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低调的黑历史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低调的第十章

      日暮黄昏,白鹤曲起一只脚面对波光粼粼的湖面打着瞌睡,枕惊澜在一边打坐修炼。恬静幽淡,现世安稳,容溯一时竟不忍打破这样的画面。
      
      枕惊澜其实只是望着湖面发呆,他问沐子疏如果他也是执行者为什么千年里都没人告诉他?
      
      沐子疏就用了两个字就让他无话可说,他说:“青逻。”
      
      他说:“这个世界太过古早,没有嘤嘤怪这种高科技生物,不过也各有各的好,这边能修仙,能飞升,我们那有高科技,也能飞……”
      他说着说着话题又走岔了,并且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枕惊澜听的一头雾水,不得不打断他问:“你为何知道那么多事?”
      
      “你说青逻?我猜的。”
      “……”
      “不会真的是你吧?大佬?我能抱大腿吗?我也会嘤嘤嘤~”
      “……”
      “老实说,其实我是看了剧情人物简介。”
      “……”
      “嗨呀,别生气嘛,要不接个任务开心一下?”
      枕惊澜道:“我没生……”
      【随机支线任务共享已开启:日落前逗笑容溯。奖励积分:10】
      “……气。”
      【嘤嘤嘤~时间不多,大人请加油哦~】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枕惊澜站了起来,回身一看果然是容溯。白鹤被他的动作惊动,一同看向来人。
      
      “大兄弟,我给你先普及一下任务积分的重要性,有了积分能开挂,能想干啥就干啥,最最重要的是攒够了积分,我们就能各归各位,不用挤一块了。”
      
      枕惊澜被“各归各位”这四个字说的心中一动,手指在暖玉上轻扣了两下,似乎听进去了。
      
      “师伯。”容溯先向白鹤行了个礼,随后看向枕惊澜。
      
      枕惊澜:“……”
      枕惊澜问沐子疏:“我现在是叫沐子疏吗?”
      
      沐子疏:“是啊,你那名字名声太大了,我怕你被怀疑,忘了告诉你了,现在还不到掉马甲的时候,你可千万别……”
      
      没等沐子疏千万别完,枕惊澜上前一步,笑出一口豁了几颗的白牙。
      “师父,徒儿入道了。”
      
      沐子疏:“……”
      你的节操呢!
      
      “嗯。”容溯道,“可有想要的东西?”
      
      枕惊澜眼珠转了一圈,折了根柳条下来,随手挽了个剑花:“我为你舞剑,能否赏脸笑一个?”
      
      ……
      
      十年之后,容溯依然能从他的身影中看到那个一招一式都与师父神似的影子。
      他舞的是第七式,日暮长河。这是容溯初随枕惊澜学剑时,总出错的招式。容溯也不是真学不会,只是觉得那一式由师父比划出来尤其的好看。
      柳条难以掌握,无论多凌厉的招式都能软绵绵的不成样,但他就是这么不伦不类的“舞”完了那一式。容溯真的被逗笑了,他这是在用柳条向他抗议不给他真剑,拿木剑滥竽充数。
      
      “辣鸡仙鹤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把你一锅煮了!”
      白衣少年一个跃身翻过围墙,边跑边喊声音上气势十足,行为上却处处透露着一个大写的“怂”。匆匆忙忙从他眼前蹿过,身后白鹤紧追不舍:“姑奶奶我怕你?!”
      
      容溯的表情裂了,这下一点神似的影子也不见了。
      “沐子疏。”他道。
      
      “到到到,女侠我们点到为止点到为止……”沐子疏绕着树转了两圈,躲到容溯身后,拽着他的衣袖冲白鹤做了个鬼脸。
      白鹤没再看他一眼,扭头便走。
      
      “师父,你找我?”
      “收拾一下,明日下山。”
      “去哪儿啊?”
      “本源界。”
      
      -
      
      “惊澜兄!你徒弟又要搞事情!”
      “那你记得给他发朵小红花,请他再接再厉。”枕惊澜眼皮都不抬一下,继续刷微博。
      “……”沐子疏开始后悔为了方便交流,教一朵高岭之花使用电子产品了,“这回是容溯,你管不管?”
      
      枕惊澜放下了手机,摘了平光镜:“他?”
      
      “你还记得本源界不?”枕惊澜没说话,沐子疏只好继续说,“我怀疑这次任务一定会在本源界出现,而且,三年都没接到过任务了,这次保不准会是高积分。但高积分的任务就意味着九死一生,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枕惊澜托着下巴想了想:“你做好准备就成。”
      
      沐子疏苦着张脸:“这位爷,咱能不能别那么四两拨千斤?”
      
      枕惊澜双手枕在脑后朝后一躺:“随缘吧。佛系找剑,佛系修仙,佛系面对人生,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看开点。”
      
      “……”
      聊不下去了!
      好好一个剑修怎么能说佛就佛了呢?!
      
