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某天,阳澄湖感染了ABO病毒,一只只有二两五、200块钱能买8只的被其他螃蟹看不起的公蟹一夜之间成了最抢手的Omega蟹,被人拿去让足足有八两的阳澄湖第一蟹标记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52778   总书评数:747 当前被收藏数:1361 文章积分:73,505,52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70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ABO)阳澄湖帝王

作者:superpand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阳澄湖帝王

      
      (上)
      
      我是一只只有二两多的公螃蟹。
      
      小伙伴告诉我,像我这种三两不到的公蟹,是阳澄湖的耻辱,200块钱八只,纯粹是浪费阳澄湖资源,是会被大家看不起的。稍微正常一点的蟹,都有三两五左右,300块八只。
      
      说实话,我心里挺难过的。既然都是要被吃的,我也想风风光光地死啊,在被捞出的一瞬间享受一声惊叹:“嗬!好家伙!真能长!是今年的螃蟹里数一数二有价值的呢!”
      
      在这片湖区里,最被蟹羡慕的,就是那只足足有八两的公蟹了,肉很鲜嫩饱满,蟹膏厚实肥美,成熟、强壮,绝对非常、非常好吃,所有螃蟹都尊敬他。没办法,我们的职业就是长出更多能吃的东西,那只八两的公蟹作为佼佼者,自然是会得到更多的惊叹的。传说中,他一只就能卖1000块,顶40个我了。
      
      我也……一直在默默关注他。但我知道,我是没有资格接近他的,就连当小弟都不够格。
      
      ……
      
      ——一天晚上,我们所有螃蟹全都觉得身体不适,往常可以轻易挥舞的钳子如同有千斤重。
      
      “我们是怎么了?”有螃蟹这样问。
      
      “好像有流行病……”其他一些螃蟹蔫蔫地回答着。
      
      ……
      
      第二天是农历八月初八,阳澄湖开湖捕蟹了。这一天是巴王的祭拜日,蟹农们为求平安顺利,在开捕前举行了传统的巴王祭祀。渔家女摆上贡品,祭司敬酒敬蟹,念祷文。有乐器声相伴,还有舞龙的和划龙舟的,人类全都高高兴兴的。
      
      哎……我在水里瞎划拉着,想:要被吃了。最可气的是,死前还会听到一句很遗憾的“好小啊……”
      
      正在想着,我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手持鱼叉的影子——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彪形大汉,但却眼疾手快、十分灵巧。鱼叉“chua(一声)”地一下茶进我蟹脚的缝隙里,我只觉得脑袋一晕,就被捞了起来,“咚”地一声被摔进了船里。
      
      有人弯下了腰仔细看我:“好小啊……”
      
      我的心里非常受挫。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他们要吃我了,还嫌我的个小。
      
      然而,紧接着,蟹农就发生了兴奋的声音:“一定是一只顶级的Omega!”
      
      ……嘎?!
      
      一群人围了上来,好几双眼睛盯着我:“真的哎……百年难得一遇的Omega公蟹……”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一种叫做“ABO病毒”的病毒正广泛传播,前几天也感染了阳澄湖,所以,今年的捕捞与往年不同。被感染后,公蟹和母蟹都各自衍生出了三种子性别——Alpha,Beta和Omega。在公蟹里,Beta最多;Alpha最为高大强壮,是天生的领导者;Omega最为娇小柔弱,有很强的与Alpha结合并繁殖后代的能力。目前,蟹农们认为,公蟹中三两五到四两五的,还有母蟹中二两五到三两五的,基本都是Beta,可以直接用保温箱送进冷链车再拿给人类吃。至于Alpha和Omega,尤其是非常非常稀少的Omega蟹,是一定要留下的,用以繁殖后代,不然明年的阳澄湖可能就没有最好的大螃蟹可以吃了。
      
      这时,另外一位蟹农说道:“这样的Omega蟹……真是太难找了,能不能交给我?我把它和那只八两的Alpha蟹在适合交-配的水域里放生,只要这Omega释放信息素,Alpha蟹一定控制不住,这样就能生下很多好螃蟹了。”
      
      “可是……”捕我上来的蟹农道,“我好不容易才捉到一只Omega公蟹啊。”
      
      要带走我的蟹农给了他很多很多钱,然后弯下身子对我说道:“到时候用钳子往八两的Alpha那边挥挥,让信息素更浓才好。”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我我……我也值这么多钱了!!!
      
