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十八章

      “这是什么?”
      枕惊澜拾起地上一张纸,似画非画,似字非字,像随手涂鸦,一看就是来自某人手笔。
      
      “人物关系简略图。”沐子疏道,“诶你帮我收好了,人生难得扮一回侦探,这是证物。”
      
      枕惊澜盯着纸上那几个墨迹未干的火柴人赞同道:“是够简略的。”
      
      “……”
      
      枕惊澜回过头,见桌上还有一堆纸,上面就不是火柴人而是用箭头勾着的名字了。
      
      “这些你就别看了,我画的东西是天下绝无仅有独一份,只有我自己能看懂,等我理清楚了再告诉你。”
      
      “还查到了什么?”
      
      沐子疏:“有三点:一、城主有问题。二、奚榆可能提前回了行云宗。三、迷梦眉间有一丝死气,怕是大劫将至。”
      “最重要的一点,宋御铭有可能就是幕后黑手,他将奚榆绑回来抛出诱饵,也许就是为了引回迷梦浮生。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他不是。”枕惊澜道,“或许他派人潜入过行云宗,但绝不是幕后黑手。”
      
      “你怎么知道?”
      
      “直觉。”
      
      沐子疏:“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有时候直觉比猜测还不靠谱。”
      
      门扉被扣响,枕惊澜正要去开门,就听沐子疏在那嚷嚷:“等等!天大的事都先把我的半成品收起来,要弄丢了信不信我把你关键时刻用剑还需要向徒弟借的悲惨往事公布于众……”
      
      “……”枕惊澜在沐子疏的叨叨声中揣着纸张去开了门。
      
      门外的风吹得纸张哗哗响,容溯垂下手,见枕惊澜衣衫不整的样子,还没来得及说话,枕惊澜便避开了他的视线:“进来说吧。”
      
      “师父!!”
      
      两人齐齐看过去,单道真捂着渗血的肩头,急切赶来:“行云宗出事了。”
      
      ……
      
      本源界界域之外。
      贪徊依然开得如火如荼,红衣女妖持伞袅袅而来。
      容溯已不知在那站了多久,长发湿漉漉地耷拉着,手中抱着一个古朴的木制长盒。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坐坐?”
      “不必了。”
      “是还没想好吧。”
      
      被玉元瑶一语道破,容溯也不恼,将木盒递上前:“劳烦替我交给他。”
      
      玉元瑶一挑眉,接了过来道:“我可不会说是你找回来的。”
      
      容溯转过身:“不必告诉他。”
      
      “你花了那么大代价,不告诉他,甘心么?”玉元瑶把玩着发梢,“小殿下。”
      
      听到她改变称呼,容溯攥紧的手指倏然一松:“不重要了。”
      
      ……
      
      黑云压城。
      数百万人乘着各种各样的灵器或异兽盘旋在行云宗之上将行云宗团团包围。
      
      异兽与玄兽灵兽不同,异兽体型普遍较大,成年飞行异兽展开双翼足以遮天蔽日。异兽显然也是比较少见的生物,这次却出动了足足上百只,算算该有半个修真界的数量了。
      
      行云宗大阵从内部被毁过一回,早已不是那么牢靠。行云宗内人人自危,这次是最后的挣扎了,窝藏妖修不足以惊动半个修真界,但一旦牵扯到行云宗勾结魔修,这事便是头等大事。
      为魔者,人人得而诛之。
      就连区区妖兽,成千上万的不受控制,依然能造成无法估量的灾难,而一个大魔只会比那成千上万的妖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他们是从哪得到的消息,一句罪证确凿砸下来,“窝藏妖修”的行云宗百口莫辩。
      
      他们受了这百年煎熬,才过上不用提心吊胆的日子,生活竟一下子走到了头。
      苍凉与绝望在他们心中丛生。
      
      行云宗不是没遇到过比这还艰险的困境,只是那个时候行云宗有宗主与宗盟周旋,有各位长老成竹在胸,再后来有青逻威名远播,无人再敢来犯。
      尚武门比剑,枕惊澜年年拔得头筹,他就闲散地站在台上,玄霜剑在侧,斜睨着台下众生。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欠收拾样,在那一刻熟悉却又遥不可及。
      所有辉煌都恍若昨日,今朝梦醒,往事成空。
      
      “阁老。”女修颤抖着道,“大阵将破,我们……”
      
      再烈的一腔热血也经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消磨,苍火望着阵外黑压压的人群,不禁想起之前去平堰城同枕惊澜说的话,说的挺没脸没皮的,做起来却千难万难。世事总会超乎预料,打他个措手不及,叫他无从下手。
      “师父。”离中见了如此大的阵仗,心中倒是无惧,声音也毫无起伏,他已经不再是从十年前的毛毛躁躁的小子了。
      苍火看向他道:“离中,你可知行云宗之名的由来?”
      离中摇头:“还望师父赐教。”
      
      苍火轻叹一声,目光转向昔日小弟子打闹的地方。
      “这世上,无论是人是妖是魔,只要还保持着一丝善念,存着一丝仁慈,都不该被赶尽杀绝。”
      “即便是妖,也有生来孤独,漂泊于世;也会贪恋人世,渴望安定。”
      “有人在问道求长生,有妖在寻觅求寻常。”
      
      离中道:“师父说的可是开宗立派的几位祖师?”
      