      沐子疏把徒弟们洗了洗全部打包,外加一只白鹤跟宠随行。
      白筱自从获救慢慢恢复后,一见容溯就闹脾气,对他挺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一开始沐子疏以为她是误会了什么,过段时间就会好,没想到到了如今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见了他扭头就走,连句话都不愿多说。
      这次竟然提出要与他们同行,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枕·佛系·智商掉线·惊澜不一定会考虑周到,所以这类杂事还得由他来。
      
      -
      
      七人御剑而行,五个小徒弟自从学会御剑那天起,早在宗里把御剑耍出花样来了,除了最初撞坏点建筑外,枕惊澜半点没操过心。
      
      几人御剑速度不快,清晰地看到外面的世界满目疮痍,五个弟子面色肃然,再也没了终于出去游玩的心思。所过之路,也有城池固若金汤,庞大的阵法上金光直冲云霄,一条黑龙盘在空中阻拦了他们的去路。城池之外是被驱逐的流民与狂躁的妖兽,一幕幕惨剧随时发生在各个角落。
      
      “娘亲——呜呜,孩儿怕……”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无道昏君惹神震怒,生灵涂炭!咳……苍……生……何……辜……”
      “苍天啊!睁开眼看看吧!”
      
      单道真沉着脸一声不吭第一个冲下去与妖兽厮杀到一块。
      谷月黎看了容溯一眼,咬了咬唇,跟着脱离了队伍:“师兄,等等我。”
      “二师姐,我也去!”奚榆紧随其后。
      迷梦浮生犹豫着没动,只是将目光频频投向枕惊澜。
      “去吧。”枕惊澜道,“带你们下山历练可不是光看着就行的。”
      “是,师父。”
      
      等徒弟们都斩妖除魔去了,枕惊澜发现还有一道目光锁定在他身上。枕惊澜扭头,用眼神询问:“你也想去?”
      容溯道:“你不去吗?”
      枕惊澜默默把头扭了回去:“我,佛系,不杀生。”
      
      【随机支线任务共享已开启:击杀三十只狂暴的妖兽。奖励积分:20】
      【嘤嘤嘤~大人你是剑修哦~】
      
      “……”枕·佛系·不杀生·惊澜下去砍怪了。
      
      天下妖兽如果杀的尽,也不会是如今的局面了。六人合力斩杀大量妖兽后,城外妖兽反而越聚越多。城门开了条能容纳一人的缝,一个鼠目獐头的年轻人探出半个身子,指着他们几个道:“你们干什么的,赶紧走,城里物资紧缺,不收人了。”
      
      回答他的是一头妖兽尸体撞在城门上,城门轰地合上了,离得近的流民们好似看到一线生机跑去拍门。
      
      谷月黎毫无诚意地道着歉:“对不起啊这位大哥,小女子身娇体弱有些手滑。”
      “你们赶紧滚!再不走,小心我……”
      年轻人叫嚣着便没了声响,谷月黎奇怪地投去一眼:“怎么着?”
      城门里好一会儿都没动静,谷月黎嘟囔了声:“胆小如鼠。”
      
      容溯站在不远处,他出来时换了一身道袍。那是行云宗内门弟子道袍,袖口用云纹金线钩边,素白的道袍淡墨几笔,就像不甚染上了墨迹。他原本就眉目清朗,气质出尘,被救了的流民们自发聚到他身边。所谓的气场是种难以琢磨的东西,明明他只是站着没有出手,却被当成救世主般得到万民敬仰。
      气场这种东西,在枕惊澜还不叫沐子疏之前还是有的,当然得加上不说话的前提,至于现在那是一点都不剩了。
      
      枕惊澜怎么也用不惯手中的剑,斩杀妖兽数量一到三十就收了手。妖兽之间有特殊的联系方式,杀的越多,引来的妖兽也只会更多。看这城池一时半会不会塌,就让徒弟们练练手,省得将来连架都不会打。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怎么安排这些流民,枕惊澜站在容溯一侧,等着他发话。
      五人自发站成一圈,将他们围在中央,如出一辙的剑法逼得妖兽不敢靠近。一阵阵兽吼此起彼伏,有些发了疯似的往城墙上撞,“咚咚”的撞击声伴着嘶吼听得人心惊胆战。
      
      城内还是没有半分动静,他们就死守在原地。
      
      枕惊澜盘腿坐在地上同一旁的小姑娘说着话,逗得她咯咯直乐。小姑娘不过豆蔻年华,两眼凹陷瘦骨嶙峋的模样倒与他们初入本源界时相似。她整个人还在打着颤,双目含泪却满是笑意,声音不再有半分颤抖:“你们是神仙吗?”
      枕惊澜伸手摘了她头上的杂草,道:“不是神仙,我们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剑客。”
      “那是来救我们的吗?”
      
      枕惊澜没有回话,而是抬头看向容溯。恰好容溯也朝他看了过来,两人对视良久,容溯移开目光转向远方。枕惊澜惊还是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微叹了口气。
      小姑娘的脸色渐渐垮了下去,周围的哭声也又陆陆续续再度响起。
      
      “吼”
      
      响彻天地的吼声仿若从天际传来,大地都在颤动。
      白鹤发出一声鹤戾,在空中盘旋。
      
      枕惊澜站了起来,持着剑的手一紧,接着便被一双小手抓住。小姑娘站立不稳,几乎倒在他怀里。
      这些年经过沐子疏孜孜不倦的熏陶,这个时代该有的封建观念被抛了个干净。他是不在意,容溯却看在眼里,但他很快便拔出了剑,朝着那越来越近的巨型妖兽走去。
      
      围在城池边的小妖兽一下子都跑了个干净,容溯在那三头巨兽面前渺小如蝼蚁。巨兽没把这个不知量力的人类放在眼里,依旧照着原本的路线前进。在它抬脚的一瞬间,容溯也动了。剑气如针,眨眼间锁定了它的气机。
      
      容溯宛如与手中的剑浑然一体,一个跃身而起,快到眼花缭乱的剑招顷刻间完成。
      “日暮长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