      第二个反应时:要勾引那只蟹吗……?螃蟹在……时,一个会紧紧地抱住另一个,通过拥抱证实自己力量,让对方自愿同意交-配并放弃挣扎。一想到这个,我就有点扭捏。过去,我从没想到能突然变异接近最顶尖的阳澄湖“帝王”。
      
      (中)
      
      捕蟹人将我带到了较浅的一片水域,然后,他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瓶子,放在我的身旁让我闻了一闻。那个味道十分呛人,我只吸了一下就觉得触角都要被熏得不好用了。可是,奇怪的是,与此同时,我却感到无比空虚。
      
      “去吧!”捕蟹人“嗖”地一下把我丢进了水里,“去交-配吧!”
      
      “……呃!”我的八条腿都在空中乱蹬着,却一点用都没有,一头就栽进了清澈的湖水中。
      
      刚一掉进水里,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不太对。抬头一看,大概有二十只五两以上的Alpha大闸蟹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样。对于公蟹来说,一般五两以上的都是Alpha蟹,三两以下的都是Omega蟹,四两五到三两五的是Beta,而五两到四两五这个区间内的蟹既可能是Alpha也可能是Beta,三两五到三两也同样。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群Alpha蟹就都向我游了过来!一边游一边打,打得十分激烈,水中飘满了螃蟹的断腿,可是他们毫不在意,还是奋力地向我游来。
      
      我被这场景吓得呆掉了,心里在喊着快来救救我。
      
      ——忽然,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也就是蟹农口中所说过的“顶级Alpha的威压感”。一时之间,绝大多数的Alpha蟹都被震住了不能动弹,只有五只不怕死的大闸蟹依然做着靠近我的美梦。可是,他们每只都只来得及向我移动了一寸,钳子就被后面来的那只Alpha蟹“咔”地一声夹成了两半!我惊讶得说不出来,只是一下就能夹断五两蟹的钳子,这得是怎么样的锋利?!
      
      “滚。”
      
      这个声音我认得的,就是我每天偷偷望着的阳澄湖“帝王”。
      
      接着,我就看见了他。他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仔细观察过他。我知道他高大,可是没有想到这样高大。他的蟹膏多得将蟹壳都顶得鼓了出来,简直是我最想成为的样子,完美得挑不出一丁点缺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看见他,我浑身更加燥热了,连动都不能动。
      
      “……”他看着我,松软的羽状腮片剧烈起伏着,显示他此刻正经历着急促的呼吸。
      
      我有一点害怕,但更多的好像还是期待。
      
      “你啊。”八两的Alpha蟹说,“怎么能在这种地方随便……?不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是醋味的么?而且,还带着点姜末的香。配上你螃蟹肉的味道,根本就没有生物能抵挡。”
      
      “我我我……”我慌乱地解释着,“是蟹农给我嗅了什么东西,然后把我丢了下来,并不是我自己可以掌控的。”
      
      “原来如此——”八两的Alpha蟹道,“幸亏有蟹农刚刚捕走了很多Alpha蟹,否则我未必赶得上救你。现在,迫于压力,他们连Alpha也捕了。能吃得起Alpha蟹的人,有谁会甘心只吃Beta蟹呢,自然会请求要更大的蟹。”
      
      “嗯,多亏如此……”我顿了顿,片刻之后又有一些难以启齿地问,“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我现在浑身好难受……”
      
      对方沉默了下,问:“你有想要与之结合的螃蟹么?”
      
      “……”我呆呆地看着他。
      
      他忽然变得暴躁了起来:“没有是吧?那么我可以帮你度过这时期,快点决定。”
      
      然而,还没等我想明白呢,他就伸出钳子一把将我扯了过去:“同意的话……就脱壳吧。”
      
      “……”我知道自己没出息,乖乖地脱掉了壳。
      
      他的拥抱变得更紧。
      
      最后,当我们的神志开始变清明时,他问我:“我可以永久标记你么?”
      
      “……可是,我们之前都不认识。”
      
      “我早就知道你。”他的腮毛让我觉得痒痒的,“每天拼命地吃鱼虾还有藻类,想让自己长大一点,然而还是基本只有二两五多。”
      
      “喂!”
      
