫人去把药端来,就被容溯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看了狐王一眼,没敢说话。
      
      容溯一字一顿重复道:“是、谁、伤、的、他!”
      
      谷珅不禁退了步,这下问题大了,以往三年来但凡来人,哪次不是让他们处死。刚开始时他会把他们带去谷族禁地,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到后来就把他们当死人看了,无论哪次都是一样的结局,他怎么知道唯独这次不同。
      这人是狐王的师弟,他叫他师父,那岂不就是狐王的师父……
      这下完了。
      
      狐王抬手让他们都退下,自己上前两步挡住他的视线。
      “师弟。”
      
      容溯小心翼翼地放下枕惊澜,站了起来:“这世上凡是敢动他一根汗毛的,都要死。”
      垂落在肩头的一缕发丝被风吹起,修黎剑铮然出鞘。他说话声不大,甚至语气平平没有任何起伏,好似只是在宣布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谷珅手脚发寒,他们俩师徒与狐王是不同的,狐王仁厚,待他们如亲人,耐心教他们怎么使用风灵,千年如一日的守护着谷族。
      而容溯,此时像个地狱归来的罗刹,纤尘不染,却又戾气逼人。
      
      谷珅咬了咬牙,没有退下,而是朝容溯跪下。
      
      “是我。”谷宸端着碗药汤稳步走来,“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杀我便是。”
      
      容溯一步步朝着谷宸而去,明明在这里他只是一介凡人,谷宸被盯着却如临深渊。
      
      “师弟!”狐王不悦地按住他的肩,“秘法是我教的他,你是不是要连我一块杀?”
      
      “宸儿,你来干什么!”
      
      “爹,我……”谷宸这才有点后怕,不知这人的剑快不快。他梗着脖子闭上眼,心道,“错了便是错了,不能让狐王和阿爹为难。”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手中的药碗被接了过去。
      
      “你叫谷宸?”容溯没有看他,狐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道黑影一晃而过,只余两朵野花微微摇晃。
      
      “啊?是。”谷宸茫然地睁开眼。
      
      “我不杀你,日后我们还会再见。”剑光闪过,谷宸捂着右手大叫,容溯道,“此次只挑断你的手筋,今后莫要再犯。”
      
      狐王松了口气,让谷珅带儿子去治伤。
      
      容溯试去枕惊澜嘴角暗红色的血,用与方才截然不同的语气道:“师父,喝药了。”
      
      枕惊澜听见“药”字隐隐有些头疼,他无意识地紧闭牙关,药汤怎么都喂不进去。
      
      “如果他真是师父,就有些麻烦了,师父一贯不爱喝药,渡劫时宁愿疼死也不碰丹药,要不然……”狐王的话戛然而止,他看到容溯将碗里的汤药含在嘴里,一口一口渡给枕惊澜。
      那种不解的情绪再次弥漫在狐王心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小师弟哭。
      
      没了心跳,没有气息,没了脉搏,没了……什么都没了。
      容溯颓然地抱着尚有余温的枕惊澜,眼神中满是不知所措。
      
      狐王几番欲言又止,最终他也离开了,将场地留给他们。
      
      “玄霜剑徒儿找回来了,青狱碎片也快找齐了。”
      “师父,徒儿知道你没死,你回来了。若是不想认我,逐出师门便是,何须装傻充愣。”
      “徒儿学艺不精,总也不能像师父那样,一把剑斩尽邪魔。”
      “徒儿不后悔开启万灵禁术,也不怕天理报应,我只要你安然无恙。”
      “惊澜,不要再离开我……”
      ……
      
      苦涩的药味在嘴里蔓延开来,还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嘴里那啥,枕惊澜睁眼险些背过气去。
      
      “师……”容溯退开一步,起身太急一下子咬到自己的舌头,“我……我这便离开。”
      
      “逆徒!”枕惊澜有些气急败坏地道。
      
      容溯眼神暗了暗,转身正要走,袖子却被什么拉住了。
      
      “又给为师喝药,再有下次逐出师门!”
      
      “师父?”容溯仿佛经历了这辈子最艰辛的大起大落,守了半辈子的人,忽然间又回到了他身边。
      
      “你这什么表情?成了魔修就不认为师了?”
      
      容溯重新蹲下身,抓住他的胳膊,像只害怕被抛弃的小奶狗:“师父,是你吗?”
      
      枕惊澜可不觉的那些话都是自己幻听:“你不都知道了么?”
      
      “我想听你说,师父。”容溯看着他的眼睛,眼里含着笑意,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他重复道,“我想听你说。”
      
      容溯那番话说的乱,枕惊澜却是一字一句都听懂了。看他这模样,他竟想起了容溯初入行云宗时的事来。那会儿他人小拿不动剑,被师兄师姐取笑后,天天拖着把剑来来回回,双手都磨出了泡。那几个小崽子焉坏,还特地挑了把重剑给他。枕惊澜见到他时,他正吭哧吭哧抱着剑尝试站起来。
      枕惊澜道:“小兔崽子,还不松手,等着为师给你挑块风水宝地拔草吗?”
      小容溯没听懂他话里的调侃,一双大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扔了重剑张着双手便向枕惊澜抱去。
      这不粘人的习惯到现在都没改,感情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后来还是枕惊澜一个一个将他手上的水泡挑了,容溯从头到尾一声不吭,打小就倔。
      
      枕惊澜也跟着一笑:“是我。枕惊澜。”
      
      他又被扑了个满怀,他有些无奈地拍拍容溯的背,想让他起来,话未说出口,嘴又被堵上了。容溯半磕着眼,长长的睫毛在光线下落下一道道剪影,温暖急促的呼吸在枕惊澜脸上轻拂。牙齿被轻易撬开,夹带着掠夺气息的侵袭令枕惊澜的脸色一寸一寸的垮了下来。
      
      得寸进尺。
      
      搂着枕惊澜本就没使什么力的容溯被他一脚踹开。
      
      枕惊澜揉着嘴唇,满脸写着不悦:“一股药渣子味,滚去漱口。”
      
      容溯看着枕惊澜被揉红的唇,顿时眉开眼笑。
      
      他想:“我愿倾尽所有,你想做的,不愿做的,都由我来。万千骂名,我来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