      “正是。行云宗是在血雨腥风中厮杀出来的,必然不会就此倒下。”
      
      “师父说的是。”
      
      “我行云宗曾有门客往来踏破门槛,也曾门可罗雀无枝可依。”
      “我愿倾尽毕生之力,为行云宗再创一次辉煌。”
      
      “师父……”可能是大阵越发不堪一击,也可能苍火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开始回忆往昔,离中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离中,为师希望你能看到那一天。”
      
      大阵告破。
      异兽率先俯冲下来,用爪子抓起两个弟子飞到半空丢下。
      “行云宗杂碎,今日我便要让你们尝尝灭宗的滋味!”
      “哼!一群苟延残喘的畜生,杀你们真是脏了本小姐的手。”
      “苍火,把丹药都交出来,给我当个把千年的烧火弟子,我便饶你一命,如何?”
      ……
      
      苍火全然不予理会:“离中,最后说说你之名,你且记住,离暗离明,无有见体;离动离静,元无听质……”
      
      —
      
      枕惊澜赶到时,只看到众人犹如蝗虫般扑向行云宗。两方实力人数都相差太多了,行云宗根本毫无赢面。
      
      “师父,我们来晚了。”几个徒弟几乎同时赶到。
      
      “不晚。”枕惊澜道,“你们先去帮忙,我随后就到。”
      
      他看了眼迷梦与谷月黎,两个女徒弟都换了副样子。迷梦双眼没有半点墨色,眉间一点朱砂痣似血妖娆。她手中的剑不见了,换成了有倒钩与尖刺的红绫。谷月黎变化没有迷梦大,只是换了身异服,看着像是千年前被灭族的谷家族服,腰间配了支妖冶的短笛,不似凡物。
      
      眼下没时间问她们发生了何事,枕惊澜又道:“小心些。”
      
      ……
      
      各大宗门本以为胜券在握,光在人数上,他们便已占尽优势。但渐渐地便发觉不对劲来,他们发现原本必死无疑的行云宗众弟子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个脸上皆是惊恐,有看着双手不可置信,有厉声尖叫,也有出其不意连斩几人。
      一人被斩成两半,流着肠子,努力想把自己合起来,发现行不通后。又无法出声,只能将手伸向眼前的人。一人被斩断了臂膀,嘴里嚷叫着:“我的手臂我的手臂。”那只断臂在地上艰难爬着,最终一把抓住一人的脚腕。
      ……
      惊叫声四起,这已经不是战场了,而成了名副其实的修罗地狱。
      
      扬言要苍火还给他当烧火弟子的青年白了脸:“苍火,你在玩什么花样?”
      
      苍火道:“不是罪证确凿了吗?”
      
      “你!”要不是确认这不是幻境,他还不至于这么恐慌,“你们行云宗出了魔修,第一件事便是拿你们所有人祭炼,苍火你还要护他到什么时候!”
      
      “元青,你在玉晏宗多年,可曾想过回来?”
      
      童元青没想到他竟然说这个,想到自己在玉晏宗比野狗好点的待遇,不禁有些咬牙切齿。他道:“从未想过。”
      
      “那便好。”
      
      “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我们先回去禀报宗主,请宗主来处决魔修。”
      几位大小姐先受不了,找了个借口率先离开。
      他们看着人数众多,实则大多都是下山历练来的。本想凭着人多,能尽快回去邀功,没成想竟是这样一幅场景。
      
      “这些都是魔修惯用的手段,死不了我们便打到他们站不起来,今日我们便是来屠魔的!”
      “对!屠魔!”
      ……
      
      在一遍遍血洗行云宗时,谷月黎四人的加入犹如滴水入海,掀不起惊涛骇浪。
      迷梦的红绫突然不动了,温顺的垂落在地。浮生挡开偷袭她的人,急道:“迷梦你在看什么?”
      
      她朝那个方向走了几步,拨开挡住她视线的两人。
      那个人是……少主……
      
      宋御铭身着玉晏宗道服,正从背后渐渐靠近苍火。
      
      她扬起红绫,踏着红绫跃过人群,抓住一头朝宋御铭甩去。
      宋御铭何等警惕,他连退几步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怎么哪都有你。”浮生跟着过来一看,果然又是他。
      迷梦拦住他:“这是我和他的事,浮生,让我自己解决。”
      
      “苍火,以你炼丹师之才,又何必执意留在行云宗。”元青还想再劝,苍火却一句话将他堵了回去。他道:“我是妖。”
      
      “元青,还跟他废话什么,难道你是顾念旧情不忍下手?”
      
      童元青将手中月葫戟向前一指:“既然不愿降,那就怪不得我了。”
      
      炼丹师大多不善战,苍火也不例外,没两招便落了下风。眼见就要身首异处时,一阵诡异的笛声响起,无数蛊虫从四面八方飞来,令人头皮发麻。
      
      “歪门邪道,手段倒是不少。”一直没出手的老者冷哼一声,朝着谷月黎的方向伸指一弹,谷月黎笛声中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出去。
      
      “二师妹!”“师姐!”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掠出,谷月黎被人接住后又向后滑了好一段路才站住脚。
      “奚榆。”她看清那人的脸,便昏了过去。
      
      而另一人的出现则引发了不小的动静,即便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
      
      青色獠牙面具,背后一把被粗布裹着的配剑,这几乎是某个光提起名字就令人心惊胆战之人的全部特征了。
      那一刻,整个场地都安静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