      “可是,我还是想当你的Alpha。”
      
      “……”这一句话,让我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永久标记过后,他还是抱着我:“你还没有长出壳子,我会一直守着你的。当然,你长出壳子之后,我依然在你的身边。虽然我是觉得,每次都要脱壳很烦,一直不长也挺好的。”
      
      “……”每次……想到了这个词,我的脸红得很。
      
      有别的螃蟹经过了,看见我红红的而不是青色的样子,关心地问:“咋了哥们,被煮啦?!”
      
      (下)
      
      此后,我们两个经常“嘿”得热火朝天。
      
      没过多久,我就怀上了小螃蟹,我们两个都很开心。
      
      “生很多很多小螃蟹,”他对我说,“承包整个阳澄湖吧!”
      
      “嗯嗯!”我雄心万丈地道,“承包!”
      
      他给我找来了很多小鱼小虾,每一的只质量都是最顶级的。他说:“怀孕的Omega要补充Omega-3。”Omega-3就是深海鱼油,里面含有营养物质,有一些物质淡水鱼也有,只是含量没那么高罢了。
      
      我很努力地吃东西,想要生出最最好的螃蟹。
      
      在这期间,湖中的螃蟹越来越少了。进入了十月份,人类开始吃蟹膏了,对于Alpha公蟹的需求越来越旺,每天,都有很多Alpha公蟹与我们挥泪告别。与此同时,也有很多Omega被捕了去,因为有人喜欢怀了孕的Omega,既有蟹膏、又有蟹黄,他们说,蟹黄蟹膏黄白双拼甚是美味。
      
      “我们……”我担心地对八两蟹说,“我们不会也被人捉走吧?”
      
      “不会。”他亲了亲我,“蟹农说了,我们两个是安全的,因为他们还要指望我们生下好螃蟹呢。”
      
      听到这话,我放下心,又搂了一搂他,用眼睛看着他。
      
      此刻我一点也不想值钱了。过去,像我这种二两五的蟹是会拖大闸蟹礼盒的后腿的,因为最小的礼盒,200块8只的,也号称里面的公蟹有三两。如果将我放进礼盒,另外几只就得大一点,三两二或者三两三,当作添头。现在,变成Omega的我可以卖上价了,可是我却不愿意被人买走了。
      
      ……
      
      有一天,阳澄湖来了一个土豪。土豪指名说,要吃最好的怀了孕的Omega,并且愿意出很多很多钱。蟹农们拿了几只Omega给他看,可是他全都不满意。
      
      “就没有更好、更小的了吗?”土豪皱眉问道。
      
      “这……”岸上,几个蟹农面面相觑,“没有了呀。”
      
      “不行,你们再找,我要二两五左右的。”土豪说。
      
      当然,在这段对话发生的时候,我们两个是不知道的。
      
      ……
      
      当天晚上,就有一个蟹农出来,并没花费很大力气便找到了我——之前,他们在我身上装了定位装置。
      
      他拿出了工具,要将我捞上去。
      
      大概是感觉到气氛不对,八两蟹紧紧地抱住了我,身体间一丝缝隙都没有,自然是随着我一起被捕了过去。
      
      “……”蟹农将我们俩分开,叹了口气,点着我的脑袋对我说道,“我也不想要把你送去给人吃,但是,我现在真的真的非常需要钱。”
      
      “……!!!”八两蟹听到了,整个蟹都变了。他拼命将我往湖水的方向推,然后自己横行着冲过去,面对蟹农用钳子指着他自己,不停地向对方示意着。
      
      八两蟹很清楚,他自己也非常值钱。
      
      我们俩是跑不掉的,他是在做一个交换。
      
      看到了这一幕,我急忙去拉他,让他赶紧回去,同时对着他吼:“喂……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呀!”
      
      八两蟹却执拗地不肯走。他说:“我自然是要保护你和孩子们的。二两五蟹,你答应我,今后一定要好好的。”
      
      那边,蟹农疑惑地问八两蟹道,“……什么意思?你是想代替他被吃掉?”他听不懂我们俩的对话,只是单纯地在根据八两蟹的动作做推测。
      
      八两蟹点了点眼睛。
      
      蟹农有些犹豫:“可是……土豪想吃蟹黄蟹膏黄白双拼……哎,我去问问他吧。”
      
      说完,他就带着我们两个,去土豪的房间见他,又对土豪解释了经过,告诉土豪,八两蟹是整个阳澄湖里个最大的。
      
      “太有趣了。”土豪伸手弹了一下八两蟹的蟹壳,“行啊,我听你的,吃你好了。我一般不会难为谁。不过,来这一趟,总得吃个不一样的。”
      
      蟹农其实有些愧疚,笑容显得非常勉强:“那,那个,你今晚就带他走吧,别让其他蟹农知道。”
      
      “那是自然。”
      
      ——就这么着,我被蟹农放回到了湖里。
      
      而我的Alpha,再也不会回来了。
      
      ……
      
      此后,我更加努力地吃鱼虾和藻类,等着几个月后我的孩子出世。由蟹卵变成的幼体要经过五次蜕皮,用35天左右的时间长能成蟹苗,蟹苗再蜕一次皮才能变成幼蟹。我要增加我的营养,多多地吃Omega-3,保证有多多的蟹卵可以孵化出来,同时也保证幼体们个个都强壮,可以成功变成螃蟹,而且还是最最好的螃蟹。等他们变成好螃蟹后,我会给他们讲,他们的父亲当时有多么高大和强壮。
      
      我一个蟹忙得昏头转向,也没太多时间用于悲伤。只是,每次稍微闲下来一点时,我都会想他。
      
      真的是好想他。
      
      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是,最熟悉的那个已经不在了。
      
      ……
      
      在他离开的第二十天夜里,我又迷迷糊糊地看到他了。最近,我时常有这种幻觉,然后,在清醒后心冰冰凉。
      
      “你来了啊……”我对他说。
      
      “嗯,来了。”八两蟹好像很疲惫,整个蟹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你好像很累呢。”我对他说。
      
      “对……”他连开口都好像很费力似的,“我用了二十天才回来。被扔进了蒸锅之后,我顶开了蒸锅盖子,又把自己仔细藏好,他们没能找得到我……后来我躲在了鞋架后面,在他妻子开门瞬间跑了。他家住在上海,我每到夜间就行动,到了白天就躲起来,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最后,我终于找到客车站,又在发车前冲了出去,钻进一个客人的包,跟着到了阳澄湖站……今天是逃跑的第二十天,我终于又跳进了阳澄湖……多亏中间有下过几次雨,我能找到水洼,不然我一定就死在路上了……还有,幸好,我是最大最壮的螃蟹,可以顶开盖子,还能长途跋涉,对的,幸好,我是最大最壮的螃蟹。”
      
      我一个激灵,整个蟹都不困了。我用钳子钳了自己一把,他还在;我又用钳子钳了自己一把,他依然在。
      
      “你你你……”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冲昏我的头,我简直是不敢相信,就连声音都变了调子了“你你你……你从上海跑回了阳澄湖?!”
      
      “……是。”
      
      “……!!!”我扑上去就要抱他。
      
      谁知,他却向后闪了一下。
      
      “你怎么了?”我问。
      
      “我……”他说,“我不确定你还会喜欢我。”
      
      “……?”
      
      说完那句,他沉默着将右钳拿了出来。我看见往昔他那又大又威风的右钳,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一道丑陋的断口。
      
      他又说道:“在上海客车站……我冲出去钻客人的包时,被人一脚踩到,我用钳子挡,钳子……就没了。”
      
      “……”我觉得很心疼。他的钳子那么锋利,可以一下就夹断五两蟹的钳,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他用这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去抵挡伤害,结果却是碎成片片。
      
      万幸的是,借着这下,他的身子滑出来了。
      
      “还有……”他又说,“被蒸了一下下,又跑了那么远的路,干了那么久,我的身体也不好了,两只眼睛也看不清。”
      
      “……”
      
      “找你的时候用得过度了,现在好像是更看不清了……”
      
      “……”
      
      “所以,你,”他问,“你还愿意让我做你的Alpha么?”
      
      “……”
      
      “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想想办法,解除掉标记。”
      
      “你啊……”我心里特别疼,好像被什么揪着和拧着,就要被揉烂了。
      
      我几下游过去,看着昔日曾是阳澄湖帝王如今却狼狈不堪的他,对上他努力寻找焦点的影子,声音有点发抖地说,“八两,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完美的样子。”
      
      【完】
    插入书签 



    自作自受
    熊猫新耽美文,律师凶猛里大哥的故事,神经病总裁被压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